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任正非的烙印
2019年05月22日20:39

  原創: 登峰造極520

  來源:人民路56號

  不會拚圖,嘿嘿。

  濃眉大眼的任總和一頭金髮的川普誰更有型?

  很多事,不要看今天鬧騰的多麼熱鬧,多麼玄乎,其實伏筆早已寫好。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不管任正非承認不承認,特朗普都把華為當做毛衣戰的“抓手”。

  大敵當前,五年之後,任正非再度密集接受媒體採訪,一層層揭開籠罩在華為身上的面紗。

  面紗下就是皺紋。

  皺紋如山河溝壑,寫盡歲月。

  1

  任正非,生於1944年;特朗普,生於1946年。算作同齡人。

  特朗普是含金鑰匙出身的“花花公子”,儘管他一直刻意把自己稱為在紐約“市郊”長大的孩子,父親只是一名給窮人造廉價房起家的普通地產商。

  相比之下,任正非才是24K純屌絲。

  他祖籍浙江金華,父親大學畢業後分到國民黨的一個軍工廠里當會計。抗戰中,軍工廠轉移到貴州安順,他就在那裡結婚安家。因為這重身份,一家人在1949年後吃盡了苦頭。

  無論窮富,都要送孩子讀書。

  1959年,13歲的特朗普被送到總部設在紐約康沃爾的紐約軍校,一直到他18歲。

  特朗普贏得了兩年的精英學員獎和四年榮譽學員,因為他的體育成就令人印象深刻。他擅長籃球、足球和棒球。

  畢業之前,他物色了兩個棒球隊和西點軍校。但他先是去福特漢姆學院,然後是沃頓商學院,通過造假,謊稱有骨刺,逃過了去越南服役。

  任正非則是陰錯陽差地去服了役。

  按理說,他的家庭出身與軍隊無緣,但曆史充滿巧合。

  1963年,任正非考上了重慶建築工程學院(現重慶大學)。分配工作時,遇上新成立的基建工程兵需要人才,而他專業正好對口,就入伍當了兵。

  基建工程兵是一個新兵種,成立於1966年8月1日。因為“文革”造成地方混亂,調度困難,但是一些國家重點工程還得建設,所以就決定把一些施工隊伍整編成部隊,便於指揮。

  通俗講,基建工程兵其實就是穿著軍裝的施工隊,主要擔負國防工程的施工任務,比如建造軍用飛機廠、航空發動機製造廠等。總理還給他們題了詞:勞武結合,能工能戰,以工為主。

  所以,特朗普和任正非的對決可看做是逃避兵役的軍校畢業生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基建工程兵的對決。

  2

  1978年,特朗普開始闖蕩曼哈頓,儘管聲稱出生於普通人家,沒見過大世面,但他甫一出道就手握20萬美元。

  特朗普的生意經見於他40歲那年出版的《The Art Of The Deal》,曾經數十次登上《紐約時報》最暢銷書榜。

  他繼承了父親的一些特質:精於計算、遇事強硬。

我父親知道這行的所有價格,沒有人騙得了他。

  這種強硬好鬥來自於每一次交鋒,對象包括政府、對手、工人、律師、生意夥伴、媒體。

  有一次,承包商想要在原來要價的基礎上索取額外報酬,特朗普直接打電話,“別跟我說這些沒用的,把活兒給我幹好,立馬走人。你聽著,你提的這些額外報酬簡直就是在宰我。有事直接聯繫我,如果你再敢玩花樣,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對付工人,他軟硬兼施,“特朗普公司以後會有很多活讓你們做,這一點任何其他一家公司都辦不到,別人破產的樓我都會接手重建,所以把這次活幹好,以後還有很多機會。”

  他評價自己是“基本來說,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誰對我好,我也對他們好”。“但是,如果有人對我態度惡劣,或者不公平,甚至想利用我,我的原則就是有力反擊”。他堅信,雖然這一過程可能有風險,可能疏遠某些人,但是“事情到最後都會出現轉機。”

  很快,以第五大道725為地標的特朗普財富帝國拔地而起。

  3

  特朗普如願成為了一個億萬富翁。任正非卻一門心思要做技術尖兵。

  任正非入伍後,再次回到了家鄉。貴州安順被確立為011航空工程的所在地,而他所在的部隊正好承擔了這項工程的施工任務。

  後來,美國指摘華為與軍方有聯繫,很大程度上是源於任正非的這段經曆。所以,他在接受採訪時,經常有意隱去這段經曆,只說自己工作的起點是“四三方案”。

  “四三方案”包括26個大型的工業項目,其中有四套化纖廠。就是這時候,任正非跟隨部隊,調去參建遼陽石油化纖廠,開始了他的東北故事。

  當時,遼陽石油化纖廠從德國、意大利和法國三個國家引進設備。為摸透這些機器設備,任正非下足了功夫。

  後來,回憶在東北的日子裡,他有兩點體會:一是接觸了世界最先進的技術;二是吃著世界上最大的苦。

  學習使人快樂,也使任正非暴得大名。因為用數學推導的方式,推導製作出一種儀器,他的事蹟被媒體廣泛報導。

  如《文彙報》的標題是《我國第一台空氣壓力天平》:

