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跡·臨界天下》:塑料花般的廉價質感
2019年05月29日07:42

原標題:《爵跡·臨界天下》:塑料花般的廉價質感

2010年8月24日,當時在青春文學市場獨領風騷的郭敬明的長篇奇幻小說《爵跡》全國上市,它是郭敬明出道十週年的紀唸作品,首發豪印200萬冊,書一上市,立即引發了銷售熱潮,當日即售出20萬冊。

但無論是書籍銷售的後勁,還是之後的影視化進程,《爵跡》都遠不如郭敬明的《幻城》《夏至未至》《小時代》。2016年郭敬明自編自導,將《爵跡》搬上大銀幕,奔著中國第一部大製作CG電影的旗號,並請來范冰冰、楊冪、吳亦凡、王源、陳學冬、陳偉霆、郭采潔、林允、李治廷等一眾流量巨星出演。雖然影片上映時獲得壓倒性的熱度,奈何票房口碑雙撲,豆瓣評分僅有3.8分。《爵跡2》原本定檔2018年暑期檔,但從高調定檔到低調撤檔僅僅曆時半個月時間,至今《爵跡2》仍未有上映消息。

《爵跡》的電視版權早早售出,2017年,由馬華干執導,鄭元暢、張銘恩、黃夢瑩、熊乃瑾等人主演的劇版《爵跡·臨界天下》(下文簡稱《臨界天下》)便已殺青,一直沒有定檔的消息。時隔3年,《臨界天下》終於於5月27日在愛奇藝播出,並且一下子放出全集。

《爵跡·臨界天下》海報

這樣的排播策略是非常冒險的,質量好的話會引起追劇熱潮,可一旦劇集質量不佳,那麼也得做好撲穿地心的準備。《臨界天下》會比影版《爵跡》好一些嗎?

郭敬明擅長的是憂傷青春故事的書寫,《爵跡》雖然與《幻城》同為架空題材,但《幻城》的架空外殼下本質是青春故事,《爵跡》雖然也包含了少年成長、耽美等元素,但更多雜糅了日本動漫、網絡遊戲、科幻電影與武俠小說等元素——這些共同指向的是一個全新世界的架構。

書中構建的世界體系是這樣的:傳說中的奧汀大陸(一個架空的世界)分為東南西北四國,在這個世界中,充斥著神秘莫測的魂術,瀰漫著權力和慾望的激烈爭奪。這四個國家中,最強等級的魂術師被稱為王爵,每個國家的王爵各有七位,他們則代表著整個國家最巔峰的力量。《爵跡》的故事開始於四國中的西之亞斯藍帝國。

如果閱讀小說《爵跡》,很可能被書中複雜的地名(什麼亞斯蘭帝國、雷恩海域、尤圖爾遺址、帝都格蘭爾特),人名(什麼鬼山縫魂、鬼山蓮泉、幽冥、神音、蕾婭、霓虹、漆拉、鹿覺)和各種魂獸魂器、靈魂回路、爵印、魂力等繞暈;很多沒有看過小說的人看影視版《爵跡》,更會覺得不明所以。

簡略地做個科普,要看懂影視版的《爵跡》,只要記住幾個關鍵詞:權鬥、王爵、使徒、魂獸、魂器、魂術。白銀祭司權力最大(相當於武林盟主),底下的七個王爵次之(相當於江湖門派首領),王爵又按級別分為一至七度,每個王爵都有一個靈魂伴侶使徒(可以簡單理解為徒弟或繼承人),王爵和使徒都有獨屬於他的魂獸和魂器(相當於座駕和兵器),他們的魂術也不盡相同(相當於武功)。

《爵跡》雖然設置了故弄玄虛的地名、人名,但它本質上就是一個權力鬥爭的故事。相當於武林盟主為了鞏固權力,挑撥江湖門派的關係,指使其中幾個門派剿滅另外幾個門派,但門派鬥著鬥著才發現,原來最大的反派是武林盟主,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反派大BOSS白銀祭司,一開始是以正義的面孔出現的

《臨界天下》總體上依舊延續著小說的設定,只是改了一些名稱,比如“亞斯蘭帝國”改為“玄滄”,“魂力”變成了“靈力”,“魂術”變成了“靈術”。故事講述的是,小酒保麒零(張銘恩 飾)誤打誤撞進入靈力世界,被七度王爵銀塵(鄭元暢 飾)收為使徒。他們奉白銀祭司之命追殺五度王爵(朱傑 飾)和五度使徒(熊乃瑾 飾),卻意外發現這一切都是白銀祭司的陰謀,原來白銀祭司就是禍亂世間的原始天妖。一場正義與邪惡的鬥爭,由此拉開帷幕。

鄭元暢飾演銀塵,張銘恩飾演麒零

張銘恩版麒零,少年氣不足

《臨界天下》若不想撲,一定得做好兩點。一個是特效。作為奇幻劇,各種靈術神乎其神,如果特效不行,可看性就大減價扣了。另外一個,也是更為關鍵的,這個架空的世界必須有自成一體的價值體系,人物行為必須有充分的動機。

不要以為架空就是任意妄為、胡編亂造,高明的架空通過翔實的設定成為類似科學的嚴謹體系,能讓受眾產生一種“比現實還更真實”的錯覺,從而產生強大而真實的帶入感。影版《爵跡》在特效上的確費了功夫,但它的致命問題在於,因為時間受限,整個世界體系是坍塌的,觀眾還未看明白人物的關係,電影后半程就是一直在不停地打打殺殺。

《臨界天下》48集的篇幅,可以充分規避時長的限製,還原一個全新世界的規則,展現人物的行為動機和成長曆程。與影版《爵跡》相比,《臨界天下》的幾個主要人物,比如麒零,他從頑皮貪玩到成為一個有責任感、有使命感的人的轉變,刻畫得比較細緻,而不是像影版那樣一味地故意裝傻賣萌。

只是《臨界天下》構建的世界體系,依舊非常三流,它基本延續了小說的設定。為什麼小說《爵跡》與《指環王》《權力的遊戲》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本質上是世界體系的差距。《爵跡》中的許多設定是不由分說的,比如白銀祭司與王爵、王爵與使徒之間的關係,是單一的命令與服從,正義與邪惡是那樣涇渭分明。換句話說,《爵跡》中沒有“複雜”,它更像是網絡遊戲,每個主人公單薄得像紙片,指令一下便開始戰鬥。

再來說《臨界天下》的特效。看完該劇的特效,一下子就明白了為什麼影版要全程採用真人CG拍攝了。一旦特效不行、服化道不行、演員不行,將一部奇幻小說影視化後,原來是如此辣眼睛,如此慘不忍睹。真人CG雖然不太符合國人的審美習慣,反倒可以充分遮掩這些薄弱環節。如果覺得影版《爵跡》特效是五毛,那麼《臨界天下》的特效大概只有一毛。再加上普遍老氣的演員扮相,低劣的服化道,整部劇給人的就是塑料花般的廉價質感。難怪很多人看完劇版,調侃說要向郭敬明道歉。

感受下美術置景

這樣的人物扮相,是中是西是古是今?

感受下這個特效

好的特效,需要錢,也需要時間。作為一部中等投資的劇集,特效缺錢情有可原,問題是《臨界天下》不缺時間啊,從殺青到上線至少有完整的兩年時間做後期。顯然《臨界天下》並沒有在特效上花費太多精力,劇早早就賣出去了,收錢大吉。

沒有最差,只有更差。《臨界天下》一下子放出全集,對於觀眾反倒是“仁慈”的,更方便徹徹底底地棄劇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