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極限施壓”:這家歐洲企業為何與華為談合作
2019年05月23日10:42

  原標題:美國“極限施壓”:這家歐洲企業為何與華為談合作

  對美國企業來說,維護自己利益的最好方式,就是向有礙自身形象、市場份額的禁令大聲說“不”。

  Google、高通等公司剛剛迫於禁令暫停與華為合作的部分業務,又傳出美國醞釀將海康威視和浙江大華列入“黑名單”的消息。

  美國“極限施壓”的大棒揮舞得呼呼作響,但不是所有的科技公司都被嚇住了。

  媒體報導,葡萄牙的第三方安卓應用供應商APTOIDE站出來說:我們正在與華為談合作。

  APTOIDE在全球擁有超過2億的活躍用戶,平台應用程序超過100萬款,累計下載量超過60億次。公司創始人特雷森多斯認為,Google中止與華為合作,提供了“一個有趣的機會”。

  可以肯定,APTOIDE不會是唯一一家這麼想的公司。原因很簡單:在手機服務業務上,Google能夠提供的服務幾乎都有對標公司,既然騰出了位置,自然有其他競爭者來占。

  而在5G業務上,與華為保持良好關係也有助於拓展商機。

  一、跟風美企給自己培養了許多競爭者

  應該承認,在科技開發上,美國高科技企業依然保持著巨大的領先優勢。但不管是主動或被迫讓出中止與華為的合作,都會引來無數競爭者。

  就拿Google手機業務來說,安卓平台最大的特點就是開源,Google憑藉源代碼的有條件開放才獲得了市場優勢。

  除非真的要當“極限施壓”的馬前卒,不怕犧牲,否則不可能改開源為IOS系統式的閉源。現在,面對無數的市場覬覦者,Google大概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此外,美企自己開發的軟件服務雖然質量很高,但不缺乏追趕者。

  還是以Google為例,普通用戶常使用的搜索、郵件、地圖、遊戲、翻譯、視頻等服務,在中國就有不少對標公司。

▲圖/新京報網。
▲圖/新京報網。

  如果擴至歐洲等其他地區,競爭者更多。Google中止相關服務後,即使用戶體驗一時不適應,但也到不了不可替代的程度。長此以往,美企原來的用戶會逐漸流失。

  不光是競爭者在摩拳擦掌等著占領空白市場,華為現在也是A計劃、B計劃同時啟動。一方面是與其他科技公司、APTOIDE這樣的第三方應用供應商談合作,另一方面自己也在研發操作系統。

  有消息披露,這個系統的首要目標是能夠兼容安卓平台,以後還將實現手機、電腦、汽車操作系統的大一統。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就會商用。

  可以說,現在的形勢是,跟風Google的美國企業在給自己培養許多競爭者。

  二、別忘了過去反寡頭聯盟的教訓

  APTOIDE之所以在這時候主動與華為談合作,除了看準了新商業機會,還有另一個原因:與Google有“舊仇”。

  2014年,APTOIDE曾以不正當競爭為由,把Google告到歐盟,認為Google有屏蔽競爭者的應用程序之嫌。那年7月,歐盟創紀錄地重罰了Google43.4億歐元。

  所以有媒體評論說,APTOIDE此舉是不是意味著“反Google聯盟”又在集結?

  實際上,美國巨頭們不乏合縱聯橫、相互惡鬥的經曆。

  微軟就曾因常常使用捆綁銷售等商業策略排擠競爭者,惹怒了斯坦福系的矽谷企業,成立了“反微軟聯盟”。

  原因是過去矽谷出了什麼新軟件,微軟都會有樣學樣,然後在自己的視窗系統捆綁,讓發明者失去市場。

  據說微軟視窗系統的創意,就來自1980年喬布斯在一次會議上讓比爾·蓋茨看了自己的設計。

  微軟為此好幾年咬牙低價賠本銷售DOS系統,一直熬到把視窗系統做出來,結果喬布斯在PC市場失去了機會。

  Google剛誕生時,就是反微軟聯盟的成員,招人的時候專門跑到微軟附近打出高薪水招牌,挖了微軟不少工程師。

  Google做大做強後,因為不正當競爭也惹怒了其他競爭者,迫使這些企業聯合起來又成立了“反Google聯盟”。歐盟、英國、法國都曾以不正當競爭為名重罰過Google。

  去年臉書公司又爆發了用戶數據泄露的醜聞。多達5000萬到8000萬臉書用戶的個人信息被一家名為“劍橋分析”的神秘公司獲得,結果被英國媒體曝光。

▲圖/新京報網。
▲圖/新京報網。

  給英國媒體爆料的“深喉”,是協助創立劍橋分析公司的一名商業人士,他透露,“劍橋分析”內部作業的主要目標,就是分析臉書用戶的政治傾向,在臉書平台發佈政治廣告,影響美國政治行情。

  順便說一句,雖然特朗普政府否認與“劍橋分析”有關聯,但特朗普的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曾擔任“劍橋分析”董事。

  此事讓臉書灰頭土臉,至今沒有完全緩過勁兒來。

  三、美國科技企業應對禁令說“不”

  事實上,美國科技企業不可能不知道充當卒子的風險。美國商務部頒發“華為禁令”後,納斯達克、費城半導體指數都曾出現過狂跌。

  面對商業利益受損,美國科技企業至今沒有提出行政複議、司法訴訟之類的救濟措施。

  一種說法是沒辦法與商務部的行政命令對抗,另一種說法是相關企業覺得正好可以壓製華為這樣的有力競爭者。

  更奇特的說法是,藉著當工具之機,能夠獲得打開中國市場的籌碼。但不管哪種說法,美企都在讓商機流失。

  事實上美國科技企業很有與美國政府打官司的經驗。2010年,因為美國政府沒有使用Google的應用服務,而使用微軟方案,Google曾與奧尼克斯網絡起訴美國政府,最終獲勝。

  2013年,曾是對手的Google與微軟聯手,起訴美國司法部過度索取用戶個人信息,導致Google和微軟海外市場利益受損。

  當時,印度政府一度禁止全國官員使用美國的電子郵件服務,如Google的Gmail。

  2016年微軟再次起訴美國司法部,認為司法部頻繁利用搜查令索取用戶數據,違反了美國憲法。最終判決是,不儲存在美國的用戶數據,微軟不必向政府提供。

  就目前而言,因為對華為禁令有90天的緩衝期,所以對美國公司影響確實不大,但長遠看,負面影響勢必顯現。特別是影響還會波及比手機業務規模大得多的5G市場。

  在5G領域,英、德等歐洲國家都採取了較為中立的態度,和英國一樣是“五眼聯盟”成員的新西蘭也強調要獨立決策。美國聯合他國另起爐灶,並非易事。

  人們常說,華爾街和矽谷是美國最堅定的全球主義者。因為他們的資本和產品只有全球配置,才能保持高成長。

  現在的情況是,政治操弄不僅已造成美國科技企業丟失市場的危險,還帶來了無法僱傭全球人才的危險。

  華為的新佈局和APTOIDE的出現已經表明,坐等競爭者退出是不可能的。對於美國相關企業來說,遲早會認識到,維護自己利益的最好方式,是向有礙自身形象、市場份額的禁令大聲說“不”。

  □徐立凡(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