解放軍基建工程兵某部青年技術員任正非在儀表班戰士的配合下,研製成功我國第一台高精度計量杯準儀器——空氣壓力天平,為我國儀表工業填補了一項空白……這種儀表是最近幾年剛出現的,目前世界上只有幾個工業發達的國家能製造。

  34歲時,任正非被選為解放軍科技人員的代表,參加了1978年3月份召開的全國科技大會。在6000名代表中,35歲以下的人只有150多人,占2.5%。

  那年,特朗普剛談成了人生中的第一筆訂單。

  4

  進入1980年代後,特朗普頻頻亮相傳媒,塑造自己的形象,名聲大噪。從那時起,他就堅持不懈地抨擊美國政客“軟弱愚蠢”。

  在1987年的《大衛深夜秀》(Late Night with David Letterman)中,他痛斥日本、沙特、科威特等國占盡美國便宜。

  那年9月2日,他甚至買下《紐約時報》的整版廣告,刊登了一封致美國民眾的公開信。開宗第一句:“日本和其他國家占美國便宜占了幾十年。”

  全文痛批美國對外政策,稱美國政客斥巨資保護日本,干涉波斯灣,換回的唯有全世界的嘲笑:沙特人連自己的掃雷艦都不讓美國用;而日本人搭上便車,趁勢經濟崛起,保持日元低位,甩下巨大的貿易赤字讓美國人承擔。

  隨後,特朗普接受CNN名記者Larry King的採訪時,反複強調,美國通過當下的世界貿易體系,“每年都在損失2000億美元”,“很虧”。

  Larry King問特朗普,在他買下《紐約時報》整版,發表痛斥美國對外政策的公開信之後,收到的是什麼樣的反應?

  特朗普答:“我們接到好幾千通電話。我們受到巨大支持。我從來都沒見過這樣的事。我真的從來,從來做夢也沒想到,就在報紙上登一則廣告,說‘喂,我們在犯錯,我們本該這麼這麼做’,能激起這麼大反響。”

  當特朗普指點江山時,任正非失業了。

  1981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開始第七次大裁軍。按照當時中央明確規定,所屬部隊按系統對口集體轉業到國務院有關部和所在省、市、自治區。基建工程兵都歸口到國務院的各個工業部。

  其中基建工程兵31支隊本應該合併到三機部,但沒有談成。當時,王震是主管三機部的副總理,建議把部隊改做施工隊伍,移駐深圳。

  就這樣,基建工程兵第31支隊約12000人,都奔赴深圳南頭區(現南山區),負責建設直升機機場和南油工業區。

  任正非的前妻孟軍是深圳南油集團高管,加之他又跟31支隊的領導是老熟人(曾一起在貴州修建011基地),借此他“暗度陳倉”,以32支隊團副的身份,進了南海石油後勤服務基地。

  1983年,任正非轉業,出任南油集團下面的一家電子公司任副總經理。在一筆生意中,被人坑了,200多萬貨款收不回來,被“炒魷魚”。

  屋破偏逢連夜雨。妻子也與他離了婚,上有老下有小,還要兼顧6個弟弟妹妹的生活,任正非的人生陷入穀底。

  1985年,經遼寧省農話處一位處長的介紹,任正非開始代理香港鴻年公司的HAX交換機,掙到了一些錢,他想單干。

  1987年9月15日,43歲的任正非找朋友湊了2.1萬元在深圳註冊成立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

  5

  一年後,即1988年,里根行將結束第二任期的一年,美國遭遇財政赤字、貿易逆差、通脹壓力等難題。

  那時,美國的頭號貿易對手是日本。

  在《奧普拉脫口秀》中,特朗普曆數日本汽車和錄像機橫行美國市場,他痛陳華盛頓精英們的政策讓外國人活得像國王,美國自身卻連年坐失幾十上百億美金。

  奧普拉問:“你這聽上去像是總統範兒的政治演講,你會不會競選?”

  特朗普說:“可能不會馬上,但我永遠不排除參選的可能,我真的受夠了眼看美國被敲詐。如果我參選,我贏面很大,我覺得美國人也受夠了眼睜睜看著美國被榨乾。如果我當選,從那些25年來占盡美國便宜的人身上,美國會把很多很多錢掙回來,相信我,這一切會改變。”

  三十年後,特朗普真成了美國總統。“中國”替代“日本”,成為他演講台上的關鍵詞。

  華為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通信設備製造商,市場遍及170多個國家,為30多億人提供服務。任正非成為世界級的商業領袖。

  特朗普對華為發出禁令後,外媒讓任正非隔空評價,他說:

我認為特朗普是偉大總統,但是在全面考慮引進外國資金到美國方面思考不足。這與華為無關,我是站在一個外人的角度評價他。

  身份轉換,但他們思維模式未曾改變。他們都有始於1980年代的烙印。

  參考資料:

  1.《富豪政治的悖論與悲喜》,世界知識出版社,陳晨晨

  2.《任正非的東北往事》,公眾號“8字路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