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將數千份卡夫卡遺稿保管人的文件移交給以色列
2019年05月24日10:22

原標題:德國將數千份卡夫卡遺稿保管人的文件移交給以色列

移交的文件包括布羅德的劇本、日記、信件和手稿等個人文稿以及一張卡夫卡在1910年給布羅德的明信片。

撰文 新京報記者 吳鑫 實習生 聶麗平

據美聯社報導,5月21日,德國當局向以色列國家圖書館移交了卡夫卡摯友、遺囑執行人馬克思·布羅德的約5000份文件,包括布羅德的劇本、日記、信件和手稿等個人文稿以及一張卡夫卡在1910年給布羅德的明信片。

馬克思·布羅德是卡夫卡生前最好的朋友與遺稿執行人,同時也是一位作家、作曲家和劇作家。大約十年前,這些資料從布羅德的秘書埃斯特·霍夫

(Esther Hoffe)

的公寓被盜。2013年,一位以色列商人試圖將這些手稿賣給位於馬爾巴赫的德國文學檔案館,檔案館將這一消息告知以色列,以色列國家圖書館隨後介入了此事。同年,德國警方在威斯巴登的一個國際偽造團夥的倉庫中發現了這些手稿,此後,這些手稿一直保存在德國當局手中。

以色列國家圖書館一直將自己視為卡夫卡和布羅德文稿的合法擁有者。1924年,卡夫卡因肺結核去世,去世前,他將自己的所有筆記本、手稿和日記等文稿遺贈給了布羅德,並要求他將自己的所有作品燒掉。但布羅德違背了卡夫卡的遺願。1938年,納粹占領捷克斯洛伐克蘇台德地區後,布羅德為躲避迫害,帶著這些文件逃往了巴勒斯坦。布羅德在1968年去世後,他讓自己的秘書埃斯特·霍夫

(Esther Hoffe)

負責自己的文學遺產,並將卡夫卡的所有文稿交給了霍夫。

卡夫卡

在接下來的四十餘年里,霍夫保存了這些文件,並將包括卡夫卡《審判》的原稿在內的部分文件賣給了德國文學檔案館等機構。2007年,霍夫去世後,這些文件轉贈給霍夫的兩個女兒,此後,以色列和她們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訴訟。以色列堅持認為,卡夫卡的手稿是屬於猶太人的文化資產。2016年,以色列在最高法院的判決中獲得勝利,取得了卡夫卡的手稿。上個月,蘇黎世一家地方法院維持了以色列的判決,裁定可以打開瑞士的幾個保險箱,把裡面的東西運往以色列國家圖書館。

據以色列國家圖書館館長斯特凡·利特

(Stefan Litt)

稱,此次德國移交給以色列的文件,與卡夫卡本人聯繫不大,但可以讓布羅德的作品收藏更為完整,從而更加深入地研究布羅德以及他的文學圈子,包括卡夫卡和其他作家。專家們表示,這些文件將為瞭解20世紀初的歐洲文學和文化景象提供一個窗口。

這是包括手稿、信件、筆記本和布羅德的其他著作在內的大約4萬份文件中的一部分,以色列國家圖書館正在重新整理這些文件。以色列國家圖書館還希望,盡快將布羅德和卡夫卡的所有作品納入自己的館藏。

編譯來源:

https://www.leavenworthtimes.com/zz/news/20190521/germany-hands-israel-thousands-of-kafka-confidants-papers

https://www.jpost.com/Diaspora/Stolen-letters-from-Kafka-confidant-handed-over-to-National-Library-of-Israel-590351

作者: 新京報記者 吳鑫 實習生 聶麗平

編輯:徐悅東 校對: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