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愛的女人們》:婆媳關係真的無解嗎?
2019年05月24日11:26

原標題:《我最愛的女人們》:婆媳關係真的無解嗎?

時下觀察類綜藝成為新風口,各種人物關係都成為觀察的對象。夫妻關係的,有《妻子的浪漫旅行》《幸福三重奏》;父女關係的,有以婚戀為切入口的《我家那閨女》《女兒們的戀愛》;母子關係的,有《我家那小子》等等。最近芒果TV和優酷聯合播出的一檔名為《我最愛的女人們》的新網綜,則聚焦婆媳關係。

《我最愛的女人們》海報,上中下圖分別是媳婦、老公、婆婆。

《我最愛的女人們》號稱是“全國首檔關注真實婆媳關係與代際溝通的綜藝”,張晉與蔡少芬、楊爍與王黎雯、張倫碩與鍾麗緹、袁成傑與陳芊芊四對夫婦,與男明星各自的母親,一起到上海旅行並共同生活一段時間。旅行+共同生活,婆媳之間的生活方式差異、三觀差異便充分彰顯出來,假若婆媳發生矛盾,夾在其間的兒子/老公該如何處理?節目是觀察婆媳關係一扇挺好的窗口。

目前播出了幾期,喜提不少熱搜,但大多圍繞著“張倫碩是不是好男人”“陳芊芊是不是作”等展開,“婆媳關係圖鑒”倒關注不多,但其實它挺值得說道說道。

婆媳矛盾,亙古難題

《我最愛的女人們》先導片中專門設計了一段街邊採訪,“你敢不敢帶老婆和媽媽一起去旅行?”面對這個問題,十之八九的受訪者表達了“抗拒”;且受訪者的態度也明確表示:不少婆媳關係並沒有那麼和諧。

帶著家長去旅行,是個難題

婆媳間的矛盾,是一個中國式的亙古難題,古往今來反映婆媳問題的文藝作品汗牛充棟。古有《東雀東南飛》,今有《雙面膠》《婆婆來了》《媳婦是怎樣煉成的》等。“老媽和老婆跳水裡,先救誰”是多少男人曾經遇到的靈魂拷問。婆媳矛盾看似是家庭內部問題,是個人素質問題,可實際上,它又是一個社會問題,它與古代中國的政治結構(家天下)、經濟結構(農耕社會、男耕女織),社會形態(鄉土社會、差序格局),思想觀念(孝文化、女德)等均息息相關,這些最終都集中作用在思想觀念上,並影響著無數家庭。

那麼傳統的思想觀念,是如何發揮影響的?

《我最愛的女人們》有個針對小夫妻的訪問,婆婆在另一間小屋觀察。妻子問丈夫,“媽媽、我、你按重要程度排序”。觀察室里的四個媽媽都非常自信,認為肯定是自己排第一(只有張晉的媽媽把自己與蔡少芬並列第一)。同樣地,問到同時掉水裡先救誰時,每一位媽媽都希望兒子先救自己。

張倫碩媽媽認為兒子肯定把自己排第一。她猜對了。

只有張晉的媽媽認為,並列第一。

以前曾與一個美國朋友談到這個問題,她說她的家庭不會有這樣的問題,肯定是伴侶第一位,她以後也不會要求孩子把她排第一。但絕大多數中國媽媽都條件反射地希望孩子把自己放第一位,這不是說媽媽們自私啊什麼的,而是媽媽她們這一輩,仍多多少少受到傳統觀念的影響。

其一,就是中國傳統的孝文化。儒家倫理倡導的是,“百善孝為先”“夫孝,德之本也”。哪怕“三從”規定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但在傳統的封建大家庭里,夫喪之後,嫡妻一般會成為封建家長的化身,她雖然是女性,但文化上、心理上,卻遵從著男權的規定。比如《紅樓夢》里,賈府最有“權勢”的人就是賈母。

其二,傳統的孝道與封建男權製度是同構的,遵從著嚴格的等級秩序,並忽視女性的權益。彼時,侍奉公婆、生兒育女、相夫教子是女性的唯一職責,“服從”是一個已婚女性的最高標準,甚至是唯一標準。在婆婆面前,兒媳是沒有“人權”的,因此古典文學里,“惡婆婆”是一個經典的文學意象。身為兒媳唯一能做的就是“熬”,就像俗語說的,“多年媳婦熬成婆”,熬成封建大家長了,才稍稍解放。

