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國發院院長:目光放遠才知道中國經濟底氣何在
2019年05月27日17:32

  姚洋:目光放遠,才知道中國經濟底氣何在

  當前,面對複雜嚴峻的國內外形勢,如何看待中國經濟發展形勢,成為社會普遍關注的議題。

  近日,“芯”驅動高端論壇暨2019北大國發院(武漢)論壇在光穀舉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等國內知名經濟學家受邀演講,分析武漢高質量發展,展望中國經濟前景。

  中國經濟發展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底氣何在、信心何在?《長江日報》借此機會採訪了姚洋教授。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論壇上做主題演講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論壇上做主題演講

  中國巨大市場擺在這

  沒有哪個企業會輕易離開

  對複雜的外部環境,您認為未來一段時期中國經濟會呈現怎樣的態勢?

  姚洋:外部環境對中國經濟最大的影響體現在外貿方面,但實際上,隨著中國經濟結構的發展變化,外貿在中國經濟發展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在逐漸降低的,現在已經不再是推動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動力。

  面對複雜的外部環境,從短期來說,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穩定信心。

  譬如怎麼去穩定股市?

  一方面我們要出台一些政策,一季度那些刺激政策,我個人覺得不要急著推出去,要維持一段時間,這樣才能讓大家意識到經濟的流動性是充分的,股市才具有穩定性。

  另一方面,在生產面和消費面,也要有一些實際的政策舉措,提振消費,降低企業稅費,當然,稅已經降過了,也很好地減輕了企業的成本費用。把大家的信心維持住,我們短期內就能平穩地過渡。

  長期來說,我覺得中國經濟沒有任何問題,中國經濟韌性超過了世界上很多的國家,雖然面臨一些挑戰,但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大趨勢不會改變。

  中國經濟保持穩中有進、穩中向好,這一判斷的根據是什麼?

  姚洋:首先,中國擁有完整的工業體系,工業部門中任何所需的部件、技術,就算在某些領域技術和生產能力不夠好,也還堪用,因而能在世界範圍內的市場競爭中保持較強的抗風險能力。

  隨著在中國用工成本的上升,以及不確定的世界環境,有人擔心大量企業會轉移到國外。這有點杞人憂天了,由於中國的產業比較齊全,外國投資時,很容易就能從本地找到生產廠家,大大降低了產品生產的成本。這使得中國即便勞動力成本已經明顯高於很多發展中國家,大量的產業還是願意留在中國。

  所以,一些低端的勞動密集型企業有可能會轉移,但絕大多數企業還是會留在中國。

  其次,中國的市場足夠大,這意味著企業發展的前景值得期待。例如“平安保險”,這個完全立足於中國市場的企業,能在世界500強中排到第28位,為什麼能發展到這種程度?就是因為中國巨大的市場擺在這。所以我們國內的企業也好,外資企業也罷,不會看不到中國市場的價值,也就不會輕易離開。

  第三,我們政府政策調整的速度足夠快,一看到經濟有下行的壓力,就會有一些激勵性的政策出台,保證經濟平穩過渡。

  中國不是第一次被 “卡脖子”

  這反而促成自主研發動力

  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仍然存在的戰略機遇期,如何看待危機和機遇的關係?

  姚洋:我們現在面臨的這些挑戰,雖然會給經濟發展造成一定的困難,但另外一方面也是我們發展的機遇。

  現在最大的挑戰顯然是美國對中國的技術的封鎖,短期內來說,我們技術進步的速度肯定會降低,因為我們很多技術都是從國外,特別是從美國引進的,被封鎖了,技術進步顯然會受到影響。

  但長期而言,這反而會成為我們進行自主研發的動力。

  我們回顧一下新中國70年的曆史,其實都是這麼走過來的。

  前蘇聯一開始援助我們,後來不援助了,我們就自己幹。我們的空間技術、原子彈、導彈技術都是這樣給逼出來的,而且到了今天,我們都走在了世界前列。之後,美國不讓我們參與國際空間站建設,我們就自己建一個。GPS被美國壟斷,我們就自己研製。本來想跟歐洲合作,歐洲不願意,我們自己還是把北鬥衛星導航系統開發出來了,而且成了世界上唯一一個將來能跟GPS競爭的導航系統。

  曆史經驗告訴我們,只要國外卡我們“脖子”,我們做得可能會更好。當然了,這需要艱苦奮鬥,可能要10年20年30年的時間來做一件事情,但最終,中國能做成!

