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圖看懂中國電影這五年如何與日韓印泰合作
2019年05月23日11:21

原標題:一圖看懂中國電影這五年如何與日韓印泰合作

  2015年,引進內地的日本電影只有2部,2016年多達11部;從2017年《摔跤吧!爸爸》上映後,印度電影呈井噴之勢,2018年在內地上映多達9部;中韓兩國通過一本兩拍探索電影原創;泰國電影《天才槍手》在2017年成為票房黑馬。

  2019年5月15日,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北京隆重舉行。其間,“電影大師對話”邀請了包括日本導演山田洋次、印度演員阿米爾·汗在內的14位享譽國際的亞洲影人展開對話,探索亞洲電影文明的創新與傳承。

  新京報梳理2015年-2019年中國和日本、韓國、印度、泰國的電影合拍、引進等數據,近5年中國和亞洲四國電影交流頻繁,合作不斷深入。2015年,引進內地的日本電影只有2部,2016年多達11部;從2017年《摔跤吧!爸爸》上映後,印度電影呈井噴之勢,2018年在內地上映多達9部;中韓兩國通過一本兩拍探索電影原創;泰國電影《天才槍手》在2017年成為票房黑馬。新京報記者採訪電影學者和行業人士,他們詳細解讀了中國與亞洲各國的電影合作特點和未來趨勢。

以引進、IP合作為主

  中國與日本的電影合作主要以IP的版權合作為主,一種形式是改編其文學作品,比如東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獻身》《解憂雜貨店》,先後被改編成同名中國電影,還有韓延導演的《動物世界》改編自日本漫畫《賭博默示錄》,另一種形式則是直接引進IP作品,比如這幾年國內一直引進的“哆啦A夢”系列、“名偵探柯南”系列,以及宮崎駿的動畫電影《龍貓》和即將上映的《千與千尋》等。

  《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劇照,該片2018年11月在內地上映。

  在日韓電影專家支菲娜看來,從日本引進或者改編的電影多以IP為主,與日本電影的原創能力存在局限性有很大關係,“日本本土電影票房前20名,原創電影是很少的,基本上都是電視動畫或電視劇的劇場版。”而這些動畫電影和電視劇劇場版經過多年積累,很有觀眾緣,逐漸形成品牌效應,對於中國觀眾也很有吸引力。所以,這類影片大多引進中國,很難翻拍。中國的80後、90後對於日本動畫有很深的感情。日本非常注重以動畫片帶動日中文化交流,從中日邦交正常化開始,培養了一大批動漫觀眾,哆啦A夢、柯南等動漫形象深入人心,而這些被日本動畫影響的觀眾也成為今天電影市場的主流消費群體。

  “

  哆啦A夢”系列動畫片連續五年引進內地,成為最穩定的IP。

  近幾年來,中國改編自日本文學作品的電影開始湧現,特別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被中國電影公司競相爭奪。支菲娜認為,這與前幾年的出版熱以及政策對出版外國文學作品的寬容有關,才使得東野圭吾在年輕人中間流行起來。雖然有很多觀眾追捧日本電影,但是日本電影在中國還是相對小眾,電視劇的劇場版在中國翻拍還需要一定的市場機緣和觀眾緣。

重在解決一本兩拍的利弊

  相較於日本電影原創力的薄弱,支菲娜認為韓國電影原創能力很強,這些年在電影工業化道路上走得比較遠,拍出了很多創意與故事俱佳的好作品。但韓國電影在中國市場卻一直存在“叫好不叫座”的尷尬,所以,韓國電影更多的是以合拍或者被翻拍的形式進入中國市場,翻拍的對像是韓國影市中票房和口碑雙豐收的作品。比如《“大”人物》翻拍自2015年韓國本土票房冠軍《老手》,《破·局》翻拍自2014 年的口碑之作《走到盡頭》。

  《“大”人物》劇照,王千源飾演

  刑警孫大聖,韓版該角色由

  黃政民出演。

  中國與韓國電影另一種比較獨特的合作方式是“一本兩拍”。即採用同一劇本或同一個故事大綱,中韓兩國團隊根據不同國家的國情和文化背景,做本土化的修改後,同時進行拍攝製作,同期上映宣傳,引發關注熱潮,使其達到“1+1>2”的效果。中韓兩國最早實現“一本兩拍”的是2014年的韓國電影《奇怪的她》和2015年的中國電影《重返20歲》。

