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論壇|粵港澳大灣區①外商資本和大灣區內資本流動
2019年05月24日12:37

原標題:上海論壇|粵港澳大灣區①外商資本和大灣區內資本流動

灣區經濟是世界經濟的重要增長極。作為國際公認的三大灣區,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和東京灣區,以其高度開放的城市經濟、強大的全球性資源配置能力、顯著的多樣化經濟、和發達的市場通達性,成為世界經濟版圖的亮點,發揮著引領創新和聚集輻射的功能。經過多年的發展和珠三角區域合作的實踐突破,粵港澳大灣區具備了值得期待的灣區經濟願景,有望成為世界範圍的第四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9+2”城市包括深圳、廣州、東莞、珠海、惠州、中山、佛山、江門、肇慶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見圖1)。大灣區總面積5.6萬平方公里,常住人口達到7000萬,是中國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地區,也是中國經濟活力最強的地區之一。2019年2月18日中國政府發佈了《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明確了大灣區的戰略地位、發展目標、基本原則等。其中第四章關注區內創新和科技發展,特別提出“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建設,探索有利於人才、資本、信息和科技等發展走向。能否成功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是粵港澳大灣區未來建設成敗的一大關鍵。對此,本報告討論大灣區內資本、技術和創新關聯的基因,對灣區內科創協同作出建議。

圖 1粵港澳大灣區“9+2”城市

本報告的分析基於以下兩套數據:(1)商務部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數據庫和年度投資經營信息聯合報告信息庫。(2)中國專利數據庫。利用企業名稱,我們整合了上述兩套數據。利用專利和註冊資本信息,報告分析了外商資本對珠三角地區科技創新的影響。

外商直接投資(FDI)是一個國家的企業在另一國的商業企業中享有持久利益並對之進行一定程度的控製。FDI一般來說分為兩種,一種是綠地投資(Greenfield investment),即創建新的企業、發展或者擴大新的生產措施;另一種是併購(Mergers & Acquisitions),即購買已經存在的企業。到中國來投資的FDI一般有三種形式,即中外合資經營企業、中外合作經營企業和外商獨資經營企業,簡稱“三資企業”。改革開放初期,很多外商投資企業都是以中外合資和中外合作的形式進入中國。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與國際經貿規則接軌,營商環境不斷改善,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在中國進行戰略投資和佈局,外商獨資成為外商投資者最主要的方式。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成功吸引外商資本進入併成為全球FDI投資的熱土。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組織發佈最新的《全球投資趨勢監測報告》,2018年中國吸收了1420億美元的FDI,是全球第二大FDI接受國。FDI為中國經濟帶來了很多益處。除了增加出口,創造就業機會、提高參與全球產業分工程度外,FDI對中國經濟的另一好處在於知識溢出和促進技術創新。一項最新的研究表明,自2011年來,全球範圍內中國高科技產品出口比例上升,其中很大部分高科技產品來自外商投資的企業。

作為國內最早的開放前沿之地,珠三角地區是中國外資集聚最多的區域之一。自1978年以來,珠三角地區積極吸引外資,成為全球第三次製造業轉移的重要承接地。通過自身在勞動力成本和土地成本較低的優勢,外商資本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製造業產生了強大的集聚經濟,在本地形成了巨大的產業集群。不同製造業的產業集群成就了中國的 “世界工廠”地位。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尤其是最近幾年,珠三角各級政府希望通過開拓“智造”來提升本地的產業結構,因此在外商資本利用的思路上開始由“量”的積累向“質”的提高轉變。

最新外商資本利用政策梳理:從量到質

從珠三角地區各級政府最新出台的FDI政策來說,其思路轉變重點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擴大市場準入;二是重點扶持優先發展行業。就各級政府2017年發佈具體政策來說,包括以下方面:

市場準入政策

•廣東省政府發佈了《廣東省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政策措施》,即廣東省外資十條。該“十條”核心就是逐步放寬或者取消外資股比例限製或者業務範圍限製。放寬行業包括汽車製造業、服務業和金融業。

•深圳市政府發佈了《深圳市關於進一步擴大利用外資規模提升利用外資質量的若干措施》。該措施重點強調了服務業的開放,包括醫療衛生機構、通用飛機設計、製造業和維修、電信公司、音像製品等。充分利用“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的相關約定,深圳市在這些領域特別允許香港服務者設立獨資公司。

•深圳還發佈了《深圳市外商投資股權投資企業試點辦法》(簡稱“新QFLP辦法”)。一方面,新《辦法》擴大了QFLP管理範圍,明確了QFLP境內投資者的標準和條件,列舉了QFLP及管理人在基金業協會登記及備案要求;另一方面,新《辦法》說明了QFLP利潤彙出和退出機製等相關事項,對原有的QFLP政策進行大幅度的調整和優化。

