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王外甥指陳婉玉背後「講是非上位」
2019年05月24日03:00
■謝天賜向法庭披露,知道陳馮二人私下有交往。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涉貪瀆職案,時任港聯航空行政總裁、賭王何鴻燊博士外甥謝天賜昨向法庭披露,女被告陳婉玉於○三年中與前夫分居後,想花多些時間在工作上,他便將直升機推廣及觀光業務全交給陳,並於○三年七月將陳介紹給馮永業認識,三人共三次相約在會所打網球晚飯,他知道陳馮二人私下有交往,馮更透過陳要求港聯航空撰寫讚揚信給馮的上級李淑儀,相信馮想藉業界讚賞以令上級對他「加分」。但後來馮像變了另一人,針對他港聯航空未有善用杭州航權,甚至發出投訴信,陳婉玉更在他不知情下,把信直接交給賭王何鴻燊,結果賭王令他交出直升機業務給陳,他認為陳在背後「講是非去上位」。

於八二年加入信德集團工作的謝天賜供稱,馮永業上任經濟局副秘書長後,主動聯絡他,他偕同陳婉玉等同事,相約馮永業及其團隊到文華東方酒店扒房午飯。辯方資深大律師謝華淵盤問謝:「當日在文華東方扒房,你是否與陳婉玉共食同一塊牛扒?」謝回答說,「我唔記得」。

  謝在辯方盤問下指陳在○四年離婚後,狀態「好飄忽,時好時壞」,一時會向他請教工作問題,但對外見人開會時又要表現得很獨立,更經常向他說希望成為平等夥伴。

  涉案的直升機公司由謝天賜以兩家BVI公司購入,後來與賭王何鴻燊四六分配股權,賭王持有的六成股權由三姨太、即陳婉玉的姊姊陳婉珍持有,後來他將個人的一成股權售給陳婉玉。謝指,陳婉玉約於八六、八七年加入信德集團擔任會計,「佢一入去就跟我做野」。

  謝天賜表示,陳跟他出席與經濟局開會,「係我介紹陳識馮」,之後三人於○三年七月及八月相約打網球,陳馮私下有共進午餐及打網球的交往。謝憶述,他到經濟局就發展深圳、廣州及汕頭定翼機簡介時,馮向他表示「你請兩個顧問唔夠料」,之後陳婉玉便把一份顧問人選文件交給他,陳透露該顧問人選文件是馮永業提供的。

  謝指當他於○五年三月向經濟局申請發展杭州、南京、寧波、重慶的定翼機航權最終獲批。陳便向他透露馮永業想公司發讚賞信給馮上級李淑儀,以讚揚馮及其團隊,藉此獲得「加分」。

  在○四年下半年謝把直升機業務放手給陳處理,期間兩人關係開始變壞,謝指陳當時「好多時候交唔到功課」,陳又想證明她並非在其影子下,及不想在他管範圍內,證明她獨立,兩人經常發生「拗撬」。

  謝稱,○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與馮永業開會,當時他要求政府減西九龍直升機場的租金,馮拒絕並叫他不要為已成定局的事來後悔,「你哋commit(承諾)咗就要做」。馮又叫他不要覺得是賣人情給李淑儀,並因杭州線載客量太低而責罵他說,「你個生意拍檔都好擔心」。

  謝坦言,「我開完會感覺馮生好似變咗另一個人咁,佢一向好支持我哋公司,但點解會突然責罵我,我哋杭州線唔係做團客,係做商務客,載佢哋嚟香港機場轉長途機,係有利香港機場作為航空樞紐」。他只好叫下屬設法提高載客量,包括減價及加入旅行團客。

  九天後除夕,他在跑馬地午膳後突然收到賭王的來電,「賭王好憤怒」地表示收到一封政府批評信,指責他激怒了政府,並聲言:「直升機畀阿玉做,你唔好再掂直升機」。

  謝稱,當時感到很困惑,他在元旦假期後上班時才從下屬處得知有關信件,陳婉玉坦言封信由馮交給她。當時他沒有再追問下去,他認為陳「用封信去學是非、去上位,仲同佢拗嚟做乜」,謝之後與陳接觸明顯減少。

  謝強調,「覺得封信好無理由」,航空公司的投資很大,若獲分配了航權而不用,並有另一航空公司需要時,這個情況下可重新指配,但當時並未有其他航空公司想要香港往深圳的航權,「咁抽起無理由」。

  謝又指,○四年下半年公司決定發展定翼機業務,資本由八千萬加到一億三千萬元,再加上賭王的一億五千萬元貸款,新增資金達二億元,但○五年九月定翼機業務「輸好多錢」,單是杭州航線每月要蝕二千萬元,雖然直升機業務持續賺錢,但定翼機的虧損會對直升機方面造成影響。 案件編號:區院刑事七六一——二○一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