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成都④|“八光分文化”楊楓:我們都是追夢人
2019年05月31日16:37

原標題:科幻成都④|“八光分文化”楊楓:我們都是追夢人

2016年9月,第七屆華語科幻星雲獎頒獎現場。六位評委會嘉賓Cos成星戰絕地武士,帶著光劍集體亮相。六人之中唯一的女士,是成都八光分文化的創始人和CEO楊楓。

第七屆星雲獎評委亮相環節,左起:劉兵、董仁威、劉慈欣、楊楓、薑振宇、喻京川(圖片來自世界華人科幻協會)

2003年,楊楓加入《科幻世界》,一路做到副主編。與姚海軍一樣,楊楓也注意到了《科幻世界》之外中國科幻環境的劇烈變化,但比姚海軍更進一步,她選擇了離開,那是2016年。“整個科幻的全產業鏈都在興盛當中,創業公司不斷湧現。所以我也希望有個新平台能自己做主,貫徹執行自己的想法,同時也找回一些生命的活力。”楊楓認為,最理想的狀態,是有個比較自由包容的平台來完成對科幻的塑造,“一轉眼快三年了,現在的平台基本達到了自己的預期,團隊中的每個人都是因為熱愛走到了一起。”

這種自由包容,自我們前來拜訪之初就強烈感受到了。八光分目前的一大業務是與英國BBC科幻劇《神秘博士》(Doctor Who)合作,出版官方授權的正版中文圖書。推開公司整潔光亮的玻璃門,便是劇中偽裝成公共電話亭的 “時光穿梭機”TARDIS。打開“電話亭”,裡面陳列著各種精緻的手辦和小玩意兒,還有一幅《神秘博士》官方以成都當地特色而作的中國風海報。沒等落座,楊楓便動員小夥伴們玩起了Cosplay,大家紛紛戴上頭套、拿起道具,以“電話亭”為背景擺起造型,歡迎我們的到來。

楊楓(左三)與大家在辦公室玩起《神秘博士》Cosplay(宋敖/攝)

“時光穿梭機” 內景(宋敖/攝)

與英國BBC的合作是八光分國際化道路的一個方向。去年美國聖何塞的第76屆世界科幻大會(WorldCon76)現場,八光分首發了中美共同策劃編輯的科幻MOOK《銀河邊緣》,楊楓任中方主編,美方主編邁克·雷斯尼克則是獲得過五次雨果獎的科幻大咖,旨在以國外優秀的經典和新銳作品,帶動培育國內的原創。在國內,培養髮掘原創作家、創辦新的科幻獎項、推動科幻IP影視化,八光分在科幻產業鏈各個環節用心佈局,積極行動著。

聖何塞WorldCon76現場,從左至右:楊楓、喬治.R.R.馬丁、八光分版權經理姚雪(圖片來自八光分文化)

2019年初,經過近兩年的努力,八光分文化聯合人民文學出版社共同出版了青年科幻作家、南方科技大學教師劉洋博士所著《火星孤兒》一書。“這是我們策劃的第一本原創作品。出版後正好趕上春節檔上映的《流浪地球》的熱度,很快在科幻圈引起巨大反響。”楊楓認為,這本書可以體現八光分團隊的一些做事風格:

“作者最早在網上發表了幾章內容,質量還不錯,但後來沒人‘催更’,也就荒了。我們編輯發現之後就馬上主動聯繫他,協助他完善豐富大綱。中間幾次改稿,最多時一次性給到40多條修改意見,改到後來作者都快改不動了……”費時耗腦的打磨,帶來了業界的高度評價,也使得這本書的IP影視轉化速度驚人,“不到24小時就與侯小強的諸神聯盟影業達成了版權協議,堪稱今年由《流浪地球》開啟的中國科幻新速度。”

《火星孤兒》,劉洋/著,人民文學出版社2018年12月

《十二個冷湖:首屆冷湖獎獲獎作品集》,八光分文化出品,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2018年12月

遠在青海省海西州的冷湖鎮,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曾聚集了十萬石油大軍,後來隨著石油枯竭,這片基地逐漸荒廢,行政級別與人口也不斷下降。但這裏獨特的地貌和曆史背景,給了科幻想像與開發以廣闊的天地。2018年初,北京行知探索文化聯合青海火星小鎮和八光分文化,共同發起冷湖科幻文學獎,在全國範圍內廣邀科幻作家來為這片廣袤冷寂的土地書寫曆史。

2018年9月,首屆冷湖獎頒獎典禮在冷湖火星營地成功舉辦,冷湖獎在國內一炮打響,2019年第二屆徵文來稿量是首屆的近三倍。“這段時間接觸我們的影視公司特別多,大家都想在科幻影視方向上做一些探索。其中,西安卑羽文化就公益開發了冷湖獎獲獎作品《靈魂遊舞者》的‘超感電影’,讓盲人群體也能感受科幻世界。”

從左至右:王晉康、楊楓、劉慈欣、斯琴夫(海西州文聯主席),在冷湖火星營地採風(圖片來自楊楓)

冷湖“火星小鎮”效果圖(圖片來自楊楓)

2016年離職後,楊楓對未來進退不定。“我做編輯出版出身,對做公司其實沒什麼概念。雖然以前工作也忙,但完全想不到會忙成這樣,每天幾個腦子都用不過來,事情無比的多。”當時,華語科幻星雲獎人手緊缺,創始人之一董仁威和頭兩屆活動的投資人都在西部智穀園區辦公。作為星雲獎組委會成員之一,楊楓經常來此開會交流。“有一天投資人跟我說,既然你想繼續做科幻,我們就回歸科幻,成立一家公司。”

