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多警力圍毒村繳3噸冰毒 現實比影視劇更驚險
2019年05月25日17:30

  原標題:3000多警力圍剿“毒村”繳獲3噸冰毒 現實比影視劇更驚險

  作者:袁秀月

  2013年12月29日淩晨,在廣東省陸豐市博社村外,悄悄集結了3000多名警力。這是廣東警方海陸空聯合出動的“雷霆掃毒”行動,目的就是將這個“中國第一製毒村”一舉清剿。

資料圖:廣東警方對博社村進行清剿 警方供圖
資料圖:廣東警方對博社村進行清剿 警方供圖

  博社村民風彪悍、偵查難度大。村里只有蔡姓一個大宗族,宗族關係盤根錯節。只要陌生人進入村里,很快就會被發現。村里有明哨暗哨,村外有探風點,一輛普通車開到村里,都會有摩托車跟著。村民手裡還持有仿製槍支,甚至還有AK47、土製手雷等武器。

  當天,3000多警力組成109個抓捕小組,迅速出擊,繳獲近3噸冰毒,包括蔡東家在內的180多名製販毒成員被抓,轟動全國。

  最近,這一緝毒場景也出現在了電視劇中。關注國產劇的人,可能都注意到了這部新劇——《破冰行動》。

《破冰行動》海報
《破冰行動》海報

  這部劇以“雷霆掃毒”行動為原型改編,講述了以李飛、李維民為代表的緝毒警,突破重重障礙,對廣東東山市“毒村”塔寨村展開的緝毒行動。目前播出30多集,豆瓣評分8.3。

  東山市緝毒警李飛在和搭檔宋楊查破一起販毒案時,發現一名嫌犯指向塔寨村村民林勝文。而這個塔寨村,正是東山市的禁毒模範村。

  他們夜襲塔寨,抓到林勝文,但製毒證據卻被銷毀。在審問時,林勝文不僅不認罪,還透露出,公安局里有一位價值300萬的“保護傘”。

視頻截圖:圖為林勝文
視頻截圖:圖為林勝文

  但沒等李飛問出更多信息,林勝文就被取保候審。沒過多久,他就在家裡“自盡”。緊接著,知道這件事的宋楊和李飛也被設局。宋楊被殺,而李飛被誣陷為行兇者。

  這個案子被命名為“5·13案”,由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帶領的調查小組調查。

  出現在“5·13案”中的人有東山市公安局副局長馬雲波、刑偵大隊長陳光榮、禁毒大隊長蔡永強,那麼,誰才是那個“300萬”?塔寨村又有什麼秘密?

視頻截圖:吳剛飾演李維民
視頻截圖:吳剛飾演李維民

  吳剛飾演李維民,他也是破冰行動的主導者之一。飾演李飛的是黃景瑜,李飛的生父趙嘉良由任達華扮演,王勁鬆則在劇里扮演大毒梟林耀東。

  表面上,林耀東是塔寨村村委會主任、東山市人大代表,還是著名企業家。在他的領導下,塔寨村發展迅速,還成了禁毒模範村。但實際上,塔寨村卻是個“毒村”,幾乎整個村都參與製毒販毒。

視頻截圖:王勁鬆飾演林耀東
視頻截圖:王勁鬆飾演林耀東

  為什麼一個“毒村”不躲躲藏藏,還能評為禁毒模範村?這離不開他們的老大林耀東,他利用錯綜複雜的宗族關係,編製了一張人情網,光公安局里就不止一個“保護傘”。

  衝破這張網的正是衝動且嫉惡如仇的李飛,他和宋楊的一次行動,誤打誤撞撕開了塔寨村的口子,一場“破冰行動”由此展開。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有人問,塔寨村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屬於藝術創作,現實中“毒村”真是這樣嗎?其實,現實情況並不好多少。

  《今日說法》曾專門做過一期節目《圍剿毒村》,其中提到,2012年底陸豐生產的冰毒已占全國繳獲總量的34.3%。在警方的前期偵查中,就確定了博社村內外18個製販毒團夥69個重點目標。

  據媒體報導,博社村很多人都參與了製毒,魚塘邊、舊屋、荔枝林都可能是製毒窩點。而且,提煉冰毒的技術僅在關繫緊密的家庭之間傳播。製販毒的高額利潤,也讓博社村樹起了座座豪宅。

資料圖:博社村前水溝發黑髮臭。陳驥旻 攝
資料圖:博社村前水溝發黑髮臭。陳驥旻 攝

  但由於長期製毒,整個村莊常年都籠罩在一股化學藥品氣味中,製毒汙水也汙染了水和土地。 據報導,博社村村口的垃圾堆放處,還曾立過一個落款為“村委會”的告示牌,寫著“嚴禁亂倒製毒垃圾”。