  有許多觀點,將自主研發、技術引進看成非此即彼的關係,您怎麼看?

  姚洋:首先,引進技術,成本更低。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自己去開發,都需要付出更多的時間和代價,才能得到想要的結果。

  對技術相對落後的國家而言,引進現成的技術,能快速縮小技術差距,如果消化吸收後還能再創新,甚至可以形成後發優勢和比較優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強調自力更生的同時,絕不放棄對外開放。

  但是現在,美國人說“對不起,這個技術我不給你了,不想讓你‘占便宜’”,我們當然只能自己進行研發。

  事實上,引進技術和自主研發間並不對立,有的領域、有的技術,是不可能通過引進得到的,只能靠自己,不存在引進還是自主研發二選一的餘地。

  所有技術都自己來搞,既不現實,也會大大降低國家發展的速度,甚至出現一種技術還沒研發出來便已過時的情況。

  但一味地迷信引進技術,容易對發達國家形成技術依賴,在產業發展和技術進步上處處受製於人。

  通過自主研發,提高本國的技術能力,既能更好地引進和消化先進技術,也是最終擺脫對國外的技術依賴,在技術發展方面避免受製於人的根本保證。

  所以,自主研發和開放交流要同時進行,決不能有所偏廢。

  當了多年的“世界工廠”

  中國“積攢”了齊全的工業門類

  很多國家都經曆過經濟結構轉型,相比而言,中國的轉型有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姚洋:中國的經濟結構轉型最大的特殊性來自我們國家的發展方式,過去幾十年,中國經濟飛速發展,並到達需要進行經濟結構轉型的階段,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出口加工業,已經進行過經濟結構轉型的國家,可以說沒有哪一個是這樣的。比如說日本,要生產出口汽車,整個產業鏈幾乎都由自己完成。

  中國能依靠出口加工業,我想這跟這一輪全球化是有關的。

  全球化就是讓產業碎片化,形成了全球價值鏈,並將其切開,一個國家可以只生產價值鏈裡面的一部分。這就為中國搞出口加工業提供了客觀條件。對於出口加工業,一開始大家都不喜歡,認為過於低端,永遠在給別人“打工”。

  實際上這也是錯誤的印象,得益於價值鏈的碎片化,我們可以進入每一個產業,雖然一開始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但隨著我們在加工鏈上越走越高,掌握的技術和生產條件越來越完善,也就擁有了越來越多工業部門。比如華強北,以前就是做做山寨手機,現在裡面的企業涉及電子、電器、通訊等多個行業,不少都實現了自主研發、自主生產。

  而像日本那樣,雖然一開始就擁有較為完善的汽車產業鏈,但一個國家在一定的時期生產資源畢竟是有限的,大量資源投入到汽車產業,其他一些產業就無暇顧及了。

  所以,我們為什麼能形成這麼全面的工業體系,恐怕和我們搞出口加工業有關係。這是很了不起的一個成就,也帶來了中國經濟結構轉型最大的特徵和優勢:需要進行轉型時,中國已經成為唯一一個工業產業部門齊全的國家。

  中國經濟的長期高速增長,對世界經濟發展帶來怎樣的貢獻?

  姚洋:中國經濟發展的貢獻是非常明顯的。特別是在過去十年,世界的經濟增長裡面,大概有1/3都是由中國推動的,這是第一個方面。第二方面呢,這些年,中國對外援助增長得非常快,為很多貧困國家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最後,中國的發展模式為其他國家提供了借鑒。

  而最重要的借鑒作用,是中國作為後發國家,在經濟發展中的腳踏實地、務實主義。

  我們走出國門就會發現,一些第三世界的國家,因為被殖民過,被帝國主義侵略過,像非洲還有大量人口作為奴隸被販賣,所以存在一種受害者情結,表現出來就是非常強烈的自我價值感和民族的榮譽感,結果就是不願意去做低端的產業,恨不得一步登天,直接就去生產“奔馳”汽車。

  而我們則腳踏實地,花了40年時間,幾乎進入了世界的先進行列。這是中國的一個發展經驗,也就是說我們告訴發展中國家,用一代人到兩代人的時間,可以趕上世界先進水平,但是,這裡頭沒有捷徑可走,要從低端先做起。

  本文來源:“長江日報”微信公眾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