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十場高於標準杆奪大滿貫案例 貝斯佩奇不算難
2019年05月22日10:08

卡諾斯蒂高爾夫林克斯
卡諾斯蒂高爾夫林克斯

  舉世矚目的賽季第二場大滿貫賽-PGA錦標賽落下帷幕,最後一天的大風天氣將布魯克斯-科普卡的冠軍杆數鎖定在-8,這也給了自稱“高手專屬的貝斯佩奇黑球場”留下了一絲顏面。這一成績是這裏舉辦的三場大滿貫中最好一屆(美國公開賽2002(-3),2009(-4))。

  貝斯佩奇的確給眾多大牌球員製造了不小“麻煩”,四輪後僅六名球員打出紅字,那裡的首屆大滿貫還創造了僅冠軍泰格-Tiger Woods一人紅字的“榮耀”歷史,但它絕非是大滿貫賽中最糟糕的成績單。

  隨著越來越多的高科技被引入現代高爾夫訓練環節,再加上現在球員們對自身體能訓練也越加重視,現代高爾夫大賽中的確也難得一見高於標準杆獲勝場景。最近十年間也僅發生過三次,都發生於美國公開賽上,譽為現代最具挑戰大滿貫當之無愧。我們將時間拉長至最近20年也就產生了8次這樣的案例,這其中美國公開賽占了五席,2次是英國公開賽,還有一次是奧古斯塔。湊齊10次需要將時間再向前追溯到41年的1978年,加入了1985英國公開賽和1978美國公開賽。PGA錦標賽歷史上僅有過四次高於標準杆獲勝紀錄(都為+1),不過都發生在1977年之前。

  以下為最近十場高於標準杆奪冠的大滿貫賽(按發生時間由近至遠):

  2018年的辛尼科克山(Shinnecock Hill,7,440碼,Par70),衛冕冠軍布魯克斯-科普卡在第72洞抓鳥,觀眾期望的加洞賽戛然而止,最後一輪68杆,最終以+1(281)一杆優勢戰勝英格蘭名將湯米-弗利特伍德,科普卡成為了繼1989年科蒂斯-斯特蘭奇(Curtis Strange)後首位該項賽事的成功衛冕者。

  2013美國公開賽,Justin-羅斯在美濃高爾夫球會(Merion Golf Club)東場(6,996碼,Par70)的最後一天交出平標準杆,最終以+1(281)兩杆優勢成功逆襲,英格蘭人取得生涯目前唯一的大滿貫勝利,賽後發文緬懷天堂的父親。54洞領先者菲爾-Phil Mickelson臨近11號洞還領先一杆,但在最後7個洞苦吞了3個柏忌,最終做實“千年老二”,收穫該項大滿貫的第六場亞軍。

  2012年奧林匹克球會湖景球場(7,170 碼,Par70)的那個週日,54洞排名僅T8的韋伯-辛普森完成5洞時一度還落後領先者吉姆-福瑞克六杆,不過6號洞是整個比賽的“轉點”,辛普森在後面五個洞一鼓作氣拿下4鳥,並將+1成績保持到終場,最終以一杆優勢贏得美國公開賽,也成就了生涯至今唯一一場大滿貫冠軍。

  2008年皇家伯克戴爾(7,173碼,Par70)的英國公開賽上,Padraig Harrington(Pádraig Harrington) 經曆了“過山車”般的驚險決賽輪,愛爾蘭人在轉場前的三個洞連續吞下柏忌,並失去了從第三洞開始的領先地位;後半場爆發抓下兩鳥後,在17號五杆洞射殺老鷹,當天收出69杆,最終以+3(283)四杆優勢完勝英格蘭名將伊恩-保爾特成功衛冕,這是其三次大滿貫的第二場勝利。是英國公開賽自2000年到現在唯一一場高於標準杆奪冠。

