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傳統金融與創新的融合發展分享研究(演講實錄)
2019年05月23日17:45

  新浪財經訊 5月22日消息,2019新浪飛亞論壇成功舉辦,大時代藏大機遇,聚焦大灣區金融創新,從時代浪潮掘金。WeLab虛擬銀行董事局主席陳家強、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鬆、中國光大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兼副總經理、紳灣資本(籌)負責人陳爽等出席論壇並致辭,知名機構、重磅嘉賓集聚於此,深入觀摩香港資本市場,與香港一線投行深入交流,為企業的未來發展成就資本之路。

  在圓桌論壇環節,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瑞銀財富管理亞太區聯席主管、瑞銀香港區主管及行政總裁盧彩雲,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副教授兼亞太工商研究所主任 湛家揚,CEO of WHub and COO/CFO of AngelHub KARENA BELIN,同盾科技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陳達亮,CryptoBLK聯合創始人 Andrew Hon等出席。本環節圓桌論壇的主持人是前海管理局相關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洪總,探討主題為“大灣區傳統金融與創新的融合發展”。

  在本次論壇將主要與大家分享:金融科技如何來幫助銀行業解決痛點?如何給香港定位,擁抱科技,如何能夠在大灣區形成更加有效的融合和協作?怎麼樣去發展香港的金融科技企業?在大灣區如何助力初創企業的發展?

  以下是演講實錄:

  有請各位嘉賓登台,共同探討“大灣區傳統金融與創新的融合發展”。本環節圓桌論壇的主持人是前海管理局相關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洪總,那接下來我就把話筒交給洪總了,謝謝!

  洪為民:這是我們今天唯一的英文環節,之前我們是用中文進行對話,請大家原諒我們,如果需要,我們可能會更多來使用英文進行這場圓桌對話。

  我們之前講到所謂的傳統金融如何能夠助力科創發展。我們看了一些背景,不過時間有限,不逐一對嘉賓進行介紹,直接向大家提出問題。

  傳統香港金融業是希望能夠在穩定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同時又更好的來適應未來,並且能夠為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第一個問題,提給來自於瑞銀財富管理的盧彩雲女士,我知道您是一位銀行家,您代表的是傳統的銀行業,雖然說瑞銀可能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傳統銀行了,有許多創新。當然,對於傳統銀行來講有很多弊病或者弊端,所謂的金融科技如何來幫助銀行業解決他們的問題,在這方面瑞銀到目前為止有什麼樣的舉措呢?

  盧彩云:非常高興能夠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對上述問題的回答。

  就我而言,我是來自於瑞銀亞太區,我們最近剛剛看了政府的白皮書,如何對香港進行定位。在這裡面我們行業有怎樣的痛點?

  第一點,傳統人才短缺是非常明顯的痛點,沒有足夠的人才庫。不同的市場競爭者之間在打人才戰,同時也沒有足夠的新鮮血液。金融科技對於一些年輕剛畢業的學生來講非常有吸引力。在這個行業中,我們和香港金管局合作,做了一些實習計劃,來吸引年輕人入行。很明顯,我們會去看技術部分、金融科技部分。

  第二點,監管。我在這個行業30多年的經驗里,有很多變化。監管的要求包括AEML、反洗錢、反資恐等要求都非常高。同樣我們也看到有些行業整合,比如一些國際銀行,因為成本太高的原因,可能決定退出了。我們應該要往前看一步,不僅僅是只看我們自身。除了人才以外,還應該去思考如何更好的使用技術,並且讓我們的業務或者我們的流程更加簡潔、便利化。

