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打綠:當我們一起走過15年
2019年05月31日15:21

原標題:蘇打綠:當我們一起走過15年

蘇打綠像是每個如期而至的夏天。歌里能聽到氣泡飲料被打開的片刻,聽到綠蔭蔥蔥與蟬鳴,聽到潮汐更迭的海浪,聽到被汗水濕透的中學製服……蘇打綠也這樣陪我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夏天,從2004年5月30日到如今,這已經是第15個。

2018年8月,小威生日,蘇打綠全員合體。

十五年前的5月30日,蘇打綠發表了他們的第一支正式單曲《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一切從0530開始,這個充滿著夏日味道的“蘇打綠日”便正式開啟。

《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

我們以為夏天的陽光永遠充裕,卻遺忘了白晝在之後也會慢慢變短。2016年第27屆金曲獎頒獎禮,他們的老闆林暐哲宣佈了蘇打綠的休團計劃。2017年元旦在中正紀念堂的告別演唱會,是他們以樂團形式的最近一次演出。

2017年1月,蘇打綠最近一次以樂團形式合體演出。

在最近的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里,單飛的吳青峰屢屢被問到蘇打綠相關的問題,不瞭解休團期的觀眾可能會產生困惑。可是直到吳青峰的那一句“‘死了’也是蘇打綠啊”,讓屏幕前的樂迷放下心來,也讓每個在他們的歌里聽到過夏天的人被擊中。彷彿回憶里的汽水和西瓜一直被放在某個重要的位置,這段話後來變成了“吳青峰曝蘇打綠危機”出現在熱搜榜上時,吳青峰說:“沒什麼危機,我不喜歡那個標題。”

吳青峰微博截圖

回到15年前的夏天。

《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是很多樂迷心中蘇打綠的開始,“大約淩晨三點半醒過來 莫名其妙喝了一杯蘇打 厭世氣泡嗝出了一片綠林 微微不安”,詩意地刻畫了蘇打綠的團名。蘇打水一樣的清新自然,綠林般的希望,卻也有些許的不安。蘇打綠日後真的成為了許多人失眠口渴低落情緒時的解藥。

其實,真正決定蘇打綠命運的是2003年的夏天。

2003年,“蘇打綠日”到來的前一年,這個由台灣政治大學的學生們組成的團體,本打算在這一年伴隨著他們大學學業的結束而宣佈解散,把“蘇打綠”三個字作為大學生活的回憶

這年夏天,樂團舉行了“in summer”台灣西部小型巡迴表演,他們決定這也是樂團最後的演出,而命運也安排了他們在這個夏天遇到了林暐哲。

林暐哲曾經是滾石唱片旗下魔岩唱片的一員悍將,不過他並不是主流歌手的操盤手,反而更偏愛獨立音樂,楊乃文、陳綺貞這些帶有明確獨立標籤的女歌手,某種程度上都出自林暐哲的手筆。

林暐哲第一次在台下聽到蘇打綠便決定簽下他們,於是便開始了迄今為止近20年的亦師亦友的情誼。那是在海洋音樂祭熱浪搖滾的舞台上,原本打算把這場表演當作謝幕演出的蘇打綠,陰差陽錯地進入到了主流音樂圈。

2004年的海洋音樂祭

2004年5月30日,林暐哲將這一天定為他的公司林暐哲音樂社的“蘇打綠日”,第一個蘇打綠日,樂團便與陳綺貞、陳珊妮這樣同樣具有獨立和文藝氣息的歌手,同台參加了政大的School Rock演唱會,還有前文所提到過的,《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

保留著濃厚獨立氣息的蘇打綠,進入了主流樂壇,並衝擊了主流樂壇。

在《蘇打綠》同名專輯發行前,他們在台灣的人氣就已經創造了佳話。他們的獨立氣質與學生樂團的感覺吸引到了年輕人們的目光。

在台灣論壇PTT上,吳青峰發起了“只要板上人氣白爆就發新單曲”的活動,粉絲的熱情讓《遲到千年》這張單曲在專輯出街之前順利發行,而蘇打綠也在The Wall Live House舉辦連續八週爬牆搖滾紀事,創下6000人次觀看live house演出的記錄。

《小情歌》MV截圖

接著,就是我們熟悉的《小情歌》了,《小情歌》來自專輯《小宇宙》,單單是這首歌在今天膾炙人口的程度,就無須多言它在當時的市場上取得的成功了。而在樂評界,在第18屆金曲獎上,《小情歌》讓吳青峰拿到了最佳作曲人獎,同時,蘇打綠也收穫了他們的第一座金曲獎最佳樂團的獎盃。