  2007年的奧古斯塔(7,445,Par72),紮克-莊臣在最後一輪以69杆演繹灰女生的故事。週末的低溫和強風導致了高杆成績,最終以+1(289)贏得生涯兩次大滿貫賽的首座獎盃。他在最後六個洞抓下3鳥收穫綠夾克,也成為了美國大師賽歷史上第三位(目前最近一場)以高於標準杆取勝的球員。另外兩次是美巡王山姆-史尼德(Sam Snead,1954,+1)和名人堂成員小傑克-伯克(Jack Burke Jr.,1956,+1)。

  2007年的奧克芒鄉村球會(Oakmont Country Club,7,230 ,Par70) ,來自阿根廷的安格-卡佈雷拉 (Ángel Cabrera )成為了那個週日焦點,他贏得了職業生涯兩次大滿貫的第一場勝利。他在最後一天交出低於標準杆1杆(69),以總成績+5(285)成為南美洲第一位贏得美國公開賽的球員,泰格-Tiger Woods和連續第二年並列第二的吉姆-福瑞克都沒能在最後一洞抓鳥迫使週一進入延長賽。

  2006年的翼腳高爾夫球會(Winged Foot Golf Club)西場(7,264碼,Par70)是美國公開賽歷史上最激動人心的決賽輪之一。澳洲球員傑夫-奧格維(Geoff Ogilvy)在殘酷的週日倖存下來,以總成績+5(285)贏得生涯唯一一場大滿貫桂冠。當天,拿下兩隻小鳥後打完第7洞以兩杆優勢領先,緊接著的7個洞苦吞4個柏忌失去領先位置,但後面全部救帕拿下比賽。Phil Mickelson和科林-蒙哥馬利在17洞結束還都以一杆優勢並列領先,但在收官的18號洞“掉鏈子”,兩人都吞下雙柏忌;三位亞軍之一的吉姆-福瑞面對會館的最後時刻保帕就可以逼入加洞賽的計劃破滅。這裏舉辦的五屆美國公開賽有4次是高於標準杆奪冠。【其餘三次為1974(+7),1959(+2),1929(+6)】

  1999年英國公開賽,保羅-勞列(PaulLawrie)在卡諾斯蒂高爾夫林克斯( Carnoustie Golf Links)冠軍場( 7,361碼,Par71)通過四洞延長賽贏得生涯唯一的大滿貫獎盃。本土作戰的蘇格蘭人帶著10杆落後在最後一輪交出個人當週的唯一6字頭(67杆),法國球員讓-範德韋德( Jean Van deVelde )在最後一洞只要雙柏忌就可以抱走葡萄酒壺,盡然不可思議的交出+3;美國球員Justin-雷奧納德(Justin Leonard)也在會所前吞下柏忌,三人都以總成績+6(290)進入加洞賽,最終勞列在主場實現了大滿貫和美巡賽歷史上決賽輪的最大逆襲。這場勝利也是自1974年以來所有四大賽中最大高於標準杆冠軍成績(1974年在翼腳高爾夫球會的美國公開賽,赫爾-歐文(Hale Irwin)以+7(287)奪冠)。

  1985年,桑迪-萊爾(Sandy Lyle)在皇家聖喬治高爾夫球會(Royal St George's Golf Club,6,857 碼,Par70)以+2(282)一杆優勢力克佩恩-斯圖爾特(Payne Stewart),生涯唯一一次舉起葡萄酒壺獎盃。蘇格蘭人以落後3杆闖入決賽日,當天打出平標準杆70杆成功收穫生涯兩次大滿貫的首勝。

  1978年的櫻桃山鄉村球會(Cherry Hills CountryClub,7,083 碼,Par71),美國球員安迪-諾斯(Andy North)以+1(285)一杆優勢贏得他兩個美國公開賽頭銜的首個。諾斯開始最後一輪時領先加里-普萊爾( Gary Player)1杆,後者在當年大師賽上贏得了其第三件綠夾克,但黑騎士在決賽輪僅抓到一鳥,吞下7個柏忌交出令人奔潰的77杆,最終僅排在T6。而諾斯在14和15洞連續吞下柏忌和雙柏忌,一度與戴夫-史托頓(Dave Stockton)和J. C. 史立德(J. C. Snead)的差距縮小至1和2杆,但兩人最終都交出+2,這使得諾斯最後一洞柏忌就拿下了比賽。

  (沈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