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煒:超級巨頭公司一般選擇在競爭基本結束時上市
2019年05月22日17:27

  新浪財經訊 5月22日消息,2019新浪飛亞論壇成功舉辦,大時代藏大機遇,聚焦大灣區金融創新,從時代浪潮掘金。WeLab虛擬銀行董事局主席陳家強、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鬆、中國光大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兼副總經理、紳灣資本(籌)負責人陳爽等出席論壇並致辭,知名機構、重磅嘉賓集聚於此,深入觀摩香港資本市場,與香港一線投行深入交流,為企業的未來發展成就資本之路。

  在圓桌論壇環節,羅兵鹹永道PwC資本巿場服務部聯席主管合夥人陳朝光,創世夥伴資本創始主管合夥人周煒,香港交易所中國區上市發行服務部主管、高級副總裁陳叢,香港天使投資脈絡主席譚偉豪,雲鋒金融集團CEO李婷,富途控股金融及企業服務總裁、香港中國金融協會理事、香港證券學會理事鄔必偉發言,本節圓桌論壇的主持人是羅兵鹹永道PwC資本巿場服務部聯席主管合夥人陳朝光先生,論壇探討“大灣區初創企業的上市之路上的機遇與挑戰”。

  一個初創企業要上市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創世夥伴資本創始主管合夥人周煒表示:從選擇上市地的角度,包括上市標準,一直在變化中。巨大公司,像京東、宜信,早期不太可能盈利,包括上市的時候都是虧損的,比較傾向去美國上市;有些盈利很好的公司,尤其業務不在中國,需要很多當地的知名度會選擇在中國內地上市。香港會更容易獲得投資人的認同,因為在這邊離大陸很近,對它的商業模式的認知度會更高。我認為香港的機會會很好,更多企業選擇香港上市是更好的選擇。

  巨型公司,目標非常大,要成為超級巨頭的公司,一般選擇上市會選擇競爭基本結束的時候,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包括香港上市的美團,因為這些公司在競爭過程中是巨額虧損的,包括運營的數據,全部披露給公眾,包括股東的壓力,我們作為專業的VC、PE投資人,我們對虧損有耐心,我們對它的理解很深,我們可以等很久。

  以下是演講要點:

  首先有請創世夥伴的周總,周總曾經扶持很多企業上市在不同地方上市。先請周總分享一下,一個初創企業要上市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可以舉例分享幾個條件,第一部分是如何選擇一個合適的融資平台去上市?

  周煒:謝謝主持人,謝謝新浪邀請我們過來。

  這是很好的話題,創世這個基金是去年新建的,之前10年是領導KPCB在中國的投資。新基金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在港交所,去年12月萬咖壹聯,我們投資了不到2年的早期公司就上市了,非常快,這也算是一個福地。從選擇上市地的角度,包括上市標準,一直在變化中。我過去投資的項目有10個上市,絕大部分選擇美國市場,像宜信、京東、融360等公司都是選擇美國上市。

  在我從事VC的前些年,基本上大家的一致觀點是,如果選擇中國、美國和大陸市場上市,你把利潤和財務表現的要求放到最高的位置,中國大陸要求最高,美國是看得最低的。對未來的市場增長的規模、想像力、改變世界的程度、規模大小來看,美國要求最高,而中國是最低的。我們認為香港在兩者中間的某個點上遊動。我們公司是美元基金風格,投的都是巨大公司,像京東、宜信,早期不太可能盈利,包括上市的時候都是虧損的,那時候我們都是去美國上市。香港因為很多原因在某些情況下不支持,大陸也不合適。有些盈利很好的公司,尤其業務不在中國,需要很多當地的知名度會選擇在中國內地上市。

  香港這兩年變得很熱,一個重要原因是港交所改革意圖很強,增加了很多對科技類公司上市的靈活性,包括AB股設計的問題。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中國的新起創業者和早期創業者不一樣,以前的創業者大部分都是海歸,這幾年的大部分是本土創業者,在香港不管是路演還是上市語言各方面都更自信。另一方面中國越來越多企業家的創業,這些年中國有很多創新出現,以前我們都是模仿美國的模式,現在中國出現大量美國、歐洲沒有出現過的模式,讓美國投資人理解起來很睏難。相對來說在香港上市,他們認為會更容易獲得投資人的認同,因為在這邊離大陸很近,對它的商業模式的認知度會更高。基於所有東西,大家這兩年更多傾向於來香港,包括我們現在也有幾家新公司準備上市,原來考慮美國,最近開始考慮香港。標準一直在變化中。我認為香港的機會會很好,更多企業選擇香港上市是更好的選擇。

  陳朝光:謝謝周總對選擇平台的意見。還沒有選擇的平台,要達到什麼條件才選擇上市?

  周煒:對我們來說巨型公司,目標非常大,要成為超級巨頭的公司,一般選擇上市會選擇競爭基本結束的時候,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包括香港上市的美團,因為這些公司在競爭過程中是巨額虧損的,包括運營的數據,全部披露給公眾,包括股東的壓力,我們作為專業的VC、PE投資人,我們對虧損有耐心,我們對它的理解很深,我們可以等很久。公眾投資人會給它很大的壓力,要求它馬上盈利,這就代表它在擴張市場、在研發投入上的空間就變小了很多。我們認為一個公司上市比較合適的時間點,像之前也有人採訪我問到這個問題,我認為應該選擇競爭基本結束,你在業內是明顯的領導者,這時候無論是公佈數據還是面對公眾的盈利壓力,都不會造成你的業務本身受到限製的時候是比較合適的。

  陳朝光:除了這方面是否還有其他條件?

  周煒:港交所有很多條詳細的指標。美國有另外一條指標是市場是否接受,沒有具體的指導。中國大陸和台灣是非常像的,一套非常嚴格的財務指導意見,所以你要符合條件才能上市。不管怎麼樣都有各自不同的標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