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問龐青年
2019年05月25日21:48

  四問龐青年

  水氫車動力來源到底是以水為主還是以電為主?此前多次騙補並列為老賴的龐青年資金來源和去向如何?當地政府多大程度上參與了水氫車項目?

  

  “水氫車”話題不斷髮酵,5月25日上午十一點,青年汽車掌門人龐青年現身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對“水氫車”的原理、成本、政府補貼等問題進行解答。他現場回應記者稱,該汽車運作核心在於反應料和催化劑,運用的水解製氫技術被曲解為“灌水就能跑”。他出售股份融資,已經解決資金問題。

  但龐青年的解釋並未完全消除外界的疑問,水氫車動力來源到底是以水為主還是以電為主?此前多次騙補並列為老賴的龐青年資金來源和去向如何?南陽政府又多大程度上參與了水氫車項目?還有諸多問題待解。

  一問:

  水氫車上安裝直流電

  是電動車還是水氫車? 

  5月25日,新京報記者走訪南陽青年汽車生產車間現場發現,青年汽車集團提供的樣車與普通汽車的儀表盤等配置並無差別,並且除了供應水源的管道外,還在車身發現了直流充電插座。

  針對車身上的直流充電插座,青年汽車集團相關技術人員告訴記者,所有的氫燃料車,不可能一點點電沒有,有一個很小的緩衝電池,因為電機電壓變化,氫燃料反應不可能那麼快,需要電池過渡一下。目前,該公司所展示的行駛車輛配置的電池容量是20多度電。

  汽車行業分析師鍾師則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從沒聽說過豐田Mirai需要先有一個可充電電池的電能作為啟動車輛過渡使用的,“推導到商用車也是如此。”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2019年初,南陽交通部門花費八千餘萬購買該公司的72輛氫能源公交車。5月25日,多名公交車司機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氫能源公交車仍以充電為主。

  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創新研究院研究員張羅平介紹,“青年汽車的介紹就是氫能源汽車的一種,是製氫發電再充電與普通充電混用,兩種補電都有。車內自帶20多度電,對重1噸的車,能夠驅動跑150公里左右。但只加水,跑1000公里,就是偷換概念。”

  “如果電解水,沒必要兜圈子,先把電變成氫,再用氫發電,損耗更多能量。如果直接用電池驅動,車就跑起來了,何必轉換成氫,損耗能量?核心問題是,驅動車體行駛的主要能量來自哪裡?”張羅平表示。

  以氫氣為主要代表的燃料電池汽車在美國和日本早已有先例,其中日本豐田汽車公司推出的Mirai是這一領域的佼佼者。2014年12月,豐田Mirai正式在日本上市,目前售價為727.49萬日元(約合45萬元人民幣),但可以享受日本政府225.38萬日元(約合14.23萬元人民幣)的政府補貼。廣證恒生的研報指出,若豐田 Mirai 2020年銷量達到3萬輛,則僅該型號帶來的產值就達到18億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豐田Mirai的工作原理是讓空氣和車載高壓儲氫罐中的氫氣同時輸送到燃料堆中,二者在燃料電池堆中反應,產生電和水,其中產生的電提供給電機驅動車輛行駛,反應產生的水則排出車外。

  這一原理與青年汽車的水氫燃料車有相似之處,但龐青年在今天採訪時並未指出其製氫原理,而且他也否認了電解水製氫的說法,因此加入到燃料車里的水到底是如何變成氫氣是關鍵所在。

  5月24日,南陽“水氫發動機”事件中水製氫專利技術發明人之一、要求匿名的湖北工業大學教師回應媒體稱,已把專利獨家授權給了青年汽車,但僅限於在南陽運營中使用。該發明人稱,“水氫發動機”的提法不準確,應為“車載水解製氫系統”,其核心是與水反應的車載製氫材料——一種鋁基合金材料。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該發明公開了一種水解製氫鋁合金,這種水解製氫鋁合金在保證產氫性能的同時, 大大降低了水解製氫鋁合金的成本。該發明還提供了一種水解製氫鋁合金的製備方法和應用。

  湖北工業大學材料與化學工程學院官網顯示,董仕節為二級教授,從2008年7月起擔任湖北工業大學副校長,主要研究方向為汽車模具表面處理、汽車車身連接新技術和汽車用新材料。2010年1月到2012年12月,曾承擔科技部的《車載水解製氫用鋁合金製備的關鍵技術基礎研究》課題。

  二問:

  此前騙補被工信部開出罰單

  龐青年這次是否涉嫌騙補?  

