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景瑜回應對李飛人設質疑:衝動固執才能撕開塔寨
2019年05月31日11:11

原標題:黃景瑜回應對李飛人設質疑:衝動固執才能撕開塔寨

  新京報訊(記者 張坤玉)《破冰行動》收官,但觀眾對劇中黃景瑜飾演的緝毒警李飛的人設一直有所詬病,認為他過於衝動,沒腦子。新京報記者聯繫到黃景瑜,他對此作出回應。

  李飛耍脾氣。圖片來自網絡

李飛衝動固執、追求正義才能撕開塔寨

  黃景瑜最初拿到劇本,連看了好幾遍,“看第一遍的時候好多地方沒看懂。”這部戲有很豐富的人物線,黃景瑜非常喜歡緝毒這個題材。“現在看來李飛是個非常有爭議的人物。”

  李飛是不完美的。圖片來自網絡

  黃景瑜認為,李飛的成長環境決定了他的性格。“他很像一頭豹子,他嫉惡如仇,非常勇敢、執拗、脾氣火爆,很容易起急,讓他抓住一點,就要查到底。”李飛執拗、一門心思往前衝的勁頭兒一直在帶動劇情往下發展。作為一顆不聽話的棋子,有時候在觀眾看來,確實招人煩。

  黃景瑜說自己每天都會追劇,為此他還買了視頻網站的會員,看到20多集的時候,他發現有人開始說李飛,對這個角色有一些爭議,不過他覺得“衝動”本身就是角色的功能需要,“因為只有這樣衝動的、固執的、追求正義的角色才能撕開塔寨,而且李飛本來就是性格上有缺陷的人。他在沒人理解的情況下,所處的又是一種非常極端的環境。”

學了多年的巴西柔術終於派上用場

  緝毒警員宋楊的犧牲,是推動全局的一場重頭戲。宋楊被毒販設計前往南井村北山養雞場,李飛趕到後與幾名毒販發生激烈的打鬥和槍戰,最後目睹宋楊被毒販打死。這場戲,是黃景瑜至今都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場戲。

  在拍這場戲前,黃景瑜心裡沒底,“這麼大情緒的戲,自己最好的兄弟,在自己面前死了,之前也沒有過這種情感上的體驗。”

  恰好拍這場戲的那幾天,天氣格外的熱,“天特別熱。我們一直拍、一直拍,耗到最後,已經是站著都有一些暈的感覺,終於拍到宋楊死了,他躺在那,我當時的感覺就是他真的死了,我就哭啊哭啊,也沒注意到眼淚啊鼻涕啊,還有血啊,混在一起,其實後來看是有點噁心。“我去監視器看回放,導演也在哭,跟我說:‘好’。”

  好兄弟在自己面前慘死,讓李飛不能釋懷。圖片來自網絡

  此外,這部戲里黃景瑜有大量打鬥的場面,這場戲中也有跟好幾名毒販肉搏的場景,“我拳腳功夫不是很好,導演就問我有沒有一些特殊的技能,我學巴西柔術學了很多年,用這個技術我可以一打好幾個。”最後,導演就覺得讓黃景瑜用柔術來拍,“拍出來看畫面還不錯,而且這個技術之前很少出現在影視作品里,我能把它用上還挺開心的。”

真正的緝毒警都很低調

  對於塑造李飛這個角色,黃景瑜覺得最讓他怵頭的就是李飛的身世背景,很難在生活中尋找原型,“這導致角色的很多反應、細節塑造沒有辦法從身邊或者之前的經曆去提取。他的身世和所面對的極端事件,我找不到什麼類似的情感依託。因此,怎麼樣讓自己像一個緝毒警察,而不是一個平常的青年挺難的。”

  黃景瑜說, “開機前,還有拍攝的過程中,我們跟真正的緝毒警察瞭解情況,進行交流,聽他們講怎麼抓捕,有哪些技巧,還有偵查手段。我只能模仿他們那種狀態,包括抓到毒販之後那種激情,執行任務的那種衝勁兒。”

  在這個過程中,黃景瑜最大的感觸就是:“真實的緝毒警察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他們執行任務時要儘量降低自己的受關注度,因此他們在人群中辨識度很低。”

  當記者問到黃景瑜覺得自己和李飛最接近的地方是什麼,他無愧梗王稱號地說:“最接近的,長得一樣。”而說到最大的不同,黃景瑜一改輕鬆和玩笑說:“我們處在完全不一樣的生存環境。還有,李飛面對的雖然咱們看不到,但是是一線緝毒警要經常面對的。我們能做的就是一定要遠離毒品 。”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佟娜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