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遊”之父馬丁:這不應是最後一季
2019年05月22日07:04

原標題:“權遊”之父馬丁:這不應是最後一季

《權力的遊戲》原著作者喬治·馬丁

“我認為這不應該是最後一季,我希望會再有幾季。”

喬治·馬丁,《權力的遊戲》原著作者,現在正忙著續集的創作。“我不習慣用衍生劇這個詞。”當《權力的遊戲》播完後,他在自己的博客上這樣寫道。

曾賣故事掙零花錢

“書不一定總是聚焦Dick 、Jane和一隻叫Spot的狗組成的家庭”

喬治·馬丁出生於1948年,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開始寫作,向其他孩子出售怪物故事掙零用錢。在高中時,他成了狂熱的漫畫迷,開始對科幻小說充滿熱情,他意識到書籍不一定總是聚焦“Dick 、Jane和Sally,以及一隻叫Spot的狗組成的家庭”。

“我家附近有碼頭,還有倉庫……Dick和Jane可能生活在其他星球上。”他說,“然後我發現了蝙蝠俠和超人。這些都可以是故事,他們正在冒險。各種令人驚奇的事情都可能發生。”

中學畢業後,馬丁考入了美國伊利諾伊州的西北大學,他在大學學習新聞學,繼續撰寫和出售短篇小說,因為不願意被徵兵入伍參加越南戰爭,馬丁申請並獲得“良心反戰者”身份,在之後的兩年內從事義工工作。同時,他還在國際象棋協會做管理工作,來資助自己寫作,但收入捉襟見肘。1979年,他轉向全職寫作。後來他在荷李活電視節目中擔任故事編輯和製片人,包括《陰陽魔界》和CBS《美女與野獸》系列。

雖然做編劇的報酬非常可觀,但編劇和公司決策層的想法並不一致。當馬丁1980年的中篇小說《夜行者》(Nightflyers)被改編成電影后,馬丁公開表示了對劇組為迎合預算而刪減劇情的不滿。

突然冒出的第一章

“當我開始寫的時候,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短篇小說”

馬丁對通俗曆史一直很感興趣,他創作的《冰與火之歌》受到了《玫瑰戰爭》的影響。其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的原型是Thomas B Costain在50年代寫的四卷關於金雀花王朝的曆史。這是老式的曆史,Costain的金雀花王朝寫得很精彩。他對分析社會經濟趨勢或文化轉變不感興趣,反而對戰爭、使命、謀殺、情節和背叛感興趣,所以我試著為坦格利安做到這一點。”

1990年馬丁開始構思一部名為《Avalon》的小說,在剛剛寫出三章的草稿後,他突然構想出一個男孩去觀看斬刑然後在雪地裡找到冰原狼的場景。《權力的遊戲》的第一章在1991年“突然冒出來”。“當我開始寫的時候,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短篇小說。他們發現了狼人的幼崽,然後我開始探索這些家庭,世界也活躍起來。”馬丁說,“這一切都在我的腦海里,我不能不寫出來。所以這不是一個完全理性的決定,但作家並不是完全理性的生物。”

馬丁喜歡含糊不清的標題,因為他感覺這樣可以使他的作品更深奧,因此他選擇了《冰與火之歌》作為整個系列的題目:寒冷的異鬼和烈焰的巨龍可能是“冰與火”的含義,而“之歌”可能是馬丁對於“歌”的一種癖好,他曾寫過《萊安娜之歌》和《逝者之歌》。馬丁承認書名是受到羅伯特·弗羅斯特1920年的詩歌《火與冰》的啟發——火是愛,是熱情,是激情;冰則是背叛,是複仇,是冷酷殘忍的陰暗面。

作品受歡迎帶來壓力

“我生活在我筆下的世界里,有時在維斯特洛度過了一天”

馬丁原本計劃像他的偶像約翰·托爾金一樣,寫出《指環王》三部曲,三本書分別命名《權力的遊戲》、《魔龍的狂舞》和《凜冬的寒風》。可當馬丁寫了1400頁書稿仍然沒能完成第一本書故事的時候,他覺得這個系列需要四本甚至六本書。

馬丁曾說過,《權力的遊戲》劇集和書籍在世界範圍內廣受歡迎和認可給他的寫作帶來了壓力,“我每次坐下來寫作時非常清醒,我覺得自己必須做一些偉大的、有份量的事情。”他坦言,當寫作時,他會完全沉浸到那個世界,“有些日子我早上坐下來喝杯咖啡,我趴在紙上醒來,外面很黑,我的咖啡還在身旁,已經完全冰冷,我剛剛在維斯特洛度過了一天。”

他會帶著對伊耿·坦格利安的思考入睡,也會伴隨著思考醒來,他會迫不及待地把思路寫出來。“那時候是我一個人的世界,我不在乎晚餐吃什麼、電影放什麼、郵件說什麼,我也不去想那些因為《凜冬的寒風》尚未寫完而罵我的人,這些全部都消失了,我生活在我筆下的世界里。”

《權力的遊戲》永不完結

“我建議你們從現在開始應該讀一下《火與血》”

該劇第八季最終季已全部播完。在最初的幾季中,《權力的遊戲》在忠於原著《冰與火之歌》的基礎上進行改編,馬丁也寫過幾集劇本並在劇中有過客串。

《冰與火之歌》原著共有7卷,目前已經出版了前五卷,第四季完結時劇集的拍攝進度超過了原著。第五季的劇情已經開始改編刪減原著,並引入了新的人物和故事情節。在製作這部劇之前,製作人大衛·貝尼奧夫和DB威斯去拜訪馬丁,從馬丁那裡得到了結局的大致提綱。所以,目前已經完成的劇版《權力的遊戲》可能會和馬丁設想的一樣,但也有可能完全不同。至少馬丁本人就說過,某些次要角色的結局會有所不同。

“ 他們(編劇)會自己創造一些次要角色和故事。這很正常,他們幾年前就超過我了,肯定會存在些差異。”不過,採訪中馬丁也抱怨過,可能某些次要角色受到觀眾歡迎,所以編劇為他們加了很多戲,“他們在劇中露面的頻率太高了”,配合那段採訪的畫面中,傭兵波聽不幸中招。

而對於剛剛結束的全部劇集,他則表示,“我認為這不應該是最後一季,我希望會再有幾季。”據瞭解,HBO公司並沒有放棄維斯特洛大陸,將會開發三到五部衍生劇。其中一部被正式確認製作試播集的是衍生劇“長夜”,講述的是維斯特洛出現鐵王座之前的故事。

馬丁在他的博客中表示,“說到《權力的遊戲》消息時,網絡上的信息並不可靠。《權力的遊戲》有五部續集(我不喜歡用衍生劇這個詞)正在開發中,其中三部仍在順利推進。‘長夜’將在今年開拍,另外兩部劇仍在劇本階段,但已接近尾聲。不要問我另外兩部劇講述的是什麼,我沒法告訴你,但我建議你們從現在開始應該讀一下《火與血》。”

文/本報記者 祖薇 實習生 宋豆豆

統籌/滿羿

責任編輯:張琳(EN04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