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兒去世,母親轉捐10多萬善款
2019年05月30日08:02

原標題:患兒去世,母親轉捐10多萬善款

  呂曉媛和兒子小東。

  部分捐款被轉捐給其他患兒。

  面對網絡重疾募捐,患者家屬應當如何盡到自己的責任?

  在大連,一位母親在患兒去世後,將賸餘10多萬元的善款轉捐。與此同時,她兩次將自己的前夫告上了法庭,她的訴求是希望前夫承擔起為孩子看病的部分花費。

  有人說她這麼做,是對前夫的道德綁架;也有人覺得,她是在盡力做到每個母親應盡的責任。而當事人希望,法院的一紙判決能給文頭這個問題一個答案。

  紫牛新聞記者 萬承源 見習記者 艾陸琦 (受訪者供圖)

  悲傷的故事

  抗癌一年半 孩子最終還是走了

  5月20日,呂曉媛走進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這是她第二次將前夫告上法庭。34歲的她,顯得有些疲憊。

  四年前的這一天,她與丈夫離婚。按照協議,兩歲半的兒子小東(化名)歸其撫養,男方每月支付500元生活費。

  呂曉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時自己的生活狀況並不好,剛剛遭遇交通意外導致下頜骨骨折,腰椎和頸椎神經受到創傷。而她的父母也都年老患有疾病,特別是父親患有腎癌,靠長期服藥維持。

  雖然日子過得很緊,但那時呂曉媛在一家培訓機構擔任少兒英語老師,有一份相對穩定的收入。每當看著可愛的兒子,她都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生活會慢慢好起來。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本已殘缺的家庭再遭重擊。2017年9月,小東開始發病,並於當年11月確診為惡性腦腫瘤。醫生勸呂曉媛放棄,可是作為母親,她哪能輕言放棄?

  2017年11月17日,小東進行了開顱手術。之後,呂曉媛帶著孩子前往北京進行了30多次放療。一個人帶著孩子往來於各種醫院,常常淩晨就要去排隊掛號;每天疲於應對孩子的病情,她不得不與單位解除勞動合同……

  呂曉媛感覺陷入了絕境,無奈之下,她在輕鬆籌平台發起求助,同時獲得大連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幫助,很多熱心人紛紛慷慨解囊,孩子治療的經濟壓力得到了緩解。

  遺憾的是,今年2月21日中午,與癌症抗爭1年155天的小東還是走了。

  呂曉媛在朋友圈里寫道,“兒子,願你安息,願你在天堂一路走好,被溫柔以待……媽媽愛你,永遠做你的堅強臂膀,保護你!”

  治病衍生出的訴訟

  一告前夫

  訴訟因孩子去世終結

  網絡重疾募捐是一種新出現的事物,一方面,對很多家庭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另一方面,病人的親人應當如何盡到自己本身的責任,如何正確看待和發起社會捐助,近來成為了輿論熱點。

  呂曉媛說,自己如果不是被逼入絕境,也不會在網絡發起籌款。在此之前,她已向周圍的親朋好友求助,能借的都借了,而在輕鬆籌籌款頁面公示的信息上,其“家庭房屋財產情況”和“家庭車輛財產情況”兩項均“無”。

  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到現在,她和父母仍住在租來的房子裡。

  在孩子發病後,呂曉媛與前夫聯繫,希望對方能承擔一部分治療費用,但協商並不順利。

  去年3月,呂曉媛以兒子作為原告,向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前夫承擔原告的醫藥費、生活費、交通費,以及在北京治療期間的住宿費合計25萬餘元;同時將撫養費從每月500元調整至2000元。

  在庭審中,孩子的父親辯稱孩子的醫療費用已經通過社會捐助支持,不應再向自己主張。另外,自己現無固定工作,生活來源無法保證,不應增加撫養費數額。

  甘井子法院審理認為,孩子因病產生的醫療費用實際上已由捐款負擔,再次向被告主張該部分費用,於法無據。而在訴訟過程中呂曉媛四處籌款,單方墊付的近8萬元新增醫療費,被告作為父親,應當擔負該醫療費的一半。

