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還不斷供稀土?答案來了
2019年05月31日19:06

  原標題:中國為何還不斷供稀土?答案來了!

  5月27日,彭博社發表了題為《對華為的封殺可能使美國科技業“引火上身”》的文章,緊接著5月30日,針對動用國家力量封殺中國科技企業,美國又有多家科技公司,加入反對者行列。

  就此,央視新聞採訪多位中國專家、美國專家,進行多角度的解讀。

  微軟、通用電氣等美國企業為何著急了?

  美國真的有能力,切斷全球半導體的供應鏈嗎?

  目前,中國對美國稀土出口占美國稀土進口的80%,為什麼在美國的種種行徑下,中國沒有斷供稀土?

  2019年5月30日 新聞:動用國家力量封殺中國科技企業,美國再有多家科技公司,加入反對者行列。

  2019年5月27日 新聞:包括微軟、通用電氣在內的美國公司擔心,美國政府正在考慮的出口管製措施實際上可能會阻礙它們在利潤豐厚的市場上展開競爭,同時還會削弱美國的創新能力。

  高估自己的能力,錯誤地判斷形勢,一意孤行的決策。

  美國耶魯大學教授 斯蒂芬·羅奇:曆史經驗教訓告訴我們,我們正在面臨犯重複錯誤的危險,這一錯誤是因為總統不聽專家建議而釀成的。

  董倩:今天兩條消息,一條是來自外媒彭博社報導,微軟、Google等致信美國政府,說:封殺中國企業將“引火燒身”。另外一條是來自國內的媒體的報導,深夜重磅!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就稀土產業發展相關問題答記者問。今天我們的節目就來分析這兩條新聞,這兩個信息,對於中美之間處理貿易爭端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另外在美國國內像一些超大型的企業也向政府發聲表達他們對現狀的一些自己的看法,又會對未來的發展帶來哪些影響,一起來關注。

  最近一段時間,當Google和微軟出現在媒體報導中,大多是因為美方一紙禁令,兩家科技巨頭決定“斷供”華為、終止合作這樣的消息。但是,來自美國媒體最新的報導卻顯示,面對眼下的局面,包括微軟和Google母公司Alphabet在內的美國眾多科技公司,似乎是有些著急。

  2019年5月27日 新聞:彭博社這篇文章的標題為《對華為的封殺可能使美國科技業“引火上身”》。報導指出,封殺華為只會減緩美國的5G發展速度,對於一些與華為有合作的美國科技企業,特別是製造關鍵元件的公司來說無疑是個壞消息。

  彭博社報導說,微軟、通用電氣、Google母公司Alphabet,最近都向美國政府提交了書面的文件,他們或是對政府採取的行動提出警告,或是對當下的局面憂心忡忡。三家企業所持的相似的觀點是,目前美國政府動用國家力量對中國科技企業採取的極限施壓,並不會給他們帶來什麼利益。例如,微軟提交給美國商務部的書面文件中就稱:美國政府擬議的限製措施,可能會使美國孤立與國際研究合作之外,並可能損害美國的利益。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 朱民:因為如果一個政府可以隨意的切斷你的供應鏈,那美國憑什麼還能說我是世界上最開放和最自由、最公平的市場,如果這個事情是這樣的話,還有誰敢在美國投資科技,這樣來說全球科技是不是要同時在本國做一個備份?

  看看最近事態的發展,很多人都在懷疑,美國真的有能力,切斷全球半導體的供應鏈嗎?