接下來的第三四張專輯《無與倫比的美麗》和《陪我歌唱》,蘇打綠的音樂事業一路如盛夏火熱,《無與倫比的美麗》讓他們蟬聯了最佳樂團。但正是因為專輯太過成功,蘇打綠不免被貼上了“小清新”的標籤。

《無與倫比的美麗》專輯封面

直至今日,各大音樂平台的評論中,都總能找到歌頌蘇打綠清新文藝的評語。例如“如果你跌倒了,五月天讓你站起來,而蘇打綠則會問問你痛不痛。”——我想可能阿信和青峰看到這種評論,本人都會啞然失笑吧。

大概每個創作者都討厭紮眼而單薄的標籤。林暐哲後來回憶,當時他和蘇打綠的團員們在討論樂團給人留下的印象時,大家最討厭的標籤全部都是“小清新”,但這個既定印像已經形成,撕毀似乎更需要勇氣和力氣。

其實這個標籤,也是筆者一直以來對蘇打綠的誤解——光是主唱吳青峰“無法被複製”的溫柔嗓音,搭配平緩的敘事風格和音樂風格,就足夠讓沒深入瞭解過蘇打綠的聽眾以為他們只會情情愛愛,只會小確幸了。

因為外殼太“溫柔”,所以隱藏在溫柔之下的內核“力量”反而容易被忽略。就拿《無與倫比的美麗》中的《簡單生活》來說,不管是“思念放空的氣球,想要掙脫虛假承諾,會感動我 過一種生活,簡單到沒有奢侈的輕鬆”這樣的歌詞,還是吳青峰說的:“唱這首歌的時候,我想像的是我走在路上,不經意的隨性哼唱出來的感覺”,還是編曲上,充滿盛夏的歡快感覺。隨性平靜而溫柔有力,鼓舞人心,難免給人留下強烈的文藝感。

該如何撕掉蘇打綠和林暐哲都不喜歡的“小清新”的標籤呢?不得不說的,蘇打綠開始了樂團迄今為止最為人稱道的“韋瓦第計劃”,這個企劃靈感的來源是18世紀初古協奏曲之父-安東尼奧·維瓦爾第。韋瓦第利用不同樂器不同特性的表現,將春夏秋冬一年四個季節模擬描繪,呈現於《四季》協奏曲。蘇打綠則以“One Season, One Concept”,四個季節,四座城市,用四種情緒製作四張專輯。

“韋瓦第計劃”的四張專輯

蘇打綠的四季情節其實並不只在這一次開始。早在《無與倫比的美麗》專輯當中,《四季狂想》這首歌就開始萌芽了“韋瓦第計劃”的發想。後來在小巨蛋的演唱會,也曾以“春、夏、秋、冬”的主題呈現。不止是夏天,每一個季節里都孕育著蘇打綠的靈感。

回到這四張專輯。

四張專輯,蘇打綠分別找到台東、倫敦、北京和柏林四座城市作為專輯主題的代表,而風格上,又貫穿了民謠、搖滾、詩歌和古典四種。歌詞內容上,浮士德與堂吉訶德齊飛,酒神的故事與西西弗斯的神話共舞。

韋瓦第計劃在華語流行樂壇中的成功,不論企劃和成果,都同樣宏大。

所以只要多花一點點時間,就瞭解蘇打綠絕不只是小文藝、小清新,蘇打綠的野心也一向不僅如此。《他舉起右手點名》便足夠有說服力。這首歌讓吳青峰奪得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2016年6月,蘇打綠憑藉《冬 未了》拿下金曲獎五項大獎。

這首歌在想像被希特勒下令帶往集中營的一群人,被拐騙進永無天日的火車上,一路到未知盡頭的心情。歌詞中,“移民 俘虜 同性戀 吉普賽 猶太 有沒有它這麼恨我們的八卦 幾十年後 世界會不會還一樣”,無疑能看出他的哲思,對於社會問題的關切,和創作上的野心。搭配蘇打綠的旋律,正是我們常常說的“溫柔地推翻世界”的願望。

《冬 未了》在奪得金曲獎五項大獎後,蘇打綠在出道第13個夏天選擇了休跑,進入了休團期。團員們過上了各自嚮往的生活,結婚、出國、創業,也依舊熱愛音樂。

第15個蘇打綠日,我們依然等待著與回憶里的初夏重逢。

今年《歌手》決賽,在美國讀書的家凱回國幫吳青峰伴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