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1138個黑臭水體“望聞問切”
2019年05月28日06:07

原標題:瞄準1138個黑臭水體“望聞問切”

  10多天前,生態環境部啟動2019年第一輪統籌強化監督,1038名工作人員奔赴全國25個省(區、市),分92個現場組對當地城市黑臭水體治理、飲用水水源地保護、“清廢行動”等汙染防治攻堅戰的落實情況進行監督核查。其中,350多名治水人輾轉全國13個省(區、市),為各地城區內的1138個黑臭水體“望聞問切”。

黑臭水體整治瞄準老百姓房前屋後

  來自中規院(北京)公司生態市政院的施溯帆已是第二次參加城市黑臭水體治理監督專項行動。和他一樣,進駐各地的不少治水人都是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攻堅戰的“老兵”。

  2018年5至7月,生態環境部和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聯合開展了城市黑臭水體整治環境保護專項行動,對30個省份70個城市上報已完成整治的993個黑臭水體逐條進行現場檢查。

  “本輪強化監督里的城市黑臭水體治理專項是去年專項行動的延續,但這次排查的重點是在長江經濟帶11省市,以及遼寧、山西兩個國控斷面水質較差的省份。”生態環境部水生態環境司工作人員介紹,從全國來看,黑臭水體數量較多的有廣東、江蘇、安徽、湖北、湖南等省,這些地方黑臭水體多的主要原因是雨水較多、經濟比較發達、人口相對密集。

  在現場排查中,遼寧省現場組的成員發現錦州市常屯河河岸全線兩側存在多處垃圾堆放;安徽省現場組的成員在檢查安慶市大寨溝水體時,發現河岸邊存在汙水直排河道現象,雨水井內有汙水且水位較高,存在冒溢現象。

  對治水人而言,整治黑臭水體問題就是解決老百姓房前屋後的要緊事。“不少黑臭水體的產生都是因為河道成了垃圾與汙水的集中存放地。”生態環境部水生態環境司工作人員分析,黑臭水體的實質是汙水垃圾直排環境,根子是城市環境基礎設施不足。

  按照去年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生態環境部聯合發佈的《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攻堅戰實施方案》里的治理目標,到2019年年底,其他地級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消除比例顯著提高,到2020年年底達到90%以上。

  據生態環境部統計,截至5月15日排查啟動前,上報黑臭水體總數最多的3個省為廣東、江蘇和安徽。在本輪強化監督中涉及城市黑臭水體治理專項的13個省(區、市),江蘇省上報的已完成治理水體數為304個,占總排查量的27%,是任務量最重的一組。截至5月24日,該工作組在當地新發現疑似黑臭水體8個。

如何防止汙染反彈

  如何治理城市黑臭水體、防止水體出現黑臭反彈問題,生態環境部水生態環境司司長張波認為重點在於控源截汙。他將承擔不同階段集水功能的管網稱為“干管”和“毛細血管”,可以說,排查人員每撬開一處沿河管網井,都是在檢查集水的“機體”是否完整。

  來自北京市市政工程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的高工丁黨傳就在連續撬開幾個沿河管網井後發現了問題。“說是雨水排口,卻沒有相應的雨水井”,這位65歲的市政專家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排汙口的去向和源頭。在排查當地已完成整治名錄里最長的一條小馬溝時,他和技術組長邱錦榮發現了河岸一處不明非法排汙口。

  在淮安市一河流沿岸,生態環境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的郭曉平和組員發現了一排“雨水”井,“汙水井也蓋了雨水井的蓋子,這是管理的問題”。

  實際上,管網的有無、管線是否暢通都只是硬件齊全的第一步,保障這些“毛細血管”正常發揮作用以控源截汙的關鍵還要看管網質量。

  “只要汙水管網存在縫隙等質量問題,都會因跑冒滴漏問題,滲入部分雨水或流失部分汙水。” 來自生態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的排查專家李小寶說,國家在汙水處理上投入很多,但如果實際解決的汙水中混入了雨水,就會造成汙水處理能力的浪費。

  為檢驗管網質量,在排查南通市一家汙水處理中心時,張波與排查人員沒有過多關注中心運行方面的在線數據,而是直接詢問進水量與進水濃度。

  最終,監測結果顯示,該汙水處理中心進水COD濃度約為170mg/L,低於一般生活汙水處理進水水質COD在200到400mg/L的大致濃度範圍。

  “之前提倡的大範圍汙水集中,會在距離、管徑、埋深上都增加管網建設的難度,還加大了運輸成本”,張波認為,比追求汙水處理產量、出水標準更棘手的,是汙水管網的質量問題。汙水處理廠的工作人員也表示,現在更強調如何把管網做到精細與實用。

暗查小分隊被跟蹤

  “城市黑臭水體治理,必須要按照流域、系統、統籌考慮,若是僅僅就水治水,很容易就會反彈。”在去年10月舉行的黑臭水體治理攻堅戰新聞通氣會上,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城建司副司長楊海英介紹,專項行動下的城市黑臭水體整治仍面臨反彈風險。除了控源截汙不到位,管網建設曆史欠賬多外,水體、管網等設施的日常維護管理不到位也成為原因之一。

  這些原因導致的問題也出現在排查現場。

  “不少地方被暗查組發現漏排直排等管網設施問題後,立行立改,但有這個功夫不如花在日常的維護與管理上。”生態環境部水生態環境司工作人員說。

  在本輪排查中,不少立竿見影的“成效”都來自於隱匿行蹤的暗查小分隊。

  5月18日中午,暗查小隊在無錫揚名三號橋河下遊末端發現的“攔截措施向京杭運河漏排汙水”問題,到5月22日就已得到解決。該河段一處排汙口也在暗查小隊隊員拍照取證後有了“措施”,“之前發現的排汙口外圍新布設了攔截袋,水位升高後排汙口被淹沒”,來自鬆遼流域水資源保護局的李環說,5月23日水位稍有下降,可看到該排汙口仍有往外排汙的情況。

  “巡河時,有幾個人就跟在我們後面兩三米的地方。”來自上海市政工程設計研究總院(集團)有限公司的肖峻說,這些跟梢的人有時候會突然上前,拍下他們照片。肖峻和來自吉林公主嶺環境監察大隊的蘇東策搭檔,暗訪時,他倆找到不少黑臭水體。

  “有時候,跟蹤的人就貼在我們背後聽我們對話,聽完就到一邊彙報去了。”李環說,其實不少黑臭水體都治理得不錯,“每個點都安排了這麼多人,說明當地很重視,也實在是擔心核查結果”。

  如今,經曆明察與暗訪的不少城市黑臭水體都使用曝氣裝置等方法提升水質。對此,張波認為,更重要的是恢復水生植被,進行生態修復,建立生態緩衝帶,“寫好‘治’‘保’‘用’這3篇文章,也就建立了水生態環境的保護體系”。

  未來一年半,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生態環境部將繼續推進城市黑臭水體治理,對已經整治完成的水體,鞏固治理成果,防止黑臭反彈;對尚未完成整治的水體,加強督促指導,推進整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朱彩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5月28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