重點扶持行業政策

對於“智造”型和能夠承擔大灣區產業升級的鼓勵性項目,廣東省各級政府發佈了各項優惠政策,來增強外來投資者的信心。這些政策包括:

•財政補貼,重點支持除房地產、金融業和類金融業以外的外商投資實體經濟項目和“一項目一議”的重點項目(世界500強或者全球行業龍頭企業投資項目)。

•用地保障,主要針對實際投資金額超過10億元的重點企業物業用地。

•研發支持,尤其是省級新型研發的外資研發機構和經認定的外資研發中心。

•金融支持,包括將外商投資列入廣東省產業發展基金支持範圍,境外投資者從中國境內居民企業分配的利潤直接投資於鼓勵類投資項目。

深圳在廣東省的優惠政策基礎上,將外商股權投資企業等金融企業納入了政策扶持範圍。

簡化審批手續

除了上述措施,廣東省還提出在“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基礎上,將外資企業設立、變更備案進一步下放至縣級商務部門實施;將醫療機構、旅行社、加油站等領域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等18項省級許可證事項依法委託各地級以上市政府相關部門處實施”。而深圳則要求落實審批手續的辦理期限在3個工作日裡結束。

珠三角地區外商資本的現狀和走勢

理論上來說,外商資本投資是反映本地區的經濟活力和開放程度的重要指標。作為改革開放的先頭陣地,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珠三角地區一直是外商資本在中國內地進行生產和戰略佈局最青睞的地區。圖2列出了2008-2018年間全國主要省份外商資本額及其走勢。我們這裏選取了全國外商資本投資最多的四個省市,分別是廣東、北京、上海和江蘇。數據顯示,2008年以後,廣東的外商資本投資在全國僅次於江蘇,位列第二。從走勢來說,和其他三個省市一樣,廣東的外商資本額處於先上升後下降的趨勢,但時間點不一樣:江蘇的外商資本投資規模最大,但下降趨勢出現最早。2012年之後,江蘇的外商資本投資規模開始下降,2015年的規模低於廣東,之後開始緩慢上升,並繼續成為領頭羊。上海和廣東的趨勢基本一致,從2008年攀升至2015年,之後開始下降。比較特別的是北京,從2008-2017年,外商資本的規模一直上升,並在2017年超過上海。2018年北京的外商資本投資開始回落,和上海的水平相當。

圖 2全國主要省市外商資本的額度和趨勢,2008-2018年。

就地區分佈而言,外商資本在廣東省內的空間集聚效應明顯。珠三角地區9個城市是廣東省外商資本的主要集中地。根據統計數據,2008年珠三角9個城市的外商資本占整個廣東省的88.4%;到了2018年,˙珠三角9個城市的占比上升至93.2%。表1列出了2008和2018年珠三角9個城市占廣東省外商資本的比例。從表中可以看出,即使在珠三角9城市內部,外商資本的空間集中程度也在不斷提高。2008年,位列珠三角外商資本最多的前三位城市分別是深圳、廣州和東莞,三者共計占52.7%;到了2018年,前三位的城市是深圳、廣州和珠海,三者之和共占廣東省外商資本的73.6%。

表1 珠三角9城市占廣東省外商資本的比例,2008和2018年。

在行業分佈上,外商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的投資更多傾向生產性服務業。圖3分別列舉了2008年和2018年珠三角地區外商資本在高端製造業、高端服務業和生產性服務業三大細分行業的比例。從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出:

•外商資本在生產服務性投資的比例呈現明顯增加趨勢:從2008年的16%增加到2018年的25%。

•外商資本在高端服務業投資的比例有增加,但增幅不大:在2008-2018年間,該行業外商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的比例僅上升了0.6%。

•外商資本在高端製造業投資的比例呈現下降趨勢:2008年,該行業比例較高15.5%;到了2018年,比例減少至13.8%。

外商資本珠三角地區投資行業的調整反映出該地區相對優勢的變化。自改革開放以來,依靠接近世界市場和勞動力成本低的比較優勢,珠三角地區承接了大量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奠定了中國“世界工廠”的基礎。隨著經濟專業化水平的提升,除了傳統製造業外,珠三角的城市在高新技術製造業方面的優勢很明顯。珠三角地區集聚了很多高新技術產業群,如電子資訊技術產業、生物技術產業、先進裝備製造業等。與此同時,深圳、廣州和東莞在高新技術服務業方面的競爭力也十分突出,在衛星傳輸服務、氣象服務、海洋服務等具備非常強的實力。這些產業的發展衍生了珠三角地區對生產性服務業的大量需求,包括流通服務、外包服務、旅遊服務業和會展服務等。這些變化可以解釋外商資本大量提升對生產性服務業的投資的趨勢。