  第三點,不斷滿足客戶在變化的需求。我們看一下財富管理行業就會發現這個行業也在發生變化。現在可以說有很多來自於金融科技的顛覆。怎麼樣去滿足這些客戶的新興需求,尤其是一些年輕客戶群體的需求。這也是不斷為我們提出了挑戰。像這樣一些話題,我們一直在仔細的認真的思考,如何去解決。當然,我們並沒有那麼傳統。雖然我們是在做私人財富管理,我們同樣也有金融科技委員會,看如何把科技運用到財富管理當中。在亞太區,我們做財富管理,我們在香港。瑞銀是非常重視和科技的合作的,尤其是在市場上那些很好的科技公司。在這次論壇之前,我們也提到過很大的一個挑戰,必須要克服的。那就是思維方式的變化和文化的適應。我們如何能夠更加具有包容性,更加具有合作的能力。我相信可能有些人曾經也遇到過類似的挑戰。因為在銀行當中,我們是不允許在社交媒體上和客戶進行溝通的。但現在,我們知道微信基本無處不在,所以我們的痛點最近經常遇到,也是成功克服了的一個問題,就是對於公司。

  洪為民:這是不是一個監管要求?

  盧彩云:是的。因為銀行是必須要證明比如“我是我”,同時也要提供證據來證明你所有的溝通是合規的,還要對它進行記錄在案。我們會尋找金融科技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因為不使用微信是不可能的,我們必須要跟客戶做溝通。最近一段時間我們發佈了UBS顧問微信號。我們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滿足監管需求。這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我們如何和金融科技一起合作。沒有金融科技,我們自己是絕對單槍匹馬做不到的。

  在Fintech方面瑞銀做了哪些事情?我們雖然是出身傳統銀行業,有100多年的曆史。但現在仍然也非常重視科技的作用。在全球,我們有四個創新中心,新加坡、倫敦有三個,亞洲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我們三年前九龍投辦了創新中心。我們希望能夠建立一個很好的連接平台。我們會和初創企業、學術界一起合作,包括香港科創基金也是我們的合作夥伴之一。我自己也是其中委員會的成員之一,和香港科技大學也一起來投一些初創企業。比如我希望在未來能夠誕生我們自己的大疆。

  當然,過去說所謂的花旗銀行、彙豐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但我現在一直跟團隊講不是這樣的。傳統銀行不再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我們要和一些金融科技公司擁抱、合作,從而才能繼續保持我們的領先地位。

  洪為民:謝謝盧彩雲女士。我想請大家講一講所謂的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我們所有問題都是圍繞這個主題在做的。很明顯,大家知道金融科技、科技金融,如果有時間,可以再做更詳細的闡述。

  下面請湛家揚先生,他是銀行的技術專家,曾經就職於數碼港。我想問在香港我們如何能夠善用自己的定位優勢,去擁抱金融科技,我們是金融中心,如何能夠在大灣區形成更加有效的融合和協作。

  湛家揚:你的問題問得非常好,但我要恭喜盧彩雲女士,因為我看到你對改變有很大的熱情,但真的很難。

  我明白,我接觸了超過1000家的初創企業,他們都想要和大企業合作。很明顯,我看到有失敗的時候,也有成功的時候。所以非常恭喜瑞銀。當然,如果要回答剛剛主持人的問題,一句話。如何往前走,如何能夠幫助企業和初創公司。就一個關鍵詞——開放。開放有很多含義,比如華為現在非常火熱,他們就是用開源技術,因為安卓是開源軟件,所以可以在原代碼上繼續做創新。文化的改變也是如此。

  香港金管局做了很多貢獻,我們說到開放接口,Open API是非常重要的改變動力。無論您是在旅遊、物流或者零售,都可以用這個OPEN開放式的API,然後就可以提供一個非常好的顧客的經驗。顧客的體驗,他們未必需要金融的服務。他們可能需要去東京,可能需要安排一些貨物從一個地方去另外一個地方,我們怎麼樣去結合所有。一個開放式的API就是這樣的。

