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梵蒂岡遇到故宮:百年前《最後的晚餐》中國畫版等展出
2019年05月28日16:57

原標題:當梵蒂岡遇到故宮:百年前《最後的晚餐》中國畫版等展出

用中國傳統繪畫的技法怎樣去描繪聖母、聖子與天使?用銅胎掐絲琺瑯工藝怎樣呈現西方的聖經故事與教堂?在異域的梵蒂岡博物館喜歡收藏中國的哪些文物?

5月28日至7月14日,故宮博物院將與梵蒂岡博物館合作呈現“傳心之美——梵蒂岡博物館藏中國文物展”,澎湃新聞獲悉,其中包括20世紀初期的畫家任懿芳等以中國傳統繪畫技法所繪的《最後的晚餐》、《園林中的聖母、聖子與天使圖》等作品。“這是故宮博物院與梵蒂岡博物館的一次美妙相遇。” 故宮博物院院長王旭東說。

梵蒂岡博物館的收藏要追溯到1925年,當時教皇庇護十一世在梵蒂岡組織了一場大型展覽,彙集了十多萬件世界各地的精美藝術品,意在展示天主教會對世界各國人民文化和藝術的尊重,這次梵蒂岡展奠定了梵蒂岡博物館中國文物收藏的基礎。此後,梵蒂岡博物館還接收了一些來自早期傳教士的收藏,最終形成了5000餘件中國文物的可觀規模。

展廳

本次“傳心之美——梵蒂岡博物館藏中國文物展”首次將該館收藏的中國文物帶回中國展出。策展團隊從梵蒂岡博物館的藏品中精選出78件展品,涵蓋了天主教藝術、佛教藝術和世俗藝術三個方面。

天主教藝術在中國不斷與本土藝術相融合,展品中充滿中國審美情趣的天主教藝術品是展覽的一大亮點。西方世界耳熟能詳的宗教故事換上了東方面容、衣著及場景,中國傳統的瓷器、琺瑯器上則出現了聖經故事、教堂等等內容。此次故宮也特意在梵蒂岡博物館的藏品中選擇了表現同一主題的油畫與中國畫對應展出,讓中西文明交流在此處表現得生動而富有意蘊。

故宮博物院院長王旭東在展覽現場

如下圖的王肅達畫的《園林中的聖母、聖子與天使圖》。在天主教具象藝術中,瑪利亞和聖子耶穌形像是備受青睞的一種表現主題,本幅創作於二十世紀早期的《園林中的聖母、聖子與天使圖》立軸畫便是一例。繪畫主題雖然是天主教的,但其作品無論是在背景、構圖還是在人物形象等方面均堪稱中國繪畫之典範。畫中的聖母、耶穌和天使均表現出東方特徵,身著中國風格的服裝,置身於點綴著花卉、假山的中式園林內。畫作空間佈局和構成元素選擇頗似宋代畫家蘇漢臣的一幅繪畫傑作,體現了天主教信仰在中國文化語境下結出的奇特果實。

《園林中的聖母、聖子與天使圖》
王肅達畫《聖母冠冕圖》 20世紀初

同一題材在東西方畫手的筆下會有不同的呈現,如逃往埃及圖。在西方畫家費德里科•菲奧里(又稱巴洛奇)的繪畫中,聖家庭(瑪麗、約瑟夫和兒時耶穌)在逃往埃及途中小憩。一家人出逃避難是因為希律王下達的殘殺孩子的命令,畫作主題取材於一篇偽作《偽馬太福音》,經文中講述聖母、聖子和約瑟因逃往埃及路途艱辛而疲憊不堪,在一棵棕櫚樹下駐足小憩。樹彎腰而獻其果,溪改道而奉其水。在巴洛奇的畫中用櫻桃樹代替了棕櫚樹。聖約瑟夫正在彎下一根樹枝為兒時耶穌獻上紅色的水果(暗指基督所受的苦難),耶穌微笑著去接,彷彿在暗示他也在接受自己的命運。

巴洛奇為十六世紀下半葉烏爾比諾城(意大利)畫家,因其將光線與陰影、圖案與色彩相結合,創造出無與倫比的和諧形象而聞名,從這幅精彩的畫作中可略見一斑。

《偽馬太福音》

本次展覽中還有一幅畫中人物著中國傳統裝束的同主題作品展出。即畫師任懿芳畫的《逃往埃及圖》。這幅畫描繪的也是聖家庭(聖約瑟、聖母瑪麗亞和聖嬰耶穌)從伯利恒起身逃往埃及的情形。畫旁落款:任懿芳恭繪。鈐印:懿芳及“天主聖母,為我等祈”。

任懿芳畫的《逃往埃及圖》
任懿芳畫《最後的晚餐》圖
王肅達畫《最後的晚餐圖》 局部

現場也展出清郎世寧的所繪的《郎世寧畫八駿圖》與《郎世寧畫果親王允禮像》。

郎世寧為意大利人,生於意大利米蘭,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作為天主教耶穌會的修道士來中國傳教,隨即入宮進入如意館,為清代宮廷十大畫家之一,曆經康、雍、乾三朝,在中國從事繪畫50多年,並參加了圓明園西洋樓的設計工作,極大地影響了康熙之後的清代宮廷繪畫和審美趣味。他所繪的果親王允禮像繪製於雍正十三年,畫面具有西方油畫的物質感的同時,人物的面部也採用了中國傳統繪畫的寫真法,被認為是郎世寧中西方繪畫風格合璧的典型代表。

郎世寧《八駿圖》 局部
郎世寧畫《果親王允禮像》 局部

早期傳教士們從世界各地帶回了許多屬於其他宗教的藝術品,其中包括許多中國佛教藝術品,本次展覽也挑選了其中來自不同地區、時代、教派的代表。展品中還有印證中梵數百年交往的禮品。

為了使展覽內容更為豐滿生動,故宮博物院提供了與梵蒂岡博物館展品相關的文物12件共同展出,其中包括兩件珍貴的國家一級文物,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明末清初畫家吳曆及清代宮廷畫家郎世寧的作品即位故宮為本次展覽呈現的珍貴故宮藏品。

下圖為吳曆畫《柳村秋思圖》,此圖近景描繪數株岸柳,枝葉錯落翩翻,隨風搖曳,渲染出秋思的創作主題。遠景層巒起伏,飛鳥淩空。畫面幽淡遼闊,動靜相間。吳曆繪畫取法自然、出宋入元,位列“清六家”。他的作品在保留傳統文人畫風的同時,在自身宗教信仰的影響下,主題頗多涉及社會現實、人民生活疾苦,呈現出獨特的面貌。

吳曆《柳村秋思圖》

吳曆作為天主教徒,作品關注民生疾苦;郎世寧身為傳教士,將東西方繪畫藝術完美融合,對清代宮廷藝術產生巨大影響。

現場也展覽了許多不同文化交流碰撞體現於文物上的展品,如下圖的聖經故事廣彩瓷盤。

聖經故事廣彩瓷盤
掐絲琺瑯耶穌受難十字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