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鐸三部曲《狼廳》完結 終篇《鏡與光》2020年出版
2019年05月24日12:03

原標題:都鐸三部曲《狼廳》完結 終篇《鏡與光》2020年出版

希拉里·曼特爾表示,在《狼廳》和《提堂》之後,其三部曲故事的終篇——《鏡與光》將於2020年出版,講述主人公托馬斯·克倫威爾生命最後四年的故事。

撰文 | 王塞北

當《權力的遊戲》在粉絲們的失望中落下大幕,又一齣好戲即將登場。據《衛報》、《獨立報》等媒體報導:暌違八年,英國小說家希拉里·曼特爾

(Hilary Mantel)

《狼廳》三部曲的主人公托馬斯·克倫威爾在與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王后安妮·博林

(Anne Boleyn)

的鬥爭中獲得大勝之後,他又在終篇《鏡與光》

(The Mirror and the Light)

的文學舞台上粉墨登場。

出版商哈珀柯林斯在英國當地時間星期三

(5月22日)

上午宣佈,以主人公托馬斯·克倫威爾一生經曆為主線的都鐸王朝三部曲曆史小說之終篇將於2020年3月出版。這部讓讀者期待已久的小說講述了克倫威爾生命中最後四年的故事,從1536年王后安妮·博林被處以死刑開始,到1540年克倫威爾本人以叛國和異端的罪名被處死結束。

《狼廳》與《提堂》書封。兩部作品分別為2009年和2012年布克小說獎獲獎作品,希拉里·曼特爾成為繼庫切、彼得·凱里和法雷爾之後第四位兩度獲得該獎的作家,也是首次有系列小說連續獲得布克獎。

成功的曆史翻案小說

在《狼廳》

(Wolf Hall,2009)

中,出身窮苦的鐵匠之子克倫威爾在痛苦與磨練中不斷成長,最終出人頭地。在幫助亨利八世離婚成功,廢掉王后阿拉貢的凱瑟琳之後,和新王后安妮政治結盟,而後平步青雲,成為亨利八世的首席國務大臣。故事到了《狼廳》之後的《提堂》

(Bring Up the Bodies,2012)

,國王對安妮漸漸感到厭倦,愛上了簡·西摩,護主心切又想保住祿位的克倫威爾與安妮反目,一場血腥的政治鬥爭之後,克倫威爾勝出,安妮被處死刑。

托馬斯·克倫威爾作為英國近代曆史轉型時期的重要政治家,在其任內,他促進了英國宗教和政治的一系列改革,極大地強化了英國皇室的政權和地位,也為英國向近代社會轉變奠定了一定的基礎。然而,此前大部分的文學作品中,克倫威爾都被描繪成亨利八世身邊“醜陋的”、“奸詐的”走狗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在講述莫爾之死時,曆史學家總是突出莫爾的凜然正氣,主其事的克倫威爾則以陰險奸邪的形象作為襯托。在莎士比亞經典作品《亨利八世》中,克倫威爾也是以無足輕重的反面小人形象出現。

希拉里·曼特爾在2012布克獎頒獎典禮上。圖片來自布克獎官網

曼特爾的《狼廳》系列小說以第三人稱的敘述方式,重新構建了都鐸王朝亨利八世時代的那段曆史,為傳統上被史家淡化處理的克倫威爾,這位英國曆史上最具爭議人物,作另外一種形象解讀,得到了批評家們的肯定。

此前的兩部小說先後都獲得了布克文學獎,一共賣出了一百五十萬本的的好成績,由BBC根據前兩部小說改編成的劇集《狼廳》也頗受好評,使得第三部故事成為近十年來最受期待的小說。

將近十年的創作 為給讀者更好的作品

曼特爾告訴媒體,她已經同她的故事主人公經曆了一段“漫長旅途”,希望她的讀者能夠跟她一起,去探索克倫威爾生命最後的故事。“當我2005年開始創作關於托馬斯·克倫威爾故事的時候,雖然我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根本沒有想到在眾多的資料中得出一個全景式的概觀會花費這麼多時間。最先也並沒有要計劃一個三部曲,但是,漸漸地我認識到他那非凡一生的豐富與魅力,”她說,“我希望讀者們能夠和我一起,走完克倫威爾人生最後一里的路程:攀登到權力的頂峰,位極人臣,加官進爵,獲得前所未有的財富與榮耀,但是轉瞬間即淪為死囚,被綁縛在塔丘

(Tower Hill)

的行刑架上

(曾經處死他的對頭安妮王后和莫爾的地方)

。這本書是我寫作生涯中經曆的最大的一次挑戰,也是最有價值的。我希望並且相信讀者們會發現,他們的等待是值得的。”