  對此,美國最大芯片合約製造商GlobalfoundriesInc首席執行官Tom Caulfield就明確對外界表示:“半導體行業的供應鏈是完全交織在一起的,我們無法將它們分開,如果我們不解決這個問題,全行業都會受苦。”而彭博社對美國微軟等三家企業的報導,也持相同的看法。

  2019年5月27日 新聞:報導稱,包括微軟、通用電氣在內的美國公司擔心,美國政府正在考慮的出口管製措施實際上可能會阻礙它們在利潤豐厚的市場上展開競爭,同時還會削弱美國的創新能力,因為出口管製涉及的技術被視為提高競爭力的關鍵。

  企業在表達擔心,一些專業機構,則在進行數據測算。比如美國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就在一份報告中稱:對新興技術的嚴格出口限製,可能導致美國公司在五年內損失141億美元至563億美元的收入,威脅到74000個工作崗位。如果20%的關稅實施一年,僅半導體行業,就可能會失去9000多個工作崗位,而損失也將在未來進一步擴大到國家層面。

  央視駐美國華盛頓記者 王威:其實對於中美貿易摩擦美國國內一直都有不少反對聲音,正如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日前在中美省州長論壇上說的,他說離開華盛頓到美國的地方上走一走,就會樂觀很多。確實是這樣,我們在採訪中也發現,美國地方上的氣氛和首都華盛頓,有時候完全是兩樣的。從基層的農民到相對高層的州政府官員,從政界到商界很多人都希望繼續保持甚至是加快發展與中國的良好關係。

  董倩:我們也梳理了一下根據彭博社的報導的整理,三家大的企業他們主要的訴求提煉出來無非是這樣的幾個意思。

  微軟說擬議的限製措施可能會使美國孤立於國際研究合作之外,並且可能損害美國的利益。

  通用電氣說定義過於廣泛的出口控製可能會波及醫療成像等領域,因為人工智能是一個非常寬泛的概念。

  再來看美國最大的芯片合約製造商GlobalfoundriesInc負責人他說:“半導體行業的供應鏈是完全交織在一起的,我們無法將它們分開,如果我們不解決這個問題,全行業都會受苦。”

  這三家公司應當說是屬於巨無霸這樣級別的公司,他們在替自己的企業在替行業在替產業甚至在替美國這個國家的利益,在擔憂。那麼接下來我們就連線一位專家,來自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的首席研究員張燕生先生。

  張先生您首先怎麼看待就他們的發聲,因為我們一定離不開這個背景,就是包括微軟、包括這個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它們迫於種種形式不得不遵守美國的行政指令,但是與此同時它們在做的同時也在說,將會給美國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您怎麼看他們這個A、B面。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首先來講呢我們可以看到說,它的大背景也就是美國現在採取的這種貿易保護主義、美國優先,就是這些整個美國的這種極右翼的這種少數的這些政治家政客們他們現在搞的這套倒行逆施。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最近美國的行政當局就講說,來自於中國的科技的威脅,要採取這種緊急狀態法要用美國的行政當局的行政力,來限製就是中國的高科技企業,那麼對美國的投資和對美國的這個出口。

  那麼這裡頭就會有一個基本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像華為、中興、通訊他們所在的通訊行業,過去呢美國實際上是有全球頂尖的公司,比如說美國的朗訊、比如說美國的摩托羅拉,但是我們會發現在全球激烈競爭條件下,也就是美國的朗訊、美國的摩托羅拉這些,美國的高科技的通訊公司你會發現在全球競爭中間,它們衰落了。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就全球的通訊的這個高科技企業中間的頂尖的企業是兩家,中國的企業和兩家歐洲的企業,那麼在這種情況就會面臨這是一個正常的全球的競爭所產生的結果。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少數的極右分子他們就會認為說美國的企業遇到了不公平的競爭,那麼他們為了改變這種不公平競爭也就是採取了這種美國總統的這種行政令,而且會採取了把這個中國的高科技企業列入美國的這種實體清單,而且採取現在準備草擬14個高技術領域要採取這種出口管製,而且呢要對這個中國對美國的企業和外商對美國的企業要進行外資的審查等等。

  因為它是有長臂管轄的這種美國的這種法律和行政令的這種特點,因此凡是跟美國有市場的交易,凡是獲得了美國的技術或者是美國公司持股凡是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全部受牽連。

