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和系一代不如一代 最正常不過的事
2019年05月23日09:07

  來源微信公眾號:丫丫港股圈

  繼中國中藥、58同城、蒙牛、京東與中國交建之後,上週第六家中資巨頭慘遭沽空機構狙擊,這次被獵殺的竟是多年的華人首富李嘉誠旗下的長和系。

  長話短說, 沽空機構GMT Research(下稱GMT)公開質疑長和2018年報淨利潤與現金流不匹配,主因是與收購意大利電訊商Wind Tre相關的會計調整,加上2015年重組的殘餘影響,推動長和2018財年利潤增加了約132億港元。另外,通過將部分資產視為待售資產,長和可能隱瞞了與待售資產相關的577億港元債務。

  總結的意思是長和通過激進的會計方法,試圖為公司帶來更高的市場評級,以及獲得比原本更廉價的信貸。

  面對GMT的攻勢,長和拳打太極式的官方回應,”公司經審核財務報表嚴格遵守適用香港財務報告準則”,並沒有直面GMT的質疑。

  在華人世界中,李嘉誠通常被描繪為一個商業天才,依靠對交易天生的敏銳,不停擴大自己的財富版圖,一度被譽為中國實業之父。如今,GMT,僅僅是活躍於香港、美股市場的一個小沽空機構,就敢於獵殺李嘉誠。

  無論債務隱瞞的真相如何,背後至少說明:曾經屬於李超人的時代,真的早已謝幕。 而長和系也註定一代不如一代。

  一代香港傳奇

  李嘉誠在商界的 68 年,堪稱是一部傳奇的香港商業史。

  自 1950 年開始,這位祖籍廣東潮州的香港人,從鍾表學徒起步,趁著香港崛起的曆史機遇期,白手起家,一舉成為名動天下的塑膠花大王,隨後在香港樓市起飛的數十年中,大舉殺進地產、港口、零售、能源、通訊、醫藥等行業,建立起了龐大的商業帝國。

  李超人的一生,正如新加坡李光耀所評價的那樣:“李嘉誠沒有創造出令人稱道的產品品牌,更多是買和賣。”

  1. 英治時代:打造“塑膠花商業帝國”

  1940 年,12 歲的李嘉誠,因為躲避戰亂,逃離到香港,成為舅舅鍾表作坊的一名學徒,戰亂結束後,政局相對穩定的香港,一度成為資本追捧的天堂,數百萬移民人口湧入,香港儼然成為冒險者的淘金聖地。

  上世紀五十年代,當李嘉誠決定創辦長江塑膠廠時,洞察到了塑膠花的市場潛力,就在正式創業七年之後,李嘉誠飛赴意大利考察,最後將西方的生產模式,成功的嫁接到長江塑膠廠,也一度讓其躍居為當時全球最大的塑膠花巨頭,李嘉誠因此也被稱為“塑膠花大王”。

  從白手起家,到第一次逆襲,很好的為李嘉誠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

  商業傳奇,也才剛剛開始。

  2. 英資與華資的交替期,進軍地產

  中國目前的高房價,飽受詬病,但如果對比上世紀的香港樓市,或許只能說:高房價,只是區域經濟崛起中的必然現象,如今我們正經曆的,香港人早就刻骨銘心。

  從1968年開始,香港政府開始啟動新市鎮開發計劃,帶動香港經濟強勢複蘇,GDP快速增長,每年都超過10%,被稱之為香港奇蹟。

  在這種背景下,樓市迎來繁榮,低價房價快速上漲,一時出現供需兩旺的局面;

  1971 年,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地產成立,一年後,改名為長江實業掛牌上市。

  長實上市後,在大家都不看好的逆勢下,李嘉誠不計代價的瘋狂拿地,事後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李嘉誠對形勢判斷有誤,有可能賠光所有家底。最終,李嘉誠的豪賭笑到了最後:1977年,因為前期的“廣積糧,高築牆”,長江實業首次成為香港最大的地主。

