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town Market 究竟要如何顛覆遊戲規則?
2019年05月22日17:01

  interview / Arthur Bray

  photograhy / Ja Tecson

  design / Xiang

  translation / VV

  editor / VV

  每次提及到Chinatown Market的時候,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出的是那雙穿在LeBron James腳上印有Swoosh的Chuck Taylor 70s還是那標誌性的Emoji微笑?似乎來自於洛杉磯的他們永遠能帶給我們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也正是因為這麼多的驚喜存在,為慶祝《SIZE·尺碼》的十五週年,我們與Chinatown Market展開了聯名合作,在此期間,我們專程趕赴了Chinatown Market位於洛杉磯的總部,找到品牌創始人Mike Cherman,進行了一次對話,讓他本人來親自講述關於Chinatown Market和他的故事。

  Chinatown Market創始人Mike Cherman

  在你創立Chinatown Market之前,你其實還在做另外一個品牌——ICNY,你是如何開始這一切的呢?

  其實Chinatown Market是在絕望中成立的。之前我打理的ICNY是一個做反光騎行裝備的品牌,然後便是一個很常見的投資人撤資公司倒閉的故事,我自己需要解決剩下的一切事情。於是在我結束ICNY後,我創辦了Chinatown Market。帶著2萬美金的負債,我從紐約搬到了加州,在那裡,我靠著信用卡創辦了Chinatown Market。後來,我在Complex Con上得到了一個免費的展位,在那裡,我有幸很快賣出了5款T恤和5款帽子。所以一切都起源於那一次的Complex Con,經過這件事,我發掘出我們在創意領域的潛力,並學習用不同的方式做事。能夠迅速地做出產品的原型,是Chinatown Market如今能成功的重要原因。

  你以前曾設計過一些以科技為基礎的服裝,甚至有著在Nike工作的經歷,和Kith的Ronnie Fieg也有著不錯的聯繫,但是似乎現在接觸到Chinatown Market的很多受眾並不瞭解你的設計過往。

  如今Chinatown Market在眾人眼中是一個做T恤的品牌,這樣的誤解也是因為人們其實並不是很瞭解我的過去。在我看來當下在Chinatown Market工作的很多年輕人也不是很瞭解這段往事,所以我對於這件事並不是特別介意。

  在Chinatown Market,你達到了哪些原來在ICNY不曾做到的成就?

  在我早年的經歷中,我從藝術學院肄業,後來去到了Nike在紐約的定製中心,那裡有很多關於設計的機器設備,在那裡我也遇到了很多人。他們如今已經是設計師、產品經理、亦或是去到像是Supreme這樣我們很尊重的品牌工作。這裏反而成為了我的大學,教會我很多事情。我可以每天都有機會做著我喜歡的設計,在Nike的這份工作也為我後來在ICNY的工作奠定了基礎。我去過中國、日本、韓國,對於我來說,這些亞太地區的經歷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在那裡,無論是遇到像你和Yeti Out這樣的創意團隊,還是看到在香港生活的人們,這些都讓我意識到了整個世界其實遠比我腦海中的要國際化很多。這些旅行的經歷不僅開闊了我的眼界,更是讓我改變了產品設計的理念。我還記得的在韓國時看到的那些快遞員穿著的寬鬆的褲子,以及在日本司機們帶著的白手套,正是這些不易察覺的細節影響到了我後來在創意和設計上想法。

  將你在Kith、Nike、ICNY和Chinatown Market的設計生涯串聯起來的線索又是什麼?

  在我看來ICNY更關乎我個人,因為ICNY的產品都是些跑步和騎行的裝備,相對來說比較小眾,而Chinatown Market則是一個能夠被大眾接受的品牌,因為產品都非常有趣,且易於穿搭,並沒有特殊的穿著場景。ICNY的設計是為了滿足那些騎手和跑者,當然如果有人將這些衣服穿到了其他運動以外的場合,或許只有他們會覺得這是酷的。而Chinatown Market就不一樣了,我可以設計一件能夠變色的夾克,亦或是印著很有趣的圖案的T恤,不同的產品在不同的場合都有著自己的價值,這就是Chinatown Market令人興奮的地方,我可以不加顧慮地去做更加寬泛的產品線。而對於那些有著特定消費群體的品牌來說,這是不可行的,因為你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些事一旦你做了就會招來人們的不理解。在ICNY的時候,我甚至不能去做純棉的T恤,因為跑者和騎手消費群體們只希望看到帶有3M反光元素的產品,如果他們想買其他帶有圖案的棉質T恤,他們會轉向其他別的生產T恤的品牌。

  在你開始做Chinatown Market時,為什麼將主要的經歷都放在了T恤而不是之前所做的科技面料服飾?

