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道+速滑雙國家隊教練組組長 為什麼會選擇王濛
2019年05月24日09:32

王濛
王濛

  [文眼]新開一個人物欄目“體壇面孔”,主要寫體育產業人物,偶爾也會寫一寫運動員、教練員或者官員(以我熟悉的或者採訪過的為主)。開篇寫一下我很熟悉但大家未必熟悉的“短道之王”——王濛。

  作者丨張賓

  香港時間5月23日,2022年北京冬奧會短道速滑“固點”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決定,組建“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國家隊”,王濛正式成為教練組組長。這也意味著冠軍教練李琰不再負責短道速滑國家隊的工作,35歲的王濛真正走到了歷史舞台前。

  去年此時,王濛成為速度滑冰國家集訓隊主教練,負責跨界跨項運動員的選拔和集訓;今年4月初,她又成為了國家速度滑冰集訓隊教練組組長;現在,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兩支國家隊兵合一處,由王濛統帥。

  這個中國冬奧歷史上最成功的運動員,踏上了新的征程。

  在我做記者的那個年代,王濛並不是一個理想的採訪對象。她身上永遠不缺新聞,卻往往因為新聞太具爆炸性而選擇三緘其口。

  2017年夏天,我去了王濛的家鄉七台河,與她有了幾天近距離的接觸。表面上看起來,她性格大大咧咧,但實際上心思細密。在飯桌上,她會主動承擔起為每個人烤串的工作,也會照顧到在座每個人的感受。在生活化的場景下,你很難將她與那個在冰場上霸氣十足的“濛主”聯繫起來。

  在新的工作崗位上,王濛能否延續運動員生涯的輝煌,我無從得知。這條路註定不會是坦途。她向我講述了運動員生涯中特別留意的兩個細節,有助於我們瞭解她究竟是如何成為短道速滑賽場不敗王者的。王濛的這些經驗能夠幫到全新的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國家隊。

  擺弄冰刀是每日必修課

  就算我們對於短道速滑不夠瞭解,也能想像得出冰刀對於這項運動的重要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短道速滑國家隊有專門的器材教練,負責為運動員調整冰刀。在李琰麾下的那支國家隊,器材教練是王濛在黑龍江省體校時的隊友馬雲峰。

  俗話說,鞋舒服不舒服,只有腳知道。冰刀究竟合不合腳,只有運動員最清楚。王濛透露,運動員生涯,她的冰刀都是自己調整,“擺弄器材,也是我日常非常重要的工作。單論擺弄器材,在中國所有運動員當中,誰都征服不了我。我對器材瞭如指掌,也不是因為有人教我,純碎憑藉個人感覺摸索出來的經驗。”

  甚至在某些特殊階段,馬雲峰的冰刀還是王濛幫忙調整的。他器材方面很多知識也是從王濛那裡學來的。

  對於短道速滑運動員來說,冰刀的調整技術含量很高,涉及刀刃的寬窄度、彎度以及弧度。刀刃與冰鞋的結合,還要考慮結合的位置以及角度。

  王濛對於冰刀瞭如指掌,在於肯下功夫。她表示,下了冰之後回到宿舍,她必須要做的工作就是擺弄冰刀。“對於器材,你首先需要喜歡它,願意去鑽研它。實際情況是,沒有人願意去鑽研它,因為擺弄器材是一項很累、很枯燥的工作。我卻樂在其中,就喜歡天天拿著弧度表、彎度表來測量我的器材。”王濛說。

  溫哥華冬奧會的時候,一個細節為大家熟知。女子1500米決賽前一天,周洋的冰刀踢折了。周洋穿著備用鞋奪得了女子1500米金牌。她備用鞋上的冰刀弧度以及彎度,與踢折的冰刀一模一樣。溫哥華冬奧會時,周洋和孫琳琳的冰刀都是由王濛負責。

  索契冬奧會之前,王濛在上海訓練時受傷,運動生涯就此終結。就在受傷前一天,王濛還在擺弄冰刀。她對冰刀的研究是一個經年累月的過程。王濛透露,平時甚至連冰刀都是自己親自磨。

  王濛運動生涯在500米這個項目幾乎保持不敗,摔倒的情況寥寥可數。短道速滑這個項目摔跤情況比較普遍,一個原因是存在大量身體接觸,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冰刀造成的。王濛幾乎沒有摔倒過,與她在冰刀上下足了功夫關係密切。

  對裁判長和規則也會下功夫去研究

  除了研究冰刀,王濛在備戰過程中,甚至對裁判長的判罰尺度、判罰喜好瞭如指掌。

  溫哥華冬奧會女子3000米接力比賽結束之後,中國隊的四個女生們手牽手站在冰場中央,等待著裁判長的最終判罰。當時,勁敵南韓隊第一個衝過終點線。

  等待的過程中,王濛口頭上在安慰隊友,希望隊友們無論結果如何都能微笑著面對所有的中國觀眾。但她告訴我,在內心深處,她認為裁判長會判南韓隊犯規。最終的結果果然被王濛猜中。南韓隊因為犯規被取消成績,中國隊打破了南韓多年來對這個項目的壟斷,為包攬四枚金牌奠定了基礎。

  王濛在2009年世錦賽中曾經吃過這個裁判長的虧。當時,在1500米決賽中,她第一個衝過終點,但卻被判犯取消成績。她當時的超越,與溫哥華冬奧會上金敏貞試圖超越孫琳琳的情形非常相似。

  這個裁判長往往會認為內道超越者應該承擔責任。“他當年就這麼判了我,我對他意見非常大。”王濛說。

  溫哥華冬奧會時,王濛每場比賽前都會特意詢問裁判長是誰。知道是這位裁判長執法時,王濛會特別注意內道超越。

  王濛表示,短道速滑比賽必須要研究裁判長。尤其是奧運會這種大型賽事,一定要提前知道到底誰執法。一個裁判執法了世錦賽,他就有很大的機會執法奧運會。“我會提前把他執法的比賽找出來看,研究一下他的判罰傾向。瞭解了他的判罰尺度之後,我就能夠弄明白在內道被超越的時候,到底應該擋還是不擋。如果這個裁判長鼓勵超越,他會判前面的阻擋者犯規。這個時候,處於前面的運動員就應該主動給超越者讓位,否則的話很容易被判犯規。”王濛說。

  她認為,除了研究裁判,一個短道速滑運動員更重要的是吃透規則。2008年,國際滑聯取消了橫切阻擋犯規。所謂橫切阻擋,就是處於領先位置的運動員可以通過橫向移動來阻擋超越者。因為吃透了這一規則,王濛受益良多。

  溫哥華冬奧會之後,沈石溪橫空出世,被譽為“天才少女”。即便是王濛,在觀看了沈石溪的訓練之後,也認為沒辦法和她競技,“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彼時,王濛剛剛回歸國家隊不久。但到了世錦賽賽場,沈石溪拿王濛沒有任何辦法。比賽中,王濛可以發揮啟動快的優勢,搶占有利位置,然後充分利用規則,不給沈石溪任何超越的機會,“我能讓她空有一身勁使不出來。一場比賽滑下來,她勁還沒有使出來,但是對不起, 你已經被淘汰了。”

  運動生涯中,王濛將研究裁判長的判罰尺度、吃透規則,與調整冰刀都當成了日常功課。訓練之後,回到宿舍,她並不會將時間浪費在玩遊戲或者看電視劇上。

  在成功之路上,她的這些努力究竟發揮了多大的作用,無法度量。但沒有一滴汗會白流,她的這些經驗也會幫到正在為北京冬奧會蓄力的弟子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