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王與陳談投標 稱已「羅致」前高官
2019年05月31日03:00
陳婉玉記事冊記下她與何鴻燊外甥謝天賜之間的角力。

【星島日報報道】廉署於一六年在陳婉玉辦公室另搜出一本記事冊,紀錄了陳的公務,內容顯示陳與賭王何鴻燊的外甥謝天賜之間的角力,陳在解讀記事冊的紀錄時,聲稱內容全記下老闆(何鴻燊)和她的電話和見面時的對話內容。當中提及謝天賜想將她踢走。陳在日記中曾提及在擴建直升機場的投標上「現已攞(羅)致一位過去在政府經濟局及民航局做到好高級的人幫手」,陳指這是賭王所說,賭王因而對投標極具信心。記事冊內提及「最重要是他的心不在公司」,陳表示這句是老闆向她說,而「他」是指謝天賜。

辯方資深大狀余承章指出,該記事冊記錄陳婉玉在工作上的事情,陳解釋「老闆(何生)問我啲野,有時唔係好清楚」,所以她會作出紀錄,當中有記下「因為要落中環,所以他租十六樓」(十六樓是上環信德中心的港聯航空辦公室),陳指「他」是指謝天賜。

陳指,「不停講大話」是何鴻燊指謝天賜,何曾致電問她「你是否鍾意自己分job(工作)」,她答「我鍾意、我會好努力去做,因為我無家庭負擔」。何鴻燊着她勤力點去做,又對她說「AT(謝天賜)無心機做,成日想搵好處」。

何鴻燊又對她說「tender(投標)已出了,你唔使擔心,因為我哋係current operator(現任經營者),知道如何管理及運作是一個優點,我會搵人幫你手」。至於記事冊寫有「總分係150,87分pass」這是何鴻燊對她說的。

記事冊中有提到,賭王何鴻燊向陳婉玉透露「他(謝)的心不在公司,他要踢你(陳)走」,何指「你可以坐入meeting(會議),他要向你匯報,他不高興。」陳在記事冊續寫下「我當然不想被踢出局。」陳解釋何生問她想不想被人踢出局,她回答說「當然不想」,至於記事冊提及「已是頭狗」,陳則回應指「我唔記得是甚麼意思」。

余大狀續指記事冊寫,「我當然想繼續替你留意fixed wing(定翼機)動向,以便向你匯報,如果你批准,我便不賣我的股權」,「如果可以不賣,我可以不安排,但老闆話事,我並不知道其他安排,我沒有任何agreement的copy(協議副本),只有mou(備忘錄)。記事冊寫下「最重要他的心不在公司」,他是指謝天賜。

記事冊亦記載何鴻燊認為陳婉玉在工作上有優點,陳對謝天賜有顧忌,密謀撤換他。何指陳的優點包括與政府官員關係很好,亦提到何「怕AT(謝)知道我哋的做法」。余大狀問「我哋」指誰,陳答,「係公司」。

記事冊亦提及「現已攞(羅)致一位過去在政府經濟局及民航局做到好高級的人幫手(知道去那里找啱的人,及如何去deal with政府(交手)」,故何鴻燊稱有信心和把握投到,只要AT(謝)不搗蛋及將我哋的做法漏出去」,他Mad(瘋了),想我Bid(投)不到,那便將啲Info(資料)流出去,又或者從中作梗,使我請不到那個人」。

陳解釋所寫的「我哋」是她與何鴻燊,她指何生當時開始擔心港聯不能中標,而何擔心「請不到」的人叫Susan Luke Lyra,最終加入港聯直升機任營運總監,何認為Susan對公司有幫助,請到她是明智選擇。

  • 關鍵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