送走保羅真的能讓火箭變得更好嗎?
2019年06月01日09:29

  來源:球長社圈

  諷刺的是,像火箭這樣的球隊最終也會被空間和時間所困。休斯頓受限的薪資空間讓他們已經無法再對這個前途也許並不光明的陣容做出調整。基斯-保羅34歲了。在加盟火箭的兩個賽季里,他缺席了48場比賽,而保羅的這份超級頂薪合同還要再延續三個賽季。在37歲“高齡”的時候,他還將拿到4400萬美元的年薪。而他的身體可不會像他的銀行賬戶那樣,優雅地老去。

  當地時間本週二,據ESPN記者Adrian Wojnarowski報導,火箭總經理達雷爾-莫雷已經告知其他球隊高層,他有“非常強烈的意願”來優化球隊的陣容。沒有哪位球員或選秀權是不能作為交易籌碼的。我們都很清楚(Woj也是一樣),占士-夏登幾乎是不可能被擺上貨架的,雖然Woj有趣地將這種“可能性”描述為“有限的”(這和“絕對不可能”還是有差別)。不過,2012年將夏登帶到火箭可是莫雷的拿手好戲。七年之後,他們依然是受益者。過去這一年,夏登可不僅僅只是打出了生涯代表賽季,他的表現可以說是歷史級的。

  犧牲未來的靈活性來為夏登提供他之所需,可不算是糟糕的運作。當火箭在前年夏天得到保羅時,“控衛之神”還是一個值得期待的人物。但即使在當時,合同的長度和大小也是一個已知的風險。到了2022年,36歲的保羅會在每晚17分鐘的上場時間內顯得步履蹣跚,而總冠軍是唯一能為他正名的事情。如果真能做到,保羅就能像德克-奴域斯基那樣優雅地享受屬於他的時光了。但事實是,火箭可還沒有在保羅的幫助下拿到總冠軍,甚至是打到總決賽。本賽季,他們止步西岸半決賽。整個過程,無論是健康還是身體狀態,保羅看起來都很羸弱。從超巨退化成普通球星,再淪為交易籌碼。一個火箭內部的消息源告訴《休斯頓紀事報》記者Jonathan Feigen,“‘捲土重來’已經不是我們該做的事了。”這裏可不是波特蘭。休斯頓比任何一位球員或一個計劃都更加渴望勝利。

  考慮到年齡和薪資,保羅是最有可能被送走的球員。但也正因為此,保羅又是最難被送走的球員。像克林特-卡培拉這樣的球員反倒會更讓人願意投資。去年7月,卡培拉剛剛簽下了為期五年價值9000元美元的合同。然而,交易卡培拉這樣持有一份合理的合同、且只有25歲的球員,反倒更像是一種倒退。同樣的還有艾力-哥頓,新賽季將是他的這份物美價廉的合同的最後一年(2019-20賽季,1400萬美元)。正常情況下,用一份到期合同換來某些回報是講得通的,但火箭此前就已經放棄了未來,而哥頓對於下賽季火箭想要實現的願景而言又是必不可少的。

  那麼保羅能換回更多的回報嗎?當你身處困境,想要在同等境遇的球隊身上撈一筆可就不那麼容易了。但的確,有一支球隊也會在今夏陷入兩難境地。與湖人交易可能會引發騷動和混亂,但雙方都有這麼去做的動機。保羅能夠與他的好兄弟勒邦-占士並肩戰鬥。如果沒能獲得頂尖自由球員——占美-畢拿、凱里-艾榮和肯巴-獲加——那麼保羅也算是一個不錯的C計劃。而對於火箭來說,湖人能夠讓他們重獲薪資空間。把凱爾-古斯馬送到德克薩斯換得保羅是能夠直接成型的,因為湖人今夏的薪資空間根本佔用不完。

  但交易保羅還不是最困難的部分。真正的難題是,與過去兩年相比,沒有了他的火箭該如何取得進步。而像古斯馬這樣的球員真能起到作用嗎?火箭也許只是想找個替罪羊。雖然我列出了不少保羅的缺點,但他在場上還是挺有效率的。在12月和1月缺席了17場比賽後,保羅在回歸後打出了他加盟火箭以來最好的表現之一。(把這句話的第一句加到“缺點”列表中吧。)也許我們還可以再給保羅最後一搏的機會,在陣容里其他球員各奔東西的時候,他們還會繼續並肩戰鬥。我們都知道,自由球員的續約一事會讓勇士王朝分崩離析——這樣開放性的機會是火箭所一直渴望的。另一方面,先假設休斯頓在2019-20賽季的表現並不盡如人意。那麼到下個賽季結束時,夏登離31歲生日就只差2個月了。在這個時代,球員們已經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不願意等待高層去實現他們的計劃了。

  火箭的主要目標會在今夏發生改變。自奇雲-杜蘭特落戶金州後,火箭就一直在致力於組建一支能夠擊敗勇士的球隊。如今,他們該把注意力放在如何能夏登開心一事上了。雖然夏登的合同要到2022-23賽季(總薪資達2.28億美元),但換環境的誘惑可能也會讓他怦然心動。未能在一位超級球星的巔峰期為他找到他需要的幫手,這將會成為夏登申請交易的理由。莫雷已經無法忍受陣容的一成不變,但他同樣也無法接受一場徹頭徹尾的失敗。

  還想看更多NBA錄像和資訊?不用下載APP,直接點擊下方小程序:籃球社圈,每日NBA錄像、資訊、球員數據實時更新。更有你最想瞭解的籃球技術、球星傳記等。小程序在手,瞭解NBA不用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