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選舉上演權利的遊戲 你想看的全過程在這裏
2019年05月23日17:21

  內容摘要:5月23日-5月26日將舉行歐洲議會選舉,預計疑歐派將會贏得三分之一的席位,貿易政策、財政監管以及主權債券市場可能會面臨風險。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5月23日-5月26日歐洲將舉行議會選舉,預計疑歐派的政黨前取得前所未有的進展,給本已遭受重創的歐元帶來更大的壓力。與此同時,持有歐洲資產敞口的交易員也將在選舉過程中保持高度警惕。

  什麼是歐洲議會選舉?選舉如何進行?

  歐洲議會選舉是歐洲大陸範圍內的選舉,每個歐盟成員國的公民投票選舉當地候選人成為歐洲議會議員。這些被選出來的議員將任職到歐盟的立法部門,主要負責:通過歐洲範圍內的法律;監督預算;監管、投票通過或者如有必要解僱歐盟委員會主席。

  此次選舉時間為5月23-26日,屆時將任命750名或者705名歐洲議會議員,任期5年。席位數量的不確定性主要在於英國脫歐,這本身對選舉進程的整個框架都會產生影響,稍後我們將進行詳細說明。

  每個國家的席位數量根據人口比例來分配。德國人口接近8200萬,因此在議會席位中佔據數量最多,為96個。另外基於歐盟法律的廣泛性,以及歐盟各機構的監管職能多樣性,本文僅涵蓋廣泛的製度框架,不會深入探討具體的官僚製度。

  與其他國家的議會一樣,歐洲議會的議員是基於意識形態的立場進行投票的,然後再在立法機構中進行相應的分配。與國家議會不同的是,歐洲議會是一個國際政黨的超國家立法機構。例如,來自波蘭和意大利的議員可能來自不同的國家政黨,但他們在歐洲議會中有可能屬於同一個政黨。

  自1979年首屆歐洲議會選舉以來,投票率一直在穩步下降,2014年的投票率僅為42.61%。較低的投票率加上實力日益高漲的歐洲懷疑論者民粹主義,為此次歐洲議會選舉帶來了不小的風險。中間派的冷漠間接地支持了反建製派的氣焰,他們比溫和派更渴望表達自己的不滿。

  歐洲議會選舉中的關鍵角色

  目前的歐洲議會主要分為八大政黨。各國政策製定者和投資者最擔心的是疑歐派可能會越來越多。歐洲人民黨和進步聯盟黨是最大的兩個政黨,但由於右翼的歐洲懷疑論者不斷崛起,這兩大政黨的人數可能會有所減少。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一些主要的反建製政黨如歐洲自由黨和直接民主黨以及歐洲保守黨和改革派等受歡迎程度正在上升。根據最新的預測顯示,歐洲議會中席位最多的五大政黨中,有四個政黨可能會來自意大利、波蘭和法國的民粹主義/疑歐派者。

  歐洲的政治版圖

  過去五年中,疑歐派的受歡迎程度加速上升,希臘債務危機在助長歐洲懷疑論者的憤怒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因其暴露了歐盟成員國面臨的體製僵化。希臘面臨財政緊縮措施、社會騷亂和小規模的人道主義危機,但能用來解決這些問題的政策和資源卻非常有限。

  歐洲懷疑論者認為希臘在經濟發展軌跡上缺乏自主權,認為歐盟侵犯了國家主權,太過技術官僚色彩。敘利亞難民危機進一步點燃了民粹主義的怒火,使歐洲的政治前景更加不確定。

  由於這次選舉是建立在反體製情緒的基礎上,市場動盪將是不可避免的。意大利新政府成立前,歐元/美元下跌逾6%,意大利和德國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利差擴大逾130%,2018年10月底最闊接近340個基點。

