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市場機構沽空報告全揭秘:曾把首富拉下馬
2019年05月23日00:21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上週,GMT(GMT Research)對李嘉誠家族下的長和(港股00001)(00001,HK)發起了“狙擊”,稱長和隱瞞了577億港元的債務。

  對於GMT的這份沽空報告,不少人感到驚訝。而李嘉誠的產業對香港經濟絕對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僅憑一紙報告要想撼動絕非易事。就在沽空報告發佈的次日(5月15日),長和高開,全天微跌0.46%。可以說,GMT的沽空報告影響微乎其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過去幾年,其他沽空機構的“戰績”並非這麼差勁,有的讓保薦人被罰數億、也有的把內地首富拉下寶座……這些“成功案例”絕非僅僅指出財務瑕疵,還提供了其他方面的詳實證據。

  3家保薦人被罰7億多港元

  天合化工(港股01619)(01619,HK),一家精細化工企業,坐落於遼寧省濱海城市錦州。該公司的業務主要是經營潤滑油添加劑、特種氟化物兩大系列的200餘種精細化工產品。該公司稱:“一直以來,天合化工立足於高端精細化工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致力於集團化、國際化、創新化的領軍戰略,業務遍及亞洲及世界幾十個國家及地區,打造了中國精細化工領先品牌。”

  對於這樣一家民營精細化工企業來說,2011~2013年可謂順風順水。天合化工在上述3年分別收入33.59億元、41.93億元、50.34億元,同期利潤也分別達到9.48億元、21.9億元、26.26億元。

  然而進入2014年,一家名叫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的沽空機構,發佈了一份長達67頁的沽空報告,目標直指天合化工。由於這份沽空報告,天合化工於2014年9月2日停牌。雖然其在次月9日複牌,但複牌當天股價大跌39.83%,市值巨額蒸發。隨後,天合化工再次停牌至今,加之目前港交所對長期停牌公司的重點“關照”,其上市地位岌岌可危。

  今年初,香港監管機構在調查後對天合化工當年IPO時的3家保薦人作出了巨額罰款。首當其衝的就是瑞銀,由於3家公司(包括天合化工)的上市保薦問題收到3.75億港元的巨額罰單,還被吊銷牌照1年。同時,摩根士丹利、美銀美林也因為天合化工的保薦工作而分別被罰款2.24億港元、1.28億港元。

  對此,多名香港資深投行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這樣一來,投行以後選擇項目就會更加註重公司的質量,對瑞銀吊銷1年牌照的處罰比金錢的處罰還影響深遠,因為已經影響到了之後的業務開展。

  李河君被拉下內地首富寶座

  在港股市場,善於做空的不光是沽空機構,媒體也可能突然一擊。

  2014年下半年~2015上半年,漢能薄膜發電(港股00566)(00566,HK)可謂是一隻大牛股,短短1年時間內,其股價從1港元左右一路漲至9港元,公司市值也達到了數千億港元,其大股東李河君也因此登上了內地首富的寶座。

  對於漢能薄膜發電股價的異動,英國FT(《金融時報》)接連刊發了多篇質疑該公司的稿件,比如《漢能:不清楚股價飆升原因》《FT調查:漢能尾盤10分鍾的暴發》《FT社評:漢能薄膜股價異動應受質疑》等。

  在一系列的質疑聲中,漢能薄膜發電在2015年5月20日大跌近50%,隨後股票一直停牌。李河君也因為漢能薄膜發電股價大跌而身價縮水,退出了內地首富的爭奪。

  之後,李河君甚至被香港有關監管機構宣佈不得擔任任何香港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的董事或參與任何管理工作,取消資格期達8年。同時,另外4名漢能薄膜發電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也受到了其他相應處罰。

  目前,漢能薄膜發電正在撤回上市地位的流程中。

  浩沙國際(港股02200)大跌後再遭“補槍”

  在運動品牌中,浩沙雖然不是頭部企業,但是也算小有名氣。與其他被沽空的上市公司不同的是,浩沙國際(02200,HK)是股價崩了後再被沽空機構“補槍”。

  浩沙國際大跌前就有前奏。該公司股價在去年5月8日後持續陰跌,一度從3.1港元跌至2.25港元附近。進入當年6月28日,浩沙國際股價加速下滑,當日下跌6.67%,次日就出現了近九成的大跌。

  浩沙國際的突然大跌,自然讓市場猜測是否有突發事件發生。

  事實上也的確存在異常。去年7月10日,浩沙國際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長施洪流及其一致行動人早前抵押了約5.9億股公司股份(占股權的35.37%)在若干證券公司中以融資,而其中的部分質押股份在去年6月28日、6月29日被相關證券公司賣出(6月28日賣出20萬股、6月29日賣出1076.6萬股)。