  董倩:但是說到這兒張先生我想問您一下,因為畢竟美國政府現在的負責人,他是一個企業家出身,他深知企業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利益意味著什麼,現在這些大企業的負責人向他上書,說這次對國家的利益帶來影響,會不會帶來相應的一些效果。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我個人認為這種影響力應該還是比較大的,原因非常的簡單,也就是說美國現在採取的這些保護主義的措施呢,實際上會使這種美國的全球性公司,意識到也就是他們在全球的競爭完全是受美國政府的支持和保護條件下,來獲得發展。

  那麼這個在市場經濟的原則中間呢,我覺得相當一部分,也就是95%的商界的朋友都很難接受說靠政府的保護、靠政府的保護主義,來維護自己的地位,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呢,這些大公司的聲音包括微軟、包括Google包括及這些大公司的聲音,它不僅會影響美國的政府內部,而且會影響美國的輿論和美國社會的各界,因此它會形成一個有形和無形的壓力。

  也就是說這種保護主義的行徑在美國會有越來越強的聲音站出來反對。

  董倩:好的,謝謝張先生,稍後有更多的問題跟您連線。現在世界的合作是競合,而不是聯合,對於企業來說他們已經深深嵌入到這樣一個國際的鏈條中去了,所以當你打壓一個的時候很難說你不會打壓到另外一個。那麼接下去我們就關注當貿易摩擦進行到這個時刻,更多的來自於專家學者、更多的來自於企業協會或者聯合會的聲音,又是什麼樣的?

  隨著時間的推進,在美國國內,對美國政府升級貿易戰提出反對的聲音,不僅越來越多,範圍也越來越廣。先是利益受到極大損害的美國農民,一位曾在上次大選中投票給特朗普的大豆種植戶,面對CNN的記者說:下次大選,他絕不會再支持特朗普。

  主持人:你說你反對貿易戰,這算不愛國的表現嗎?

  美國大豆種植戶 吉布斯:當然不算是不愛國啊,我絕不容許自己的愛國心遭到任何質疑,我甚至都不知道總統為何要把這兩件事混為一談。要我說所謂愛國主義,我能做的就是努力養家、管好農場,確保我自己還有點用。

  隨後,美國很多的經濟學家和專業人士,也紛紛通過媒體表達態度,同時,他們也把事實真相告訴了美國觀眾,那就是,對中國商品加征如此高的關稅,並非像政府所宣稱的,美國的公眾,只有好處。

  美國經濟學家 阿瑟·拉弗:我害怕貿易戰,保護主義是殺手,會殺死你所保護的工業、殺死你的經濟。我認為我們應該發起貿易戰,把中國當作敵人嗎?不,我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好的朋友,我喜歡中國,沒有中國,就不會有沃爾瑪,沒有沃爾瑪,就不會有美國,中產階級和底層社會的繁榮。

  美國時間5月27日,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著名經濟學家傑弗里·薩赫斯,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發表文章,標題就很鮮明:《美國的經濟問題不是中國造成的,而是美國企業的貪婪》。文章說:中國被當作美國不平等現象日益加劇的替罪羊,與中國打貿易戰,解決不了美國的經濟問題。美國公眾,應該聽到了他的聲音。

  2019年5月27日新聞:他表示,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美國真正的戰鬥不應是和中國,而是和美國自己的大企業進行。一些美國的大企業,一方面位列福布斯企業強榜,一方面卻無法給員工開出體面的薪水;一些富豪雖身價頗豐,卻仍在要求減稅,只知道賺更多的錢,而不顧社會公平。這些企業的貪婪,才是美國經濟的問題所在。

  尊重事實真相的,還有美國經濟學家、耶魯大學教授斯蒂芬·羅奇,在接受“彭博電視台”採訪時,他說: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行為,“與上世紀30年代美國實行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非常相似”。

  美國耶魯大學教授 斯蒂芬·羅奇:曆史經驗教訓告訴我們,我們正在面臨犯重複錯誤的危險,這一錯誤是因為總統不聽專家建議而釀成的。

  國與國之間,儘管衝突不可避免,但站在各自國家立場,也需要接受曆史的經驗,尊重事實真相。那麼,在反對者越來越多的眼下,美國政府所採取的升級貿易戰、極限施壓的手段,究竟還能持續多久呢?