  同一時間,隨著對另一場歐元區債務危機擔憂的加劇,西班牙和希臘的債券收益率也大幅上漲。另外隨著市場情緒的惡化,美國國債與美元、瑞郎和日元一同上漲,這表明,在歐洲發生的危機不受地區的限製,而是超越了邊境,影響全球金融市場。

  市場的這種負面反應源於對新政府將採取何種措施的不確定性。意大利債務占GDP比重超過130%,2018年意大利和歐盟之間就意大利預算問題之爭震動了整個金融市場,也開創了歐盟財政例外主義的危險先例。

  反建製政黨和疑歐派受歡迎程度與日俱增,親歐派如法國總統馬克龍等的支持率則在下降。波蘭內政部長曾宣稱,波蘭和意大利將成為歐洲的新春天,成為歐洲價值觀複興的一部分,這種意識形態的重組正在得到推動。這將對歐盟和歐元的未來產生什麼影響?

  疑歐派政黨將如何影響歐盟經濟

  據媒體調查,疑歐派將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獲得三分之一的席位,為歐盟製度的瓦解打開了大門,甚至有可能在短期內破壞歐盟的完整性。

  如果此次議會有三分之一的疑歐派當選議員,可能會給關鍵性的改革和法律的製定和實施增添阻礙。分析人士認為,即使只是阻礙的威脅,議員們也有可能調整政策以免陷入僵局。近年來歐洲議會的權利和影響逐漸擴大,也令各派爭奪十分激烈。這也使得立法機構的組成變得更加重要。

  對歐盟預算的影響

  在歐盟的多年度財政預算框架(MFF)方面,歐洲議會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MFF是一個為期7年的歐盟年度預算製度框架,它規定了歐盟主要的政策優先事項(領域),並將其轉化為為期數年的財政條款,為歐盟整體支出和支出的主要優先事項/項目設定年度上限。在一個相對親歐的議會中就一項多方面、長時間的財政計劃達成一致本已不易,如果疑歐派席位增多,以多數票同意通過一項協議就更加困難了。

  議會議員們在決定MFF如何將資金分配到各項項目中有著重要作用。議員們全方位參與預算的起草、指導方針以及支出類型等,因此如果疑歐派議員將對歐盟下一個多年度預算框架的規模和形式施加壓力。

  對貿易政策的影響

  與預算類似,歐洲議會在歐盟的貿易政策方面也發揮著重要影響。民粹主義政黨可能阻礙歐盟實施一種可能惠及整個集團的區域性貿易模式,里斯本條約則賦予了歐洲議會對幾乎所有貿易和國際協議的否決權。如果議會的議員只代表自己國家的利益,而不是對歐洲有一個統一願景的話,立法機構在製定貿易政策方面也將變得更加困難。

  過於狹隘的關注自己國家的極端民族主義政黨可能會很難與意識形態上的合作夥伴互利互惠,最終可能會自食惡果。

  對歐盟委員會主席的任免

  疑歐派支持率上升的風險將繼續成為歐洲政策製定者和全球投資者關注的主要問題。議會選舉結束後,由歐洲理事會成員投票以多數選出歐盟委員會主席候選人,然後候選人名字被提交給議會,議會以多數投票的方式來通過或否決。

  作為歐盟主要執行機構的主席(目前主席是容克),歐盟委員會主席對起草和通過哪些法律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如果反建製黨或疑歐派人士當選主席,可能會令財政規則的扭曲更加常見,從而會破壞穩定的政策,進一步破壞歐洲主權債券市場和打壓歐元。

  歐盟委員會主席人選確定以後,歐洲議會必須批準歐盟委員會成員組成委員團,歐洲立法者可以通過簡單多數投票來通過或否決整個委員團,從而發揮出相當大的影響力。此外,由於歐盟委員會由來自28個歐盟成員國(英國脫歐以後為27個)的28名委員組成,因此市場也會擔心在貿易政策等關鍵問題上,歐盟委員會的成員可能不那麼具有國際主義色彩。

  英國脫歐將如何應對這一切?

