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與施丹:關係破裂背後的真相
2019年05月24日04:18

皇家馬德里的這個頹廢賽季終於結束了,最後一場的主場失利就是今季球隊情況的完美縮影。而一名沒有參與的人,成為了大家關注的焦點。

當即將離任的拿華斯(K.Navas)受到班拿貝球迷的熱烈致意時,巴爾冷冷地坐在後備席上,遠遠圍觀著球隊被貝迪斯2-0擊敗。這一結果讓皇馬在聯賽中排名第三,落後於冠軍巴塞隆拿19分。

施丹(Z.Zidane)對威爾斯翼鋒的棄用,讓他失去在最後一場比賽中證明自己的機會,而整球隊也又一次以平淡無奇的表現結束了比賽。但這也標誌著巴爾(G.Bale)和施丹之間的背離和疏遠,在不斷的積累過程後,達到了頂峰。

「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選了別的球員上場。就是這個樣子,用了其他人上場。」施丹在賽後告訴記者。

「我今天沒有讓(巴爾)上場。確實是這樣。但是我們不知道之後比賽會發生什麼。我是那個每天都在這裡做出決策的人。當有什麼我不喜歡、或不能與我同心協力的時候,就……我在這裡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我們不能活在過去。現在就是現在,我只能根據現在的情況做出決定。」

事情並非總是如此。當施丹於2016年初從賓尼迪斯手裡接任皇馬時,兩人之間的關係本來很好。美淩格名宿將皇馬前場的BBC組合打造得「觸不可及」,C.朗拿度是隊里的頭號殺手,而巴爾與他從未有太大差距。

儘管在施丹的首個執教賽季中受傷嚴重,巴爾仍在他的第一個歐聯賽季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包括在決賽中對陣馬體會踢滿120分鐘,他還在為勝利貢獻了入球。據報導,在4強對陣曼城的比賽前幾天,即使36洞高爾夫影響了他的身體狀態,施丹對他的信心也仍然沒有動搖。

0
0

對於巴爾來說,這種信任也是一種寶貴的資產。威爾斯人已經和安察洛堤(C.Ancelotti)進行了一次激烈的分手,安察洛堤對球員的自私態度以及球會的放縱感到惱怒。在對華倫西亞2-2的那場比賽,問題升級了。巴爾在場上單打獨鬥,卻不與卡里姆·賓施馬(K.Benzema)進行配合,安察洛堤氣得立馬換下了他。

在安察洛堤被解僱前,2015年的施丹還是他的助手。儘管如此,施丹後來還是給了巴爾一個新的開始。 2016年歐洲錦標賽,威爾斯的表現證明了施丹的判斷:巴爾擁有在班拿貝成為明星的一切能力。

然而,巴爾脆弱的身體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他。 2016年11月,他被迫接受踝關節手術,並且錯過了兩個半月的比賽;復出之後,他似乎決心避免進一步受傷,這嚴重影響了他的表現。

當巴爾在主場迎戰巴塞的關鍵打吡中30分鐘下場,他進一步在施丹面前失寵。巴塞以3-2的比數贏得了比賽。不過,這也比他在對陣祖雲達斯的第二場歐聯比賽當中的13分鐘出場要強。

在2017-18賽季,施丹越來越多地尋找合適人選,來替代這位越發不可靠的威爾斯人。伊斯高(Isco)和阿辛斯奧(M.Asensio)都開始在一線隊佔據正選位置,將巴爾的聯賽正選限制在20場,而歐聯只有3次。原本作為C.朗拿度(C.Ronaldo)接班人的巴爾,淪為了一位昂貴的小角色。

儘管他在基輔對陣利物浦的英雄事蹟確保了皇馬的第13個歐聯冠軍,但巴爾臉上的神情卻很意味深長。他在更衣室裡感到孤獨,明顯只有摩迪(L.Modric)是他唯一真正的親密朋友。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在決賽中攻入兩個入球後的幾分鐘里,巴爾的壓倒一切的感覺是憤怒。他直接向施丹發出了最後通牒:再給我一點時間,不然我就走。最後,讓步的是施丹,他與C.朗拿度一起走到一邊,平息了這場風波。這讓巴爾成為皇馬無可爭議的領導者。

儘管如此,巴爾脆弱的身體並沒能讓他順利擔任這一角色,這也對施丹的繼任者盧比迪古(J.Lopetegui)和蘇拿利(S.Solari)造成了不利影響。在皇馬的垂死掙扎中,巴爾在受傷後欣欣然地坐在場邊護理傷口,似乎對場上的一切毫不在意。而這一次,沒有兩粒歐聯入球,誰也不能將他從班拿貝的憤怒當中解救出來。

0
0

施丹在辭職後僅僅10個月又重返班拿貝;這標誌著末日的開始。不滿足於曾經在基輔受到的公開蔑視,2月,巴爾再次抨擊法國人,「不能正選真的讓我很沮喪。」他向Four Four Two「抽水」。

「自從我在12月回歸後,我的表現就相當不錯。我在今季的最後四場聯賽中攻入五球,我覺得自己應該從一開始就正選的。

「(施丹)沒有跟我交流——我從之後都沒跟他說過話。我們的關係本來很好。我不會說我們是最好的夥伴,只是一種正常的工作關係。」這些話語引起了施丹的深思。施丹把忠誠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並且將這些指責內化了。自從他回到馬德里之後,巴爾只能掰著指頭過日子了。

施丹沒有再為巴爾進行任何公開辯護,即使班拿貝已經對威爾斯球星嗤之以鼻。這令到原本緊張的局勢繼續惡化。巴爾不僅失去寵愛,還被所謂的「隊友」背叛。馬些路(Marcelo)直接挑明,巴爾在西班牙生活五年之久,結果西班牙語水平還不如高圖爾斯(T.Courtois)。這足以說明,巴爾在隊友眼裡基本上就是一個更衣室獨行俠;比起團隊活動,他更喜歡一個人去打高爾夫。

週一,僅僅在被班拿貝球迷冷落之後幾個小時,巴爾可能又會去高爾夫球場了。來自西班牙的報導聲稱,他在對陣貝迪斯的比賽中被排除在外,可能也跟高爾夫脫不了干係。「如果他們要我離開,他們每年必須向我支付1700萬歐元。如果不給的話,我只能留下來。就算我只能打高爾夫球,我也會留下。」這是巴爾在比賽失利後對隊友所說的話。

巴爾還有三年的合約,還有一個工資套餐;這意味著,要想在今年夏天將他出手,絕對不是一件易事。儘管如此,他在施丹執教下再次上場的機會幾乎為零;儘管他在馬德里獲得了四次歐聯冠軍,但也只留下一個失落的結局;很少會再有人認可他的戰績和天賦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