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拖98公斤補給北極圈獨行上千公里 下站穿越南極
2019年05月23日23:05

  原標題:他拖著98公斤補給北極圈獨行上千公里,下一站穿越南極

  來源:紅星新聞

  在平均-40℃的北極圈,拉著98kg的雪撬船,腳下踩著30釐米深的積雪,耳邊響起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嘶鳴聲,彷彿隨時都可能撲殺過來,目及之處,只有茫茫雪地,不曾見到第二個人影。

  32歲的成都人駱垠材,從北緯62°走到72°,耗時53天,他把這樣的經曆,描述為一場“孤寂的清醒”,這條路,此前還沒有人用腳步丈量過。

暴風雪中的駱垠材
暴風雪中的駱垠材

  出名要趁早,20歲左右,拿過“極限輪滑”全國巡迴賽級別冠軍的駱垠材名噪一時,打破過中國輪滑的飆高記錄4.2米,後來又因2011年“輪滑川藏線”被媒體廣泛關注。但那以後,駱垠材卻幾乎在媒體上“銷聲匿跡”了。

  他並沒閑著,輪滑新藏線、橫跨亞洲大陸、穿越美國66號公路、阿拉斯加越野滑雪訓練、三次穿越貝加爾湖,到剛剛結束的北冰洋冰雪訓練“大結局”,以及現階段的最終目標——單人穿越南極。

  一個人挺進北冰洋

  第三天就掉進冰窟,曾不間斷徒步17小時

  北緯72°的季克西(Tiksi),是北冰洋邊上的一個小鎮,位於俄羅斯聯邦薩哈共和國,被稱為“世界大陸的盡頭”。這是駱垠材單人滑雪越野的終點。起點,是有“世界最寒冷城市”之稱的雅庫茨克(Yakutsk)。從北緯62°到北緯72°,一個人,沿著俄羅斯最長河流勒拿河冰面,一路北上。

冰雪結滿了駱垠材的睫毛
冰雪結滿了駱垠材的睫毛

  吃喝玩樂通信裝備……補給必須充足,98公斤的行李,40公斤的食物佔據五分之二,20公斤汽油再占五分之一。駱垠材說,自己簡直就是帶了一座移動的房子,只不過每天都需要裝修拆卸。

出發前的定妝照
出發前的定妝照

  一根繩索,連著一艘雪撬船,2月18日,駱垠材興致勃勃地出發了,第3天就踩進冰窟。“那一瞬間,整個人都懵了。”剛剛距離出發地才100多公里,當天才出發幾公里,“出師不利,我都忘了自己是怎麼爬起來的。”駱垠材說,在之前的冰雪訓練中,自己曾“模擬”過冰雪地落水如何反應,最後終於爬了起來,但是手套、羽絨褲、羽絨衣下襬瞬間結冰,包括一層防水襪在內的三層襪子全部進水,“最裡面一層甚至一擰就是水”。

拖著近百公斤補給
拖著近百公斤補給

  駱垠材迅速移動到安全地帶,搭帳篷、生火,這一天,駱垠材沒有再前進。

  路途中最難的,不是冰面30釐米積雪可能暗藏冰窟,不是秒速20米的、“推著”人前進的風力,最可怕的是純天然自然保護區里豐富的物種,那意味著,隨時可能出現的野生動物,比如北極狐、狼群。對於有“童年陰影”的駱垠材來說,“泰迪以上都算大型猛獸”。

  “狼絕對不是單獨出現的。”駱垠材在帳篷周圍搭起紅外線預警系統,睡覺時耳朵裡塞著接受警報的耳機,身邊是一把可以抓到的工兵鏟,鏟尖鋒利無比。白天,枯燥、乏味的徒步中,駱垠材不能聽音樂,耳朵裡一直能夠聽到動物的聲音,如影隨形,彷彿隨時都可能撲上來,“聽得到,又看不到,但白天你能看到動物的腳印。”駱垠材在滑雪杖上裝了“後視鏡”,甚至還提前託人買了幾支火彈,“最後沒用上,我拆了一支放著玩”。

“後視鏡”變梳妝鏡
“後視鏡”變梳妝鏡

  53天,比預期的50天晚了3天抵達季克西,路程後期,因為天亮時間朝極晝推進,有一次,駱垠材不間斷地徒步了17個小時,“其實每天就休息3次,每次10分鍾。”駱垠材說,停下來就意味著冷,意味著失溫,意味著危險。4月13日,抵達目的地後,駱垠材一口氣睡了14個小時。