  董倩:我們不妨看一個來自今年5月2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對於中美貿易緊張局勢造成的影響,那麼這個IMF做出的判斷是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成本“幾乎全部”由美國企業承擔,其中一部分已經轉嫁給美國的消費者。

  那麼這是第三方,我們可以看一下通過非常簡單的這樣的一個梳理,從18年的3月從美國大豆協會、煙花協會、全美零售商協會再到信息技術產業協會、再到耐克、阿迪達斯,再到現在的微軟、通用等等,那麼接下來我們繼續來連線張先生,您怎麼看從大豆協會再到高科技的一些協會,從豆農現在到這個比爾蓋茨他們都紛紛的表達出了自己的這種不同的意見,您怎麼看?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首先來講,從豆農的角度來講呢,因為我們知道美國的豆農和美國的農產品在全球的競爭力應該講是比較強的。而全球的1.5億噸的這個大豆的貿易呢,那麼中國呢對美國,就中國這個進口的大豆基本上是將近1億噸,三分之二左右。那麼從美國進口的大豆呢有將近4000萬噸吧,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呢就美國動能完全可以按照自由貿易、按照公平競爭來參與美國和中國的大豆交易。

  因此現在就是美國的行政當局呢也就用貿易戰的方式,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呢,就是要給美國的豆農160億美元的補貼,那麼豆農就很不開心,也就我們不僅僅是錢我們有競爭力為什麼我們要這個打貿易戰呢,使我們的利益受損。像美國的行業協會這個方面就更有意思了,也就那些行業協會是代表了美國的工商界的,那麼現在由於政治和由於這種行政令和法律的限製,因此行業協會呢也就是在標準、在規則、在行業企業之間的關係,受到了限製,誰跟中國企業打交道那麼誰就要出局。

  董倩:那張先生您說不管是行業協會它背後所代表著成千上萬的這樣的企業,還是說作為大企業的這種領頭羊,他們的聲音決策者是不是能夠完全能夠體會到並且相應的做出調整。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我個人覺得就是現在呢因為美國的行政當局是一些高保護主義的極右分子在那個地方開始掌權的,所以說呢我想像微軟也好、Google也好,他們可能不能夠改變當前的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不能夠改變當前的美國的單邊主義,但是他們能夠使這些當前的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和對中國的貿易戰呢我相信會有相當大程度的收斂,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對他們製約的效果會越來越好。

  董倩:所以再問您個相對抽像的問題,所以物理上有這種量變到質變,化學有一種所謂的這種催化劑,您覺得未來中美貿易爭端的方向有可能向哪方面發展,如果這麼發展下去的話。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這麼發展下去的話呢我們總是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保護主義失去民心、貿易戰失去民心而且不會有迎澤,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只要隨著時間無論是美國的90%以上的民眾還是世界、還是中國,人們都會反對誰搞保護主義,那麼全國人民這個全球人民包括美國人民就會反對誰。

  董倩:好的,謝謝張先生。接下來我們再關注剛才我們提到的這兒來自國內的一個報導,就是關於稀土的報導,來關注一下。

  鑭、鈰、鐠、釹等等十七種稀有元素組成的物質,它的名字叫“稀土”。最近,這些中學課本里的內容,正以另外的一種方式,再次為公眾所瞭解和熟知。

  重磅新聞的推送,出現在昨天深夜。那麼,中國稀土行業發展究竟怎樣?昨天,國家發改委負責人,也給予了回應。

  2019年5月29日 央廣新聞:發改委負責人表示,我國是世界第一稀土生產大國,很多發達國家是稀土需求大國。贛州重稀土占全國的80%,素有“稀土王國”的美譽。贛州稀土產業規模占到全國總量的三分之一。2018年,贛州稀土產業規模以上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60億元。