  水氫發動機事件發酵至今,公眾的質疑點一方面是針對技術本身的原理和真實性,另一方面是針對龐青年和青年汽車集團此舉的動機,是否意在騙補?甚至是否意在圈錢?

  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創新研究院研究員張羅平表示,如果只是電動汽車,國家補貼基本上停了。套用“氫”,又升級水氫,可以引發關注,無非就是想藉著國家鼓勵新能源,有補貼氫燃料車的政策,有套國家的補貼之嫌。

  今年3月26日,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下稱《通知》),對今年新能源補貼的退坡程度進行定調。其中,6月25日過渡期結束後,地方補貼將被全面取消,但新能源公交車和燃料電池汽車除外。《通知》里還明確提出,鼓勵地方政府將對購車者的購置補貼,轉為用於支持充電(加氫)基礎設施“短板”建設和配套運營服務等方面。

  具體到燃料電池補貼上,《通知》提到過渡期期間銷售上牌的燃料電池汽車按2018年對應標準的0.8倍補貼(即退坡幅度20%),燃料電池汽車和新能源公交車補貼政策另行公佈。萬聯證券認為,這一政策是為了防止整車廠騙補,國家對燃料電池的支持政策不變。

  不過,龐青年否認了騙補的說法:“騙什麼補啊,他們錢不到位我都不幹了。”

  資料顯示,龐青年及其公司有騙補甚至“欺騙政府為其圈地”的前科。

  2013年12月16日龐青年等人因涉嫌合同詐騙,被白山市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作為涉案的一方,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表示:濟南青年公司(龐青年持股的一家公司)和另外兩家公司虛構在瑞典已成功收購薩博60%的股份,在鄂爾多斯市投資220億,建立中外合資企業生產薩博牌汽車,年產30萬輛的事實,與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政府談判,欺騙政府為其圈地,為其配置煤炭資源,並繼續利用此虛構事實騙取億佳合公司的定金。

  2017年2月,工信部針對新能源汽車騙補企業開出罰單,做出對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等7家騙補車企的行政處罰決定,給予了撤銷違規車型公告、暫停申報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資質、進行為期2個月整改等處罰措施。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被處罰的原因是其2014年銷售給上海巴士公交(集團)有限公司245輛新能源汽車,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小於公告容量,與《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不一致。

  儘管被罰過,龐青年卻沒有停止申請補貼。

  2019年4月2日,工信部發佈了《關於2015及以前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和2017年度、2018年度補助資金預撥審核情況的公示》。上述公示顯示,在2017、2018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預撥審核情況表中,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龐青年間接控股的一家公司)憑藉420輛車,申請3152萬元補貼。

  對網上爆出的龐青年及其企業的信用汙點,南陽市發改委主任喬長恩對媒體表示,招商引資前市里已掌握該情況,南陽正謀求工業上的結構調整和科技創新。25日,被問及被列為老賴是否會對其生活帶來不便,龐青年回答:“還是自己克服吧!”

  三問:

  名下公司正式破產,被列為老賴

  龐青年有錢嗎?

  通過變賣資產度過2013年的“金融危機”之後,龐青年的公司再度遭遇資金鏈斷裂的質疑,目前,龐青年名下的青年蓮花在2016年和2017年兩次被破產清算。2017年7月,青年蓮花由杭州市蕭山區人民法院裁定正式破產。目前,龐青年已背負老賴之名。公開資料顯示,由於拖欠的委託貸款本金5000萬元及相應利息,青年汽車集團成為失信被執行人;由於拒不執行拒不申報,龐青年也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投資上百億的項目,龐青年資金從何而來?