  比如花旗銀行,它現在不是唯一一家銀行可以做,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因此花旗銀行也需要重新定位。現在有些花旗銀行或者前身是花旗銀行,現在的定位不一樣了。當你問一些高層人士會怎麼做,他們不會說我是一家銀行,會說我是一家科技公司。其實這是一個文化上的改變,好像一家科技銀行去處理跟所有銀行的交易。現在香港就開放,我們也可以鼓勵更加開放,比如開放式的API,也可以鼓勵所有文化的交流。可是我可以看到有更多合作是非常成功的,怎麼樣可以幫助他們,怎麼樣去應用這些企業。有些企業吸引了很多內地、海外的初創公司,然後跟企業合作,確保他們也可以獲得採納。最終的使用者可以用這些。我剛剛也試過,你有一個競爭的優勢,他們剛剛創業時沒有幾個顧客。香港具有所有聯繫,他們已經接達所有的國家。因此我們可以吸引,最好的是金融科技的公司來到香港,來幫助這些人,可以在一個全球的競爭里競爭。這個開放是我會用的字眼。

  洪為民:下一個問題,我想問KARENA BELIN,根據《香港金融科技白皮書》。香港的生態系統跟其他地方比較是怎麼樣的,哪些方面是香港需要跟上的?假設我們有的地方還是落後需要追上的,怎麼樣去發展香港的金融科技企業呢?

  KARENA BELIN:我想說我會說一點點普通話,不過不會講很多,非常感謝!

  我們有一個關鍵詞,讓所有人都記得,就是這是一個蓬勃而且多元化的生態系統。您講到派皮書,我們的白皮書是170頁長。我請大家都下載,這是完全免費的,稍候您就可以看看這個白皮書,裡面的內容是非常精彩的。

  您講的準備工作,香港不光是講金融科技,全球來說是數一數二發展最快的生態系統。現在很多公司也是獨角獸,也是全球密度最高的。在這裡面,我們都聚焦在金融科技領域,占了香港生態系統的15%,可是它也是非常多元化的。很明顯,在財富管理、全球諮詢服務也是在香港出台的,包括彙款、P2P同級借貸、股權融資等都在這個範疇。

  另外,您提到我們有一個非常好的規管架構,一些發展特別快的,獲得了銀行牌照,加密範疇也有發展。我們有一個新的板塊,就是虛擬銀行。剛剛也發出了這方面的牌照。

  您的問題是怎麼樣把香港定位在全球的位置上。答案跟一年前不一樣了,六個月後可能也會非常不一樣,因為現在增長的速度非常快。再看看規管架構,這個速度增長非常快。2016年金管局剛剛開放了這個平台,一年後保監局加上金管局成立了一個合營機構,也是初創企業。2019年初剛剛發出了虛擬銀行牌照,也是有一個股權融資機構。所有這些東西都發展得很快。

  第三個問題是怎麼樣可以把香港放在全球十大金融科技中心的地位。我們也講到人才方面的問題。現在爭奪人才是全球在做的。在香港金融業里有很多人才,比如銀行界,以傳統方式來經營,現在也希望吸引更多人才,特別是金融科技方面。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得到,有更多人才會來。因此,這是非常重要的。大灣區的概念,其實是讓人非常興奮的。在深圳還有這裏也是希望所有人才到來。這是其中一個機遇。從顧客的角度看,很明顯香港還是有東西可以學習的,可以從中國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現金方面是獨立的。因此我們用10塊美金一個月,我在香港是10-20分鍾,一上的士就已經花了這個錢。

  最後您講到香港應該利用什麼優勢,其實他們都需要找自己本身的優勢,不一定要抄襲別人所做的。主要是我們要看看我們的規管架構。比如金融科技、科技金融,看看怎麼樣可以在全球議程上定位我們自己。我們也要看大灣區的優勢,也在探索在銀行間怎麼樣可以互認牌照。這個如果能做得到,是有幫助的。

  洪為民:您的意思是說有一個跨境牌照嗎?

