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裝電梯?業主向鄰居索百萬“簽字費”
2019年05月22日01:17

  其他單元周圍已開始施工安裝電梯(藍色圍擋處),但涉事單元仍沒有動靜,部分業主心裡十分著急。受訪者供圖

  2016年,北京市啟動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試點工作,這一惠民實事受到大多數業主的歡迎。在實施推行中,有業主因認為影響自家採光、電梯噪音擾民而對加裝電梯投反對票。對此,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陳幽泓副教授認為,個人訴求應合理合法,基層政府部門落實決策時不應規避自我風險,公共政策應有具體實施細則。

  近年來,為破解“爬樓難”的問題,北京市不少老舊小區在政府或者是產權單位的協助下安裝了電梯,老人、病患上下樓方便,居民們拍手叫好。但根據一些居委會和街道辦事處的規定,安裝電梯需要本單元所有業主同意,否則工程無法進行。1980年建成的西城區紅蓮北里小區,業主們就遇到這個難題,某單元一樓業主擔心房屋貶值不同意簽字,稱除非鄰居們給出100萬的“簽字費”。

  現狀

  住戶老年人居多沒有電梯不方便

  5月16日,西城區紅蓮北里小區住戶劉女士介紹說,該單元共6層18戶。從去年開始政府著手免費為小區安裝電梯,目前有4個單元已經開始施工,另外有2個單元也即將開始施工。“但我們單元因為一層一家住戶拒絕簽字,一直就沒法開工。眼看整個工程於8月底就全部截止了,我們真是著急。”劉女士說。

  李先生在小區住了十幾年,據他介紹,一年前居委會找小區居民開會,告訴大家可以免費安裝電梯,費用由地產開發商承擔。但要求所有住戶簽字同意。“當場大多數住戶都簽了字,但那家人並沒有簽。一直到3月份,居委會持續和該住戶協商,希望他們能顧全大局,考慮老住戶們的實際需要,讓大家享受到這惠民工程,但沒有進展。”

  在該小區住了近28年的張阿姨說,小區大多數居民都是老人。有的老人長年無法下樓,也有老人因重病爬樓困難,已將房子出租,到其他小區租房居住。因此,遇到政府安裝電梯這樣的惠民工程,大家都拍手叫好,誰知眼看就能願望達成,卻因為鄰居的不同意而沒法進行。

  難題

  一層業主稱影響採光有噪音不同意裝電梯

  李先生告訴記者,不同意簽字的住戶大約2年前搬到小區,“是家裡一名年輕的女士不同意簽字,他們的顧慮主要是擋光、房子貶值、噪音。根據施工方提供的圖紙,電梯是要安裝到這戶人家對門那邊,跟他們家關係並不大。至於她家說的擋光問題,電梯可以採用玻璃樣式的,透光性不成問題。”

  由於居委會一直溝通未果,今年3月以後,該樓全體住戶都出面找該戶業主協商了幾次,但其就是不同意簽字。在4月份最後一次較大規模協商中,多位業主到該業主家敲門協商簽字時,該名女業主向上門協商的業主們提出了索要100萬“簽字費”的要求。

  5月20日,記者與該名女業主溝通時,對方證實要求100萬“簽字費”的事。她表示居民確實多次找過她,但沒有對她的要求做正面回應,“你們拿出一個解決方案再跟我談。”女業主說。

  回應

  居委會表示仍在繼續溝通中

  5月20日,紅蓮北里社區居委會也向記者證實了此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去年該小區被房地集團接收,拿到產權之後,集團就提出了安裝電梯的惠民政策,但前提是必須居民自願。“該棟樓一共有7個單元,126戶,目前已經簽署協議、可以施工的有124戶,一戶待簽,只剩下那一戶溝通無果。”據居委會人員表示,該戶業主認為安裝電梯後一樓房子會貶值,“對這個事我們已經傾注了大量的心血,目前還在推進當中。”

  同日,記者向該社區所在的廣安門外街道求證,街道工委宣傳部證實確有此事。宣傳部工作人員說,電梯安裝需全體居民簽字同意的政策來自於文件《北京市2016年既有多層住宅增設電梯試點工作實施方案》。

  記者從北京市住建委官方網站查到上述文件,其實施流程報建資料一欄中寫道:“增設電梯應徵得所在樓棟專有部分占建築物總面積三分之二以上的業主且占總人數三分之二以上業主同意,同時應徵得因增設電梯後受到採光、通風和噪聲直接影響的本單元業主的同意,並應當妥善處理好住宅周邊相鄰關係。”

  ■ 聲音

  人大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陳幽泓:

  個人訴求應合理合法 實施方案應再細化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陳幽泓副教授認為,公共決策的製定要有合理的實施方案,這個方案應該考慮到所有業主的利益,但這個“利益”需是合理合法的,“並不意味著一個公民就可以推翻整個公共決策,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業主同意實施,那就可以往下進行,個人要服從決策。這個社區中不簽字的業主擔心房屋因此貶值,這是完全站不住腳的。我國老齡化社會已經到來,越來越多的老年人會面臨‘上樓難’的問題,安裝了電梯肯定是讓這個小區的品質提升、房屋增值。所以,該業主家提出的100萬‘簽字費’不太理性。建議個人訴求應合理合法,不能看到大家在與她協商,就覺得這個事兒她占理。”

  陳幽泓認為,基層政府部門在落實決策之前要求100%的居民同意才開工這一做法並不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為了規避自我風險而讓業主們將矛盾自我化解。

  陳幽泓還認為,上述《北京市2016年既有多層住宅增設電梯試點工作實施方案》仍有待完善,“採光、通風和噪聲到底影響有多大,這是可以量化的,涉及的這戶業主到底會不會受影響,應該有具體細則來評估,即便是有影響,也應該列出對應的解決方法。”

  北京市偉石律師事務所律師秦偉紅:

  是否“直接影響”採光等鑒定依據並不明確

  北京市偉石律師事務所的秦偉紅律師表示,從法律上來說,該住戶的確有不簽字的權利,但這個矛盾的根源在於修建電梯的《實施方案》,針對文件中的“徵得因增設電梯後受到採光、通風和噪聲直接影響的本單元業主的同意”這一條,秦律師表示,鑒定是否為“直接影響”的依據並不明確。

  ■ 鏈接

  北京市老樓裝電梯三種模式

  一是“代建租用”模式,由業主委託第三方作為實施主體,負責出資增設電梯和後續維護,業主按月或按年繳納使用費,解決了居民初次安裝費用高的問題。

  二是產權單位或集體出資加裝模式。

  三是業主自籌自建模式,業主自籌資金,委託第三方實施安裝和後續維護,費用由業主約定分攤。

  ■ 數說

  據北京市住建委統計,自2016年北京市啟動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試點工作以來,2017年全市既有住宅加裝電梯工程共開工459部、運行274部。2018年全年開工總計990部,其中已完成加裝378部。力爭至2020年實現增設電梯1000部以上。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實習生 徐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