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鬥”半個世紀的《大奧》,“最終章”令人失望
2019年05月24日14:26

原標題:“宮鬥”半個世紀的《大奧》,“最終章”令人失望

吃瓜群眾對於封建時代宮闈秘史的好奇心可以說是放諸四海而皆準。國內的《甄嬛傳》、《延禧攻略》等電視劇自不待言,甚至向來被認為處於“電視劇鄙視鏈”上端的英劇也有《都鐸王朝》這樣的“宮鬥”劇集。而在選材素來多元化的日劇里,也有著這樣一個堪稱經典的“宮鬥”題材,這就是《大奧》。

宮鬥半世紀

1958年12月23日,當時世界第一高電視塔(332米)——東京電視塔落成啟用。這標誌著日本電視時代的到來。第二年(1959)年又逢皇太子(現在的德仁天皇)大婚,民眾為一睹這一世紀盛事的電視直播而爭相購買電視機。彼時新興電視產業的一片藍海,促使好幾個民營電視台不約而同地在1959年宣告成立。結果,時隔一個甲子之後,為了慶祝建台60週年,今年上半年的日本螢屏上出現了若干台慶作品。2月份,讀賣電視台播出了《約定的舞台:兩人穿越時空的歌》。同樣慶祝60大壽的富士電視台動作更大,不但翻拍了經典懸疑劇《砂之器》,還播出了一部《大奧:最終章》。

《大奧:最終章》海報

所謂“大奧(おおおく)”指的是德川幕府(1602-1867年)江戶城中幕府最高統治者將軍府邸的一部分,被一扇銅製屏風與處理政務的“中奧”分隔開來。連接兩者的唯一通道被稱為“禦鈴廊下(おすずろうか)”,能通過這裏進出“大奧”的男性唯有將軍一人。鈴廊上方佈滿了用繩子串起來的大大小小的鈴鐺,每當將軍進出時,就會有專人拉響串鈴(《大奧:最終章》的開場,就提到了這一細節)。

“禦鈴廊下”

換句話說,作為將軍正妻(“禦台所”)及側室等女眷和數百名侍女(“女中”)生活的地方,“大奧”其實就是幕府將軍的後宮(與中國宮廷不同,日本不用太監)。中國有句古話“三個女人一台戲”,深居“大奧”的女人們,免不了明爭暗鬥。從這個意義上說,“大奧”就是一個女人們沒有刀光劍影的神秘戰場。當然,從欣賞的角度說,女人之間的戰爭武器是美麗和智慧,比起男人們陽剛、悲壯的戰爭要耐看得多,也正因為這樣,“大奧”這一題材才會經常出現在眾多日本影視作品中,誠所謂“宮鬥”未有窮期。

作為一部古裝電視劇,《大奧》先是於1968年、1983年在富士電視台作為公司創立紀唸作品拍攝。進入21世紀之後的季播電視劇與單集特別版則為同一組系列作,由富士電視台製作,東映協助。除了1968年版及1983年版的背景貫穿整個江戶時代外,之後的版本都只選擇了其中一個時期(這可以避免演員換人過於頻繁)。2003年的《大奧》設定在幕末時代至明治時代,2004年的《大奧~第一章~》設定在春日局與德川家光(第3代將軍)之時;2005年的《大奧~華之亂~》則設定在稍後的德川綱吉(第5代將軍)時代。2006年的《大奧·特別篇~另一個故事~》設定在德川綱吉至德川家宣(第6代將軍)時代。而2016年的《大奧·第一部~最惡之女~》及《大奧·第二部~悲劇的姊妹~》則設定在德川家齊(第11代將軍)時代。此外富士電視台還在2006年拍攝了《大奧》的電影版,故事背景放在了德川家繼(第7代將軍)時代……眾多的“大奧”劇實在稱得上是令人眼花繚亂,比起“清宮戲”在國內古裝劇中的份量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奧 華之亂》

異樣的“宮鬥”

