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寄宿》:“慢”綜藝,是一種境界
2019年05月30日09:07

原標題:《西班牙寄宿》:“慢”綜藝,是一種境界

在豆瓣上,最受寵的男人是誰?

我覺得,韓國男人羅英石必須擁有姓名。他負責的綜藝節目,目前在豆瓣上開放評分的有35部,其中在8分到9分之間的有4部,9分以上的有31部,5月底剛剛完結的綜藝《西班牙寄宿》,又是輕輕鬆鬆拿下了9.5分。這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為何老羅能得到大家如此寵愛,綜藝大神的地位屹立不倒?看完《西班牙寄宿》,也許我們能得到一些啟發。

《西班牙寄宿》劇照

《西班牙寄宿》,從名字就能猜到幾分內容,幾個明星到西班牙開客棧的故事。之前,另一家韓國電視台JTBC就拍過類似的綜藝,口碑甚好的《孝利家民宿》,而老羅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拍經營類綜藝了,《薑食堂》《尹食堂》,每一部也都是精品。珠玉在前,讓人不免對《西班牙寄宿》的題材撞車擔憂,但老羅非常巧妙地將“慢綜藝”的精神在《西班牙寄宿》中發揚到了極致,他向大家證明,只要有“魂”在,題材是可以常拍常新的。

節目的拍攝地在西班牙別爾索自由鎮,“朝聖之路”上經過的一個小鎮。這條“朝聖之路”,也叫聖地亞哥之路,終點是西班牙北部的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相傳耶穌的十二門徒之一的雅各伯因殉道而死後,遺骸幾經輾轉安葬於此。千百年來,徒步前來朝聖的信徒絡繹不絕,這條路也因此成為與前往梵蒂岡、耶路撒冷的朝聖之路並列的三大基督教朝聖路線之一。歌德曾說過,歐洲誕生於通往聖地亞哥的朝聖路上。可見這條路在歐洲人心中的地位非比尋常。上世紀八十年代,“朝聖之路”被正式確定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被歐洲議會定位為第一條歐洲文化旅行路線,由此,這條路的意義已超越了宗教範疇,成為世界範圍內著名的徒步旅行及觀光路線。韓國是一個基督信徒眾多的國家,所以,現在“朝聖之路”上又出現了越來越多韓國人的身影。

《西班牙寄宿》劇照

雖然這條“朝聖之路”的終點是聖地亞哥,但朝聖者們會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選擇起點,從法國、意大利、葡萄牙出發的都有,這就形成了目前最常見的六七條徒步路線,其中,最為著名的,也是最多人選擇的是從法國小鎮Saint-Jean-Pied-de-Port出發,穿越比利牛斯山,最終到達聖地亞哥的路線,這條路全程約八百公里,按照官方徒步指南的行走方式,要走上將近40天。有一部叫《朝聖之路》的電影,說的就是一個背負喪子之痛的美國老父親,通過走完這條路,得到心靈慰藉的故事。

《西班牙寄宿》的拍攝地別爾索自由鎮,在這條800公里路途的最後階段,距離終點聖地亞哥只有一百多公里。雖說勝利在望,但很多朝聖者在經曆了之前二十多天的艱難跋涉到達這裏時,已處於最疲累的狀態,因此《西班牙寄宿》的目的很簡單,讓風塵仆仆的朝聖者們,尤其是韓國朝聖者們吃好、住好、休息好,養好體力和精神,向終點進發。

不同於之前的經營類綜藝,《西班牙寄宿》對“業績”這種事毫不關心。雖然嘉賓們每日都十分盡心地打掃好衛生、做好飯,等待著朝聖者們的光顧,但實際上對於能有多少朝聖者來投宿,有多少收入,大家的態度是:一切隨緣。

客棧地處小鎮的拐角處,且只在廣場上立著一塊小小的寫著韓語的招牌,很多人並不知道這家客棧的存在,這導致客棧客源很不穩定,有時候,一天內湧入十幾名投宿者,嘉賓們就火力全開做好各種服務,有時候,一名投宿者也沒有,嘉賓們就自己做大餐自己吃,彈彈吉他、唱唱歌、踢踢球,各種怡然自得。如果說羅英石之前的“佛系”綜藝《林中小屋》,是刻意打造出了一個“慢”生活的情境,那麼《西班牙寄宿》則是將這種“慢”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

《西班牙寄宿》劇照

節目總共三位嘉賓,車勝元和柳海真是羅英石《三時三餐》時期的老搭檔,模特出身的裴正南是第一次參加羅英石的節目,這三個年齡加起來將近一百四十歲的男人,用沉穩、閑適、從容不迫的狀態,給大家演繹了什麼才是真正的隨遇而安的生活。

最年輕的裴正南,年近四十歲,在外面,他是兩位大哥的翻譯,用隨學隨用的西班牙語逛市場、買菜,回到客棧,他就是大廚車勝元最值得信賴的小助手,他每天很勤快地剝大蒜、剝洋蔥、洗碗,很乖巧地幫車勝元試菜餚味道,閑暇之餘,他還發揮了自己改造衣服的專長,為兩位大哥改製了兩件風格矚目的工作服。