  在ICNY時,我特別喜歡日系的機能服飾。我在日本時見到了諸如 ISAORA、Arconym、Patagonia 這些品牌,並且被它們深深吸引。而這些品牌給我的啟發也成為了我創立ICNY的動力,因為我很喜歡這些服裝。但是在我創立Chinatown Market後,我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來自紐約堅尼街的元素。並且已經形成了快速建立模型的習慣,這種設計也讓我樂在其中,在堅尼街,你會看到很多寫著“I Love New York” 、“Fuck You, You Fucking Fuck”的T恤,亦或是其他帶有旅遊紀念品性質的T恤,而這樣的設計已經被賣了20年有餘,這些設計都非常經典,但是我認為它們應當有一個更好的體現形式,成為新環境下的經典。對我來說,能夠做出類似這樣的設計,是一件非常振奮人心的事情,而在設計中遇到的挑戰也是。我堅信,我的設計能夠成為堅尼街下一個20年中的經典。

  那你的目標消費群體會是那些來自堅尼街的人嗎?

  不能完全這麼說,在我看來我的客戶群是所有的16至35歲的年輕人,這樣的人們很大程度上會去穿一件帶有笑臉圖案的T恤,對他們來說這樣的衣服適合所有場合。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我知道很多人都會關注Chinatown Market內部的成員,想要知道我們是如何展示自我。對我來說,能夠看到這些孩子追隨著Chinatown Market的年輕設計師一起成長,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

  Chinatown Market又是如何開始應用笑臉這一經典元素的?

  其實這個設計源於經典的“Thank You, Have a Nice Day”圖案,從那時笑臉的圖案就深深紮根在每個人的心裡。在我童年時,一直呆在我的祖父母在科羅拉多山穀里修建的大篷車里,在那上面就有很多這樣的圖案,在大篷車外甚至有一個3英呎高的笑臉裝飾,每個夏天我都會看到這些笑臉,它們也成為了我潛移默化中的設計靈感。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講,笑臉是一個非常正能量的意象,當我有很多負能量的時候,這個圖案能夠成為我希望的源泉。你們也知道,Chinatown Market成立的時候,大概是Donald Trump剛剛當選。

  所以這是一個讓你保持正能量的提示了。

  同時這還是一個能讓人回想起Acid House時期的經典圖案,我認為任何時候你都能夠穿上一件帶有笑臉的T恤。

  從產品的角度來說,笑臉以外的那些圖案設計又是如何獲得成功的?

  其實有很多的靈感來源都沒必要太過當真,只是一種幽默的處理罷了。我一直的宗旨都是希望這些年輕人們能夠去做自己,但我並不會去告訴他們應該一直去做什麼。他們也很能夠理解Chinatown Market的美學。我有一個設計師非常喜歡朋克和硬核搖滾,其他人又中意滑板和Hip-Hop文化,所以這些創意的火花往往會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所以如果能夠開放地對待各種不同的事情,遠要比一個人去思考能夠得到的結果更好。

  你會做一些季節性的產品系列嗎?你又是如何適應如今零售業的環境的?

  我們做設計,消費者購買,這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當一些產品在線上售罄時,我們會在線下去發售一些更加特別的配色,消費者也能夠從我們這裏得到一些專屬於他們的設計,我們不喜歡被動地在店舖里等待消費者來消費,我更喜歡的方式是用給予消費者專屬的設計或是配色的方式來吸引他們,只有我們的思維足夠快,才能帶給買家新的想法,這才是我們能夠存留在當下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的原因。

  Chinatown Market以T恤起家,如今你還在做著一些關於傢俱、籃球的設計,這樣的拓展是一種品牌自發的行為嗎?

  我是想要在我們能夠設計的所有東西上都有所作為,而這也正是讓Chinatown Market保持獨特和趣味的重要原因。現在我們的產品甚至包括了地毯和乒乓球檯,整個設計思路都被打開了,我想要通過這些告訴人們街頭品牌能做到事情有很多。

  Chinatown Market是如何開始鞋類設計的?