作為宮鬥題材劇,《大奧》的整部戲幾乎全是女性角色,女性人物的塑造同時也就非常多元化,其中涉及的角色定位包括:將軍生母,將軍乳母,妻子們,妾侍,還有過百婢女,各類矛盾層出不窮爭鬥不斷,爭寵幸、爭生子、爭權勢,可謂何種毒招用盡。就像《大奧·最終章》的台詞所說的那樣,大奧是“彙集了仇恨、辛酸、嫉妒的熔爐”,稱得上是“一座住著1000多女子的伏魔殿”。

《大奧·最終章》台詞

在 《大奧·第一章》中登場的“春日局”就是一位典型的“大奧”人物。她原本是一位被丈夫拋棄的苦命女子,以低賤奶媽的身份進入將軍府,最終卻成為了後宮總管。為了扶持德川家光繼承將軍位置,告密、詛咒等手段盡出。為了讓喜好男色的家光早點擁有後代,甚至幫他強擄看上眼的尼姑到後宮當妾,蠻橫強硬的姿態最終把她送上“大奧女帝——後宮史上最強的女性寶座”。儘管是位不折不扣的“惡女”,春日局所犯下的罪行大部分卻不是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是為了扶持家光成為將軍,延續將軍府的香火。她常常對家光說:“人為了捍衛尊嚴,有時會變成惡魔”;“只要能夠讓你擁有全部,即便讓我下十八層地獄也在所不惜。”春日局高尚並充滿大愛的“惡”終究是得逞了,並瀟灑地達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到達事業巔峰的她因為失勢而病死。

《大奧·第一章》

其實,《大奧》系列劇的第三部《大奧·華之亂》中的阿傳夫人比起春日局的險惡有過之而無不及,身為將軍的得寵側室,阿傳夫人對每一位有可能對她現有地位造成威脅的女性採取一切極端手段,堅決把威脅扼殺在“搖籃”里。

至於《大奧》系列劇的另一部《大奧·明治篇》則敘述了明治年間,第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的妻子島津篤子(篤姬)因為受盡新“大奧”掌舵人瀧山的欺淩,為了自保,由溫柔可人逐漸成長為奸詐而又心狠手辣。說起來,原本善良可人的少女為了生存,不得不由善轉惡,進而“以惡製惡”這一人物設定的確很容易令人想起國產宮鬥劇《甄嬛傳》。同樣也是在後宮中為爭寵鉤心鬥角,為權力機關算盡,為慾望巧設圈套,為複仇步步為營,曾經不諳世事的甄嬛在複雜的後宮爭鬥中,同樣也與篤姬一樣變得冷漠無情,凶狠可怖……

只不過,在《大奧·最終章》里,似乎已經見不到如此驚心動魄的宮廷戰場。當然,“惡女”還是存在的,在前幾部《大奧》里都有出場的第六代將軍德川家宣的正室天英院(鈴木保奈美 飾)與側室(第七代將軍德川家繼的生母)月光院(小池榮子 飾)為爭奪“大奧”主導權而明爭暗鬥。幾乎從《大奧·最終章》一開始,毒殺將軍有力繼承人的“天英院”就以大反派的形象示人。而在影片的情節推進中,這一人設又進一步被強化了。

天英院與月光院

《大奧·最終章》的故事背景是紀伊(今和歌山)藩主德川吉宗以外藩身份繼承第八代將軍。其側室久免也隨之進入了深不可測的“大奧”。扮演“久免”這一角色的木村文乃在日本大概只能算是2.5線女演員,這也是她第一次出演富士電視台劇集。作為《大奧·最終章》中的主角,木村文乃可以說是顛覆了由來已久的大奧“惡女主”設定。進入大奧前,久免安靜地相夫教子(而且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進入大奧之後,她的處境頓時變得十分危險。《大奧·最終章》的敘事主線其實異常清晰:作為正面人物的久免不斷地挫敗了權欲熏心的大奧原主人天英院的種種陰謀——甚至包括對於德川吉宗及其幼子的謀殺計劃。但是,最為引人注目的是,久免並未在此過程中成長為善於謀權的深宮貴婦,用通俗的話說,她並沒有變“壞”。她取得成功的武器只是本質的善良,與機緣巧合和貴人相助。由於“對手戲”的缺乏,從宮鬥的精彩程度上,《大奧·最終章》是遠遠不能與諸多前作相埓了。

