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的夏天》:能否走出“冬天”還難說,談“夏天”太倉促
2019年05月26日14:19

原標題:《樂隊的夏天》:能否走出“冬天”還難說,談“夏天”太倉促

音樂類綜藝是大眾化程度和市場化程度最高的綜藝類型之一,偶像選秀被過分透支,“優愛騰”紛紛瞄準新的切入點,以分眾化進入大眾化,比如嘻哈、電音。5月25日,愛奇藝又一檔S級製作的音樂類綜藝《樂隊的夏天》播出,這一回聚焦的是樂隊主題。

《樂隊的夏天》概念海報

節目由馬東、吳青峰、張亞東、歐陽娜娜(首期缺席)、高曉鬆、喬杉6位組成“超級樂迷團”,集結了31支中國當下優秀的樂隊,其中包括痛仰、反光鏡、果味VC、新褲子、鹿先森等等。通過不同主題單元內容設計以及音樂表演,展現樂隊原創音樂的魅力與創造力,最終選出5支最強樂隊。投票形式是超級樂迷一人10票,共50票;專業樂迷20人,40票;觀眾樂迷100人,其中90後80人、80後13人、00後7人,100票。總分190票,按得票排名。

就首播來看,《樂隊的夏天》採取的是綜藝+樂隊的形式,馬東老師在一開始的出場介紹是貢獻了不少笑點,但在正式節目中,以他為首的超級樂迷團似乎顯得“聒噪”了,一會兒扯情懷,一會兒尬聊尬吹,希望下期少瞎聊,把更多時間留給音樂。

暫且撇開這個不談,《樂隊的夏天》主打樂隊,會讓樂隊真正迎來“夏天”嗎?

馬東老師不妨“少聊”,畢竟這首先是音樂類節目,然後才是綜藝

搖滾落寞,樂隊蕭條

中國大陸樂隊的發展時間並不長。上世紀八十到九十年代是國內流行音樂很重要的一個時期,國內流行音樂從開始複興到步入繁榮,大陸的樂隊也是在這個時期發展起來的。

而當時樂隊的興盛,又與搖滾音樂的發展緊密相關,哪怕到了當下,很多人一聽到樂隊,條件反射還是搖滾。像《樂隊的夏天》雖然主打“樂隊”,但31支樂隊80%都可以歸類到搖滾。

參加節目的31支樂隊,大部分都可以歸類到搖滾樂隊,只是路線、風格有差異

1980年代初期,百廢待興,思想解放,西方大量音樂、電影、文學作品紛紛湧入,這給當時的年輕人造成了強烈的思想衝擊,一時間大學校園里到處是詩社,不少人也開始唱搖滾、玩樂隊。

1985年4月10日,西方超級明星樂隊Wham!(威猛樂隊)來到北京開演唱會,在北京工人體育館約15000人觀看了這場演出。這是第一支來中國演出的西方流行樂隊,引起了社會轟動。

1986年5月9日,在北京工人體育館“世界和平年”首屆百名歌星演唱會上,當時籍籍無名的崔健演唱了自己作詞作曲的《一無所有》,正式揭開了中國搖滾樂的序幕,大江南北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搖滾風潮。大陸搖滾樂一發展,就立即進入高潮期,各式各樣的搖滾樂團紛紛湧現,之後黑豹樂隊發行專輯《黑豹》,唐朝樂隊的《唐朝》,指南針樂隊發行《選擇堅強》,盛況空前。

高曉鬆形容他讀大學那會兒是“光芒萬丈的搖滾的時代”

大陸搖滾/樂隊的轉捩點在1994年。這一年是大陸搖滾樂的巔峰,香港紅磡體育館舉行了“搖滾中國樂勢力”大型演唱會,締造了中國搖滾曆史上最輝煌的時刻。但它沒有從此進入春天,而是墜入寒冬,步入漫長的衰退期,萎靡至今。

面孔樂隊貝斯手歐洋,曾參加1994年的“搖滾中國樂勢力”

搖滾/樂隊的衰退,很多人從內部分析原因,比如行業混亂、創作後繼乏力、版權保護不力等,但從根本上看,搖滾/樂隊的衰退不僅是音樂事件,更是社會事件、文化事件。按照齊澤克的說法,要探測所謂時代精神的變遷,最為簡易的方式就是密切注意,某種藝術形式何時變得“不再可能”。

