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故事】謝欣燕:我是豎琴手 #誰說豎琴手一定是女神
2019年05月29日15:40

豎琴彷彿就是優雅、女神、輕柔的同義詞,謝欣燕(Yany)話你知「也許如此,但我肯定不是」。

她喜歡上「連登」,覺得這網站很有凝聚力,同一個話題、不同的留言,引領她有不同觀點與視覺;她最鍾意食片皮鴨,有得揀,寧願到大排檔吃豆腐火腩飯。「就是貪那裡不拘謹,大大聲笑也不怕被白眼!很多人覺得豎琴手是寡言、斯文的,從我的談吐大概已經毀了這印象!」

扮靚只是面具

Yany的外觀「呃到人」,整齊的長髮、潔白的牙齒、亮麗的指甲,看起來就是位典型的愛美女生,換上晚裝坐於豎琴跟前,更是仙氣逼人。不過這一身造型,某程度上為了是次訪問,也為了訪問後2天的婚禮而準備。「我平常不塗護手霜、不愛唇膏,更試過剪成『男仔頭』,對我來說扮靚是面具,是造型罷了。」重點來了,她希望讓人覺得自己是屬於「豎琴、音樂界」的範疇,因此刻意打造,以融入其中,那豈不是欺騙自己的感情嗎?又不完全是,因為她目標明確,深知對豎琴、演奏的熱愛,即使沒有酬勞,甚至要自掏腰包演出,她都願意。2017年,她成為法國Concours International de Harpes世界豎琴比賽首位得獎的華人(第3名),無不對此結果大表驚訝,她認為過程的意義很大。「已經是一位豎琴導師了,但仍然可以自我提升及超越自己,這才值得回味。」

回想起第一次接觸樂器是10歲,那時她學的是古箏,後來到演藝學院先後主修古箏及豎琴,畢業後一直參與表演及教琴至今;24歲便自己搬出來,獨個兒住劏房,生活不算十分差,但事事要自己張羅,故一直明白女生能夠自主是美好的事。她享受自己努力耕耘得來的成果,享受站於舞台上傾盡滿滿的熱情和能量,享受對自我身心充分的掌控權。

「你的訪問問題令我思考『婚後我有話事權嗎』,我認為女性不能失衡,婚後我想繼續擁有自己的事業,亦更在意對自己的看法,課題在於如何管理時間,作為女性的我們絕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必須要有私己錢(笑)。」如果要生孩子呢?「那現在儲定錢,為其0至6歲作好儲備,那麼我就可以好好陪伴孩子,之後再重拾事業,我相信一切只要計劃好便可。」豎琴手背後,Yany還是一位保險從業員,所以早就認定人生必須規劃好才活得好。

Photo/ Eddie Tam、部分由受方者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