“傻白甜”女主久免

缺憾的“最終章”

不過,若是仔細考究《大奧》系列的“進化史”,恐怕也不難發現,主角擺脫“惡女”形象早有端倪。2006年的電影版《大奧》主題變成了大奧總管繪島與歌舞伎演員生島為了忠貞不渝的愛情甘願赴死。而大奧中無時不在的權力爭鬥不過作為這個愛情故事的背景板存在而已。

至於富士電視台之外製作的“非正統”大奧題材就走得更遠了。2010年10月由日本漫畫家吉永史的人氣系列漫畫第一卷改編而成的日本古裝宮廷大戲《大奧:男女逆轉》以其獨特的世界觀成為一時話題:由於只感染男性的傳染病大肆流行,男性人口急驟減少,只有女性人口的四分之一,於是女性成為社會主流,女將軍開始統領幕府。而幕府的後宮——大奧則開始招募美男子,為女將軍服務……

TBS電視台以此為契機,將“男女逆轉”的故事延續下去,採取日劇+電影聯動推出的形式,於2012年秋播放了以第三代將軍家光為主角的時代劇《大奧~誕生[有功·家光篇]》。TV劇剛剛落下帷幕,華麗宏大的電影版《大奧~永遠[右衛門佐·綱吉篇]》又隆重登場。它主要講述了德川第五代女將軍綱吉為延續德川家族的統治,不得不周旋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間,淪為“生育機器”的故事。這部日本電影作品從傳統大奧系列劇著重描寫宮廷爭鬥戲的題材中標新立異,描寫了一個高傲、任性而又孤獨的女將軍形象,令觀眾感受到了完全不同的魅力。

《大奧~永遠[右衛門佐·綱吉篇]》

看得出來,富士電視台對於此類離經叛道的大奧作品是頗有些不以為然的。為此,《大奧·最終章》在演員選擇時就盡力擺出回歸傳統的姿態。在舊作系列中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大奧女官三人組”的扮演者鷲尾真知子、山口香緒里、久保田磨希在《大奧·最終章》出演了同一角色。只可惜她們的戲份除了在一開始為不熟悉大奧格局的觀眾進行了“掃盲”之外,大多數時間只是不折不扣的龍套。至於在2003-2006年的每一部《大奧》作品中都有出場的北村一輝,儘管起初也被當成一個噱頭宣傳,其實他在《大奧·最終章》中的出場時間只有可憐兮兮的一分鍾……這當然是《大奧·最終章》作為整個系列收官之作的一個缺憾。

驚鴻一現的北村一輝

但並不是唯一的缺憾。在本劇看似溫馨的結局背後,日本社會女性地位低下的痼疾又一次顯露無疑。作為側室的久免,不但包容了丈夫的一夜風流,還主動為德川吉宗選擇正室人選……如此陳舊的思想格局,似乎還比不上《大奧:男女逆轉》中的顛覆世界觀值得觀眾思索。不過,那些對於劇集的思想性並無太高奢求的觀眾反而可能會對《大奧·最終章》更加失望——其原因當然是劇中乏善可陳的宮鬥戲。聯想到新天皇登基後日本啟用了一個完全可以稱為“歲月靜好小清新”的年號(“令和”),日漸佛系的日本社會似乎已經失去了野心,情願以虛幻的大團圓情節代替爾虞我詐卻又精彩紛呈的宮廷爭鬥,為長達半個世紀的《大奧》系列,劃上了一個難言完美的句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