  法院一審判決被告給付孩子醫療費近4萬元,關於撫養費的問題,法院將其調整至每月1000元。

  呂曉媛的前夫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然而尚未等到開庭,小東就去世了,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案件終結訴訟。

  二告前夫

  希望能告慰孩子在天之靈

  呂曉媛的手機中珍藏著很多兒子的圖片和視頻。在一張照片中,小東看起來很陽光,作為學校的“陽光小天使”站在學校門口,迎接老師和同學;剛開始放療的時候,小東的狀態還比較好,母子倆穿著親子裝,一起快樂地唱著歌;隨著病情的加重,小東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不過那個時候他還在安慰身旁的小病友,唱歌給她聽……

  每當想兒子的時候,呂曉媛就會看看這些照片和視頻,緩解思念之情。

  失去孩子後,一位瞭解情況的捐助者的話讓呂曉媛的內心再次掀起波瀾——“我們捐款是不忍孩子無錢醫治,是給孩子看病用的,不是給大人減輕負擔的。不能我們打頭陣,該負起責任的人反而退至其次。”

  呂曉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孩子治療期間,她先後發起8次網絡籌款,共籌集到400930元。但這其中,有大約10萬元是一筆為專項治療籌集的費用,遺憾的是,這項治療還未來得及使用,孩子就走了。在一位輕鬆籌工作人員見證下,她將這筆錢轉捐給了另一位正在籌集治療費用的重疾孩子。

  去除這筆費用,小東實際上使用的輕鬆籌善款為292484元,而在孩子的治療期間,能提供票據的費用就有34萬多元。她再次起訴了前夫。這次的訴訟,主要就是針對超出獲得善款的這部分治療費用。呂曉媛說,實際上的費用要遠高於票據上的數字。

  其實她的內心非常矛盾,因為不忍孩子得知真相,她一直騙孩子“你的病需要很多錢治療,爸爸在外面賺錢給你治病。”而另一方面,她也希望法院的判決,能夠告慰孩子的在天之靈。

  這也是回應籌款爭議:

  願一紙判決給所有好心人一個交代

  呂曉媛有時也會遇到委屈,也會面對一些人的不解。

  籌款頁面顯示小東是有醫保的,有人質疑小東看病的費用報銷問題,呂曉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其實她使用募捐來的善款,都是除去保險報銷後的費用。在起訴後,還有人說她對前夫是道德綁架,但她覺得,盡力解決孩子的治療費用,是每個父母應盡的責任。

  不過,在更多的時候,呂曉媛感受到的是社會的愛心與善意。她說,先後有1萬多人通過籌款平台對小東進行捐助。此外,還有很多人通過各種形式對她和孩子提供了幫助。

  因為沒有條件請律師,呂曉媛得到了街道的法律援助。第二次訴訟前,法援律師面臨工作調整,但她告訴呂曉媛不要擔心,“即使拿不到費用,這個官司我都會替你打下去。”

  呂曉媛希望,法院的一紙判決能夠給這麼多的好心人一個交代。

  以孩子的名義

  捐出賸餘善款 讓這份愛延續

  呂曉媛說,把賸餘的善款捐給其他需要的人,其實也是小東的遺願。

  小東去世前曾對姥姥說,如果自己去了天堂,要留一點錢給姥姥買好吃的。他還想將自己的玩具和賸餘的錢給其他小朋友,希望他們能夠治好病。

  除了捐出輕鬆籌那筆10萬元左右沒來得及使用的善款,在孩子去世後的第4天,呂曉媛就將通過大連市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籌集到的11314.66元善款轉捐給該基金會。

  “在我自己發生事情的時候,他們讓我感到社會沒有遺棄我,有這麼多人幫助我,我覺得應該把這份愛繼續延續下去。”這是她內心樸素的想法。

  目前,呂曉媛還沒有從失去孩子的悲痛中走出。因為從事少兒英語的教學,她還不敢面對那些天真可愛的孩子,但她一直在為其他生病孩子的父母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她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調整好狀態,恢復到工作中去,繼續去做一些好事——以兒子的名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