  KARENA BELIN:對。

  洪為民: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構想,稍候也可以再談,謝謝KARENA BELIN。您也講到如果5年前問我這個問題,我也是其中一個批評金管局,當時他們做得不夠好。稍候他們就不再問我了,可是他們也做了正確的事情。

  下一個問題是同盾科技陳達亮先生。

  您選擇這個智慧的風險管理。在香港金融科技的發展有些什麼優勢,怎麼樣可以跟大灣區聯繫起來呢?

  陳達亮:因為同盾科技用英語來念和難念,同盾科技是一家科技公司,是來自中國的。我們在中國有1萬個用戶,超過300家銀行,40-50家大公司,包括騰訊等等。他們全都是我們的顧客。因此我們現在做的生意,主要是怎麼樣幫助客戶通過科技控製他們的風險,人工智能等等。我們想的是用什麼方法可以看到客戶的履曆。在國內有3家銀行,他們也是用新的科技,我們有這個市場,也有成功的經驗。同時我們也有美金的投資在內地,在香港有20家這樣的銀行,這10家銀行中只有1家願意嚐試一些新的東西,因為香港人才的費用是非常昂貴的。我們希望可以維持開放,如果所有東西都保持開放,那可以由上而下。有很多業務,有很多企業是持開放態度的。比如我們看到虛擬銀行。可以看到內地的公司有科技的背景,這也是一個開放的方式。

  另外一點,我們怎麼樣利用科技。在香港也有很多限製。比如說所有的交易如果是跨境,獲得的數據在國內已經持有超過4個億人口的個人資料,還有很多數據都會輸入給我們。這也是我們利用這些數據幫助客戶做決定。可是我們是不是可以把這個資料從深圳輸入到香港(跨境輸入),我們能做的是有一部分公開的,不能夠改變香港的政策,也不能夠改變這個法規。最近有一個新的科技,聯邦科技。我相信大家可能會知道,聯邦學習。我們把這個數據從內地拿出來,但不需要把香港的數據送到內地,也可以做機械的學習。這是由下而上的開放。現在有超過1億API成本可以轉移。API的開放是非常重要的。我同意陳先生剛才所說的。我們希望把所有的東西都開放。在今年的下半年,同盾TDS有一個計劃,開一個香港支行。為什麼我們會來?因為從上而下的開放,還有開設辦公室,也可以看到新科技的開發可以讓我們開始發展從上而下的開放。我們管理層現在已經做了這個決定,要來香港。我們在新加坡有業務,在馬來西亞有生意,但在香港暫時還沒有生意,現在我們會很快的回到香港來。

  洪為民:這是很好的,我們也可以有一個離線討論,有關政策方面的。您剛才說的有關聯邦學習。這個知識已經有了,我也建議跟深圳建立特別的地區做數據,比如福建的長樂。這個概念是你有一個特別的地區,一些敏感的數據不能夠拿走,可是一些公司機構也可以進去進行研究,利用這些大數據做模型。我建議我們也可以在深圳做類似的工作,幫助香港公司來取得這些數據。

  KARENA BELIN:從這個方式來獲得來自中國的數據。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在金融科技方面,事實上能夠助力超過三分之二的公司更好的對數據賦能。這也是我們共同努力的方向。

  洪為民:下面一個嘉賓更加技術,就是Andrew Hon,它來自於CryptoBLK,這是一家區塊鏈公司。你為什麼選擇了做區塊鏈呢?你覺得區塊鏈有什麼樣的好處?怎麼樣能夠賦能傳統金融業?請您講一講。

  我想大部分在座的觀眾可能都已經聽到了金融業如何能夠獲益於區塊鏈。你可不可以講一些特別的大家沒有聽過的內容呢?

