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動》勝在一個真 提升國產涉案劇品質
2019年05月30日06:59

  原標題:《破冰行動》勝在一個真

  正在愛奇藝和央視八套播出的《破冰行動》重現了2013年廣東警方將“亞洲製毒第一村”博社村“連根拔起”的過程。截至目前,《破冰行動》收視率一路上漲,央視八套CSM55城收視率連續多日破1,愛奇藝上單日播放量邁過1.5億大關。

  市場從來不缺少緝毒題材,“無間道”更是屢見不鮮,為何《破冰行動》能夠成功“破冰”,既讓國產涉案劇的品質上了一個新台階,又成為《人民的名義》之後又一“爆款”級別的主旋律劇集?

題材真實

“亞洲製毒第一村”是原型

  近幾年來,不少電視劇的虛假劇情飽受詬病,而《破冰行動》“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先天基因無疑是其最有說服力的法寶。

  《破冰行動》中“固若金湯”的塔寨村原型便是陸豐博社村,在廣東警方開展的“雷霆掃毒”行動中,警方在20%村民參與製販毒的博社村打掉特大製販毒團夥18個,搗毀製毒工場77個,繳獲冰毒2925公斤、製毒原料23噸……

  陸豐博社村各種犯罪數據、中間的警匪勾結可謂駭人聽聞,如不是有現實為“藍本”,即便有天才編劇也很難編出如此“大膽”的劇情;而主創選擇“紀實片”質感的拍攝手法,更讓觀眾從一開始就將其與過往的港式“緝毒片”劃清界限,人性的複雜程度、案件偵破過程的艱辛曲折得到了最直觀全面的展示。“真實”本身散發出的驚心動魄的力量,超過了任何高超的編劇,也最終成為該劇聚攏觀眾、沉澱口碑的最大武器。

  導演劉璋牧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了一個細節。為了體現真實性,該劇有很多現實中真正的警察參與拍攝。某天一場爆破戲的拍攝,一直到淩晨四點還在繼續,這時一個特警來問導演幾點收工,稱8點要去參加婚禮,瞭解之後才知道他要“參加”的是自己的婚禮,而一同參加拍攝的警察也多是伴郎。不過後來那位特警還是表態說:“導演你慢慢拍,我們支持你,大不了我們穿成這樣去現場。”也是這時候,劉璋牧才知道這位特警的妻子也是警察。

細節逼真

警毒勾結不“脫敏”

  “知道你的領導一個月掙多少錢嗎?”“300萬!”——毒販林勝文面對緝毒警李飛審問時囂張地說。

  “中國製造,就是品質的保證”——最大毒品走私頭目劉正宇這樣對他的法國“客戶”描述中國冰毒。

  此類被觀眾和網友頻繁提及的“硬核”台詞,《破冰行動》貢獻了不少。其他達到同樣效果的“炸點”,還有毫不掩飾警察與毒販勾結的細節等。

  “敢拍”是《破冰行動》從一開始低調上線到迅速“出圈”形成全民熱點的另一重要理由。“真實案件遠複雜於現在的影視呈現,因為它錯綜複雜的宗親關係、案件偵破中參與的公安人數等都遠高於劇里體現的。”《破冰行動》的編劇陳育新說。

  《破冰行動》“敢拍”,前提當然是牽頭的公安部等部門打擊毒品的決心、社會各界對緝毒人員表達敬意、對毒品危害警示不能停的現實意義等等諸多原因。事實上,這種“敢拍”的勇氣,恰恰幫助涉案劇突破了始終囿於“破案”為主線層層推進,在直擊現實痛點、揭開社會問題和瘡疤的層面顯得“勁道”不足的問題。

創作真誠

先研究毒販和小混混

  《破冰行動》是劉璋牧導演的第一部作品,之前他更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攝影指導、《戰狼2》執行導演。作為一部多人聯合執導的大劇,劉璋牧主要負責劇中的林水伯支線、法國支線,以及大部分的動作戲——開篇“夜襲塔寨”、“養雞場宋楊之死”便是出自他手。接受媒體採訪時劉璋牧透露的“按照支線拆分拍攝”,是這部體量大、格局大、人物錯綜複雜、劇情盤根錯節的作品的“解題”關鍵。

  “拍攝的時候我要先把這一條線弄明白,想清楚每條線、每場戲在整部劇里承載著什麼作用。”劉璋牧說,“沒有考慮是不是煽情,只是要把每個人物都做活,不是單一色彩,任何一個人物都是多面性的。”劉璋牧研究了大量的素材和視頻,觀察被捕的毒販、研究廣東當地的小混混……於是,劇中被毒品所害的最底層人群形象更飽滿、更多元:為了幫兒子戒毒而吸毒的林水伯,即使為毒品所困仍然保持善良;為了救父親而販毒的伍仔,有無賴的一面,對林水伯的善意也曾糾結;還有在審訊中情緒崩潰的麻子、抵死反抗的“大蝦”,這些鮮活的人物讓作品更加真實,也多了人情味兒。

真正去演

明星扔掉了偶像包袱

  前面所有環節的努力,最終都要落實到演員的呈現上。無論是吳剛、任達華、王勁鬆、錢波的在線演技,還是蔡永強扮演者“黑馬”唐旭一夜走紅,《破冰行動》的成功,再次證明了“去明星化”以及把合適演員放在合適位置的重要性。即便李飛的扮演者黃景瑜,也能看出是被要求扔掉偶像包袱、按照全劇統一風格來規範的。

  “在緝毒部分,劇本注意去渲染無間道的感覺,為觀眾留懸念:究竟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導演劉璋牧說。 作為影視化的最終呈現,演員表演能否傳遞出“無間道”的感覺尤為重要。“我們要把演員藏起來,控製演員的表演,好人不能往好了演,壞人也不能往壞了演,而是通過一些動作、細節來作局,儘可能讓觀眾相信。”

  劉璋牧的選角標準是:“演員最好不要是去演一個角色,他應該就是這個人。”因人物反轉在網絡上引起強烈熱議的蔡永強,扮演者唐旭正是劉璋牧極力推薦的。蔡永強是第一個被主角李飛以及觀眾貼上“狼人”標籤的人,所有的矛頭都曾對準了他,但是隨著劇情推進,他逐漸洗清嫌疑,和李飛的超強默契、和李維民的高能對話也圈粉無數。“我最怕的就是演員本身太有名氣,讓觀眾印象固化,最好就是選擇一個戲好但又是生面孔的人,說白了就是好演員里挑那些還沒大火的。”在劉璋牧看來,作為王千源、劉敏濤的同班同學,唐旭演技過硬,缺少的只是一個深入人心的角色,而蔡永強正是契機。

  同樣基於這一標準選擇的,還有林耀東的扮演者王勁鬆、林水伯的扮演者錢波等。在劉璋牧看來,這兩個人物身上都有著多面性,如前者集人大代表、宗族族長、製販毒集團老大於一身,後者從知識分子到從事收廢品,這種複雜性都需要可塑性極強的演員才能實現。(文/本報記者 楊文傑 統籌/劉江華)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