  然而,就在浩沙國際股價大跌之後,做空機構Bonitas Research提出了質疑。該做空機構指出,他們相信浩沙國際已經構思了一個騙局以詐騙債權人及中小股東的投資,且該公司利用未披露的關聯方經銷商和供應商製造收入和盈利,浩沙國際在2016年及2017年分別誇大了217%的收入。該機構據浩沙國際的盤中交易數據認為,該公司此前股價受到了操縱。

  在浩沙國際股價大跌並被沽空機構刊發沽空報告後,其股價一直維持在較低水平,並沒有顯著反彈,浩沙國際隨後也一直處於停牌狀態。

  瑞聲科技(港股02018)引發沽空機構對戰

  對於沽空機構來講,也並不是百發百中,上市公司也不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與此次長和被沽空一樣,同樣是恒生指數成份股的瑞聲科技(02018,HK)作為藍籌股也曾遭受過沽空。有趣的是,該事件還引發了沽空機構之間的對戰。

  作為智能手機產業鏈明星股的瑞聲科技,其股價在2018年以前就是牛股的代名詞。瑞聲科技也因為優異的成績(股價、業績)成為了50只恒指成分股之一。

  2017年5月,沽空機構高譚研究(Gotham City Research)發佈了針對瑞聲科技的報告,質疑其會計報表、關聯方、供應商等因素。

  沽空報告發佈當天,瑞聲科技股價下跌10.56%;當年5月11日~18日,其股價累計大跌25.86%。不過,瑞聲科技的股價此後大漲,並以182港元的股價站上新高,並遠超被沽空前的價格。

  有趣的是,就在當年6月份,另一家沽空機構匿名分析突然在官網發佈了一份利好報告,表示強烈看好瑞聲科技,評級為“強烈買入”,目標價定為111港元。在這份長達51頁的報告里,匿名分析指出:“我們認為高譚研究具有嚴重的誤導性,其對瑞聲科技的沽空報告中有大量蹩腳的研究內容,嚴重錯誤的陳述,並且似乎有意展現出了對港股上市規則中須予披露關聯方規定的無知。”

  一家沽空機構鄙視另一家沽空機構,的確讓人歎為觀止。

  有機構因沽空報告而被處罰

  有的沽空機構針對一家公司做空,有的沽空機構甚至針對一個群體做空。這家沽空機構就是此次沽空長和的主角GMT。

  GMT在去年6月份發表了一份針對中國多家體育品牌的沽空報告稱:“自2005年以來上市的16家中國體育用品公司中,有9家被證實是騙子公司;其他7家公司中,包括安踏(02020,HK)、特步(01368,HK)和361度(港股01361)(01361,HK)等公司,與已經被證實是騙子的公司存在諸多相同特徵。GMT建議賣出或迴避這些公司。”

  作為中國體育服飾品牌的龍頭,該份沽空報告對安踏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在被沽空報告做空後,安踏的確在4個月時間里累計下跌了35%左右。不過,隨後安踏開始反彈,並超過了被沽空前的股價,甚至不斷創出新高,並達到了曆史高位59.4港元。

  對於沽空機構來說,對一家上市公司沽空不能肆無忌憚,還是會受到監管。

  早在2012年,美國沽空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發佈了一篇針對恒大的沽空報告,而恒大的股價也因此出現急挫。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發現,沽空機構的獲利方式在沽空恒大上得到了顯著的表現。因為香港有關監管機構指出,香櫞的主管Andrew Left在發佈針對恒大的沽空報告前不久,沽空了410萬股恒大的股份然後購回,並因此獲利280萬港元,實際賺取了約160萬港元的利潤。

  隨後,香港有關監管機構裁定Left所發表的研究報告內有關恒大無力償債及作出會計方面的欺詐行為,屬於虛假或具有誤導性,並有可能引起一般投資者的恐慌。而由於上述理由,Andrew Left不得在香港買賣證券,為期5年。

  記者手記

  港股市場是一個相對成熟的資本市場,在這個市場中彙集了來自全球的公司、投資者以及資金。由於悠久的曆史,港股市場上存在很多讓人眼花繚亂的投資工具,多空雙方在這裏激烈角逐。正是由於上述特點,在港股市場上出現看多的報告、沽空的報告也就貌似家常便飯。

  對於有嚴重問題的公司,沽空機構的存在就像是啄木鳥,把像害蟲一樣的騙子公司揪出來,有利於整棵樹甚至整片森林的健康。

  而對於沒有問題的公司或者有些瑕疵的公司,沽空機構用誇大的言辭刊發沽空報告,就可能對其大小股東造成額外的傷害。

  不過,對於真正有實力的公司,即便是面臨沽空報告,從長遠來看也不太會受到影響。

  只要恪守客觀公正的態度,加上毫無爭議的證據及推理,相信沽空機構對港股市場的自我淨化功能會給予有益的幫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