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樂學院舉辦室內樂藝術節,發掘與繼承都很重要
2019年05月31日12:55

原標題:上海音樂學院舉辦室內樂藝術節,發掘與繼承都很重要

歌德曾把絃樂四重奏比喻成“四個聰明人的談話”,這四個人不僅是聰明的,還是敏感的,有著深厚的感情。在古典音樂里,室內樂最能培養共處意識和團隊合作精神。

5月31日至6月5日,為期六天的時間里,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將舉辦“首屆室內樂藝術節”,10場專題音樂會、4場講座、2場工作坊、10場大師班、2場優秀學生音樂會……藝術節將全方位發掘室內樂的風采、魅力、精髓。

多邊合作結出了碩果“首屆室內樂藝術節”的舉辦可以追根溯源到2018年9月。

當時,在黨委書記林在勇牽頭下,上海音樂學院聯合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歐洲室內樂聯盟學院成立了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意味著上海音樂學院成為歐洲室內樂聯盟學院10個成員之一,可以和9所來自奧地利、法國、意大利、英國等國的頂尖院校共享室內樂教學資源,全面傳承和發展室內樂藝術。

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集教學、排演、創作與科研為一體,“首屆室內樂藝術節”正是合作下的產物。

藝術節期間,兩組高水準的國際組合——來自西班牙的凱比亞特重奏組、來自丹麥的維特魯威三重奏,將分別帶來專場音樂會,前者還將首次引入薩克斯四重奏這一演出形式。

凱比亞特重奏組

維特魯威三重奏

另外,來自中國本土的漢四重奏、新魄力四重奏、棱境三重奏、琥珀四重奏等,將展現中國室內樂演奏的水平。其中,漢四重奏是上海音樂學院四重奏的“第三代”,新魄力四重奏、棱境三重奏、琥珀四重奏是從比賽中脫穎而出的隊伍,也是從上海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走向世界舞台的新鮮血液。

“漢四重奏”

德奧的民族音樂對古典音樂尤其是德奧樂派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藝術節也將聚焦民族音樂對古典音樂的影響,特邀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民樂團獻演,看他們怎麼跳華爾茲、怎麼唱德奧民歌。同時,開設“民間音樂與藝術音樂焦點”專題講座、“德奧民族舞曲”“約德爾演唱法”工作坊,鼓勵音樂學子研究民族音樂,加深自己對古典音樂及其源頭的理解。

歐洲室內樂聯盟學院藝術總監約翰·邁斯爾是室內樂表演及教學權威,藝術節期間,他也會帶來“對於室內樂的詮釋”專題講座,並與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藝術總監藍漢成首次同台,在閉幕音樂會上共演勃拉姆斯《f小調鋼琴五重奏》。

約翰·邁斯爾與藍漢成早在十年前就認識了,兩人一個拉小提琴,一個拉中提琴,神交已久,但直到今年才有機會首次同台。藍漢成感慨,“認識他之後,我們幾乎每一年都在不同的國際音樂節見面,一直聊音樂,一直在分析哪個組合拉得好,但從沒一起演出過。”

除了音樂會,藝術節還將舉辦講座、工作坊、大師班,專家導師們分別來自奧地利、丹麥、法國、意大利以及中國各地。

其中,大師班分外火熱。來自世界各地的39個重奏組合、共計141位學員報名了大師班,他們分別來自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香港演藝學院、舊金山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瀋陽音樂學院、南京藝術學院、西安音樂學院、哈爾濱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和上海音樂學院附中。

藝術節期間,由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副主任吳淑婷編著的《青少年絃樂重奏作品集》系列,也將正式推出第一本《歌與舞》。這套書籍收錄了各類重奏樂譜,將為國內的室內樂教學提供重要文本依據,為學生的室內樂練習提供寶貴素材。

室內樂傳統薪火相傳

上海音樂學院是國內室內樂教學、演奏及其系統化的先驅。

1960年,上音三年級學生俞麗拿、丁芷諾、吳菲菲和青年教師林應榮組成上海女子四重奏,在德國舒曼絃樂四重奏國際比賽斬獲第四名,這是中國重奏組合首次登上國際領獎台。

1983年,為了備戰英國樸茨茅斯國際四重奏比賽(1985年舉辦),四位上音學生——李偉綱、李宏剛、馬新樺、王征組建了上海四重奏,在丁芷諾等老師的指導下,最終在比賽上拿下第二名。36年來,上海四重奏的樂手幾經更迭,但始終屹立不倒,至今仍活躍在國際舞台上。

成立於2011年的漢四重奏,相當於上海音樂學院四重奏的“第三代”,是在上海女子四重奏幾位前輩的鼓舞和關心下成立的,其中四位樂手鄭煒瑉、吳淑婷、劉念、潘龑,都是上海音樂學院以及附中的青年教師。

在引導和扶助上海音樂學院室內樂的發展上,現年81歲的丁芷諾是最重要的參演者,也是見證人。

她至今記得改革開放初期國內室內樂發展的舉步維艱,“沒有樂譜,沒有教材,演出場所也不對,大部分都是開會的場所,不適合聽室內樂,後來建的音樂廳也都是為交響樂服務,沒有為室內樂服務的小廳。”

丁芷諾回憶,1979年,幾位澳州老師帶來了一些室內樂樂譜,她們連忙複印了練習,但因為複印效果不好,練到後面音符全飛了。上海四重奏要出國比賽,在借譜上也嚐遍了艱辛,有些樂譜還是丁芷諾從美國花高價買回來的。

“四重奏很難留下來,好多畢業後就散了。”丁芷諾說,四重奏里的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沒有指揮,沒有核心領導,意見不合很容易吵架,略微不合就解散了,像上海四重奏這樣能堅持這麼多年是非常不容易的。

白天有繁重教學任務,晚上還要排練室內樂,作為漢四重奏的一員,小提琴家吳淑婷切身體會過組四重奏的艱辛,甚至笑說,他們有過幾次瀕臨解散,“丁老師給我們講了很多前輩的故事,我們再難也不可能像過去那麼難,所以會堅持一學期有一場活動,循序漸進地學習歐洲室內樂傳統、歐洲曲目,並推廣中國作曲家優秀的室內樂作品。”

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藝術總監藍漢成說,室內樂就像乒乓雙打或花樣游泳,不以個人的個性為標準,最需要磨合出默契。在他看來,音樂院校的人才培養就像“金字塔”——既要訓練能站在金字塔尖,贏得國際比賽的精英人才,也要培養金字塔底部,善於合作,能進樂團當好樂手的合作型人才。

上海音樂學院國際室內樂中心主任劉照陸補充,音樂院校學生畢業後99%是去樂團工作,怎麼並行不悖地培養精英人才和合作型人才,上海音樂學院目前已經形成了共識,並有了更明確的發展目標,“首屆室內樂藝術節”的舉辦,正逢其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