當然,隨著新中國成立,生產力不斷髮展,鄉土社會在瓦解,思想不斷開化,男女平等進程也在不斷推進,愚孝和女德等糟粕也在被人們捨棄,但不可否認的是,某些觀念或隱或現起著作用。比如層出不窮的“女德班”“國學班”;坊間“娶了媳婦忘了娘”就是用來譏諷兒子更重視老婆的;缺乏界限意識,家長們不自覺地幹涉兒子兒媳這個家庭內部的生活。

認清這個大背景、大前提,我們具體在處理婆媳矛盾時就會少一些針對個人的攻擊,而意識到它是一個曆史遺留問題,是一個必須伴隨著社會發展才會慢慢實現更迭的觀念問題。與此同時,我們才能建立起一種“經營”婆媳關係的理念,經營就意味著我們需要妥協、退讓、適當的偽裝、必要的算計,它並不是一個貶義詞。何況,婆媳本就是毫無血緣、毫不相幹的兩個人,突然有了異常親近的關係,只有經營,才能多和諧、少衝突。

難點在於,該如何經營?《我最愛的女人們》就成了參考樣本。

婆媳兩端,以和為貴

婆媳關係,首先牽涉婆婆、媳婦兩端,雙方怎麼做很重要。

節目中的四對夫妻,都與婆婆分開住——這對於紓解矛盾有著重大幫助。雙方都有著明確的邊界,兒子兒媳有自己的小家庭,父母也有自己的生活,少了干涉,衝突也能相對減少。

分開住不是孝順不孝順的問題,很多時候,它是一個經濟問題——兒子兒媳是否經濟獨立。現在不少年輕人買房要父母的錢,帶小孩需要父母無償勞作,但又無法忍受父母的嘮叨或干涉,回過頭在網上對父母公婆各種吐槽;一旦父母沒“利用價值”了,就趕緊把父母送回老家成空巢老人。說句公道話,暫且不論公婆怎麼樣,這樣的年輕人首先就足夠招人煩的。享受權利就得付出代價,若不想家長過分干涉,麻煩花心思好好經營關係。

《我最愛的女人們》中鍾麗緹,做到了大多數兒媳無法做到的(媳婦們也不必勉強自己去效仿)。她很熱情、很真誠地愛著婆婆。婆婆到來之前,會給婆婆買衣服;知曉婆婆的一切喜好,旅行前啥都給婆婆準備好了;各種誇獎婆婆;非常自然地親吻婆婆……鍾麗緹對婆婆比張倫碩上心用心多了,婆婆自然沒話說。值得一提的是,婆婆曾說,鍾麗緹比他兒子再小幾歲就完美了,這句話被網上瘋狂DISS,實際上婆婆說這句話的語境,是對鍾麗緹由衷讚賞的。

鍾麗緹很自然地親吻婆婆,真的很少人能做到。這可能也和她從小在加拿大生活有關,比較西化。

如果無法做到親昵,儘量做到和諧相處,少給彼此添堵。無關緊要的小細節上,何妨讓一步。婆媳來自不同地方,有生活上的差異很正常,像蔡少芬一開始到婆婆家,麵條做法不同,倆人有爭議。蔡少芬最終隨了婆婆的做法,還特意學說重慶話圓了尷尬局面。

但婆媳矛盾的關鍵節點,還在於身兼兒子/丈夫雙重身份的男人。不必諱言,婆媳之間圍繞著兒子/丈夫可能有著某種情感角力,婆婆擔心兒子被媳婦搶走了,擔心兒子被兒媳欺負了;媳婦也煩惱婆婆分割了丈夫本該給自己的愛。這是人性的本能或弱點,聰明的做法是,儘量不要去挑戰和刺激人性,要訣就在於“克製”。

在婆婆面前,克製與丈夫起衝突和爭執,這就是蔡少芬說的,“男人要尊重,女人要愛”;除此,也克製沒完沒了地秀恩愛。就這一點而言,節目中袁成傑的妻子陳芊芊是唯一比較任性的,懶就不說了(小孩扔給婆婆、不怎麼做家務),婆婆在廚房裡忙活,她跟袁成傑起得晚然後在房間里大聲撒嬌。當然這也沒什麼好指責的,畢竟她有一個無限包容她的老公和婆婆,可以幸福做自己。