  完成“冰雪訓練三部曲”

  不想“被關注”,終極目標是單人穿越南極

  從季克西到雅庫茨克,1462公里。駱垠材說,其實,最後一段路程,自己就“慫了”。原本他計劃路線全程1500公里,在穿越最後一個動物集中區域時,駱垠材決定“翻山”躲避,因此“節約”幾十公里路程。

駱垠材抵達終點季克西
駱垠材抵達終點季克西

  一個人,1462公里,這並不是駱垠材的最終目標。單人穿越南極,這才是駱垠材給自己設定的,最遲要在2022年冬奧會前完成的任務。他希望自己能在2021年穿越其中一半的路程。這個極限挑戰路線,在2019年1月被一名美國人完成,摘走“第一人”的紀錄。在那之前,駱垠材一直都悄悄地認為,這個紀錄也許是在等待自己。但聽到已經有人完成的消息時,駱垠材說,自己的內心更多的是輕鬆,原來那並非人力不可企及。

  從2015年輪滑歐亞大陸15國、總路程10429公里後,駱垠材就給自己樹立了單人穿越南極的目標;2016年,他又輪滑穿越美國66號公路,一共4100公里。

極限滑板訓練
極限滑板訓練

  為了達到穿越南極的目標,駱垠材先後在阿拉斯加跟隨教練進行越野滑雪訓練,曆程900公里。2018年,他獨自完成三次貝加爾湖南北穿越,在奧伊米亞康完成180公里越野爬升訓練。加上季克西到雅庫茨克的1462公里,“冰雪訓練”三部曲正式完結。

  這些訓練,大部分也在刷新著運動極限甚至是世界紀錄,但卻鮮見於報導。畢竟,對於20歲左右就拿過“極限輪滑”全國巡迴賽級別冠軍、打破過中國輪滑的飆高記錄4.2米的駱垠材,應該不乏媒體關注。但駱垠材說,一方面,是不想讓家人知道後擔心,另一方面,“被關注”後,擔心自己“太飄”,“比如說,可能就會要求自己,今天必須達到什麼樣的目標,不能更好地做自己”。

  賣掉房子自費越野滑雪

  對冰雪世界的嚮往是“燃燒在心中的白色火焰”

  季克西到雅庫茨克的1462公里,與駱垠材計劃中不同的是,冬季的勒拿河不僅僅是冰面,還有幾十釐米的積雪。雪地裡,除了各種動物的腳印,沒有第二個人。駱垠材拖著雪撬船走過,只留下一條孤獨的痕跡。

行走在北冰洋邊緣
行走在北冰洋邊緣

  駱垠材說,在出發之前,自己一直在想,抵達終點後,讓“北冰洋變成溜冰場”,但大自然遠比人們想像的更殘酷和現實。在彷彿與世隔絕的路途中,駱垠材說,人會不自覺地回憶,過往的事只如人煙,放不下的還是沒有完成的夢想,沒有來得及做的事,以及最想見的人。

  極限運動,從駱垠材人生中的20歲,伴隨到現在的30歲。和別人一樣,出身普通家庭的駱垠材也有來自傳統思維家長的壓力,同樣面臨“三十而立”“成家立業”的催促。駱垠材說,與“驚險刺激”的極限運動相反,自己也認同這樣的傳統思想,但“越野滑雪”始終是自己堅持得最久的一件事。為此,他還偷偷地賣掉了早些年自己購置的房子。

駱垠材在帳篷里吃飯
駱垠材在帳篷里吃飯

  “在2014年左右,我做(極限輪滑)的私教,就已經能達到每小時200元。”駱垠材說,做教練、開花店,收入最後都花在了這兩年的冰雪訓練上,所剩無幾,這與國外絕大部分極限挑戰者背後都有強大財團的支持不同。

  儘管下一次訓練和真正前往南極穿越的費用還不知在何處,在駱垠材的個人微信公眾號里,他把對“冰天雪地極致環境的嚮往”,稱之為“燃燒在心中的白色火焰”,曾經“像個嬰兒一般,眼巴巴趴在網絡邊緣看著一群冰雪巨人們在世界的極致角落里前行,除了崇拜只能羨慕”。而他,不願意做“自己嚮往人生中的看客”。

  紅星新聞記者 於遵素 受訪者供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