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連任 對印度和全球經濟意味著什麼?
2019年05月24日16:30

  昨日,印度執政黨人民黨以絕對優勢獲勝大選,總理莫迪贏得連任,他在新德里發表的45分鍾演講中說道:“今天是印度及其人民贏得了勝利。我把這場勝利放在全國人民的腳下。”

  但現在,印度舉國上下都在揣測,他在選舉中所表現出的民族主義轉變,究竟預示著未來5年會發生什麼。

  華爾街日報指出,莫迪所在的人民黨似乎也經常在兩個最大目標之間搖擺不定——創造更多的增長和就業機會,以及推動印度教事業。

  根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莫迪宣稱將對基礎設施進行大量投資,包括建設100個新機場和50個地鐵系統。其所在的印度人民黨還稱,到2030年,印度將成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現在排名第六)。

  然而,對於經濟增長的最大障礙,如許多工人教育水平低下、印度大部分土地缺乏明確的所有權,以及僵化的國有企業對銀行體系的控製,人民黨幾乎沒有發表什麼意見。至少,該黨派內的積極分子傾向於關注不那麼實際的事情。

  印度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也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鑒於此,華爾街日報分析道,如果莫迪可以在任內提高經濟管理、打破一些諸如限製購買土地、僱傭和解僱規則等官僚壁壘,那麼印度經濟將實現更加快速的發展和擴張,進一步實現從目前約7.5%的經濟增速到接近每年增長10%增速的目標。

  彭博報導也稱,外界對莫迪將在第二個任期內推動改革的樂觀情緒,可能會吸引更多外資流入印度。今年,印度已搖身一變成為亞洲最大的海外現金目的地。

  荷寶(Robeco)新興市場股票基金經理就曾表示,“印度的外部依存性非常低,且印度股市beta較低,因此當外圍市場不確定因素發酵時,避險資金自然認為印度是一個暫時的避風港”。與此同時,她也提及,在2016年的“廢鈔令”(demonetization)前,印度百姓的錢多數“藏在床墊下”,而改革後則必須要存入銀行,這也引導更多資金投入的國內共同基金,因此資金流入量大大超出了資金流出。

  然而,印度所面臨的壓力依舊不容小覷。莫迪執政這5年,共提出了約30項改革措施,主要就是在提高經濟自由度方面發力:

1)降低外資的準入門檻,提高市場準入水平;

2)像中國一樣實行簡政放權,減少政府的審批權力和環節,提高營商環境;

3)繼續以往政府的改革措施,即進一步放鬆許可證和價格管製。

  但據統計,完成的措施只有9項,15項措施還在“進行中”,還有6項改革已經宣告失敗。不難看出,仍在進行的改革都是難度大、阻力高的“硬骨頭”,想要收穫成果,還需要一番博弈。

  而更讓外國投資者擔憂的是,印度的經濟政策也開始了“印度優先”,電商行業是最受傷的人。此前印度政府允許100%的外商直接投資通過自動路徑進入所謂的“市場模式”,這讓亞馬遜和沃爾瑪等外商在印度一路狂奔。可正當外資們擺好架勢準備大幹一場之時,印度一紙電商監管令就從天而降。去年12月,新規對外資能夠投資的電商模式做出了多重限製,外資雖可100%控股,但怎樣的商業模式還要印度政府說了算。如此重大的改變,卻只給了2個月的緩衝期。

  這一政策對紛至遝來的外資無疑是一個警鍾,儘管越來越多的行業允許外資準入,甚至百分之百都沒問題,但進來之後仍然會面臨重大的不確定性。再加上一些製造業所必須的條件,例如勞工成本仍然居高不下,徵地仍然困難,這些基本要素不解決,就難以吸引外資可持續地對印度進行“放心”的投資。

  上述文章進一步指出,與5年前對莫迪上台的一味追捧相比,國際資本現在無疑在對印度進行著更冷靜的評估和觀察。關切無非兩點,第一,這些帶有明顯民族主義色彩的政策,只是大選一時之需,還是代表著莫迪政策的某種轉向;第二,如果莫迪仍然堅持走自由、現代化印度的道路,他是否有足夠的政治資源和能力把改革推動下去。畢竟,對於第一任期的改革,大多數外部觀察者打分都不算高。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