  電影《

  重返20歲》開創中韓“一本兩拍”合作新模式。

  “一本兩拍”作為一種新的合作模式,為中韓兩國電影市場的交流打開了一扇大門。華策影視的總裁趙依芳說:“‘一本兩拍’操作能更好實現差異化市場的接地氣定製感,減少合拍片常見的水土不服,有效打通兩國頭部主創製作資源,並撬動兩國粉絲市場的協同與放大效應,是眼下中韓合作的一種十分前瞻且有利的模式。”的確,“一本兩拍”不僅有資源共享、減少時間成本、劇本增值等優勢,還能互惠互利。

  不過,目前“一本兩拍”也存在一些問題。因為電影製作的不確定性,兩國影片無法做到同步上映,導致口碑差別較大。《重返20歲》比韓國版本晚上映一年,很多觀眾看了《奇怪的她》,難免先入為主,再去看《重返20歲》感覺沒有新意。2016年上映的韓國電影《迷失:消失的女人》和2018年上映的國產片《找到你》,也沒能做到同時上映。

爆款頻出 合拍是趨勢

  2017年《摔跤吧!爸爸》創造了印度片在中國最高票房紀錄,帶動了更多印度電影進入中國。2018年《神秘巨星》《起跑線》《廁所英雄》等9部印度電影在中國上映,《神秘巨星》成為又一爆款。印度電影的最大特色之一是題材銳利和電影完成度高。《神秘巨星》《廁所英雄》揭露印度家暴以及男女不平等問題,《小蘿莉的猴神大叔》大談社會弊病和族群矛盾,《起跑線》涉及印度教育困境。

  《摔跤吧!爸爸》開啟了印度電影引進內地的新篇章。

  曾引進《摔跤吧!爸爸》的電影公司創世星總經理何巍認為,目前以批片的形式引進是因為兩個國家的觀眾構成和曆史文化情況不同,從製片、開發到劇本到表演都有很多差異,在合拍製作方面並不容易。創世星曾參與《神秘巨星》的前期開發和後期宣傳,在交流越來越深入的情況下,創世星準備將印度故事改編為中國電影,由中國導演、演員來創作,配合印方的執導。

  何巍談道:“我們在嚐試由印度導演執導的兩國合拍片,另外也在聯合開發新的項目。”他提到,不同的電影項目有不同屬性,大家需要一個過程來探索,“我們現在也在籌備中國電影交流協會,希望把中印兩國優秀電影資源進行共享。”

批片為主 認知度在擴大

  從《泰囧》在內地創下票房紀錄後,泰國在中國的文旅影響力日漸猛增,隨後《唐人街探案》《殺破狼·貪狼》等影片也陸續在泰國選景,物美價廉的泰國成為很多中小成本電影的首選之地。

  但泰國電影在工業化程度上並不完備,曾以合拍的形式進入中國影市,票房慘淡,大多隻有寥寥幾百萬。2017年,泰國電影《天才槍手》在內地取得了2.7億的成績,成了名副其實的票房黑馬。《天才槍手》的市場表現,開始讓內地片商重視泰國電影的引進,泰國電影陸續三年在內地上映,但整體不算特別通暢。

  泰國小成本電影《天才槍手》進入內地影市,掀起觀影熱潮。

  泰國電影研究學者崔穎表示,“以前失敗的合拍案例比比皆是,票房大多不理想,造成如今市場對泰國電影的認知度不高。由於缺乏專門引進泰國影片的公司,泰國電影很少進入我們的視野。近年來泰國出了不少作品,在亞洲地區有一定影響力,但他們對海外市場的開拓一直不太理想,目前引進中國的泰國電影以批片為主,像《天才槍手》算是巔峰之作了。”

  不過,崔穎對於日後的引進情況比較樂觀,“在東南亞國家中,中國觀眾對泰國最為熟悉,隨著電影市場的交融,會創造更好的進口片成績。”

  新京報記者 滕朝 周慧曉婉 編輯 郭冠華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