  讀過中國曆史的人都知道,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曆史,重農抑商一直是政府用來治理國家的主要經濟政策。從秦朝耕戰治國,漢朝崇本抑末,到宋元專賣乃至明清“海禁”。這些政策的核心都是重農抑商這一思想的體現。雖然在各個社會時期,也有一些豪商巨賈。但整體價值觀氛圍都是勸農桑,勵稼軒。

  重農抑商這一思想出現乃至形成金科玉律,表面原因是由當時的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決定的。農人耕種,有食。桑人養蠶,有穿。但造成這一思想盛行的根本原因是民眾乃至社會各個階層對一個問題的認知。這個問題就是,社會財富來自哪裡。所有人,無論是哪個時期,哪個階級的。他們對財富來源於哪都有一個共識:是土地造就了一切財富。

  而這金科玉律也適用於80年代開始急速發展的香港。

  1986年,港幣隨著美元貶值,銀行利率大幅降低,甚至出現罕見的負利率,導致大量的投機資金,瘋狂湧入樓市,房價被一路推高,連續大漲12年一直到97香港回歸。

  以李嘉誠為代表的地產巨頭,在這波罕見的大牛市中,更是輕鬆實現了資本的指數級別增長。

  即使是後來席捲亞洲、橫掃香港的金融風暴,向內地、新加坡和英國拓展房地產業務的李嘉誠,卻安然躲過一劫,只留下高位接盤的購買者,站在一地雞毛的滿目瘡痍中,茫然四顧。

  在 1999 年亞洲金融危機結束之後,李嘉誠首次成為亞洲首富,之後,李嘉誠多次成為亞洲首富,並連續 20 年成為香港首富。

  至2009年,李嘉誠旗下“長和系”的總市值高達1萬億港元,相當於同期香港經濟總量的50%,盈利更是高達兩千多億港元,增加了70倍。

  而這期間,香港GDP增加了不到一倍。

  這也意味著,財富在加速向李嘉誠家族集中時,房價高漲的爭議和貧富差距的加大,也引發了香港社會劇烈互撕。

  高房價下,香港年輕人的絕望

  香港的房價有多高呢?

  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Demographia公佈,香港連續8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樓價的城市,一個家庭不吃不喝19.4年才能買得起一間30平米的住房,這個數值遠遠拋離東京、紐約、倫敦等國際大城市。香港普通樓盤一平米售價20萬是常態,甚至還有80萬的神盤。

  房價的飛漲,帶動房租價格的飆升。

  以李嘉誠為代表的香港地產商,為了滿足年輕人的需求,開發出了劏房、棺材房、籠屋、太空艙、水管屋等奇葩住所。

  大多數剛畢業的大學生,畢業之後,迫於嚴峻的現時,也只能住進這種儼然看似牢籠的“家”,尤其是在全港十八區里最貧窮的——深水埗:

  這些看似牢籠,價格卻高出天際(每尺約 0.09 平方米最高租金可達 300 港元)的籠屋,劏房,棺材房,是港漂們流離在這個城市最後的希望。

  整個香港僅僅才750萬人口,卻至少有20萬香港人,被這種陰暗、讓人窒息的棺材房套住。

  試想一下,這是一幅怎樣的人間絕望?

  在這種狀態下,當人們再去談論靠地產發跡的李嘉誠時,從創業的角度,雖然他依然是不少年輕人的楷模,但更多的,恐怕是對高房價、高房租下生活不易的抱怨。

  就在2013年4月,數百名碼頭工人罷工,聚集在長江實業集團的總部長江中心,要求李嘉誠表態加薪。

  今年3月,長和財報告公佈後,香港市民呼籲設立李嘉誠稅”,要求在這位首富身上拔毛,以解決香港的貧富差距等問題。把錢留在企業家手裡,相比交給政府,對社會的意義更大。對此李嘉誠一笑置之,並回應稱這正是他多年來加大海外投資的原因。