陳芊芊婆婆在廚房裡獨自忙碌,陳芊芊在房間里跟袁成傑撒嬌。

婆婆也需克製。節目中的四位婆婆,就目前看來,都是非常好的長輩。她們相對克製,沒有過分干涉私生活,懂得“裝聾作啞”。關鍵時刻,又能成為“和事佬”。張倫碩和鍾麗緹有衝突,婆婆會摟著安慰她;楊爍和王黎雯有衝突時,婆婆要楊爍讓著點;袁成傑的媽媽也希望兒子對兒媳好一點……就像楊爍媽媽說的,一切都是希望你們好。

鍾麗緹的婆婆安慰鍾麗緹。

男性不可缺席

良好的婆媳關係,至關重要的一環,是夾在二者之間的男性角色。任何糟糕的婆媳矛盾,雖與婆媳有關,但男性往往也難辭其咎。他要麼偏向婆婆,要麼偏向老婆,要麼幹脆不管不問。我們的父輩,很多都是甩手掌櫃型的,家庭結構也是“母子緊密——夫妻疏遠——父子疏遠”,這樣一來,就很容易有婆媳矛盾,因為即使兒子成家,母親依舊習慣性地向兒子索取情感。

本來婆媳是因為一個共同的男性,才從毫無關係的陌生人變成可能朝夕相處的“親人”,如果男性不作為,那麼婆媳的關係可能就比陌生人還糟糕。

四個男人里,張晉是唯一看得通透的,其他幾個丈夫大多沒這個意識,要麼像張倫碩,把老婆當做母子關係的粘合劑,要麼像袁成傑,夫妻倆都懶,老媽做啥都成了理所當然。

張晉值得男人們學習。

夾在其中的男人該如何平衡?如果說婆媳對待彼此是,不要刺激對方的弱點;要麼男人應該做的是,儘量迎合兩個女人的弱點,讓兩個女人都覺得自己受重視、自己很重要。陳芊芊曾說,“男士一定要溫柔,媽媽在的時候更要溫柔”,男嘉賓們聽了哭笑不得,但這話說對了一半,在婆婆面前,對妻子溫柔,但在妻子面前,也得對媽媽孝順,兼顧雙方情緒。

最怕的一種情況是,男人不僅無法充當婆媳間的潤滑劑,反倒成了矛盾的導火索和助燃劑。一個表現是,在一方面前,一味偏袒另一方。像在回答媽媽和媳婦同時落水時救誰,這個問題雖然很“弱智”,但楊爍、張晉、張倫碩都懂得圓回來,除了袁成傑,毫不猶豫回答“老婆”。哪怕理是這個理,但考慮到媽媽是一個愛乾淨、優雅、講尊嚴、愛面子、幫你辛苦帶兩個孩子的女性,公開這樣說難免讓媽媽失落。

其他三位男性還會圓一下,讓老媽老婆都滿意。袁成傑唯一直接回答先救老婆。

袁成傑媽媽(右)明顯有點心酸。

另一個表現是,在一方面前,吐槽另一方的不好。張倫碩就是如此,節目中他對鍾麗緹發火提了好幾個熱搜,遭到網友的嚴厲批評。除了小題大做外,就是他向媽媽吐槽鍾麗緹。好在節目里鍾麗緹跟婆婆關繫好,現實生活中有些媽媽覺得兒子沒被照顧好,是會把氣撒向兒媳的。

張倫碩向媽媽吐槽鍾麗緹“懶”。

當婆媳有小矛盾時,節目中張晉夫妻也再一次為我們提供瞭解決問題的示範。蔡少芬和張晉媽媽在車上商量接下來去哪裡打卡,張晉媽媽提議去城隍廟,蔡少芬想去吃年糕,但張晉媽媽覺得下雨了不想在戶外活動。氣氛有點尷尬。這時蔡少芬把地圖給張晉,讓張晉做決定(蔡少芬懂得讓男性參與解決)。張晉先安撫雙方說,“如果我決定,就別再提意見了”,雙方都同意了。最後他拍板了雙方都中意的粽子店,完美出行,婆媳相視一笑,尷尬也就化解了。

張晉很溫柔地告訴老婆和媽媽,他做完決定雙方就別再提意見了。

說到底,婆媳關係難不難?幸運的話,很容易,但某些情況也很難。但無論如何,並非無解,還是得用心去經營。人際關係從來都是雙方的,我們花費心思往往不見得是為了贏得對方的愛,而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舒心。至少多一個親密家人,比多一個添堵的“敵人”,日子要好過太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