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願者遙歌:視助人尋親為枴杖支撐自己生活的希望
2019年05月24日06:07

原標題:誌願者遙歌:視助人尋親為枴杖支撐自己生活的希望

  正在上網的遙歌。

  張阿姨又一次給遙歌打來電話,一如往日,講述她失蹤的兒子彭天祥。

  2008年8月10日,6歲的彭天祥出門玩耍,之後便杳無音信。警方懷疑,他在江邊玩耍時意外落水,早已不在人世。

  10多年過去了,家人已返回家鄉河南,張阿姨卻依然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時時日日牽掛,60多歲的她,獨自一人留守在當年生活的湖北武漢。

  每隔一段時間,張阿姨的電話定會“如約而至”。遙歌耐心聽著、回應著,用略帶湖北口音的普通話開解她,“事情過去10多年了,你自己的生活總要繼續下去啊,還是先回老家吧!”

  認識張阿姨兩年多,遙歌無數次接到張阿姨的電話,無數次重複同樣的話語,可一個母親內心深處的“執念”卻始終無法消解,遙歌知道,那是沁入骨髓的“喪子之痛”。

  彭天祥,是“寶貝回家”的第174414號案例。加入寶貝回家誌願者協會8年,遙歌共接觸案例240餘件,但他不太記得幫助多少人尋親成功。他能夠記住和無法釋懷的,是無數的“尋找中”,無數的“張阿姨”,以及無數的“彭天祥”,那些找到家人,皆大歡喜結案的,反而沒太多印象了。

  對於遙歌來說,那些觸動內心的疼痛感有跡可尋,似乎都來自他32年人生中最悲傷的部分。

  遙歌本名郭鬆林,湖北仙桃人。12歲那年,一個“踉蹌”改寫了他的人生。

  右側大腿骨折,骨頭遲遲不見生長跡象,骨間約10毫米的缺口難以癒合,他患上了跟哥哥一樣的疾病——骨纖維異常增殖綜合徵。起初他能坐著,後來漸漸只能臥床平躺,翻身都會有骨折的危險。

  病床上,他回憶起因病離世的哥哥。那時他6歲,不諳世事,只知道哭,卻依稀記得17歲的哥哥離開時眼裡是無言的不捨,記得母親面對哥哥的離世,撕心裂肺慟哭到說不出話來。

  同樣的疾病,讓10多歲的郭鬆林陷入低落情緒。然而他忘不了哥哥彌留之際的囑託:“我離開後,你就是家裡的希望,將來一定要撐起這個家。”病程中深陷疼痛和絕望,才讓他更加深刻地體會到哥哥的囑託意味著什麼:人生沒有選擇,只有堅強起來,自己和家人才會好過一些。

  沒辦法去學校讀書,他在家裡自學;後來有了電腦,他通過互聯網瞭解世界;買書自學電腦維修知識,接觸簡單的平面設計……“我要對抗腦萎縮,避免與社會脫節,至少不能成為家裡的拖累”。

  世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

  2010年年底,郭鬆林決定利用閑暇時間做點事。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瀏覽到寶貝回家網站,一個個鮮活的尋親案例,讓他的腦海里立刻閃現出哥哥離世時母親絕望的樣子。

  “哥哥沒辦法回到我們身邊了,但那些丟了孩子的母親,是有機會找到家人,重新團圓的。”這個突然萌生的念想,讓郭鬆林激動不已。

  “我可以成為誌願者嗎?”郭鬆林試探著問道。

  “當然可以。”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覆,順利加入到“寶貝回家”尋親誌願者隊伍。

  那一刻,郭鬆林鼻子一酸,忍不住哭了,“原來我也可以幫助別人。”

  遙歌這個名字,正是加入“寶貝回家”時他特意給自己取的,“遙遠的歌聲”,寓意父母對孩子回家的呼喚。

  從加入“寶貝回家”開始,他每天花費大量時間比對和擴散尋親信息,與尋親者電話溝通,幫當事人出主意尋人。如果發現登記的父母尋子與孩子尋家的信息相似,便再次一一核查細節,通知當事人做DNA採集。他給自己定好每天的目標,“今日事今日畢,完不成便不睡覺”,這份誌願工作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從尋人到整理案例,再到成為家尋板塊的版主,遙歌堅持了8年,已然成為寶貝回家誌願者中的“元老”。有些誌願者會因為無法尋親成功而感到挫敗,中途退出了誌願者組織,而遙歌卻正是因為數不清的“挫敗感”堅持了下來。“可能更加理解那種失去親人的心情吧,也更願意花時間去陪伴和開解他們”。

  寶貝回家的工作人員長期通過電話和網絡跟遙歌聯繫,沒有人知道他的身體狀況,也沒人知道他的所有誌願服務工作都是躺著完成。

  “他就是特別熱心,很陽光的一個人,對網友有求必應。”寶貝回家工作人員夏女士說,一直到2016年,他母親重病,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在網上發帖求助,無意中被寶貝回家的誌願者發現,他才說出自己身患重病的實情。

  遙歌從不覺得自己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更不願意大家把他當殘疾人看待。在遙歌的身上,有股子豁達勁兒,生活雖苦,卻讓人感受到積極向上的精神狀態。夏女士希望更多人瞭解和看到這個充滿正能量的年輕人,她希望有更多的人關注“寶貝回家”,加入到尋親隊伍中。

  提起誌願服務,遙歌一直有個遺憾,那就是不能像其他誌願者一樣去實地核實信息。比起他人,他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接觸當事人,但囿於身體原因,他只能把自己藏在幕後。他的內心深處一直有個希望,那就是重新站起來。

  一家公益基金為遙歌發起救助活動,25266名愛心人士參與其中,籌集了96萬元手術費,用來幫助遙哥重新站起來。

  2018年6月,遙歌完成了第一期手術,如今在武漢市第四醫院康複科進行後續治療。“可以在減重跑台上面扶著走一小會兒,主要以肌肉強化和功能訓練為主,藥物為輔。”遙歌說,如果順利,預計下半年會再進行一次手術治療。

  在此之前,他從未想到會有那麼多人幫他。遙歌感歎,“助人者人恒助之”,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

  隨著身體狀況一日日好轉,他開始籌劃將來的生活。從前,他依靠網上接包裝、海報設計工作來維持日常開銷,填補尋親的電話費。“將來身體狀況更好一些了,我想開個電腦維修店,養活自己和家人”。

  遙歌始終記得這樣一句話:一個誌願者就是一把泥土,但我們存在的意義,不是被淹沒,而是與無數把泥土聚集在一起,成就一座山峰,一條山脈,一片群峰。“我們就是這樣的一群人,聚小力築大愛”。

  很多人說,遙歌是他們尋親路上的“明燈”,指引和撫慰人心,可是遙歌卻覺得,“寶貝回家”和無數個家庭就像他的“枴杖”,支撐他找到生活的“希望”:希望自己能夠重新站起來,希望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希望有一天可以“天下無拐”……也正是這些“希望”,讓遙歌保持著良好的心態,“世界以痛吻我,而我報之以歌。”

  許亞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5月24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