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華爾街不買矽谷賣的東西
2019年05月26日05:37

  新浪美股訊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矽谷正在大量湧現具有廣闊願景的大型初創企業,但華爾街並不買賬。

  與各自的私人融資相比,並不僅僅優步在公共市場上的表現如此慘淡。《華爾街日報》對研究公司Pitchbook數據的分析顯示,自2015年以來的10家資金充足的美國科技初創企業中,有6家在上市後市值從私人融資的估值巔峰水平跌落。

  2015年12月至2018年10月,優步投資者平均支付每股48.77美元,融資總額86億美元——這是初創公司有史以來最大的融資金額之一。但優步目前的股價約為每股40美元。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分析,這六家公司的後期私人投資者如果投資於更廣泛的股市,會做得好得多。自優步開始融資以來,納斯達克指數上漲了約50%。初創公司Pinterest的股價相對2015年私人投資的價格有所提升,但漲幅只有納斯達克的一半左右。

  優步的競爭對手Lyft的股價仍高於上次的私人估值。但它的上市後的表現令投資者失望,其股價較3月份的IPO當日的價格下跌了約19%。

  韋德布殊證券(Wedbush Securities)科技分析師丹尼爾-艾夫斯(Daniel Ives)表示,對於優步和Lyft,“即使拿著雙筒望遠鏡也看不到未來盈利的時間點,這對投資者來說是一劑難以下嚥的苦口良藥。”

  在過去的五年里,風險投資者向大型初創公司投入了數百億美元,他們押注股市投資者將忽略公司的巨額虧損,擁抱他們對行業顛覆的願景——到目前為止,這一想法越來越不靠譜。

  儘管華爾街明顯持懷疑態度,但資金洪流仍在繼續。食品快遞公司DoorDash週四宣佈了新的融資計劃,估值約126億美元,是一年前的九倍。上週,歐洲食品快遞公司Deliveroo宣佈,亞馬遜等公司將投資5.75億美元。

  似乎每隔幾天,矽谷就會把一些新公司的估值提升到10億美元以上,而且往往是為了在未來幾年實現大規模IPO。最近進入市場的公司包括一家製造行李的公司和另一家處理醫療用品無人機送貨的公司。

  初創企業投資者——尤其是處於早期階段的風險投資家——正把賭注押在創始人身上,他們認為這些創始人對技術有令人信服的願景,能夠推動整個行業的變革。他們預計他們的很多賭注不會成功,但認為IPO是一種從成功押注中獲利的方式。

  公眾投資者傾向於關注現金和收益的預測。他們更傾向於投資財務狀況良好、在可預見的未來表現良好的公司。

  這種差異由來已久,儘管多年來這種平衡已經發生了變化。上一代的股市投資者要寬容得多。上世紀90年代的互聯網熱潮不僅是由押注於互聯網將迅速普及的風險投資家推動的,也受到了華爾街的推動。華爾街將大量資金投入了Pets.com和Webvan等收入很少或沒有收入的股票,這些公司希望盈利,但沒有業績記錄。

  亞馬遜經常被視為早期虧損的公司如何扭虧為盈的典範。但以今天的標準來看,它的損失並不算大。該公司前九年的淨虧損總額為30億美元,經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約為45億美元。而今年10歲的優步單單在截至今年3月的12個月裡就虧損37億美元。

  如今,企業保持私有化的時間越來越長,讓私人投資者為它們的增長提供資金,並在早期進行高風險的押注。

  儘管一些初創公司的上市首日表現不佳,但風險投資家指出,對於早期投資者來說,許多公司仍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股市對矽谷的不滿主要是針對資金充足的初創企業。PitchBook的數據顯示,總體而言,自2015年以來上市的美國初創企業表現良好,IPO時的公開估值平均比上次私募市場的估值高出約90%。

  軟件公司Twilio和Okta等公司的股價自上市以來飆升。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在IPO前僅消耗了1.6億美元的風險投資,目前該公司市值約為190億美元,約為其私募股權最高價格的19倍。與Uber、Lyft、Snap和Pinterest不同,Zoom是盈利的。

  在向股市投資者推銷自己的過程中,優步推出了一個宏大的未來計劃,說它希望在所有交通支出中佔據一大塊份額,而目前的利潤並不是重點。優步將自己與亞馬遜進行了比較,燃起了人們的希望,即有一天它也能打開利潤的龍頭。

  “對上市公司領域的人來說,最難的概念之一是初創公司估值的來源,”灣區企業家、長期證券交易所(Long Term Stock Exchange)首席執行官埃里克-里斯(Eric Ries)說。

  資金充裕的消費品企業面臨的挑戰之一是,當它們被認為是一個不錯的投資對象時,往往會被投資者簇擁著,在明確快速增長能持續多久、盈利道路尚未完全解決之前,就早早地推高了它們的估值。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多的錢來尋找大熱門。據PitchBook的數據,2018年美國初創企業獲得了創紀錄的1320億美元投資,較五年前的478億美元大幅增長。

  在過去的幾年里,全球共同基金和主權財富基金對私人科技領域的興趣激增,它們紛紛湧入已經運作良好的初創企業。

  軟銀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孫正義在全球掀起了瘋狂的投資熱潮,該集團擁有一隻近1000億美元的科技基金,並計劃再籌集一隻。它向WeWork和食品外賣等行業投入了數十億美元,是優步和其他叫車公司的最大投資者。

  Uber的其他大投資者包括老虎環球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資基金。

  馬里蘭大學研究市場泡沫的管理學教授布倫特-戈德法布(Brent Goldfarb)表示,對於優步、Snap和其他公司來說,投資者“押注市場會相信這種故事”。

  自從接受了最高金額的私人融資後,一些資金狀況較好的公司對未來擴張的預期有所緩和。Snap在2015年和2016年籌集資金時,仍在快速增加用戶,但自那以後,用戶增長陷入停滯。

  2015年和2016年,優步在退出中國、東南亞和俄羅斯以及其高管團隊被替換之前,籌集了大部分後期資本。在競爭加劇的情況下,該公司的收入在經曆了多年的快速增長後,最近已趨於平穩。

  公眾市場最終可能會對這些新的商業模式產生好感。在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之前,Facebook的上市首日表現令人失望。Battery Ventures合夥人羅傑-李(Roger Lee)表示:“很難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看到這些東西。”

  到目前為止,處於後期階段的私人投資者似乎並未被嚇住。

  在這一領域,幾乎沒有哪家公司比軟銀的風險更大。該公司對優步的初始投資增長了約20%,與其投資組合中的其他公司相比,這是一個溫和的回報。目前還不清楚該公司計劃持有優步股份的時間;它通常持有上市公司的股票達數年之久。

  孫正義明確表示,他的投資風格更接近風險投資家,而不是著眼於未來現金流的公開市場投資者。

  “對軟銀集團來說,願景是最重要的,”他今年2月對投資者表示。(張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