劇集《狼廳》人物關係圖。《狼廳》故事情節大體兩條,一是克倫威爾生平,二是亨利八世求子,兩線交織,編成一張時代巨網。全書上半截,以克倫威爾1500年前的童、少年為引子,下轉1527年,他成為紅衣主教沃爾西親信,亨利八世、莫爾、廷臣、教會要員、貴戚、亨利八世前兩任妻子、教宗等陣容錯落登場;下半截,財盛勢大,有“另一英王”之稱的沃爾西敗亡,克倫威爾得寵於真正的英王,即亨利八世,而日益貴盛,由財政大臣而掌璽大臣,而首席國務大臣,而教會事務總管,而晉封伯爵,縱橫捭闔於廷臣、教會、豪勢之間,安排亨利八世休元配凱瑟琳、娶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厚植勢力著手政教改革,以及對莫爾的嚴峻刑法,最終將其送上斷頭台,從行政、立法雙管製造亨利八世兼任國家與教會元首的正當性。圖片來自:vanityfair。

她的出版人尼古拉斯·皮爾森

(Nicholas Pearson)

在Fourth Estate 節目上表示,《鏡與光》同先前兩部故事一樣“處處震撼、步步驚心!”“這部講述克倫威爾最後生涯的小說,叫人完全身臨其境,同樣也投射出我們當下的政治權力運作和生活方式。當我第一次閱讀《狼廳》的開場,就被帶入一種之前從未有過的閱讀體驗。希拉里·曼特爾讓我們置身於克倫威爾生活的年代,以他為中心的諸色人等的生活在我們面前展開,做出種種他們自己無法預見後果的決定。”

呈現獵食者與獵物的標準肖像

出版公司哈珀柯林斯表示這部小說呈現出一幅精準的“(政治鬥爭中)獵食者與獵物的標準肖像,新舊勢力之間的激烈鬥爭,王權意誌與普通人願景的衝突:一個近代國家解決自身矛盾的雄心與勇氣。”同前面兩部小說一樣,《鏡與光》將被BBC改編製作成劇集,依舊是原班人馬:由馬克·里朗斯

(Mark Rylance)

繼續飾演克倫威爾,彼得·斯特勞漢

(Peter Straughan)

負責劇本改編,彼得·考斯明斯金

(Peter Kosminsky )

執導。同時,一部探索作者曼特爾本人生活與創作的電影,由牛津電影公司

(Oxford Films)

製作,將於明年三月上映。

2017年,在BBC的一檔節目上,曼特爾回答讀者關於第二部到第三部之間如此漫長,是不是在進度上出了問題,曼特爾說是讀者的高期待讓她不得不放慢速度。“人們問我是不是在創作克倫威爾之死上遇到困難,不!怎麼可能呢?”她當時即表示,第三部會在2018年完成寫作,於2019年出版。現在看來,還是比原計劃晚了一年,“想要獲得讀者們的鼓勵與肯定,這值得花十年的努力。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向他們提供最好的作品”,她解釋道。

雖然小說即將完結,但是托馬斯·克倫威爾一時半會還不會從我們的視野中消失,他會從斷頭台上站起來,把頭接上,繼續跑到其他銀幕和舞台上講述自己的故事。

讀者在推特上發佈週二看到的廣告畫面。“嗯?趕午飯的時候在萊斯特廣場看到這個!這種玫瑰、這句文字!唉呀媽呀,是希拉里·曼特爾終篇小說要發佈了嗎?”

早前一天的星期二,倫敦萊斯特廣場的廣告屏幕上突然投出一段新廣告:用在《狼廳》封面上的,都鐸王朝象徵的玫瑰花,以及小說的第一句話“你給我起來!”

(So now get up!)

,廣告隨即消失,引發讀者們諸多猜測。

小說發行方水石書店

(Waterstones)

的比婭·卡瓦洛

(Bea Carvalho)

表示,《鏡與光》是他們客戶端讀者最常問到的書。“它將成為2020年,乃至未來十年最重大的出版事件。

編譯參考: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may/22/hilary-mantel-the-mirror-and-the-light-announced-for-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7/jul/05/hilary-mantel-says-final-wolf-hall-book-unlikely-to-come-out-in-2018-as-planned

https://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books/news/hilary-mantel-new-book-billboard-thomas-cromwell-a8925161.html

https://www.publishersweekly.com/pw/by-topic/industry-news/book-deals/article/80137-holt-will-publish-mantel-s-the-mirror-the-light-next-march.html

作者:王塞北

編輯:徐悅東 校對: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