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更健康,有助於戒菸?恐怕沒那麼簡單
2019年05月31日15:30

  來源: 知識分子

  今天是第32個世界無煙日,主題是“菸草與肺臟健康”。這篇文章主要討論了為什麼要警惕電子煙。

  吸煙有害健康。

  煙絲燃燒產生的焦油、尼古丁和一氧化碳等眾多有害物質會大大增加人們罹患疾病(如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的風險(圖1)。

圖1。 吸煙產生的化學物質可以引發心血管疾病。(圖源:參考文獻1)
圖1。 吸煙產生的化學物質可以引發心血管疾病。(圖源:參考文獻1)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全球每年約有800萬人死於吸煙引起的疾病,約100萬人死於二手菸危害(圖2)。這些菸草引發的死亡病例中超過80%來自於中低收入國家 [2]。

圖2。 吸煙及二手菸引發的死亡人數統計。(圖源:參考文獻2)
圖2。 吸煙及二手菸引發的死亡人數統計。(圖源:參考文獻2)

  與此一致的是,全球菸民超80%也來自中低收入國家(圖3)[3]。

圖3。 2015年全球菸民分佈。(圖源:參考文獻3)
圖3。 2015年全球菸民分佈。(圖源:參考文獻3)

  中國控煙還有巨大的提升空間

  為降低吸煙對人體的危害,WHO於2003年製定了《菸草控製框架公約》(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WHO FCTC)。該公約指出,“預防菸草煙霧危害最有效的辦法是通過立法實現公共場所全面無煙。” 截止到2016年,全球已有55個國家和地區通過國家層面立法控煙,覆蓋人口超過15億(圖4)[3]。

圖4。 截止2016年,已有55個國家(地區)立法控煙。(圖源:參考文獻3)
圖4。 截止2016年,已有55個國家(地區)立法控煙。(圖源:參考文獻3)

  從全球來看,15歲以上人群菸民比例已從2007年的23.5%下降至2015年的20.7%(圖5)[3]。

圖5。 2007-2015全球菸民比例明顯下降。(圖源:參考文獻3)
圖5。 2007-2015全球菸民比例明顯下降。(圖源:參考文獻3)

  不過,中國菸民的比例明顯高於全球水平。

  據統計,中國2015年的菸民比例為26.3%,預計到2025年降低到24.3%(圖6)[4]。而按照WHO的計劃,中國菸民比例在2025年應降至19.1%。

  據中國疾控中心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國內已有19個城市實施了公共場所控製吸煙的法律法規,覆蓋人口已接近20%[5]。以上海為例,2017年3月,《上海市公共場所控製吸煙條例》修正案正式實施,自此上海市室內公共場所、室內工作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內全面禁菸,被稱為 “天花板下,再無煙火”。

  考慮到全國近300個地級市的規模,可以說,控煙工作在中國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圖6。 中國控煙成效以及遠期目標。(圖源:參考文獻4)
圖6。 中國控煙成效以及遠期目標。(圖源:參考文獻4)

  電子煙成為控煙新挑戰

  傳統香菸的危害主要來自菸草煙霧中的焦油、一氧化碳、重金屬等有毒有害物質,而香菸成癮主要是因為尼古丁。為了 “趨利避害”,電子煙應運而生。

  那麼,電子煙到底是什麼呢?

  電子煙主要由煙油(含尼古丁、香精、溶劑丙二醇等)、加熱系統、電源和過濾嘴四部分組成,通過加熱霧化產生具有特定氣味的氣溶膠供菸民使用。廣義上的電子煙是指電子尼古丁遞送系統(Electronic Nicotine Delivery System,ENDS),包括電子煙、水煙筒、水煙筆等多種形式,而狹義的電子煙單指外形與捲菸相似的便攜式電子煙(E-Cigarette)(圖7)。電子煙往往外形設計精美,且由於沒有燃燒煙絲的過程,商家常以“去焦油,身體無負擔”、“無一氧化碳”、“無重金屬”、“替代真煙”等營銷口號吸引消費者,尤其是年輕群體購買。

圖7。 市面上形式多樣的電子煙。(圖源:FDA)
圖7。 市面上形式多樣的電子煙。(圖源:FDA)

  據 WHO 統計,當今世界上的電子煙品牌已超過460個,市場規模達30億美元。由於政府控煙力度加大但電子煙可以在禁菸區使用,歐洲約1%的人使用電子煙;美國菸民使用電子煙的比例達3% [6]。

圖8。 美國中學生電子菸民比例。(圖源:參考文獻11)
圖8。 美國中學生電子菸民比例。(圖源:參考文獻11)

  值得注意的是,青少年往往覺得吸電子煙“吞雲吐霧”酷炫時尚,正成為電子煙消費的主力軍。近年來美國中學生使用電子煙的比例顯著上升,2018年,電子煙已經成為美國高中生菸草類產品的第二選擇 [7](圖8,9)。

圖9。 2018年美國高中生菸草類產品選擇比例圖。(圖源:參考文獻7)
圖9。 2018年美國高中生菸草類產品選擇比例圖。(圖源:參考文獻7)

  一些評論認為,電子煙中不含傳統香菸中的有害物質,對健康的危害不大,也有助於戒菸。事實真的如此嗎?

