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編劇權座上,遊戲崩塌了
2019年05月22日15:34

原標題:《權力的遊戲》:編劇權座上,遊戲崩塌了

四周前,全世界幾千萬劇迷仍對《權力的遊戲》大結局翹首以盼。隨著5月20日最終集塵埃落地,觀眾們終於死心了。

這次劇情的崩塌責任,毫無疑問要算在製片人兼編劇的兩位DB身上——大衛·貝尼奧夫(David Benioff)和 D·B·威斯(D.B. Weiss)。第八季的最後四集劇本都是他們兩人親自撰寫。作為從第一季開始就推動了所有劇集製作發展的絕對核心,他們對每集劇情走向擁有絕對的掌控權,不用看HBO或其他人的臉色。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大概是用在兩位製片人身上最合適的一句評論。沒有他們,《權力的遊戲》根本不可能搬上電視,正是他們說動馬丁授予了改編權,也說動了HBO以超過普通劇集的單集成本投資拍攝。沒有他們,全劇無法從第一季的口碑平平,到第二季結尾“黑水河之戰”開始,從普通曆史劇集逐漸變為一部神作,更是發展到第五六七季包攬了艾美獎最佳劇集在內的眾多獎項。同樣,也是他們辜負了劇迷書迷八年的漫長等待,給這場盛宴端出來最後一道難以下嚥的“大餐”。
如果今年艾美獎最佳劇集不頒給《權力的遊戲》,那已經是對本季最大的羞辱。頒了,肯定會有一片噓聲。無論如何,最佳編劇肯定沒指望了。
夜王之死,只是之後一系列莫名其妙死亡的開端。
這句台詞別當真,我認為顯示的只是某種布蘭的冷幽默。他看穿未來,無需佈局,只需靜待。然而,對此時的“三眼烏鴉”來說,他本不應該有這種抖機靈的幽默感。編劇的小聰明完全淩駕於人物應有的個性之上,造成了人物的普遍弱智。
事實上什麼樣的故事對於編劇來說都是可編的。同樣是看似主角的人物匆忙退場,“血色婚禮”將全劇一夜封神,而“夜王之戰”卻成了之後一系列崩壞的開始。同理,龍媽之死或布蘭坐上最終王座,都不是單純讓觀眾反感的原因。真正令人傷心的是缺乏合理過程只奔結果而去,完全不顧之前七季營造的人物性格和複雜背景,強行把劇情寫成了人物思維突變,變成了因為表面邏輯就可以放棄一貫的政治立場,最終拔刀相向的簡單衝突。在眾多同類的庸俗曆史劇中,我們看多了把帝王將相的決策解釋為兒女情長,把人性深層的矛盾簡化為家長裡短的婆媳爭鬥,類似通俗情節已經太多太爛。《權力的遊戲》正是由於馬丁一個人的天才原著,由作家獨立構想出一個完整的宏大世界,才能摒棄所有來自製作人員和公司的商業壓力,避免成為又一種“大眾喜歡的爆米花”產物,而真正蘊含了文學家能啟迪觀眾的智慧。
很難想像為什麼在之前七季最為瞭解這些角色、思考最深入、對原著研讀最透徹的兩位編劇,在最終季突然瘋了。只能解釋為一旦失去了馬丁原著的指引和鋪墊,他們再也無從利用豐富的原著細節加深對人物的刻畫,而只能按照一般“寫劇集”的方式構建人物和情節。事實上當第七季囧雪和龍媽開始在一起時,這個問題就已經開始浮現。兩人的“愛情”,看似劇情發展水到渠成,卻最缺少滋味和魅力。相較之下,無論是在劇情中出現時間不多的馬王或是紅髮女,都讓角色更愛得刻骨銘心,成了觀眾更為喜愛的前任,更有說服力——這就是寫作功力高下不同所致。
即使我們再不滿,也無權通過投票決定全劇結局;而有權力決定的製作人,卻可能從大受歡迎到一夜間遭到百萬人抗議,也承擔了不小的壓力。也許藝術總是這樣,在個人一貫的創作方式中反複嚐試,每一次結果都是未知的如履薄冰。最終季的製作仍然是恢弘而專業的,維持了之前的水準,唯一可惜的是以“流行的美劇結局”方式消滅了這部劇集的古典巨著特質,而成了庸俗的大眾劇集中的一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