  我們最初的企劃之一是與Crocs的合作,那時我們還協助Crocs與Pleasures、Pizza Slime,和Left Hand展開合作。球鞋文化與我們做的所有事都息息相關,人們也對於球鞋有著非常高的瞭解。Chinatown Market在過去的幾年里,一直都非常看重關於鞋類的產品,並且在做著非常有意義的企劃。

  3D打印槍又是如何成為Chinatown Market在定製球鞋企劃上的重要元素的?

  我在Youtube上看到了人們通過3D打印槍在各種產品上進行創作,於是我們很快便入手了這個有趣的工具,並且有些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幾乎將其使用在了所有東西上,然後這些產品又有了病毒式的傳播,我們在Youtube上傳的影片有了數以百萬計的觀看量,然後我們便拿著3D打印槍在全美進行了“巡演”,可以說很大程度上我們因此聞名。但是在我看來,我們之所以在定製領域受到關注,都是得益於這項科技。這是一個關於找到改變產品設計方式的過程,我們發現了這一途徑,並將其升級,講出了屬於我們自己的故事。

  Converse x Nike理念的All Star鞋款同樣得到了LeBron James的青睞,這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我有一個為LeBron James造型的朋友,LeBron James問她是否能夠幫他弄到一雙帶有Swoosh的Converse Chuck Taylor。這位朋友找到了我們,並且希望我們能夠將笑臉的圖案放置在鞋子的內側,我們很快便做出了她要的設計。但是其實我對於這件事並沒有很大的期望,我們根本沒想到LeBron James會在什麼時候穿著這雙鞋,或者換句話說,沒想到LeBron James會去穿著這雙鞋。結果LeBron James還真的在總決賽之前上腳了這雙鞋,藉著人們就開始猜測他是不是要去湖人隊了。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因為一雙鞋,敏感的人們就開始猜測他未來的歸屬,這就有些瘋狂了。

  為什麼LeBron James會在上場之前著用這雙鞋呢?

  這是當下球員們都會去做的一件事,在他們上場之前,他們都會用心地搭配,並且通過著裝向人們展示自己又拿到了什麼樣的贊助,如今的球員通道已經成了他們的秀場,而LeBron便是在秀場上展示這雙鞋的模特。

  就品牌間的合作而言,你是如何挑選自己的合作夥伴的?

  我們一直都在尋求那些經典的品牌,並且將如何與他們做出不一樣的作品視為對於自己的挑戰,我們樂於去做這樣的事。拿Hypefest上我們和Lacoste的合作來說,我們在他們經典的Polo衫上噴上了很多短吻鱷的圖案,這便是將街頭和奢侈的一種融合,以街頭的美學來詮釋Lacoste最為經典的元素,所以每一次的聯名對我們來說都是一種挑戰,我們不會用同一種方式來與第二個品牌合作,我很喜歡並且尊重一些設計師保留經典設計的行為,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我們能夠去做的還有很多事情,所以我們時刻都會保持對新鮮事物的嘗試和挑戰。

  在很多人眼中,Chinatown Market 是一個以Bootleg文化為起點的品牌,你有沒有發現有時候其實來自官方的合作和Bootleg之間的界限已經有些模糊了。就LeBron James而言,他是Nike簽約的運動員,但是他仍然會上腳你做的Nike x Converse球鞋。

  在我看來這種現象更關乎於DIY文化,只要有人想要看到某種設計,那麼存在即是合理的。如果世界需要這種未曾為創作出的設計,就會有人這樣做,而這恰巧就是我們想要啟發人們去做的事情。有些創意想法的確不會被一些大公司認可,Nike永遠不會讓Swoosh出現在Chuck Taylor上,那你是願意等待這個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是自己動手去做?我並沒有用這樣的方式去賺錢,而是在向年輕人們證明這些事情他們也可以完成。如果道德層面上的思想限制住了我,那我絕不是一個好的設計師。我認為Bootleg的創作過程中享受設計與啟發別人的過程,才是最為重要的。

  所以這其實是一個讓自己更加輕鬆的觀念。

  是這樣的,同時我們不能夠將這種設計看得太過寶貴。只要用這樣的想法去啟發其他人就好,我們不能將這樣的設計據為己有。人們看到這樣的設計後,也會以此為基礎升級這樣的設計,而我也會產生新的想法。

  有些人認為這樣的設計是一種抄襲或者剽竊,你又是如何看待?