也即,當某種藝術形式“不再可能”,是因為時代變了。搖滾/樂隊失去受眾根基,是因為1990年代中國的社會語境發生了巨大變化。

資深樂評人李皖在一篇著名的文章中對搖滾樂的興衰有過精彩分析,他寫道,“(1980年代的)中國搖滾樂是一顆希望的種子,寄託著勇敢、良知、理想、自由、社會正義、文化期待。在那個幾乎是各類新事物的爆發和井噴期,幾乎別無選擇地,中國搖滾成為反抗的搖滾……這一時期的特徵是呐喊,中國搖滾是一種呐喊式搖滾。”節奏強烈、旋律樸實、剛勁有力、表達直白的搖滾,與時代的啟蒙精神表達相匹配。

面孔樂隊演唱《夢》

進入1990年代,轟轟烈烈的市場經濟正在展開,“人們期待的事物,變成了社會學報告、經濟學教義、管理金點子、就業與致富信息、新聞與輿論監督、政府工作報告”,搖滾的反抗對象模糊了,呐喊的訴求改變了,“痛苦搖滾變成了低吟搖滾,低吟搖滾變成了快樂搖滾,最後變成了純粹的聽覺愉悅。當舊有的對立面被抽離,反抗變得沒有意義,精神追求失去了玩味兒的對象,轉而隨著物質主義的興起和坐大,人們投向審美和享樂主義的懷抱。”

換句話說,此時人們已經不再需要通過搖滾樂隊表達憤怒和反抗了。在這個背景下,有的搖滾樂隊轉向,更加商業化,唱一些傷春悲秋、小情小愛的東西;而2000年之後新崛起的一些樂隊,乾脆與搖滾脫鉤,音樂風格更為多樣化。

《樂隊的夏天》首期節目出場的11支樂隊,除了面孔樂隊創作於1990年代的《夢》外,大部分歌曲都是小情小愛小情緒小格局——並不是說這不好,但搖滾不該只是如此。

非常有意味的是,哪怕張亞東、高曉鬆各種感動各種誇,面孔首期排名僅排第6。張亞東等超級樂迷給出了47票(滿分50票),專業樂迷36票(滿分40票)。但現場100位觀眾樂迷,僅有43人投票。面孔可能是最具傳統搖滾精神的樂隊之一,只可惜,現在的年輕觀眾可能不需要了。

憤怒消失,搖滾落寞,樂隊蕭條。

面孔樂隊在超級樂迷+專業樂迷中的得票率最高,但觀眾樂迷得票率在首期節目中倒數

樂隊是“必須”的嗎?

樂隊的衰落與技術的發展也緊密相關。不少人有過這樣的困惑:為什麼要組樂隊?吳青峰、阿信為什麼不單飛?

組樂隊,一方面是一群誌同道合的人一起玩音樂,那種感覺很迷人,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樂隊的夏天》中高曉鬆就回憶起了他大學時組青銅樂隊的感受:人生里第一次你自己選擇的夥伴,樂隊產生的那種亢奮、快樂,是愛情替代不了的。有樂隊樂手也說,“一個人就只是練習,但是一群人才是一起玩”。

另一方面是,一個樂隊除了主唱,一般還有吉他、鍵盤、貝斯、鼓手等,如此可以充分發揮每一種樂器的音域優勢和音色優勢,呈現更驚豔的演出;何況在前錄音工程時代,不少演出是沒有現在司空見慣的伴奏的,樂隊的作用顯而易見。

但現在錄音技術太發達了,這就讓歌手錄音和演唱時擺脫了需要樂隊伴奏的限製,甚至電腦技術比真人演奏更嫻熟、更穩定。舉一個例子,假設一個人不知道五月天,他在流媒體上聽五月天的歌曲,他是完全無法分辨出,伴奏究竟是樂隊演奏的,還是電腦合成的。樂手的作用更多體現在現場演奏上,似乎不如主唱那麼“重要”。因此有些樂隊成名後主唱單飛,樂隊隨之解散或者人氣大不如前(比如黑豹、信樂團、飛兒樂團),但樂手更替對樂隊的影響就小許多。

這絕非說樂隊不再必須。事實上,很多功成名就的音樂人回過頭來會重新玩樂隊,比如蕭敬騰的獅子合唱團。比如汪峰、梁博、樸樹,公開演唱時通常會帶著自己的樂隊。因為再精密的技術它終究是技術,它沒有瑕疵,沒有情感,沒有現場感,更沒有辦法與觀眾實現一種交流。尤其是對於強調現場感、情感更為直接激烈的搖滾來說,樂隊的形式更契合音樂的表達。看了《樂隊的夏天》,我們也能直觀感受到:有樂隊,氛圍更躁。