  英國脫歐引發的不確定性已經直接蔓延至歐洲政局。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後,按計劃英國定於2019年3月正式離開歐盟,但截至目前為止,英國離開歐盟的截至期限已經推遲了兩次(現推至了10月31日)。儘管如此,脫歐談判並沒有比剛開始的時候更接近達成協議。現在,英國也需要加入到歐洲議會大選的隊伍中去,導致英國政局進一步動盪並令歐盟機構功能性面臨威脅。

  在預期英國將離開歐盟之後,歐洲議會已將英國的席位重新分配最為彌補現存的偏見的一種方式。現在法國在歐洲議會所占有的席位數已從此前的74增加至79。即便英國現在也參與到歐洲議會的選舉,但此前其所擁有的席位都已被取消。這可能就解釋了為何巴黎官員對英國不參與議會選舉表現的直言不諱了。

  歐洲民粹主義代言人、絕對的疑歐派人士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在保守黨和工黨仍致力於達成一份可行的脫歐協議之際,其引領的新脫歐黨派應運而生。據民調顯示,歐洲議會選舉前,法拉奇所在的新政黨的支持率為34%,工黨其次為21%,執政黨保守黨的支持率僅為11%。

  金融市場將如何反應?

  倘若疑歐派在本週歐洲議會選舉中摩擦出火花,則對風險情緒敏感的資產如澳元、紐元、股市及北歐外彙市場可能面臨衝擊。全球最大經濟體之一的經濟增長放緩和政局面臨不穩定風險的前景將進一步施壓原已充滿不確定性的前景,進而影響全球市場風險情緒。就如去年意大利大選所看到的一樣,歐盟內部的風險不會永遠只停留在歐盟。

  另一方面,避險資產如美元、日元和美國國債則有望受到提振走高。屆時風險情緒的惡化或促使投資者從尋求收益轉向尋求資產保值。瑞郎同樣有望受到避險買盤的推動,兌歐元及對風險情緒敏感的貨幣錄得亮相表現。

  但相對於其他避險資產而言,瑞郎的表現可能沒那麼出色。儘管正常情況下歐洲面臨重大風險的時候,瑞郎往往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提振,但歐洲議會選舉可能帶來的重大沖擊及長期影響或令投資者傾向於限製歐洲資產的風險敞口,進而令美元和日元的需求提升。

  歐洲議會選舉對歐元的影響

  除了作為交易的媒介,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歐元還扮演著政治工具的角色。二戰之後,歐洲決策者就設定了一個超國家的機構,旨在利用經濟手段來達成歐洲和平的政治目的。歐元可視為促進歐洲各國統一及經濟之間相互依賴這一努力方向的延伸。

  歐元的強勢和起源可能都依賴於歐洲政局的統一,這在一定程度上幫助解釋了為什麼過去幾年疑歐派的崛起削弱了對政治敏感的歐元。市場已經看到了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對全球避險情緒及歐洲金融市場的影響,但其對歐洲政局的影響仍有待揭秘。

  疑歐派對歐盟機構在一系列關鍵問題涵括預算到貿易關係等造成的影響足以令衝擊歐洲經濟前景並推動歐央行對貨幣政策作出調整,歐央行行長德拉吉不斷表露對政治風險的擔憂情緒日益加劇的立場,其稱政治風險不僅腐蝕了歐洲內部的凝聚力而且還暴露了英國脫歐帶來的脆弱性。

  儘管初步的民調結果顯示歐洲議會大選可能迎來一個令人擔憂的結果,但其可能對歐洲及歐元造成何種影響仍有待觀察。在全球政治局勢都陷入困境之際,旁觀者可能熱切想要看到歐洲選民是否會親手摧毀維護現代國際社會及歐洲自身秩序的重要支柱。本次的歐洲議會選舉可能稱為歐洲大陸史上最重要的一次選舉。

  來源:Dailyfx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