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邦集團上市首日暴跌31% 成香港市場近期最慘新股
2019年05月22日08:32

  來源微信公眾號:IPO早知道

  據IPO早知道消息,羚邦集團(02230.HK)昨日正式在港交所掛牌,開盤後股價一路下跌,最終以下跌31%收盤,成為近期最慘新股。

  昨天開盤前,C叔就寫了一篇《羚邦集團今日上市募資1.86億港元,日漫版權生意存隱憂》來提示風險。

  此前已有的跡像是,儘管羚邦集團宣稱獲大幅超額認購,但發售價已是原招股價範圍每股0.45元至0.53元的下限。

  羚邦集團在2018年11月29日首次遞交了招股申請,並於4月26日更新了通過聆聽後的招股書,國泰君安國際擔任獨家保薦人。

  羚邦集團最早由趙小燕在1994年創立,主要從事影視作品的發行及相關授權服務,曾先後捧紅了《流星花園》、《王子變青蛙》、《城市獵人》等偶像劇及劇中的各大主演。隨後,羚邦集團在影視劇代理之外又開拓了日漫的代理,即從日本媒體內容公司獲得授權後賣給中國內地、香港及東南亞地區的客戶,主要以中國大陸為主。

  招股書顯示,過去三個財年(2016-2018),羚邦集團的總收入分別為1.71、2.64和3.14億港元;毛利率分別為46.6%、47.7%和50%;淨利率分別為20.7%、20.3%和29.9%,三者均呈一定程度的上升趨勢。

  首先,儘管目前羚邦集團手握的媒體內容版權授權多達403個,但在三年之後就將面臨著續約與否的選擇。縱觀過去幾年的版權續約率,可以說是慘不忍睹。截止2016年3月和2017年3月的到期版權數目分別為108個和139個,而續約的僅僅各為2個,新增版權數目也分別為77個和70個,遠不如流失的版權數量。

  樂觀信息是,在2018年3月至10月到期的37個版權中,有10個選擇了續約,同時新增73個版權,續約率和單位時間內的增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也體現了公司在版權上的投入和競爭力。

  續約不力這一點在品牌授權這塊業務中體現的同樣明顯。從2017年3月31日至2018年10月31日到期的總計27個品牌中,羚邦集團無一選擇續約。而在2016年3月31日至2018年3月31日這段時間內,到期的品牌數量為42個,續約和新增的品牌數量總計也僅為37個。

  另一點在於羚邦集團自己本身的定位。在招股書中我們可以發現,騰訊、阿里巴巴、愛奇藝、嗶哩嗶哩、TVB、東森電視台、ABS-CBN等國內外知名的媒體機構都是其下遊客戶,換句話說,羚邦集團也就是優愛騰+嗶哩嗶哩等平台的上遊供應商,乃至是商業閉環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羚邦集團在2016和2017兩個財年中的前四大客戶都是中國的在線視頻網站,其實也就是優愛騰+嗶哩嗶哩,但到了2018年只有前三大客戶是中國在線視頻網站。鑒於嗶哩嗶哩對於日漫的投入力度之大無可撼動,也就可以推測優愛騰中的一家已開始減少這方面的投入,這也從另一方面反映了優愛騰對於日漫以及羚邦集團的依賴其實並不大。

  更為甚者,嗶哩嗶哩同樣是一個X因素,並非是穩定的收入來源。嗶哩嗶哩之所以能成為羚邦集團最大的客戶,最主要的原因是2017年7月份嗶哩嗶哩出現了大規模的版權問題導致日漫作品下家,進而迫使嗶哩嗶哩加大版權方面的投入。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嗶哩嗶哩已不再是那個只與“二次元”掛鉤的、只針對禦宅一族的平台,成為一個“去二次元化”的視頻網站是嗶哩嗶哩和受眾共同的期待。

  根據嗶哩嗶哩上週發佈的財報,2019年第一季度,嗶哩嗶哩用戶日均使用時長增加至81分鍾,同時隨著嗶哩嗶哩進行鼓勵原創內容,輔以內容算法的優化,社區月均活躍UP主數量及其投稿量實現了同比150%和130%的高速增長,這些增長也是源於科技、遊戲、美妝等24個內容頻道的貢獻。

  簡而言之,日漫(動漫)已不再是嗶哩嗶哩的全部,而嗶哩嗶哩卻可以說依然是羚邦集團最可靠的臂膀。

  因此,在幾乎不可能指望優愛騰將重心放一部分在日漫的前提下,如何將自己的業務與嗶哩嗶哩的商業模式更為緊密的聯繫起來,越早、越大程度上去掉“中介化”的標籤,也是羚邦集團急需講述的一個故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