  如此明目張膽,不得不提到“雷霆掃毒”行動抓捕的頭號人物,博社村原黨支部書記,汕尾、陸豐兩級人大代表蔡東家。

視頻截圖:蔡東家
視頻截圖:蔡東家

  蔡東家曾在深圳做生意,後回村當村支書。他曾長期公開、半公開參與村內製販毒活動,還利用自己的身份為製販毒者充當“保護傘”。只要村里有製販毒人員被抓,他就會出面撈人。

  今年1月17日,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蔡東家被執行死刑。而在“雷霆掃毒”行動期間,還有12名“保護傘”被抓,他們都是陸豐當地的警察。

  “成魔成佛,一念之差”,這是劇中禁毒大隊長蔡永強說的一句話,因為他身邊很多人都淪為毒販的“保護傘”。

視頻截圖:唐旭飾演蔡永強
視頻截圖:唐旭飾演蔡永強

  而劇外,陸豐市兩任公安局長陳宇鏗、陳俊鵬也都先後落馬。在2011年的“8·12”毒品案中,陳宇鏗曾為製販毒人員林某、蔡某辦理取保候審。

  2013年曾任陸豐市公安局局長的鄭海陸,也於5年後落馬,落馬前職務是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長。據媒體報導,他與汕尾市多個未破涉黑涉惡犯罪團夥案件都有關聯。

資料圖:廣東直升機出動“清剿”製毒村。容礎文 攝
資料圖:廣東直升機出動“清剿”製毒村。容礎文 攝

  這些情節也都出現在《破冰行動》中,隨著電視劇的播出,很多網友玩起了狼人殺,猜測到底誰是“狼人”,誰是好人。

  有人選擇明哲保身,有人被金錢誘惑,有人尋求名利,有人前腳還是緝毒英雄,後腳就被拉下水。

  劇中還有一個情節讓人印象深刻,李飛和宋楊抓到林勝文後,林勝文對宋楊的情況瞭如指掌。原來禁毒大隊的所有警察,都在毒販那裡掛了號。蔡永強把家人都送出了東山,至於送去哪裡誰都不敢說。而李飛的母親,也在他小時候被毒販害死。

資料圖:山西運城市緝毒大隊夜擒毒販。視覺中國
資料圖:山西運城市緝毒大隊夜擒毒販。視覺中國

  在現實中,毒販凶殘更甚。臥底十多年的緝毒女警曾對媒體說,有人揚言要花50萬找人砍死她,還有吸毒人員說要“整死”她的女兒。她說,自己被威脅不害怕,害怕的是有人威脅她的家庭和孩子。

  《人民公安報》曾報導,國家禁毒辦的一項專題調研顯示,2010年至2012年,在禁毒工作中犧牲、負傷、意外和過勞死亡的公安執法人員有923人。其中,辦案抓捕過程中犧牲10人、受傷796人,日常工作中因公死亡50人、過勞死34人,另有33名禁毒民警病逝。

  從死亡禁毒民警年齡看,平均41歲,比我國人均壽命低32.5歲,比全國公安民警因公死亡平均年齡低1.8歲。

資料圖:民警代表為賈巴伍各敬禮。諶生智 攝
資料圖:民警代表為賈巴伍各敬禮。諶生智 攝

  2017年,四川省涼山州布拖縣公安局民警賈巴伍各在搜捕在逃毒販時,遭遇開槍伏擊,不幸犧牲,年僅34歲。他的堂哥、歌手吉傑說,堂弟每次出危險任務都會對妻子撒謊。這回也一樣,他告訴妻子是陪領導下鄉,不想卻成了永別。

  去年,國家禁毒辦曾發佈《2017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現有吸毒人員255.3萬名,同比增長1.9%,增幅較上年下降5個百分點。

資料圖:廣東省繳毒超15噸。中新社發 龍宇陽 攝
資料圖:廣東省繳毒超15噸。中新社發 龍宇陽 攝

  雖然治理毒品濫用取得一定成效,但禁毒形勢依然嚴峻。毒品種類更加多樣化,製毒活動也不斷從廣東、福建等重點地區向其他地區,特別是管控薄弱地區轉移。

  “成魔成佛,一念之間”,其實這句話不僅適用於那些“保護傘”和製販毒人員,還適用於普通人。

  有些東西是不能碰的,一旦碰了,一輩子也就毀了。

  劇中,緝毒警選擇“隨波不逐流”,都已寸步難行。試想現實中那些緝毒英雄,他們要堅守職責,該面臨多少艱難險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