  Andrew Hon:首先大家說到區塊鏈可能都會想到比特幣,但並非如此。其實區塊鏈比比特幣要複雜得多。我們非常感謝銀行能以一個開放的態度來支持區塊鏈的發展,同時我也非常感謝開放接口、開放API。因為我們大家都需要開放接口來和銀行合作。

  香港這種討論已經有超過四、五年的時間。我過去和香港金管局有非常緊密的聯繫,包括區塊鏈白皮書、沙盒監管實驗等等,我也都參與其中。這是我過去的工作。那時候所有的銀行都在嚐試這是不是一個好辦法,他們知道需要有創新,但不知道區塊鏈是不是一個合適的途徑。我想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能夠讓銀行去嚐試這種最有創新性的應用。當然,我也非常感激香港金管局給予我們的一些幫助。

  如果有家小公司他們想要做運用,想和銀行合作,就可以通過金管局所建立的經管沙盒進行嚐試,然後再推出市場,如果技術成熟的話。這對於香港而言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我們也有很多進展。過去5年時間里,香港金管局做了很多工作。我瞭解到他們也一直在不遺餘力的支持金融科技的運用。

  回過頭說區塊鏈,區塊鏈不僅僅是以太幣或者比特幣。為什麼我們選擇區塊鏈?區塊鏈就是一種運用,在多方之間進行多方交易的運用,不需要讓各方集中到同一個地方。比如我們想到的是分散型的技術或者去中心化的技術,我們說到的是數據。數據可以留在銀行,可以不用向外分享。數據仍然可以留在銀行受銀行控製,同時又可以把整個流程進行分享,這是一種很大的透明度,讓我們進行交易,可以簽名、認證,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交易方已經做出了一些交易的動作。

  整個過程都是透明的,每一個相關方都可以看到交易的過程。除了銀行以外,還有公司和其他商業。他們可以通過單一的渠道去監控所有的交易,而不需要把信息公開或者遷移。他們可以在自己的數據中心做這件事情,不需要在各方之間進行數據的披露或者分享。這是一個很好的運用。我們講到的是產品可以在銀行當中去使用。當然,也要非常感謝銀行的OpenAPI開放接口,否則這一切都不可能實施。

  在金融業,有些資金進入,來進行一些技術的開發。我們是希望能夠把整個交易金融嵌入到區塊鏈中。銀行可以很好的使用它。他們可以把數據和交易的東西放進去,同時我們也可以把更加先進的技術放進去,我們可不可以用AI或者其他金融科技放進去,讓這個技術更加的先進。在香港,我們對於區塊鏈的接納早就開始了,包括在香港有多保險公司區塊鏈體系,在香港的保險公司使用了許多服務。其中一些訊息會通過區塊鏈的途徑以及鏈條進行分享,就可以進入到區塊鏈體系里,你就會看到這樣一些數據到底是否驗明正身。

  這都是我們對香港金融業作出的貢獻,也是世界金融業作出的貢獻。這種多方的交易,可以不再局限於單一的實體或者不再需要在集中化的地方進行交易。

  洪為民:非常感謝Andrew Hon的分享。我們知道區塊鏈不僅僅是意味著數字貨幣,其實正如之前提到的德勤,他們就提到過在香港區塊鏈扮演的角色,那時候說我們要迎頭趕上,那時候是說B2B對公業務,但我相信這個業務會更加廣泛。

  我再邀請各位提問之前,首先問一問各位嘉賓,所謂的傳統金融如何助力金融科技?不僅僅局限於區塊鏈,包括基建等等,或者如何幫助初創企業。講到風投、私募,還有沒有其他方面。去年我在非洲參加了一個會議,當時有一位代表來自於歐盟。他問我們的技術創新能不能離開矽谷去做,能不能在別的地方做。這個問題是由歐盟提出的。

  大家知道,在傳統銀行業,可能在你們的角度來看,比如盧彩雲女士,你如何回答這個問題?盧彩雲女士我知道你也有一些私募的幫助。如果我有市場、有產品,如果我想要讓我的企業步入正軌,我是不是會找銀行要資金,而不是尋求B輪融資呢?我想問傳統銀行業是如何看待初創企業的發展?我們談到的是在大灣區有成百上千家初創企業,你如何幫助他們嗎?