  我做這些並不是為了抄襲別人的想法或者創意,我是在這些大公司所創立的基礎上享受自己的設計過程,有時我是會受到人們的誤解,有的藝術家會說我偷走了他們的創意,但是事實是我並沒有去參考任何藝術家的作品,我將自己的設計定義為對於經典的重製,並且這是一種樂趣,從中樹立起一種新的合作形式。我認為我的工作最讓人興奮的地方是,能夠告訴人們我將自己的做設計興趣愛好變成了一種工作。

  在Nike供職的經歷對於你的設計有著不小的影響,你有沒有和他們推出過官方的合作?

  我們曾集體去到過Nike波特蘭總部的園區參與一些設計和定製活動,不過那些產品都沒有正式發售。在那裡我為紐約馬拉松設計一些T恤,那時我剛剛設計了印著Frank Ocean的Swoosh T恤,我在Nike的園區里向大家發放這些T恤,Nike的設計師們都非常喜歡這件T恤,後來Nike想讓我為他們做設計,但是我沒有接受他們。因為我不喜歡這種我拿著設計去徵詢別人的意見的感覺,這就好像我在祈求別人能夠理解我的設計一樣,我做設計的初衷不是這樣,我不想去向別人解釋我想要做什麼。

  很多時候當你向這些大公司徵詢意見的時候,你需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他們的回覆。

  事實正是如此,當時將壓力反施加於他們身上時,他們才能夠明白你所做出的設計,他們才會因為大眾因為主流品牌的產品缺乏創意需要這樣快速的反應,而不得不做出迅速響應。

  從左至右

  Patrick Ondevilla (設計師)

  Micaah Joseph (產品經理)

  Cameron Hays (物流專員)

  Darryl Paragas (物流專員)

  Kyle Pait (物流專員)

  通常,一件來自於Chinatown Market的產品從引起討論到熱度下降,是一個怎樣的過程?

  對於那些看似簡單但實則不然的設計,我一直都報以尊重。我想要讓人們清楚,Chinatown Market的產品不僅僅是Bootleg的產物,當然這件事本身是很有趣的,但是前提是我們的品牌自身足夠優秀,有著不錯的創意和設計。通常Bootleg的產品我們只會以很小的數量發售,這些產品的確會為品牌帶來很多話題,但是這不是我們最想要向大眾表達的事情。

  入駐像是Dover Street Market、Opening Ceremony這樣的買手店對於很多新晉品牌來說,都是他們很看重的一個目標,這樣的想法會影響到你嗎?

  在我看來這恰好是很多人迷失的地方,人們總會因為對於酷的誤解而迷失自我,在我看來,酷和生意是兩碼事。很多人認為當自己的產品出現在Kith或者Dover Street Market是一種足以改變他們人生軌跡的成功,但是事實則是,這和當年這些人還是孩子時在學校里自以為是地扮酷是同一個性質,在我看來這樣的事情對於設計師而言反而是一種誤導,因為他們將注意力放在了錯誤的地方,還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事情值得他們去關注。

  在你看來,選擇“對”的集合店才至關重要?

  當然了,但是我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失眠。如今的年輕人對於潮流的敏銳嗅覺反而會讓他們失去走進買手店時看到新品牌時的驚喜,因為他們已經早早瞭解到了所謂潮流的走向。然而當你走進像是Urban Outfitters這樣的店舖時,你反而會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很多從我們購買服裝的名人們其實並不會去那些買手店,反之,他們去的都是像Urban Outfitters這樣的地方。

  真的嗎?你可以說出幾個這樣的人嗎?

  像是Scott Disick、Rae Sremmurd、Wiz Khalifa,還有他們的造型師。在我看來,Urban Outfitters,對於自己售賣的產品都非常負責,他們旗下有很多我認為很酷的品牌,比如Champion。

  Chinatown Market 至今已經成立了多久?

  從2016年11月至今,已經快三年了。現在想來,這個品牌能做這麼久,還真是很瘋狂。

  從在小車間里做設計到現在拿著3D打印槍在全世界範圍內“瘋狂巡演”,Chinatown Market也算經歷了很多,你們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

  我們想要儘可能地將這個品牌做大做好,我們將一如既往地支持設計師們做他們想做的事情,幫助他們達到自己想做出的成就。我甚至希望看到那些在庫房工作的人們有朝一日做出一番事業。最近,我思考了許多什麼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公司的發展意味著我們要售賣出更多產品,同時為每個人創造出能夠取得成功的條件和環境。我隻身一人成立了Chinatown Market,如今我也有了很多員工,所以我要去思考如何成為一個好的老闆,好的導師,為公司的每個人創造成就自己的機會。

  左滑查看更多 SIZE x Chinatown Market 聯名產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