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彥宏很尷尬甚至想打人(視頻)
2019年05月25日16:47

  來源:三表龍門陣

  一段2015年的獻唱視頻,讓全網圍觀者陷入了無以複加的尷尬情境中。

  大人物被置於"下不來台"的場景中,向來是喜聞樂見的名場面。

  故而,調侃、諷刺大人物,曆來是喜劇的精髓所在。

  如果這個大人物是當下的李彥宏,那麼圍觀者的笑聲便更大了,有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但你有沒有想過,李彥宏是劇中人,也是尷尬者。

  我們大可哈哈兩聲,說上一句「什麼鬼?」而李彥宏要站在台上,忍受長達三分鍾的心理煎熬。

  他不能喊停,也不能喊雅蠛蝶,他不能甘之如飴,又不能把鄙夷寫在臉上。

  敢打包票的是,若現場還原,歐陽娜娜會面癱,鄭爽會吐舌頭,黃曉明會暗爽,靳東會跟著一起唱……

  太難處理了。

  複旦的同學真有創意……

  李彥宏如此應對還算得體,儘管,或許他心中也是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

  尷尬的地方在於:

  李彥宏的分享主題是:「改變世界的力量」,收尾環節,複旦組織者還他一個:「世界是庸俗的」。兩小時的分享會,理想、使命、激情、未來,都是飄在天上的,一句「很想鑽進你的百度世界里」就拉回到有酒有肉有慾望的紅塵中了。大煞風景。

  好的歌詞一定是講求意象的,從長河落日、老樹昏鴉中尋找通感。傳說中的男神就是你、倔強而堅定、親切溫和的笑容……這更像是床笫情話,拿到萬人場子通過怪異的旋律傳達,賓主皆尷尬,好比葬禮現場傳出:真的好想你,我在夜裡呼喚你的名字…又好比三里屯遇到當街撲通跪地聲淚俱下還帶撒花瓣的求婚者。

  被人當眾誇總是一件難為情的事。一來不知道如何回應,二來好像也沒人家說的那麼好,義正言辭指出了,又顯得不近人情。我去簽售的時候,有個讀者說:“你真是當代中國的良心”,我當時就如五雷轟頂,想土遁逃離。

  捧殺最難受,捧殺者不知情(並期待你的回應或笑納)就更難受了。

  很多人把這場名尷尬歸咎為當代中國大學生獨立精神的淪喪。

  我覺得太刻薄了。

  若按此論,他們追星,揮舞螢光棒,撕心裂肺喊情話,想來早就淪喪了吧。

  不過是在消費罷了。把任何一個名士、企業家、明星請進校園,都是一種消費,具體在消費什麼,那才是品位的關鍵所在。

  複旦這種分享會外的“餐後甜點”,屬於過度消費。我從“人本善”論出發,團委組織這種活動,一定是挖空心思想搞出彩來,未必是想故意噁心誰。用r&b的曲風來收尾,想必策劃者一定為這個創意興奮了好久。

  這場「事故」更像是審美上的災難,是「美學」在大學校園的淪喪。

  我記得80年代,中國知識階層廣泛討論「美學」,切中時代之弊。

  現在大學校園不再談「美學」了,大多是「實用主義」至上。那麼李彥宏的這場尷尬,就是當代大學生不知道何為美、如何表達美方面最生動的體現了。

  美學淪喪的側面就是威quan主義抬頭,他們試圖製定美,整齊劃一的美,緊mi、矢zhi不渝、旗幟xx,當習慣用巴洛克式誇飾語言表達美,人們對再肉麻的表達便毫無避諱了,甚至是信手拈來。

  在呼喚獨立思考、獨立人格之前,先認識「美」,那樣才會儘可能避免,我們把彼此放入尷尬的境地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