  盧彩云:對於金融科技的初創公司,如果您想和傳統銀行進行合作。當然我並不是說針對UBS,只是我希望你們應該搞清楚問題所在,你們想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這是最重要的問題。因為傳統銀行要做預算、批,要花很長時間。如果你真的能夠把這個問題清單說清楚,就解決了很多問題。

  第二,一般情況下,在過去我們看到的挑戰是有些信息是非常保密的。你怎麼能夠知道這些初創公司遇到了怎樣的一些挑戰和痛點。另外是盡職調查。有些公司一定要做盡職調查,來確保他們的可信。比如公司的治理是否合理或者公司的規模到底有多大,公司和銀行是否能有一致的目標。比如你想往左走,我想往右走,這就不行,我們應該要知道最終的目的地是什麼。要有合適的策略、足夠的規模,來支持目標的達成。對於我來講,確確實實要改變我的思維方式。那就是要認識到變化的緊迫性。如果我不去顛覆自己,我會被其他人顛覆。我就沒有機會了。顛覆的緊迫性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是合作的影響,我們不可能單打獨鬥,如何能夠更快的更有效的去達成目標。這是我們應該要去問的問題。

  湛家揚:很明顯,對於初創公司而言,你必須要抓住機會,如果有像UBS這樣的企業來找你,如果他們做了黑客比賽或者競賽,請一定要儘可能參加。其實不是說為了獲獎,而是為了幫助你們去克服挑戰。香港可能需要去參加黑客馬拉松,初創競賽非常重要。因為只有一家銀行,一家保險公司參賽了。這是非常大膽的行為。它不僅僅是服務金融企業,其實科技是沒有界限的,你看其他公司,比如銀行和零售商,他們就可以創辦一個競賽。這是我所謂的2.0,大家可以攜手打造一個非常好的客戶體驗,來幫助他們改善支付的體驗,幫助他們更快的出行,怎麼樣能夠打造完整的客戶旅程。這是非常重要的。銀行一個人是完成不了,或者單一的零售商也是完成不了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做這樣所謂競賽2.0,來幫助不同的業界能夠攜手。

  盧彩云:我完全同意你的說法,不僅僅是顛覆銀行。我們說到很多競賽,其實70%的企業他們是來自於傳統的零售業、地產業。你可以想像他們的壓力有多大。我們也邀請了技術初創公司一起去展現出他們所理解的未來發展趨勢,怎麼樣更好的去顛覆或者創新傳統行業。

  洪為民:你認為應該建立生態系統,你做的就是生態系統,你就是當中的初創公司。那銀行扮演怎樣的角色呢?在初創生態系統里,銀行應該發揮怎樣的角色?

  KARENA BELIN:銀行可以做出資方,還可以做更多工作。比如瑞銀,我知道你們是非常好的,你們也在嚐試尋找一些辦法來進行共同創新。我完全同意。因為我覺得我們現在做的最成功的一個項目就是讓不同的業界去攜手。

  當然,你剛才提到金融科技,它其實是對於傳統銀行業的一種脫身,並且成為了虛擬銀行。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看到了銀行給予很多機會,讓初創公司去驗證他們的一些概念。當然,你可以去融資、出資,同時也可以瞭解一間公司所牽涉到的風險或者挑戰是什麼。

  非常簡單的原因是很多這樣例子都已經顯示了如果市場可以開放給初創公司,銀行也願意用這個CBC的做法。我們自己在香港的孵化器也還沒有進入中國的市場,我們有一個策略的夥伴。不光是提供金錢,同時對您的計劃還有加快的計劃,這些策略夥伴也是面對面的,互相認識的。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Andrew Hon:我完全同意。我覺得這個加快的計劃還有創新的部分,也是做得非常好。其中一個關鍵的信息是對於初創公司有這個,否則就不能找到長期的客戶。長遠來說是可以成功的。也有一些策略的夥伴會來找你,這就是發展的方向。這是很直接的,您必須從這個開始。