圖3 珠三角9城市外商資本的行業分佈:2008和2018年。

香港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的投資

除了交通基礎設施、勞動力成本、和世界市場的距離,決定外商投資者區位選擇的另一重要因素就是母公司和子公司所在區域是否有地域上的親近性,包括空間位置上的臨近性、製度上的類似度和行政文化上的融洽度等。所以,珠三角地區自然是香港投資者的首選之地。

香港的對外投資起步於20世紀70年代。到20世紀80年代初,香港已經成為一個資本淨輸出地。改革開放以來,在經濟特區的成立和優惠政策吸引下,香港企業對中國內地的投資逐年增加。香港企業在中國內地的投資呈現以下特點:一方面,香港資本對內地的投資占到了香港對外直接投資的大部分。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的數據,2017年40%以上的香港對外投資直接進入了中國內地;另一方面,香港是內地FDI的主要來源國。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8年47%以上的中國FDI來自香港。

就珠三角9城市而言,香港是外資的第一來源地。報告計算了自2008年以來珠三角9城市外商資本的來源地。根據圖4 顯示,2008年香港資本貢獻了珠三角城市60%的外商資本。圖5顯示了2018年香港和其他國家和地區占珠三角城市外商資本的比例。數據表明,香港在珠三角城市外商資本中的領頭羊的地位越發增強,所占比例增加到65%。

圖4 珠三角地區外商資本來源地:香港和其他國家和地區, 2008年

圖5 珠三角地區外商資本來源地:香港和其他國家和地區, 2018年

就行業而言,相比於其他來源地的資本,近幾年來香港資本更偏向在生產服務性行業投資。報告列舉了2008年和2018年香港資本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各細分行業所占比例。根據圖6的數據,報告發現:

•生產性服務業。2008年香港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生產性服務業的比例是17.2%,到了2018年這一比例上升到27.1%。無論是2008年還是2018年,香港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的生產性服務業上的投資比例均高於其他來源國家和地區。

•高端製造業。數據表明,2008年香港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高端製造業的比例是12.7%。到了2018年,這一比例下降至10.9%。和其他來源國和地區相比,香港資本在珠三角9城市投資的高端製造業比例較低。

•高端服務業。2008年香港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高端服務業比較平穩。數據顯示,香港資本在該地區高端服務業的投資比例從2008年的9%上升到2018年的9.2%,變化幅度甚小。香港資本在珠三角城市的高端服務業的投資比例略高於其他來源國和地區。

圖6 香港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的細分行業投資比例,2008年和2018年

澳門資本在珠三角的投資

和香港一樣,改革開放以來,澳門對外投資地也集中在珠三角地區。2003年10月,《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協議簽署,這更進一步促進了澳門在內地的投資以及和內地的貿易往來。

圖7和圖8分別顯示了2008年和2018年澳門資本在廣東省的空間分佈。我們將廣東省分為兩個部分,珠三角9城市和粵東西北(珠三角以外的廣東省其他城市)。數據表明,珠三角地區佔據絕大部份澳門資本在廣東省的投資:2008年,珠三角占整個廣東省內澳門投資的94%;2018年,珠三角的比例略有上升,達到95%。在珠三角城市內部,澳門大部分投資集中在地理位置鄰近的珠海。珠海占澳門資本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50%以上。

圖7 澳門資本在廣東省的空間分佈,2008年

圖8 澳門資本在廣東省的空間分佈,2018年

就三大細分行業分佈來說,和香港資本一樣,澳門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生產性服務業上的投資比例較高,且呈現增加趨勢。圖9列舉了2008和2018年澳門資本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各細分行業所占比例。根據數據顯示,我們發現:

•生產性服務業。2008年澳門資本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生產性服務業的比例是13.7%。到了2018年,生產服務性的投資比例上升到18.8%。不過,澳門資本在生產性服務業投資所占比例均低於同時期的香港資本。

•高端製造業。2008年澳門在珠三角地區投資的高端製造業的比例是9.8%。到了2018年,這一比例下降了2%。

•高端服務業。數據顯示,澳門資本在該地區高端服務業的投資比例從2008年的7.7%上升到2018年的8.1%,變化幅度較小。澳門資本在高端服務業的投資比例低於相應年份的香港資本。

圖9 澳門資本在珠三角地區的細分行業投資比例,2008年和2018年

本文報告主編:張軍(複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經濟學院院長、教授)

報告主筆:吳建峰[複旦大學經濟學院/複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副教授,新加坡國立大學博士(城市經濟學)]

副主筆:趙亦誠[哥倫比亞大學碩士(數據科學),杜克大學碩士(政治經濟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