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2》:東寶哥斯拉系列的大怪獸們都出場了
2019年06月01日10:52

原標題:《哥斯拉2》:東寶哥斯拉系列的大怪獸們都出場了

溫馨提示:本文有劇透!

相比2014年上映的前作《哥斯拉》,《哥斯拉2》在文戲之外的方面處理得還算不錯,北美影評人也並不吝惜溢美之詞,想來必是《哥斯拉2》汲取前作教訓,在怪獸方面做足了文章(上一部很長一段時間里哥斯拉都未出場,全是文戲,而且是比《哥斯拉2》更糟糕的文戲),打得也算精彩,使得本片在近年來一眾怪獸片里不落下風。

《哥斯拉》(2014)劇照,穆托在破壞中

在《哥斯拉》里,除了哥斯拉外,便是名叫穆托(MUTO)的怪獸,它是哥斯拉系列電影里,荷李活第一個原創怪獸,不過從當時上映後的反饋來看,哥斯拉影迷似乎並不買賬。不過,對於穆托倒是可以多說兩句,因為它有助於理解荷李活重啟的哥斯拉系列電影的核心世界觀。

穆托(MUTO)是“Massive Unidentified Terrestrial Organism ”(未確認巨大陸生生命體)的首字母縮寫,根據設定,從二疊紀來說,哥斯拉便與穆托是宿敵(請注意“宿敵”兩個字,下文還將講到),由電影鋪展開來的劇情可知,穆托並沒有與哥斯拉戰鬥的意願,哥斯拉也沒有非要特意追蹤並與之戰鬥的必要。劇中芹澤博士給出的解釋是:“這是為了保持自然力量的平衡。”(再請留意“自然力量的平衡”這個假設)

《哥斯拉2》劇照

《哥斯拉2》的世界觀,延續了前作的設定,並進一步予以強化。哥斯拉的設定繼續走“超越善惡的存在”的路線(簡言之,哥斯拉形象幾經嬗變,最開始出現時是“惡的存在”),因此,它的每一次與宿敵之戰,雖然可能並非出自本意“保護地球”,但卻達到了“保持自然力量平衡”目的。

《哥斯拉2》劇照,看完電影,你就會明白為什麼說哥斯拉是“行走的核反應堆”

儘管在《哥斯拉2》里號稱發現了至少17種怪獸。但謝天謝地,主創團隊並沒有如“報菜名”一般一個個在銀幕上展現,而是集中筆墨在正反四隻怪獸上。

日本東寶電影公司時期,哥斯拉系列電影里最具知名度的反派怪獸基多拉終於登場了,在日本時期,基多拉經曆了初代目到六代目,迭代六次,還產生了許多亞種,在大小、外觀、能力等方面略有差別。

《哥斯拉2》里的基多拉

《哥斯拉2》對於《哥斯拉》的最大改進就在於,不再原創怪獸。除了基多拉外,另外兩隻也同樣赫赫有名,它們便是拉頓和摩斯拉,這兩隻怪獸與哥斯拉並稱為東寶哥斯拉系列的“東寶三大怪獸”。

《哥斯拉2》里的拉頓

純從哥斯拉粉絲的角度來說,看《哥斯拉2》有一種集齊七龍珠的感覺。拉頓在本片中被設定為基多拉的小跟班,而摩斯拉,這隻最受女觀眾歡迎的蛾型怪獸,在本片里展現了卵、幼蟲、羽化和成蟲多個階段,並且很明顯展現了幾個著名的變身形態,比如彩虹型、光速型等。

《哥斯拉2》里摩斯拉正在羽化

儘管在東寶哥斯拉系列里,哥斯拉和摩斯拉也是一對宿敵,哥斯拉多次打趴摩斯拉(五代目基多拉借此吸取摩斯拉能量成為完全體),但在《哥斯拉2》里,摩斯拉則從一開始就成了哥斯拉的友軍,甚至用片中的話來說,“這是一種跨物種的愛情。”

哥斯拉與摩斯拉成為一派,對抗基多拉和拉頓,從劇本角度上說,最大化簡化故事線。因為很明顯,全世界觀眾都不可能在觀影前系統看一遍從1950年代至今的東寶哥斯拉系列。

《哥斯拉2》電影海報

《哥斯拉2》的短板仍然在文戲,尤其是愛瑪·羅素博士的抉擇,缺乏說服力,延續上集設定,在痛失愛子之後,她得出的結論是,人類文明對於地球生態的破壞到了應該終結的時刻,而哥斯拉等史前怪獸有助於重新恢復地球的生態系統,這倒很像是三體系列里,葉文潔因家庭、工作等多方面原因,熱切盼望著外星文明對於地球的殖民統治一樣。愛瑪·羅素博士和葉文潔一樣,在沒有調查清楚她們企盼的外力到底是什麼,就實施了行動。不過相對於葉文潔的堅守、轉變與抉擇,在《哥斯拉2》里愛瑪·羅素博士的極端環保思想,與其說是“女版滅霸”,不如說就是在過家家——基多拉來自外星球,所以艾瑪·羅素博士希望通過哥斯拉等怪獸重新恢復地球的生態的想法落空了。

《哥斯拉2》劇照,艾瑪·羅素和她的女兒麥迪森

看《哥斯拉2:怪獸之王》時,我總想起美國作家庫爾特·馮內古特。馮內古特在《沒有國家的人》里寫道:不會再有任何好消息,我們這個地球的免疫系統正在嚐試幹掉人。是的,它一定會這樣做的。

這位大學里學的是生物化學的美國老憤青,多年來一直有個觀點——人類是地球的疾病,地震、洪水、瘟疫等天災就是地球的免疫系統。

老爺子是2007年走的,2008年兩部紀錄片先後播出,很像是以此紀念馮內古特,一部是國家地理頻道的《人類消失之後》,另一部則是美國曆史頻道的《人類消失後的世界》。看完總會油然生出一種感覺:人類這種“害蟲”滅絕之後,地球便將重返伊甸園。

《哥斯拉2》便是奉馮內古特為圭臬,但又在某種程度上做了迎合大多數人心理預期的修正,因此片中的文戲呈現出一種奇怪的悖論——它似乎在認同環保主義的觀點,可偏偏劇情又朝著美國式的“人定勝天”方向發展。

渡邊謙飾演的芹澤博士是《哥斯拉2》里最出彩的人類角色

章子怡飾演的玲博士,雖非女一號,但幾乎每個段落都有她,每處都有幾段台詞

最為奇特的,當屬片尾人類幫著哥斯拉大戰基多拉。打個比方,相當於螞蟻幫著大象打犀牛。如此這般替人類“挽尊”的橋段,在當下的荷李活也不算稀奇,比如《變形金剛》系列里,美國大兵用血肉之軀與汽車人並肩作戰,共同對抗霸天虎一樣。

人類角色在最後怒刷存在感,便與電影開篇的極端環保主義觀點產生了邏輯上的矛盾。當然,本片主創團隊意識到了這一點,但講老實話,反轉得並不自然,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某人在某刻的覺悟,它並未產生編劇學里常講到的“人物弧光”,反而越發襯出該片角色的“脫線”。

本片多處情節可以視為2020年上映的《哥斯拉大戰金剛》的“預告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