  半個世紀以來,大家只要提到李嘉誠,無不伸出大拇指讚歎“李超人”。

  但如今,香港人最喜歡用的詞是“地產霸權”。

  這一轉變背後折射的是:一路高歌猛進的香港樓市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沒有時代機遇的東風加持,即使是李嘉誠自己,都很難成為“下一個李嘉誠”。

  後面兩次嚴重的投資失誤,或許是對上述判斷最好的佐證。

  戰略性失誤:看衰中國,押注英國

  投資,從來都是高風險的商業行為,即使老練、穩健如李超人,一旦判斷失誤,也難以避免巨虧的宿命。

  而這個失誤,就是:瘋狂拋售內地投資性物業套現,猛砸千億資金抄底歐洲。

  瘋狂套現

2011年開始,李嘉誠就開始陸續拋售香港、內地投資性物業套現;

2013年,出售廣州西城都薈廣場和上海東方彙金中心;

2014年,出售南京國際金融中心大廈、北京盈科中心、上海盛邦國際大廈和重慶大都會;

2015年,出售香港地產盈暉薈,減持港燈股權;

2016年,出售陸家嘴世紀彙項目;

2017年,出售香港的電訊核心業務。

......

  近6年,長和系已經出售逾2000億港元內地和香港資產。

  在加速從中國撤離的同時,長和系更是瘋狂斥資斥資逾2000億港元在海外市場掃貨:

2012年開始收購英國配氣網絡WWU公司和Kinrot;

2013年收購奧地利Orange和荷蘭廢物處理公司AVR;

2014年收購Park N Fly的溫哥華業務;

2015年收購英國Eversholt Rail公司和葡萄牙風力發電公司lberwind;

2016年收購赫斯基能源在加拿大輸油資產的65%權益;

2017年,收購澳洲能源公司DUET、加拿大建築設備服務公司和德國能源管理供應商ista。

......

  其中李超人抄底的主陣地,是早已被脫歐鬧得烏煙瘴氣的英國;

  李嘉誠在英國的投資領域主要集中在:電信、零售以及基礎設施領域。

2010年、2011年,李嘉誠先後以90.3億美元、38.7億美元收購英國電網與水務業務;

2012年7月,又耗資30.32億美元收購英國管道燃氣業務。

......

  截至2015年,李嘉誠已控製英國天然氣近30%的市場、電力分銷25%的市場和供水約5%的市場。

  有數據顯示,李嘉誠在英國的總投資已達到520億美元(約4034.47億港元)

  英國媒體甚至評價其已經 “買下了英國”。

  一向精明的李嘉誠,拋棄中國,抄底英國,主要是李嘉誠當時認為,中國經濟近幾年出現了轉型升級信號,下行壓力逐步加大,而且房價虛高,是最好的賣點。

  對比當時的歐洲,2012年的時候,剛剛才經曆了歐債危機的歐洲市場,普遍偏低資產價格。此時不進軍歐洲,更待何時?

  高拋低下的背後,折射的是:李嘉誠看衰中國,做多歐洲。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英國脫歐的黑天鵝來襲後,英鎊暴跌,資本市場一片狼藉,這對於重金押注英國的李嘉誠而言,無疑是投資生涯中最慘烈的敗筆。

  天時、地利、人和、智慧、缺一不可後無來者

  從曾經的鍾表學徒,李嘉誠能逆襲成今日的香港首富,不僅僅是個人的天賦使然,更重要的是他有幸身在並不仇富,且對私有財富充分尊重的香港,而香港在中國經濟崛起中極其特殊、獨一無二的位置也讓他的商業智能有了如魚得水的施展空間。

  天時地利人和,好的社會大環境造就了這位當年勤奮睿智的年輕人,但這些必然與偶然,未來或許再難複製。

  而長和系放棄中國轉戰半死不活的歐美,也代表了公司正式進入棄增長,保財富的階段。

  長和系一代不如一代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