  沒有證據表明電子煙有利於戒菸

  2019年2月,倫敦瑪麗女王大學教授 Dunja Przulj 團隊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發表文章稱,相比於尼古丁替代療法(尼古丁貼劑、口膠劑、噴鼻劑、吸入劑等),電子煙能更好地幫助菸民戒菸 [8]。

  該研究一經公佈,立刻引起廣泛討論:

  威斯康星大學醫學與公共衛生學院教授 James H。 Stein 和 Claudia E。 Korcarz表達了對電子煙成癮的憂慮,因為在 Dunja Przulj 團隊的試驗中,電子煙組80%的戒菸成功者在試驗結束後繼續使用電子煙,且該組有25%的參與者成為電子煙和傳統香菸雙重使用者 [9]。

  美國西北大學法學院教授 Mark A。 Gottlieb 更關注電子煙中尼古丁的含量。他表示,電子煙生產商應該按照FDA的要求進行設計(降低尼古丁含量),產品定位應該是治療尼古丁成癮,而非娛樂消遣 [9]。

  不同於市場上的戒菸藥物(如伐尼克蘭),迄今仍然沒有充足的證據表明電子煙可以作為戒菸的手段,電子煙用於戒菸也尚未得到FDA批準。

  電子煙同樣對健康有害

  那麼,電子煙到底對健康有沒有危害?

  答案是肯定的。電子煙中的尼古丁對青少年的大腦發育有嚴重的負面影響,可造成尼古丁成癮、精神紊亂、注意力不集中和學習能力下降等後果。同時,電子煙使用還可能會促成青少年對其他菸草類產品、酒精、毒品等上癮 [10]。NEJM 總編輯、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 Jeffrey M。 Drazen 擔心含尼古丁的芳香型電子煙會吸引更多的青少年使用,並催生新一代電子菸民。鑒於尼古丁成癮可能引發的健康問題和社會問題,Drazen 建議 FDA 禁止芳香型尼古丁產品向電子煙生產廠商銷售 [10]。

  另外,電子煙霧化產生的氣溶膠中所含的丙二醇、芳香劑(例如二乙酰)、致癌化學分子和毒性物質(例如苯)以及超微顆粒(有甲醛成分)等對人體健康均有潛在威脅 [6, 11]。

  電子煙產品質量也參差不齊,其中的電池、加熱裝置也存在因操作不當或存放不當發生爆炸的危險。2018年5月,美國佛羅里達一男子使用電子煙時發生煙體爆炸,爆炸碎片射入該男子頭部,致其死亡。迄今,全球已發生多起電子煙爆炸事故,輕則造成面部、頸部燒傷,重則造成死亡。

  電子煙也需要監管

  電子煙是否需要監管?

  鑒於電子煙的危害,WHO建議各國製定相關政策對電子煙類產品進行管理。

  2016年,FDA將電子煙納入菸草類產品管理清單,管理範圍包括電子煙及其主要零部件的生產、進口、包裝、標識、廣告、促銷和批發零售等,並嚴禁向18歲以下青少年兜售電子煙。美國衛生總署也建議成年人採取行動降低青少年受到的電子煙危害(圖10)。

圖10。 成年人應保護青少年免受電子煙危害。(圖源:參考文獻11)
圖10。 成年人應保護青少年免受電子煙危害。(圖源:參考文獻11)

  WHO在2014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全球僅有59個國家對含尼古丁類電子煙產品進行了監管,其中22個國家將其列為菸草類產品,14個國家將其列為消費品類產品,12個國家將其列為治療類產品,13個國家禁止銷售含尼古丁類電子煙,30個國家禁止室內公共場所使用電子煙,29個國家對電子煙的購買年齡進行了限製(表1)[6]。

  表1、2014年全球電子煙類產品監管形勢 [6]。

  我國是電子煙的發明國和生產大國,但我國對電子煙的監管仍處於空白期。2018年8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菸草專賣局發佈《關於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該通告稱,“目前我國還沒有正式頒布電子煙的國家標準,市場上在售的各類電子煙產品,在原材料選擇、添加劑使用、工藝設計、質量控製等方面隨意性較強,電子煙產品質量參差不齊,部分產品可能存在煙油泄露、劣質電池、不安全成分添加等質量安全隱患”,並禁止各類市場主體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 [12]。目前,杭州、深圳等城市已將禁菸範圍擴大到電子煙。

  總之,從傳統捲菸到電子煙,菸草煙霧對人體的危害並沒有徹底消失,控製菸草仍將是一場持久戰。

  Take-home message: 吸煙有害健康,電子煙同樣沒有好處。當我們可以選擇時,請選擇遠離菸草,包括電子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