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教父梁和平高位截癱,好友崔健、周國平捐新書版稅
2019年05月23日13:19

原標題:音樂教父梁和平高位截癱,好友崔健、周國平捐新書版稅

  5月22日,知名音樂人、中國搖滾樂靈魂人物梁和平的繪畫展“神筆畫意”在北京開幕。2012年6月,梁和平不幸因車禍導致高位截癱。為支持因為常年治療導致經濟困難的梁和平,好友崔健和周國平決定將二人再版新書《自由風格》的10萬元版稅捐贈給梁和平。

  撰文| 新京報記者 沈河西

  電影導演顧長衛一直站在人群裡靜靜聆聽;哲學家陳嘉映在看畫;作家陳冠中也在現場;藝術評論家栗憲庭穿梭在人群裡;現場響起崔健新歌的音樂。這不是一個京城上流文化藝術圈的聚會,而是著名音樂人梁和平繪畫展的開幕式現場,來現場的文化藝術圈名人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他們都是梁和平的好友。

  這個畫展無關名利,主要的目的只有一個:為因常年治療經濟陷入困境的梁和平一家籌錢。

  “神筆畫意——梁和平繪畫展”現場

  2012年6月23日,梁和平在北京發生交通事故受重傷,他的第六和第七根脊椎斷裂,脊髓全面損傷,導致高位截癱。

  5月22日下午,北京當代時間藝術中心,“神筆畫意——梁和平繪畫展”開幕。同時,梁和平的好友周國平和崔健也在開幕式上宣佈,將於今年年內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自由風格》一書的版稅10萬元捐贈給梁和平一家。《自由風格》首版於2001年,是周國平和崔健的對話集。

  對中國流行音樂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梁和平最主要的身份是著名音樂家。他是前中央樂團獨唱、獨奏家小組成員,擔任鍵盤演奏及作曲、編曲工作。梁和平也是經曆音樂風格最多的一位音樂先行者、實踐者、宣導者及推動者。改革開放以後,無論是流行音樂、搖滾音樂,還是爵士音樂、先鋒自由音樂領域,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他曾為各類影視(包括故事片、紀錄片、動畫片、電視劇等)、廣告、唱片錄音及各類藝術活動擔綱作曲、編曲和演奏。

  在二十世紀80年代中至90年代中,梁和平支持和推動了中國搖滾樂的發展。曾策劃、組織並監製了崔健為亞運會集資義演等多項活動。他是中國音樂史上第一張搖滾專輯、崔健的《新長征路上的搖滾》的製作人。

  在題為《音樂內外的和平》的文章里,音樂家、作家劉索拉回憶了與梁和平的交往:車被堵在山路上,他在半夜下車走了幾個小時去找堵車的源頭;到德國現代室內樂團排練時,我身體不好,四層樓爬不上去,他乾脆把我背上去了。一個團隊里有了和平,就讓人放心和開心。沒有鍵盤什麼事的時候,他也要想法弄出點兒聲音來,然後打趣自嘲:不打魚,和楞水兒。

  這一次畫展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幫助梁和平籌措治療所需的費用,這已經不是梁和平的各界好友第一次主動為其發起募捐。早在事故發生後不久,崔健、何勇、洪晃、周國平等好友就聯合發起了“為了和平”主題募捐活動。

  在2012年的募捐活動上,崔健在發言中說:“在我們接受了這現實之後才突然發現並且深信不疑,在他眼鏡兒的後面的眼睛的後面,仍然蘊藏著一種能量。這個能量不會像他目前的身體一樣停止運動,而依然像是一個熱鬧的社區,這個社區曾經讓我們大家彼此認識了我們身上優良的一面,並且放大了它們。”

  2018年12月底,經過六年全天候住院、多次手術、多次病情惡化及搶救、從去年年底持續至今的低燒、數次危及生命的低血壓……高昂的治療費用,早已壓得一家人心力憔悴。無奈之下,梁和平的家人在愛心平台輕鬆籌上發起了求助,項目發起後得到了那英、趙明義等眾多音樂圈好友的轉發和支持。