樂隊的現場氛圍是錄音伴奏無法比擬的

縱然如此,技術依舊深刻影響了樂隊的發展。技術的進步,讓樂手的作用不再那麼凸顯和不可或缺,樂隊的光環也在減弱。在一檔節目中蕭敬騰曾遺憾地說,他很熱愛他的組合,甚於愛他個人的音樂,但知曉他組合的人並不多。網上就有很多人在問,蕭敬騰都紅了幹嘛重新組了組合。對於一些商演主辦方來說,請單個歌手比請樂團的成本低多了。而從更大的方面來說,大陸的整個資本體系、唱片工業體系,對樂隊的態度非常保守,就像張亞東吐槽的,唱片公司大多是不懂音樂的人在做。

林林總總因素影響下,樂隊與大眾化之間有道深深的鴻溝。因為缺乏資金、缺乏舞台,所以樂隊疏離大眾,因為疏離大眾,樂隊就愈發缺乏資金、缺乏舞台。久而久之,大陸樂隊也成了圈層內的東西。雖然大陸也有小幾千個樂隊,每年也有各種各樣的音樂節,但進入公眾視野的並不多。

從這個角度看,推出《樂隊的夏天》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可以讓樂迷直觀感受到樂隊不同於solo的魅力,瞭解樂隊,愛上樂隊。

樂隊會等到“夏天”嗎?

《樂隊的夏天》並非中國大陸首檔樂隊綜藝,2017年江蘇衛視曾推出一檔《中國樂隊》,市場反響實在太慘淡了,落幕得無聲無息。作為深得青年亞文化精髓的米未與愛奇藝共同製作S級綜藝,可以預見,《樂隊的夏天》的熱度不會太差。只是,節目能否助推樂隊出圈?

難度係數不小。走憤怒路線的,政策堵死了。不客氣地說,感覺大部分搖滾樂隊,徒有的是搖滾的那個範兒,音樂表達缺乏有深度的情緒。

走青春、抒情、小清新、年輕化路線的,得跟五月天、蘇打綠等來自中國台灣的樂隊搶奪地盤,近乎虎口奪食。但好在大陸市場足夠龐大,加上這一路線與飯圈文化可以充分搭上線,因此是最有市場前景的。像首期節目出場的90後樂隊盤尼西林,應該可以小紅一把。

盤尼西林樂隊可以圈到不少迷妹

還有一條路線,就是走技術路線,可參照時下韓國熱播的《超級樂隊》,一檔音樂出色到筆者聽了想流淚的綜藝。《超級樂隊》豆瓣評分高達9.7分,它讓國內觀眾充分見識到了韓國真是“全民出道”,完善的音樂教育製度和發達的音樂工業體系,讓韓國新人音樂高手層出不窮,讓我們看到原來還有這麼多奇妙的樂器,樂手和樂隊還有這樣的可能性。

在《超級樂隊》的對照下,《樂隊的夏天》這條路也顯得更坎坷了。首期11支樂隊唯一一支不是自發組織而是公司推出的BongBong樂隊,走的就是現在偶像製造的路線,好看的面孔+整齊劃一的口號、動作,與其他樂隊的畫風截然不同,一出場就遭到其他樂隊的DISS。上台表演後,更是災難。跟隔壁的《超級樂隊》相比,愈發覺得我們的偶像與人家的距離十萬八千里。

BongBong樂隊

BongBong樂隊演唱時被台下的樂手批評,吉他全是背景墊樂

因此,大陸絕大部分樂隊不出圈,也不要總是懟天懟地認為自己懷才不遇,請先從自身檢討:樂隊本身是不是技不如人,或者技術一般?熱愛是停留在口頭上,還是進化為技術?主唱唱不好,樂手技術也一般,你讓聽眾怎麼喜歡?

大陸樂隊因為發展停滯,行業秩序混亂,樂隊的進入門檻非常低,有個會唱歌的,拉個會彈吉他的,就自信滿滿地成團了。節目播出前,張亞東有一段批樂手的話流傳出來了,說得很在理:“‘音樂門檻太低了,拿起吉他就以為自己是樂隊,混進來太多這樣的人了。’有一個錄音師打了個比方我覺得很有趣,他說如果是芭蕾舞,有誰敢上去給我跳一段……音樂是有門檻的,請大家尊重音樂,抱起那把吉他的時候要尊重這個吉他,要讓他釋放出屬於他的聲音,不要僅僅說自己。”

可以順道去看看隔壁的《超級樂隊》,看看我們與別人的技術差距

樂隊會等來“夏天”嗎?不得而知,但前提是,你得是一個好樂隊。就筆者個人而言,首期並沒有太吸引人或有衝擊力的。也許節目後續有出圈的樂隊,但大陸的樂隊文化如果要可持續發展,除了口頭上嚷嚷的“熱愛”以及追求樂隊表面的那種“範兒”外,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做好音樂的基礎建設。先有“超級樂隊”,再來談“樂隊的夏天”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