  陳達亮: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這個假設是非常有意思的。銀行本身作為一個借貸人。你去銀行,希望他們給你融資,就要簽署一個合約,你就同意所有的細節,並且也願意提供所有的資料給銀行。銀行就有這個資料,也有你的財務狀況等等。銀行的問題是不能夠光依賴他們所知道的就給你錢。我的建議是傳統的商業銀行如果有機會,應該跟一些科技公司建立夥伴,然後就可以幫你做這個決定,究竟是不是要發出貸款。整個過程就變得比較容易。銀行就可以知道哪一個客戶可以借錢給他。

  洪為民:現在銀行都在做了,他們發出的貸款,30%是來自自己的錢,七成來自於銀行。我現在邀請台下觀眾發言,否則我就不是一個好的主持人了。

  提問:請問瑞銀,企業銀行、個人銀行,哪一個是重點,多少資產符合你們VIP的標準?

  盧彩云:我稍候離線跟你談,有關科技和金融的課題。其中一個可以向大家保證的是中國對瑞銀來說是很重要的策略市場,有瑞銀的證券還有中國市場的公司。稍候可以跟你再談。

  提問:非常感謝大家的分享。作為一個科技大學的現任學生,我非常有興趣知道剛才您講的重點,究竟您在找的是哪一類的人才?在大灣區有哪些方法可以吸引這些人才來到並且逗留在這個地區。

  洪為民:這個問題需要問銀行還是誰?

  Andrew Hon:我們正在找各種各樣的人才,我的公司的同事來自全球各地,有菲律賓、法國,在香港科技人才非常短缺。我們公司有很多這方面的人才,但我們歡迎各種各樣的人才,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比如有銀行知識的、有科技知識的,有一些是有設計。這些目前來說都是很難做的,還有是金融科技、規管方面的。比如如果您有一個法律學位,我們也很歡迎。

  KARENA BELIN:從初創公司的角度,您肯定可以看我們的網頁,我們有超過1000個工作機會,還在不斷招聘。一般來說,我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成功的初創公司,不光是科技人才,我們也希望各種各樣的人才,所以任何時候我們都歡迎,金融服務、科技範疇都需要。而這些方面再加上金融服務才是最重要的。

  盧彩云:我們在找的是傳統銀行還有年輕的人才,多元化是關鍵,同時也需要有遠見,就是現在的顧客是誰。更重要的是將來的顧客是誰。很明顯的科技背景,也知道這個行業,也認識銀行業,認識科技也很重要。因為中國是一個重要的市場,除了各種各樣的語言,普通話是非常重要的。願意到處跑來跑去很重要。一個國際集團有很多機遇,隨時願意就啟動很重要。

  湛家揚:回到商學院,科大的唐教授在這兒,他們有一個很好的課程,不光是學位課程,還有碩士課程。這個課程不光是教授,我曾經參與過一個科大所組織的課程,有超過500個年輕人來到校園,嚐試去創新硬件硬件和軟件。從大學的角度,不光是教授,也希望可以安排這些比賽,讓企業來做好準備,他們才可以建立企業。

  陳達亮:我們正在開設一家香港的支行,我們也希望找到總裁、首席財務管等等。

  洪為民:作一個結論,您正在適當的地方,適當的時間。現在我們的討論到此為止,非常謝謝大家的參與,同時大家也非常有忍耐、包容,謝謝!

  主持人:謝謝洪總的主持,謝謝參與的嘉賓。大家都給我們非常獨特的啟發,有關科技創新,我們需要做些什麼才可以面向這個新的年代。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改變都是非常深刻的。因此我們需要包容這些改變,同時也需要持有開放的態度,這是很重要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