  周國平告訴新京報記者,梁和平一家目前的收入就靠梁和平妻子趙莉酒吧等地方的演出,基本維持生活。

  在周國平眼中,梁和平是一個生命力極為旺盛的人。“他有很多可以變成市場價值的作品,比如家裡堆積著大量80年代的資料,那都是財富。怎麼樣讓他創造的東西在市場上變現,自己解決生活來源,今天這個義賣也有這個考慮。”

  然而,崔健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梁和平是一個不太喜歡功利性的人。“前段時間,我還在想成立一個和平資料館籌備會,但這個事情最後沒有完全實施,原因就是和平拒絕這種市場化。在這方面他是消極,他覺得這種事情太複雜,想著儘可能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生活的問題。”

  崔健談到,梁和平現在已經沒有音樂創作的機會,而且由於大量服用藥物,他能感覺到梁和平的交流越來越少。

  對於崔健來說,把新版《自由風格》的版稅捐給梁和平一家的意義,不是在單獨完成作為一個朋友的義務,而是記錄一段角落的曆史。

  “和平總是鼓勵我們創新。甚至他是一個好廚子,經常想著做好菜給大家吃。最重要的,我覺得就是他那種對生活的熱情和參與,在這點上,我們受益很多。在他最活躍的狀態下引導出來的氣氛,一直在給大家養分。”崔健說。

  “說來說去,還是一個經濟上的問題”,負責本次畫展的策展人林銘述在發言中說,“就在前幾天,他還發燒到39度,但是查不出原因,精力大不如前了。他從康複病房換到瞭望京後來換到了家裡,條件越來越差,很難維持一個健康有活力的身體。”

  開幕式現場,聽別人發言時,梁和平一直低著頭。終於輪到他發言。齊刷刷的攝像機、手機屏幕對準了這個中國流行音樂界的傳奇人物。緊接著是長達幾十秒的沉默,除了間歇的幾聲咳嗽。

  梁和平

  坐在輪椅上的梁和平,話筒需要由兒子提著。發言時,梁和平沒有提自己的近況,直接進入主題,告訴大家這些繪畫的來曆。五分鍾後,講完被工作人員抬著,調整了角度,平躺在輪椅上。

  顧長衛身邊的一位友人告訴他:“他現在胸部以下都動不了”。顧長衛點點頭,默默無言,拿出手機拍下樑和平發言的瞬間。

  慈善認購現場,顧長衛、栗憲庭、周國平、崔健在繪畫作品、畫冊、限量版藝術合集上籤名(攝影:羅健)

  “今天就看作品吧。”最後,躺在輪椅上的梁和平說。

  梁和平的母親也坐著輪椅來到現場,她談到梁和平對生命的認識:“和平跟我說過,媽媽你是教曆史的,我可能在曆史長河裡什麼也留不下,但我活得很有價值。我也想說,他必須以樂觀堅強的毅力度過自己的晚年。發生事故後,他在我們面前,從沒有悲觀的情緒,一直鼓勵我們。他跟我說,媽媽你要好好活著,將來活到一百歲的時候,我來給你做個壽。他雖然活得很痛苦,但是思想意誌活躍。”

  知名當代藝術評論家栗憲庭在發言中提到梁和平80年 代繪畫創作的先鋒性和顛覆性。“從康有為到五四新文化運動一直到建國後,中國的藝術經曆了和世界藝術南轅北轍的道路。藝術一定得是具象的,這樣一種觀念統治了我們對於藝術的理解,而梁和平在80年代畫的這些畫的意義就在於自覺地突破了這種理解。”

  來現場的梁和平的好友中還有定居北京的著名香港作家陳冠中。90年代時,他也經常跟著崔健、梁和平等一班好友一起玩。陳冠中告訴新京報記者,在他眼中,梁和平就是音樂圈的一個神,從搖滾到爵士的音樂現場,幾乎都與他有關。

  周國平也告訴新京報記者,遊走於音樂、繪畫、攝影等諸多藝 術門類的梁和平並沒有打破邊界,因為他本來就是無界的。

梁和平部分畫作:

  作者:新京報記者 沈河西

  編輯:沈河西 校對: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