柳海真,也曾獲得好幾次影帝(提名)了,但一進入客棧,他就成了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的接待員和“設備部”職員,每天除了搞好客棧的衛生清潔,還要拿著鋸子、錘子、電鑽、油漆在三合板上敲敲打打、塗塗畫畫,為搭檔和投宿者們製作各式日常所需,經他一雙巧手,門牌、指路牌、鍋碗瀝水架、紅酒架陸續出品,他還腦洞大開,為自己的純手工傢俱規劃了一條品牌經營之路,品牌就取名為IKEYO,大有與宜家IKEA叫板之勢。

至於車勝元,已經活成精了。出門買菜時,他雙手插兜,走路帶風,把去超市和肉店的路走成了T台,羅英石也很貼心地為車勝元剪輯了OOTD(每日穿搭)之買菜日常,不論是酷炫的黑色風衣,還是小鎮週末市場淘來的綠色運動褲,只要是穿在車勝元身上,每一幀都是時尚大片。

《西班牙寄宿》劇照

但是一回到客棧廚房,他又成了無所不能的主廚,辣炒年糕、五花肉魷魚蓋飯、海鮮醬湯、雞蛋醬牛肉、辣燉雞塊、土豆餅、牛尾湯、煎肉餅、白切五花肉、烤牛肉蓋飯、燉青花魚……每一道都讓人垂涎欲滴,不僅如此,他還自己醃泡菜,自己做鍋巴,自己擀麵條,但凡能自己DIY的,絕不吃現成的。

車勝元從《三時三餐》開始練就的一身好廚藝,在《西班牙寄宿》里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三時三餐》還有經費限製,而《西班牙寄宿》里,所有經費啊、預算啊,統統不成問題,所以,車勝元這次可算是甩開了膀子了,在西班牙光是買煮菜的大鍋,就買了好幾回,因為一道菜一煮就是十人份,小鍋根本無法滿足車大廚大手筆的操作需求。

當然,最讓人佩服的,還是車勝元在廚房裡那副穩坐釣魚台的大將之風,即使一次來了十個客人,他也能有條不紊地安排好廚房裡所有的事,他可以左右開弓,左手做爆炒魷魚五花肉時,右手做醬油炒肉,或者右手炒香腸時,左手攪拌咖喱,他可以很有預見性的精準設定好煮湯的時間、炒菜的時間和煮麵的時間,讓所有食物都在溫度和口感最佳時被端到客人面前。

客棧在別爾索自由鎮經營了九天,總共來了38名客人投宿,韓國人居多,也有一些歐美人。雖說客棧員工每天的職責是為客人們服務,但實際上,他們能與客人們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很有限。柳海真負責接待,會幫客人們在徒步護照上蓋章(這個徒步護照是朝聖者們抵達聖地亞哥換取朝聖證書的證明),給客人們介紹客棧情況,帶客人們去房間。而車勝元與裴正南基本都待在廚房裡,只有在客人入住和離開時才會出來打個招呼。

沒有促膝長談,也沒有推心置腹,但每每客人離開時,都會滿懷對客棧員工的感激與不捨。可見羅英石真是打造人物關係的高手,不需要太多語言,僅僅通過一餐餐可口家常的飯菜,一張張乾爽舒適的床鋪……就足以讓客人們感受到客棧員工的心意。

來投宿的客人們,不同於一般的觀光旅行者,他們的行程不是吃吃喝喝拍拍照片,而是通過艱苦的身體磨難,實現淨化心靈,尋找自我,發現自我的目的,一路走來,他們收穫了豐富的經曆和感悟。一個六十多歲的韓國老阿姨,語言不通,卻獨自來徒步,她很淡然地告訴柳海真,自己曾經是一名鋼琴老師,去年手受傷了,無法再彈鋼琴,她覺得這是老天要安排她休息,於是她來到了這裏。一個年輕的韓國男孩子和其他徒步者聊天時說,在韓國時,我過得很富足,住得很好,卻總是在學業上、工作上感受到很多壓力,但到了這裏,光是走著路,呼吸著,就覺得自己是幸福之人了,到住處後,光是洗個衣服就覺得很幸福,吃個飯也覺得很幸福……無論是刻骨銘心的苦難經曆,還是發人深省的人生哲理,在《西班牙寄宿》里都只是用最平靜的方式娓娓道來,不用刻意賣慘與煽情,就可以用四兩撥千斤的方式讓觀眾獲得治癒。

感謝羅英石,他讓我們看到,綜藝節目也可以展現出平凡瑣碎的生活中的細節之美;讓我們看到,不炒作、不撕,不用力過猛,也可以將綜藝節目做出引人入勝的效果;讓我們看到,可以將“慢綜藝”做出一種境界。當然,這種境界也不是誰都可以模仿得了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