  5月25日,龐青年回應稱,“我現在股份出去,資金進來,已經把問題解決了,目前的幾十億負債在經曆股權融資後,最終會保持幾億負債。”

  龐青年自稱是通過股權融資解決資金問題,但是企查查資料顯示,龐青年控股企業有26家,其中18家處於在業或存續狀態,但是這18家企業自2013年至今,沒有發生過股權變更。

  實際上,針對龐青年公司資金鏈的質疑,從未停止過。

  2006年,青年汽車先後與收購了英國蓮花汽車的馬來西亞寶騰汽車等企業簽署合同,通過CKD(全散件組裝)方式在國內組裝生產汽車,並將“貴航青年雲雀汽車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貴航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

  然而,此後青年蓮花身陷一系列糾紛中,而旗下車型競爭力也並不強,導致巨額虧損。2014年,青年蓮花工廠大面積停工;2015年,青年蓮花經銷商虧損嚴重,拖欠購車款事件再次爆發;2016年及2017年,青年蓮花先後兩次被破產清算。2017年7月,青年蓮花由杭州市蕭山區人民法院裁定正式破產。

  2013年也被龐青年稱作青年汽車的“金融危機”,據證券日報報導,龐青年在2013年主要做了兩件事,第一是減輕資產負債,賣掉了與汽車主業無關的二十多億元資產,全面處理資產減輕銀行負債。“其實當初我們接這些工廠也好,包括買地、買設備、搞技術投入我都沒有貸款,流動資金貸了一點款,去年(2013年)我們把資產賣了,就把貸款還了。”

  第二是明確了新能源是未來青年汽車的重中之重。“現在我們已經有了新能源客車、公交車,未來還會有新能源轎車。我們渴求技術,重視技術,前些年我們引進了那麼多先進的技術,如果發揮得好,發揮得快,應該說無論對社會還是對我們的客戶、消費者,都是很有幫助的。”

  現如今,在新能源車方面,龐青年也聲稱投入巨大。5月25日,龐青年回應媒體質疑稱:“這幾年在水製氫技術上投入有二三百億,現在負債還有幾十億,讓出部分股權後獲得融資,最終會保持幾億負債。”

  四問:

  40億投資各執一詞,一方稱未到位一方稱不存在

  南陽政府是否參與項目?

  在南陽項目上,之前傳言的資金另外一個重要來源是南陽市政府。據南陽市工信委消息,2018年12月28日,南陽高新區·金華青年汽車氫能源整車項目簽約,該項目建成後可實現產值300億元。龐青年介紹了項目概況,該項目規劃產能為:單班10萬台/年,三班30萬台/年新能源乘用車,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利稅超百億,可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

  據報導,該項目總投入為80多億元,由南陽市政府平台出資40億元。5月25日,龐青年公開表示“青年汽車與南陽市簽訂了框架協議,協議中南陽市40億投資並未到位,只支付了9800萬註冊資金,而青年汽車在南陽已經投資幾十上百億。”

  隨後,有媒體報導稱,南陽市發改委主任喬長恩表示,出資40億支持青年汽車“並不存在”。面對多方反複的回應與澄清,有網友表示:“40億:我是誰,我在哪裡,誰在叫我,我好糾結。”

  公開資料顯示,這些年,龐青年似乎一直在做動輒數億元的項目,據不完全統計,其在多地政府畫出的投資版圖總額達數百億元,但多數項目下場淒涼。

  2011年8月18日,鄂爾多斯市政府、鄂爾多斯市東勝區政府與青年汽車簽訂投資協議,青年汽車承諾在鄂爾多斯投資蓮花乘用車,計劃投資90億元,計劃總共年銷售548億元,利稅200多億元。

  2017年,以“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在青年汽車誕生”為契機,青年汽車還宣稱獲得光大金控的支持,“光大金控財金資本有限公司設立50億基金支持青年新能源汽車發展,已於2017年8月7日光大金控財金資本有限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通過。”企查查資料顯示,光大金控(天津)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為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1%。

  5月25日,光大金控回覆新京報稱,“光大金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及旗下子公司和私募基金均未參與南陽水氫燃料汽車投資;亦未投資任何水氫燃料汽車項目。 ”

  新京報記者 閻俠 陳維城 陸一夫 李大偉 侯潤芳 梁辰 張姝欣 北京、南陽報導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