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2019世界聲譽最佳CEO榜出爐 Google CEO跌出前十
2019年05月23日10:38

  曾幾何時,Google看似不可能會犯錯——結果出現了涉及員工多元化的“內部郵件”。這份現已臭名昭著的文件由一位不滿Google關於員工多元化的倡議的前Google軟件工程師執筆,極大地敗壞了這家科技巨頭的聲譽。然而CEO桑達爾·皮查伊卻毫髮無損,這部分要歸功於他透明化的危機處理方式。不過,兩年之後,不論是公司處理不正當性行為指控的方式遭到員工抗議,還是大面積的數據泄露導致Google Plus關閉,Google陷入的種種麻煩,就連矽谷最受人信賴的領導者也招架不住。隨著企業開始搖晃不定,其CEO也步履蹣跚。

GoogleCEO桑達爾·皮查伊跌出榜單前十行列。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GoogleCEO桑達爾·皮查伊跌出榜單前十行列。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聲譽評估及管理服務公司Reputation Institute(暫譯名:聲譽研究所)的StephenHahn-Griffiths說道:“去年被譽為世界聲譽最佳CEO的桑達爾·皮查伊,今年根本沒有入圍前十。”該研究所連續第二年發佈了一份首席執行官聲譽研究報告——Global CEO RepTrak。今年的排名顯示,CEO們的聲譽平均上漲2分,照應了全球企業聲譽增長1分的趨勢。Hahn-Griffiths表示,兩個現象背後的驅動力均為企業責任。

  他解釋道:“曾幾何時,領導者只需拿出財務業績、新產品和創新性的政策就足夠好了,但是那種模式已經變了。社會責任、對員工的責任及環境責任——在衡量任何一位CEO的聲譽中占了32%。”

  考慮到這一點,個人領袖身份與公司身份緊密相連的皮查伊跌出前十,也就不足為奇了,而且他還不是唯一一位去年進入前十,今年掉隊的CEO——卡夫亨氏CEO Bernardo Hees、億滋國際CEO Dirk Van de Put及領英CEO Jeff Weiner等8位CEO今年也沒能入圍前十,他們的跌落也為一些新來者崛起騰出了空間,其中就有範伯登(Ben van Beurden)。

  乍看之下,荷蘭皇家殼牌的CEO範伯登或許不像是有希望在這類性質的榜單上名列前茅的選手。畢竟,公眾長期以來一直認為能源業缺乏道德指南;不僅如此,範伯登領導的企業還不在世界聲譽最佳公司之列。這一切對他來說都是舊聞,而自2014年掌舵以來,他已把重新書寫企業故事列為優先考慮,並將該過程公之於眾。Hahn-Griffiths表示:“做正確的事是聲譽最大的推動力,沒有之一。他的領導風格——在前線領導,而不是居於幕後——表明他不僅是一位非常道德的CEO,還具有同理心,並渴望將世界變成更適宜生活的地方。”

荷蘭皇家殼牌CEO 範伯登。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荷蘭皇家殼牌CEO 範伯登。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不論是帶頭領導殼牌在2050年之前減少50%碳足跡淨值的運動,還是與“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和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等組織合作,從而確保公司的計劃成為現實,範伯登已經承認了能源業無法忽視的問題——氣候變化,而且,他以上述行動表明,將致力於保護地球不受部分由石油業造成的問題的威脅。Hahn-Griffiths表示:“能源是聲譽最低的行業之一。殼牌真正地以氣候變化和替代能源領頭人的姿態站了出來,並為在能源業做一名優質企業公民的含義賦予了新的定義。”

  範伯登對於發展可持續能源解決方案的關注,無疑讓他夠格成為世界聲譽最佳的CEO之一,但是假設他是關起門來推行這些倡議,它們的作用還能大到將他送入前十嗎?這很難判定,不過他透明可見的領導方式定是有益無害。事實上,一位CEO越是為公眾所熟悉,他或者她就越有可能擁有良好聲譽。Hahn-Griffiths表示:“(為公眾所熟悉的CEO)與不為公眾所熟悉的CEO之間的差距是10.3分。這個差別不僅重大,還直接轉換為數十億美元的市值,而這僅僅是因為你有一位公眾可見的CEO來掌舵。”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如果CEO是因為錯誤的原因被熟知,公眾熟悉度和公眾對CEO的認知也就不複存在。正如皮查伊的例子表明,不是所有的媒體曝光都是好的媒體曝光。

雅詩蘭黛的CEO傅懿德(左)。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雅詩蘭黛的CEO傅懿德(左)。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傅懿德(Fabrizio Freda)是為公眾所熟悉,因此連續第二年進入前10名。對於傅懿德來說,企業必須獲取影響力。2009年,傅懿德成為雅詩蘭黛的CEO,也是第一位擔任該公司CEO的非勞德家族人士。當時,傅懿德在企業品牌方面遇到了重大挑戰:如何讓千禧一代相信,具有63年歷史的雅詩蘭黛與他們建立紐帶。傅懿德知道,僅僅在品牌上做些門面功夫還不足以成功說服他們。為此,他首先從企業內部發力,在全球啟動了逆向指導項目(譯註:年輕員工向年長員工提供指導),鼓勵員工投身終身學習和發展;他還注重增加千禧一代員工的數量。據報導,現在千禧一代占雅詩蘭黛員工總數的67%。通過進行上述改革,公司得以在全球舞台採取令人矚目的行動。例如,該公司收購了Smashbox、Becca 、Too Faced——都是以千禧一代為中心受眾的美容品牌,Too Faced還在Instagram上有1,250萬關注者。Hahn-Griffiths說:“他下大力氣爭取千禧一代的垂青,這是他取得的成績之一。他接手的公司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他卻能幫助這家公司和全球新興受眾建立紐帶。”

  當然,並非事事順遂——Estée Edit是一款針對千禧一代的產品,由肯達爾·詹娜(KendallJenner)代言,但是在絲芙蘭上架18月後就被撤消。不過,這些挫折似乎對傅懿德的利潤沒有影響;雅詩蘭黛的市值也從2009年的50億美元左右上升至如今的600億美元以上。傅懿德在對福布斯的一份聲明中指出:“我們一方面保持著規模的優勢,另一方面還在培養創業思維,確保我們保持靈活,能夠果斷行動。這樣,我們就形成了最佳的狀態——財務良好,組織有序,同時具有初創企業的挑戰者精神。”

  今年沒有女性上榜,令人擔憂。去年,時任金寶湯CEO丹妮斯·莫里森(Denise Morrison)是唯一一位上榜女性。聲譽研究所表示,之所以女性高管上榜者寥寥,基本上是因為公眾對男性比對女性更熟悉——對男性的熟悉度為15%,對女性的熟悉度為12%。Hahn-Griffiths相信,這個趨勢會很快扭轉。他還表示,葛蘭素史克CEO艾瑪·沃姆斯利(Emma Walmsley)值得關注。他說:“她是第一位管理大型製藥公司的女高管。而且,她做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我們認為,女性CEO的數量將會顯著增加。我們相信,艾瑪憑藉自己的身份和所代表的形象做出了表率。”

  聲譽最佳的十大CEO

  製榜方法

  為敲定本榜單,聲譽研究所在2019年1月至2月對14個國家的23萬名個人進行了調研。所有評選的140名CEO所領導的公司都應該為至少50%的公眾所熟悉。CEO本人則至少應為10%的公眾所熟悉。榜單按英文字母順序排列。

  來源:福布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