  中國稀土學會副秘書長 陳占恒:這種大的方面說,和現在的高新技術產業關聯度很高,在風力發電、節能環保領域,還有智能製造、工業機器人,還有國防軍工,首先說稀土資源是在全世界範圍內普遍存在的,我們的優勢在技術上面產業規模上面都具有相當大的優勢,市場資源當然是相當廣闊,包括美歐日,(我國對美國出口量)去年有所下降,但也應該是在30%左右,美國主要是以輕稀土以鑭鈰為主,占整個稀土產量大概70%到75%。

  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對美國稀土出口占美國稀土進口的80%。今年5月,就在美國氣勢洶洶地提出新的加征關稅時,外界注意到,中國的稀土和其他重要礦產,卻不在加征關稅的名單內。事實上,美國嚴重依賴中國的礦產來生產消費性電子產品、軍事裝備和其他許多產品。回到眼下,如果貿易摩擦持續升級,稀土,會成為中國對美反製的重要籌碼嗎?

  2019年5月29日 央廣新聞:你提出稀土是否會成為中國反製美方無端打壓的反製武器,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如果有誰想利用我們出口稀土所製造的產品,反用於遏製打壓中國的發展,那麼我想贛南原中央蘇區人民、中國人民都會不高興的。

  今天,還有一條新聞值得關注,那就是在現在的形勢下,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辦公室,依然發佈了《對美加征關稅商品排除申請填報說明》。而這個從很多企業角度考慮的“豁免機製”的啟動,也體現出了中國的理性。

  董倩:好,我們來連線張先生,張先生剛才在短片有這樣的一句表述是誰想利用我們出口稀土所製造的產品反用於遏製打壓中國的發展,怎麼理解這句話?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這句話呢實際上來講我們可以看到這個稀土的話呢,實際上尤其是重稀土的話呢,實際上就是美國市場上的是,美國的這個經濟和產業結構中間是不可替代的。那麼不可替代的東西呢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600億美元的這個商品的加征,對稀土加征25%的關稅率由於不可替代,因此的話也就相當於這個部分的25%的關稅完全,代價完全是由美國的企業和美國的老百姓承擔的,那麼作為一個反製的手段。

  但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一點呢,中國沒有像美國那樣斷供,美國對我們的高科技企業在芯片、在相關的一些,跟美國的技術相關的一些東西是斷供,中國沒有斷供,為什麼沒有斷供呢,也就沒有斷供呢,因為一旦斷供全球的產業鏈供應鏈就亂套了。但是不等於中國不會,也就是說如果美國的這個,這個貿易保護主義和貿易戰打到一定程度我覺得中國呢,就是輕易不會用,但是也不等於中國不會用,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呢我覺得中國有關方面的這個表態呢,很大程度還是中國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

  董倩:張先生您看,我們現在面臨著一個什麼局面,因為全世界的很大程度的稀土是要從中國進口的,中國是出口稀土的這樣的一個方面。那麼現在我們如果說是要反製人家對我們的製裁的話,我們用什麼方式去出口,我們的出口還能反製。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其實它那個反製是,也就是說我們這個反製是各種手段,其實反製呢很大程度就是要打中貿易保護主義的痛點,而這個重稀土呢其實來講它會對美國的少數的極右分子的貿易保護主義的行徑呢是它的一個痛點,那麼這個痛點呢實際上所採取的可以用這種價格的手段就是用進口的關稅出口的關稅,也可以用數量的手段也可以用其他的手段。

  董倩:好的。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那麼核心的問題還是遏製保護主義。

  董倩:謝謝您非常感謝張先生。應該說當下的這樣的一個世界,產業鏈是高度相連,供應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一棒子打下去打疼了別人也一定會打疼自己,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非要把企業硬拽到一個政治的軌道上來呢?現在真的要做的是讓政治的歸政治、商業的歸商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