一個月後,八光分註冊成立。最開始只有楊楓一人,隨著業務的拓展,陸續有前同事、專業人士和科幻愛好者加入,在這片圍繞武侯區新政府大樓、充滿未來感的園區中,點亮一盞科幻的燈。“八光分”一詞,意指陽光到達地球的距離。“那也是孕育生命的距離。八光分文化所做的,就是在聯通現實與未來,在循環往複中達到永恒。”

八光分創立後策劃的第一個大項目,從楊楓熟悉的出版開始。一個機緣巧合,楊楓和朋友去拜訪新華網四川分公司老總侯大偉,聊起未來可能的合作,覺得應該為成都這座“科幻之都”做點什麼,便提出了“科幻口述史”,雙方一拍即合。當年8月中旬,在雙方合作的“成都科幻電影周·科幻IP創投會”結束後,楊楓向在蓉的十位對中國科幻貢獻卓著的科幻人發出邀請,很快得到了積極回應。此後曆經半年的訪談、拍攝與整理,圖文並茂、60餘萬字的《追夢人——四川科幻口述史》一書問世。

《追夢人——四川科幻口述史》集合了四川十位科幻功勳人物的口述訪談錄,分別是:楊瀟、譚楷、流沙河、劉興詩、王曉達、周孟璞、吳顯奎、董仁威、何夕、姚海軍。書中除了親曆者們的回憶外,還集中了大量老照片、信件、剪報等珍貴文獻資料,將近幾十年來中國科幻的發展過程詳實地展現在讀者面前。2018年11月,《追夢人》一書獲得第九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佳非虛構作品金獎

楊楓化身“科幻郵差”,邀請各位嘉賓前來八光分暢談。其中有兩人例外,一位是大病初癒的流沙河先生,一位是周孟璞先生。流沙河先生在家中結束愉快的訪談之後,欣然在書桌前為楊楓題寫了公司名。周老先生時年94歲,“採訪花了整整一天時間,但老人家依然有說不完的話。本想等文字整理出來後發給他審定一遍,但老人家沒能等到這一天,在接受我們採訪19天后,周老就與世長辭了。”楊楓回憶道,“記得那天採訪結束時,周老用顫抖的手翻開一個小小的電話簿,請我們寫下各自的姓名,並微笑地說,我要把你們的名字寫進日記。”

隨著對科幻行業各個環節的介入,一些具有國際化視野、專業背景的人,陸續聚集到八光分名下。西夏與範軼倫便是其中的代表。

目前在八光分任影視總監的西夏,自稱一直是“中國科幻的同路人”:本科就讀北大地球物理系,畢業後分配到四川省地震局,後赴加拿大學習電影,併入加拿大籍。回國後,機緣巧合認識了楊楓,2005年起給《科幻世界》撰寫經典科幻影評專欄,2007年去央美電影系任教。2012年參與策劃科幻短片電影節,還曾多次擔任星雲獎的組委評委……“從自然科學,到後來學藝術,現在發現所有的路都沒有白走。”

《外星人的手指有多長:世界經典科幻電影評論集》,西夏/著,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2016年8月

八光分團隊在聖何塞WorldCon76,從左至右:西夏、範軼倫、楊楓、姚雪(圖片來自八光分文化)

2013年夏天,剛剛從香港中文大學本科畢業的範軼倫在《科幻世界》實習時認識了楊楓。因為這層關係,在加州大學河濱分校讀博期間,範軼倫繼續擔任八光分在北美的觀察員。博士期間Gap一年,範軼倫來到成都正式加入八光分,負責品牌傳播與公關。“河濱分校有著世界上最大的科幻奇幻館藏,也是美國唯一開設‘推想小說與科學文化’博士點的高校。所以我是第一個在美攻讀科幻研究博士學位的中國人。”

西夏和範軼倫認為,科幻尤其在中國,是對時代發展特別敏感的一種文藝形式。科幻在英美,是表達思維方式的一種工具,是大眾文化的一部分,但在中國,科幻從一開始就帶有精英主義色彩,魯迅、梁啟超等知識分子引入西方科學小說,作為啟發民智、反思社會的手段。“魯迅曾言:導中國人群以進行,必自科學小說始。因此科幻在中國教育性更強。新中國成立後,科幻與科普不分家,直到現在仍是如此。”

對於成都的科幻生態,楊楓等人都表示大趨勢是越來越好,從原來《科幻世界》一家獨大,到各個節點逐漸冒出,整個行業更加立體化。“現在還是一個個點,希望在打造‘科幻之都’的倡議下,十年二十年能連成一張網。此外,成都還擁有強大的群眾基礎,幾乎每所高校都有自己的科幻社團,能不斷提供新鮮血液。”

四川大學科幻協會主辦的會刊《臨界點》雜誌,攝於“時光幻象”科幻博物館(宋敖/攝)

說到科幻電影,楊楓認為理想的狀態,是既有大片也有小製作,既能照顧大家也能關心新銳,還有能把老一輩的作品翻新的機會。“不少機構囤了很多資源,希望這次的科幻熱不只是新一輪的版權囤積,更需要一些堅持理想的人,沉下心來拿出時間打造精品。”

《流浪地球》這樣精品的出現,使得所有科幻迷作為“精神股東”,對影片毫無保留地支持。在楊楓看來,郭帆和龔格爾都是1999年《科幻世界》高考作文題“撞車”事件的受益者,“多少年前無意中撒下的一顆種子,實際上一直在繼續著夢想。只要堅持下去,就等到春暖花開了。”但為什麼是成都?科幻之都對於成都為什麼重要?西夏覺得這些問題仍需要追問。“你看四川科技館就在城市的最中心,全世界可能都獨一無二。八十年代的特異功能熱,也是成都這邊報導最多。這些是不是潛意識里反映出成都人四川人對科學幻想的熱衷?也許這就是一種基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