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碩士被殺案開庭:被告供殺人原因 求判死刑
2019年05月24日18:29

  原標題:“中科院研究生被殺案”開庭:被告供述殺人原因,求判死刑

  作者:楊雨奇

  24日上午,備受關注的“中科院研究生被殺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對於被告人周凱旋殺害高中同學謝雕的行為,據受害者方代理律師薑麗萍回應,庭審過程較為順利,但一審結果未直接宣判,嫌疑人周凱旋庭上求判死刑。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另據受害者母親表示,被告周凱旋父母仍希望法院在對周凱旋量刑時,能考慮其精神方面的問題。

  一審開庭未直接宣判

  自首情節難從輕量刑,“精神鑒定”成爭論焦點

  發生於2018年6月14日的“中科院研究生被初高中同學殺害”案,在案發300多天后,於24日上午9時許在北京一中院公開審理。被害人謝雕的父親謝中華攜家屬3人及律師薑麗萍出席本次庭審。

  謝雕為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碩士研究生,與被告周凱旋為高中同窗好友。因案發前兩年,兩人在一次同學聚會上發生口角,周凱旋懷恨在心,於2018年6月前往北京,並在謝雕為其準備的接風宴上,周凱旋趁機將謝雕殺害。[詳情]

  開庭前,中新網記者從謝中華處獲悉,其希望法院能判處兇手死刑並立即執行,暫不考慮民事賠償。庭審持續近4小時後,於下午1時許結束。記者瞭解到,對周凱旋的審理結果,法院未當庭宣判。

  據律師薑麗萍介紹,庭審過程較為順利,控辯雙方對檢方起訴指控的周凱旋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

  “被告人周凱旋一直表現得很無所謂,基本對所有指控都接受,並向法院提出希望判自己死刑。”薑麗萍說。

受害者方辯護律師薑麗萍接受媒體採訪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受害者方辯護律師薑麗萍接受媒體採訪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對此次案件審理的焦點,薑麗萍告訴中新網記者,控辯焦點主要集中於周凱旋的精神狀態。她表示,對方辯護人一直稱周凱旋精神狀態不佳,並申請做精神鑒定。

  實際上,謝中華曾透露,在開庭前不久,周凱旋家屬曾向北京市公安局監所管理總隊司法鑒定中心提交過精神鑒定申請。而最後的《精神病司法鑒定意見書》顯示,周凱旋診斷為神經症,但實施違法行為時無精神病性症狀導致的辨認、控製能力障礙,評為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此外,對於是否會鑒於周凱旋的自首情節從輕量刑的爭論,薑麗萍回應稱:“雖然有自首情節,但鑒於周凱旋殺人的手段極其惡劣,後果特別嚴重,因此不能成為其減刑的理由。”

謝雕父親走出法院接受媒體採訪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謝雕父親走出法院接受媒體採訪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同學會口角”、“可樂照炫富”

  周凱旋供述:因謝雕兩次激怒才動殺機

  據薑麗萍介紹,周凱旋在庭審期間承認,行兇的原因是謝雕曾兩次“激怒”自己,一次是案發前2年的同學會爭吵,另一次是自己在高中群裡發可樂照,謝雕卻說自己在“炫富”。

  同窗“反目”,始於案發前2年的一次同學會。在聚會期間玩“狼人殺”遊戲時,兩人發生口角衝突,周凱旋懷恨在心,於兩年後前往北京尋仇。

  薑麗萍律師介紹,周凱旋在庭上表示,兩人爭執期間,謝雕曾說了一些“侮辱”自己的話,導致兩人結怨。

  據周凱旋供述,聚會後他受刺激嚴重,常想起被謝雕辱罵的事情,甚至影響到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然而,薑麗萍解釋,此前有4位他們的共同高中同學回憶了聚會情況,其中三人都不記得發生衝突的具體情況,只有一位同學表示,謝雕對周凱旋的話有調侃的意思,但兩人吵起來後,同學很快將他們勸開,事後就沒什麼了。

  此外,周凱旋表示,致使自己再動殺機的,是2018年的一張可樂照。

  薑麗萍提到,周凱旋在庭審現場回憶,案發前不久,自己在高中群裡發佈了一張喝可樂的照片,謝雕在群裡回覆:“你在炫富拉仇恨”。

  對此,謝雕母親告訴中新網記者,此前兒子並未向他們提到過此事,反而常在家裡念叨周凱旋因本科期間打遊戲荒廢學業,不能繼續念研究生很可惜。

  兩次言語“激怒”後,周凱旋帶著尋仇的心理,以辭職旅遊為藉口於2018年6月12日來到北京,並提前在網上買好匕首郵寄到北京。在謝雕為其招待的接風宴上,周凱旋突然起身將匕首刺向謝雕胸膛。

現場監控顯示,周凱旋在席間突然起身用匕首刺向謝雕
現場監控顯示,周凱旋在席間突然起身用匕首刺向謝雕

  現場監控顯示,被刀刺後的謝雕雙手摀住胸口,站起身來倉皇后退。周凱旋則再次發起攻擊,用刀接連刺向謝雕頸部。謝雕隨即面朝下倒在地上。周凱旋見狀仍未收手,衝上去繼續壓在謝雕身上,接連捅刺數刀,謝雕當場喪命。

  見謝雕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後,周凱旋起身離開,期間高舉雙臂,擺出勝利的姿態。

  這頓接風宴,最終變成了一場慘劇。

謝雕母親帶著謝雕的遺照走出法院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謝雕母親帶著謝雕的遺照走出法院 中新網 楊雨奇 攝

  謝雕父母:

  不需要賠償,只求判處死刑

  走出法院後,謝雕父母再度落淚。

  “吃飯的時候哭、看電視的時候哭、常常夢到兒子又從睡夢中驚醒。”謝中華告訴中新網記者,在事發後的300多天里,夫婦倆都再沒去工作,心情悲痛欲絕,身體狀況也每況愈下。

  “謝雕媽媽哭太多,現在心和肝臟都出了問題。”在謝中華看來,周凱旋殺掉的不僅是兒子謝雕一人,更是全家人的希望。

  “如果孩子沒出事,今年就該畢業了,他會去找一份和人工智能技術方面的工作。”謝中華回憶,謝雕生前曾在一家單位面試,對方甚至開出了50萬的年薪。

  如今,謝中華夫婦卻要“白髮人送黑髮人”。在思念兒子時,謝中華只能打開兒子的微信,發出幾條永遠也不再有回覆的信息。

謝中華至今也會在謝雕的微信里留言,以寄託思念 謝中華供圖
謝中華至今也會在謝雕的微信里留言,以寄託思念 謝中華供圖

  然而,更讓謝中華接受不了的是,案發後至今,甚至在開庭前後,周凱旋家人都未曾向謝家人道歉:“從來沒主動聯繫過我們,更沒有一句對不起。”謝中華說。

  “我們不接受賠償,只要求判周凱旋死刑,並且立即執行。”對於最後的宣判,謝中華夫婦希望結果如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